第0006章 麻烦上门

下载免费读
满心愤慨的陈六合同志压根没意识到这一点,一个劲的坡口大骂那些人有眼无珠,就凭自己这气质这才识,别说做个小经理,就算做个总经理也多少有些埋没人才的意思。
  昂头望着渐渐西落的夕阳,陈六合摸了摸胡子拉碴的下巴,一副历经沧桑的没落神情,委实有些令十八岁以下一切萌妹着迷的忧郁特质。
  丢掉烟屁股,用脚下那十块钱一双的解放鞋碾了碾,潇洒的甩了甩头上那不足一寸的头发,给了地产公司一个鄙夷的眼神后,便蹬车向杭城大学赶去。
  当陈六合带着沈清舞回到住所的时候,还没进门,赫然就看到大门外停着一辆红色的宝马车,一个身材高挑的曼妙女子正站在车旁。
  看到女人,陈六合微微皱了皱眉头,善于严察言观色的沈清舞轻声问道:“哥,你认识?”
  “不算认识。”陈六合说道,三轮车在大门外停下,陈六合没去搭理那脸色一喜的女人,而是先把沈清舞小心翼翼的抬下三轮车,才对眼巴巴的女人说道:“有事?”
  “有事想请你帮忙。”秦若涵连忙说道。
  陈六合上下打量了对方一眼,道:“那你赶紧打哪来回哪去,我还要做饭,很忙。”
  “你连什么事情都不知道,就要拒绝吗?”秦若涵脸色一紧,说道。
  “呵呵,管你什么事,我都没那闲工夫参与你的破事。”陈六合摆摆手,扶着三轮车走进大院,懒得去搭理对方。
  秦若涵怔怔的看着陈六合,脸色有些煞白,银牙用力咬着下唇,一脸的无助与绝望,眼眶中似乎都漫上了一层雾气。
  沈清舞神情平淡的扫了秦若涵一眼,脸上无喜无悲,看不出什么,不过秦若涵此刻流露出来的神情,却是让她心中微微一叹,似乎勾起了她心中的一抹共鸣亦或是回忆。
  这样的神色,在一年前似乎也出现过在自己身上,那时候的自己,爷爷离世、哥哥入狱,京城那潭深不见底的浑水中,就只有自己一人面对周围的冷眼与讥讽,甚至还有报复。
  那时候,自己或许就像眼前这个女人一样,无助又凄凉吧。
  “遇到大麻烦了?”鬼使神差的,沈清舞出言问道,别看她年龄不大,但早已经不是不谙世事的青葱少女,在京城那个大染缸里侵染了这么多年,别说耳濡目染,就算是熏陶,也熏陶出一个成熟的心智来。
  况且她这个智商高到令人恐怖的才女,这二十年来所经历的事情,可不仅仅是用悲惨或曲折就能概括的,写成一本书籍,都绰绰有余。
  她不会去怜悯谁,也不会去同情谁,仅仅是因为眼前这个应该让哥哥打了九十分以上的女人让她有那么一瞬间的不忍。
  听到沈清舞的话,秦若涵含泪点头,她真的遇到大麻烦了,遇到了天大的麻烦,否则她也不可能会找到陈六合的家门来,从她出现在这里的那一刻起,就证明她已经穷途末路别无选择了,死马当活马医的把陈六合当成了最后的救命稻草。
满心愤慨的陈六合同志压根没意识到这一点一个劲的坡口大骂那些人有眼无珠就凭自己这气质这才识别说做个小经理就算做个总经理也多少有些埋没人才的意思昂头望着渐渐西落的夕阳陈六合摸了摸胡子拉碴的下巴一副历经沧桑的没落神情委实有些令十八岁以下一切萌妹着迷的忧郁特质丢掉烟屁股用脚下那十块钱一双的解放鞋碾了碾潇洒的甩了甩头上那不足一寸的头发给了地产公司一个鄙夷的眼神后便蹬车向杭城大学赶去当陈六合带着沈清舞回到住所的时候还没进门赫然就看到大门外停着一辆红色的宝马车一个身材高挑的曼妙女子正站在车旁看到女人陈六合微微皱了皱眉头善于严察言观色的沈清舞轻声问道哥你认识不算认识陈六合说道三轮车在大门外停下陈六合没去搭理那脸色一喜的女人而是先把沈清舞小心翼翼的抬下三轮车才对眼巴巴的女人说道有事有事想请你帮忙秦若涵连忙说道陈六合上下打量了对方一眼道那你赶紧打哪来回哪去我还要做饭很忙你连什么事情都不知道就要拒绝吗秦若涵脸色一紧说道呵呵管你什么事我都没那闲工夫参与你的破事陈六合摆摆手扶着三轮车走进大院懒得去搭理对方秦若涵怔怔的看着陈六合脸色有些煞白银牙用力咬着下唇一脸的无助与绝望眼眶中似乎都漫上了一层雾气沈清舞神情平淡的扫了秦若涵一眼脸上无喜无悲看不出什么不过秦若涵此刻流露出来的神情却是让她心中微微一叹似乎勾起了她心中的一抹共鸣亦或是回忆这样的神色在一年前似乎也出现过在自己身上那时候的自己爷爷离世哥哥入狱京城那潭深不见底的浑水中就只有自己一人面对周围的冷眼与讥讽甚至还有报复那时候自己或许就像眼前这个女人一样无助又凄凉吧遇到大麻烦了鬼使神差的沈清舞出言问道别看她年龄不大但早已经不是不谙世事的青葱少女在京城那个大染缸里侵染了这么多年别说耳濡目染就算是熏陶也熏陶出一个成熟的心智来况且她这个智商高到令人恐怖的才女这二十年来所经历的事情可不仅仅是用悲惨或曲折就能概括的写成一本书籍都绰绰有余她不会去怜悯谁也不会去同情谁仅仅是因为眼前这个应该让哥哥打了九十分以上的女人让她有那么一瞬间的不忍听到沈清舞的话秦若涵含泪点头她真的遇到大麻烦了遇到了天大的麻烦否则她也不可能会找到陈六合的家门来从她出现在这里的那一刻起就证明她已经穷途末路别无选择了死马当活马医的把陈六合当成了最后的救命稻草沈清舞点点头没说什么操控着轮椅进了院子就在秦若涵心灰意冷的时候沈清舞的声音传来院门没锁有什么事进来说吧刚停好车正准备洗菜的陈六合听到沈清舞的声音轻笑了一声怎么动了恻隐之心没有只是觉得她和一年前的我很像沈清舞这句平淡的话却是让得陈六合神色一怔眼中浮现出一瞬间的至寒旋即很快隐没他没说什么只是笑着点了点头拿着青菜走到了水池旁开始洗菜沈清舞似乎发现了陈六合的心里活动她来到陈六合身边轻轻拽了拽陈六合的衣角小声道哥苦也不苦我知道咱老沈家的人都是硬骨头有着这个世界上最挺拔的脊梁陈六合咧嘴笑着没有酸涩没有苦楚坐沈清舞指了指一匹小板凳对跟进来的秦若涵说道不等秦若涵说话陈六合就先开口你能到我家来等我就证明你现在遇到的事情很严峻也证明你现在到了急病乱投医甚至走投无路的地步否则你不可能会求到我这个根本就不熟悉的人头上来陈六合一边洗菜一边轻描淡写的说道往往遇到这样的事情一般都是很棘手甚至要人命顿了顿陈六合道说实话我们无亲无故你的死活安危跟我没有半毛钱的关系我为什么要帮你满心愤慨陈六合同志压根没意识到点劲坡口大骂那些有眼无珠就凭自己气质才识别说做小经理就算做总经理也多少有些埋没才意思。
  昂头望着渐渐西落夕阳陈六合摸摸胡子拉碴下巴副历经沧桑没落神情委实有些令十八岁以下切萌妹着迷忧郁特质。
  丢掉烟屁股用脚下那十块钱双解放鞋碾碾潇洒甩甩头上那足寸头发给地产公司鄙夷眼神后便蹬车向杭城大学赶去。
  当陈六合带着沈清舞回到住所时候还没进门赫然就看到大门外停着辆红色宝马车身材高挑曼妙女子正站在车旁。
  看到女陈六合微微皱皱眉头善于严察言观色沈清舞轻声问道:“哥认识?”
  “算认识。”陈六合说道三轮车在大门外停下陈六合没去搭理那脸色喜女而先把沈清舞小心翼翼抬下三轮车才对眼巴巴女说道:“有事?”
  “有事想请帮忙。”秦若涵连忙说道。
  陈六合上下打量对方眼道:“那赶紧打哪来回哪去还要做饭很忙。”
  “连什么事情都知道就要拒绝?”秦若涵脸色紧说道。
  “呵呵管什么事都没那闲工夫参与破事。”陈六合摆摆手扶着三轮车走进大院懒得去搭理对方。
  秦若涵怔怔看着陈六合脸色有些煞白银牙用力咬着下唇脸无助与绝望眼眶中似乎都漫上层雾气。
  沈清舞神情平淡扫秦若涵眼脸上无喜无悲看出什么过秦若涵此刻流露出来神情却让她心中微微叹似乎勾起她心中抹共鸣亦或回忆。
  样神色在年前似乎也出现过在自己身上那时候自己爷爷离世、哥哥入狱京城那潭深见底浑水中就只有自己面对周围冷眼与讥讽甚至还有报复。
  那时候自己或许就像眼前女样无助又凄凉。
  “遇到大麻烦?”鬼使神差沈清舞出言问道别看她年龄大但早已经谙世事青葱少女在京城那大染缸里侵染么多年别说耳濡目染就算熏陶也熏陶出成熟心智来。
  况且她智商高到令恐怖才女二十年来所经历事情可仅仅用悲惨或曲折就能概括写成本书籍都绰绰有余。
  她会去怜悯谁也会去同情谁仅仅因为眼前应该让哥哥打九十分以上女让她有那么瞬间忍。
  听到沈清舞话秦若涵含泪点头她真遇到大麻烦遇到天大麻烦否则她也可能会找到陈六合家门来从她出现在里那刻起就证明她已经穷途末路别无选择死马当活马医把陈六合当成最后救命稻草。
  沈清舞点点头没说什么操控着轮椅进院子就在秦若涵心灰意冷时候沈清舞声音传来:“院门没锁有什么事进来说。”
  刚停车正准备洗菜陈六合听到沈清舞声音轻笑声:“怎么?动恻隐之心?”
  “没有只觉得她和年前很像。”沈清舞句平淡话却让得陈六合神色怔眼中浮现出瞬间至寒旋即很快隐没没说什么只笑着点点头拿着青菜走到水池旁开始洗菜。
  沈清舞似乎发现陈六合心里活动她来到陈六合身边轻轻拽拽陈六合衣角小声道:“哥苦也苦。”
  “知道咱老沈家都硬骨头有着世界上最挺拔脊梁!”陈六合咧嘴笑着没有酸涩没有苦楚。
  “坐。”沈清舞指指匹小板凳对跟进来秦若涵说道。
  等秦若涵说话陈六合就先开口:“能到家来等就证明现在遇到事情很严峻也证明现在到急病乱投医甚至走投无路地步否则可能会求到根本就熟悉头上来。”
  陈六合边洗菜边轻描淡写说道:“往往遇到样事情般都很棘手甚至要命。”顿顿陈六合道:“说实话们无亲无故死活安危跟没有半毛钱关系为什么要帮?”
满心愤慨的陈六合同志压根没意识到这一点,一个劲的坡口大骂那些人有眼无珠,就凭自己这气质这才识,别说做个小经理,就算做个总经理也多少有些埋没人才的意思。
  昂头望着渐渐西落的夕阳,陈六合摸了摸胡子拉碴的下巴,一副历经沧桑的没落神情,委实有些令十八岁以下一切萌妹着迷的忧郁特质。
满心愤慨的陈六合同志压根没意识到这一点,一个劲的坡口大骂那些人有眼无珠,就凭自己这气质这才识,别说做个小经理,就算做个总经理也多少有些埋没人才的意思。
  昂头望着渐渐西落的夕阳,陈六合摸了摸胡子拉碴的下巴,一副历经沧桑的没落神情,委实有些令十八岁以下一切萌妹着迷的忧郁特质。
  丢掉烟屁股,用脚下那十块钱一双的解放鞋碾了碾,潇洒的甩了甩头上那不足一寸的头发,给了地产公司一个鄙夷的眼神后,便蹬车向杭城大学赶去。
  当陈六合带着沈清舞回到住所的时候,还没进门,赫然就看到大门外停着一辆红色的宝马车,一个身材高挑的曼妙女子正站在车旁。
  看到女人,陈六合微微皱了皱眉头,善于严察言观色的沈清舞轻声问道:“哥,你认识?”
  “不算认识。”陈六合说道,三轮车在大门外停下,陈六合没去搭理那脸色一喜的女人,而是先把沈清舞小心翼翼的抬下三轮车,才对眼巴巴的女人说道:“有事?”
  “有事想请你帮忙。”秦若涵连忙说道。
  陈六合上下打量了对方一眼,道:“那你赶紧打哪来回哪去,我还要做饭,很忙。”
  “你连什么事情都不知道,就要拒绝吗?”秦若涵脸色一紧,说道。
  “呵呵,管你什么事,我都没那闲工夫参与你的破事。”陈六合摆摆手,扶着三轮车走进大院,懒得去搭理对方。
  秦若涵怔怔的看着陈六合,脸色有些煞白,银牙用力咬着下唇,一脸的无助与绝望,眼眶中似乎都漫上了一层雾气。
  沈清舞神情平淡的扫了秦若涵一眼,脸上无喜无悲,看不出什么,不过秦若涵此刻流露出来的神情,却是让她心中微微一叹,似乎勾起了她心中的一抹共鸣亦或是回忆。
  这样的神色,在一年前似乎也出现过在自己身上,那时候的自己,爷爷离世、哥哥入狱,京城那潭深不见底的浑水中,就只有自己一人面对周围的冷眼与讥讽,甚至还有报复。
  那时候,自己或许就像眼前这个女人一样,无助又凄凉吧。
  “遇到大麻烦了?”鬼使神差的,沈清舞出言问道,别看她年龄不大,但早已经不是不谙世事的青葱少女,在京城那个大染缸里侵染了这么多年,别说耳濡目染,就算是熏陶,也熏陶出一个成熟的心智来。
  况且她这个智商高到令人恐怖的才女,这二十年来所经历的事情,可不仅仅是用悲惨或曲折就能概括的,写成一本书籍,都绰绰有余。
  她不会去怜悯谁,也不会去同情谁,仅仅是因为眼前这个应该让哥哥打了九十分以上的女人让她有那么一瞬间的不忍。
  听到沈清舞的话,秦若涵含泪点头,她真的遇到大麻烦了,遇到了天大的麻烦,否则她也不可能会找到陈六合的家门来,从她出现在这里的那一刻起,就证明她已经穷途末路别无选择了,死马当活马医的把陈六合当成了最后的救命稻草。
  沈清舞点点头,没说什么,操控着轮椅进了院子,就在秦若涵心灰意冷的时候,沈清舞的声音传来:“院门没锁,有什么事进来说吧。”
  刚停好车,正准备洗菜的陈六合听到沈清舞的声音,轻笑了一声:“怎么?动了恻隐之心?”
  “没有,只是觉得她和一年前的我很像。”沈清舞这句平淡的话,却是让得陈六合神色一怔,眼中浮现出一瞬间的至寒,旋即很快隐没,他没说什么,只是笑着点了点头,拿着青菜走到了水池旁,开始洗菜。
  沈清舞似乎发现了陈六合的心里活动,她来到陈六合身边,轻轻拽了拽陈六合的衣角,小声道:“哥,苦也不苦。”
  “我知道,咱老沈家的人都是硬骨头,有着这个世界上最挺拔的脊梁!”陈六合咧嘴笑着,没有酸涩,没有苦楚。
  “坐。”沈清舞指了指一匹小板凳,对跟进来的秦若涵说道。
  不等秦若涵说话,陈六合就先开口:“你能到我家来等我,就证明你现在遇到的事情很严峻,也证明你现在到了急病乱投医甚至走投无路的地步,否则你不可能会求到我这个根本就不熟悉的人头上来。”
  陈六合一边洗菜,一边轻描淡写的说道:“往往遇到这样的事情,一般都是很棘手,甚至要人命。”顿了顿,陈六合道:“说实话,我们无亲无故,你的死活安危跟我没有半毛钱的关系,我为什么要帮你?”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