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0章 作死!

下载免费读
第0020章作死!
  就当刀疤男想要开枪的时候,中年男子开口道:“老三,先别杀人!”
  刀疤男这才收起了手枪,嘲笑的对陈六合吐了口吐沫,道:“特么的,孬种!”
  跌坐在地下的陈六合没有说话,按住了怒不可遏的黄百万。
  两名陪酒妹的衣衫被撕的破烂,眼看就要很快遭遇毒手。
  两个陪酒妹万念俱灰的痛哭着,挣扎着,用求助的眼神看向众人,可此时此刻,没有一个人会为她们出头,所有人都把脑袋深深垂着,只想用这两个女孩的身体,能让那三个亡命徒消火,他们或许还能有活命的希望。
  当那两个女孩的凄凉目光扫到陈六合的身上时,陈六合仿佛能听到她们内心深处疯狂的呼救与祈求!
  这一刻,陈六合的心弦仿佛都微微颤动了一下,本就心生微火的他,微微叹了一声,慢悠悠的站起了身。
第章作死就当刀疤男想要开枪的时候中年男子开口道老三先别杀人刀疤男这才收起了手枪嘲笑的对陈六合吐了口吐沫道特么的孬种跌坐在地下的陈六合没有说话按住了怒不可遏的黄百万两名陪酒妹的衣衫被撕的破烂眼看就要很快遭遇毒手两个陪酒妹万念俱灰的痛哭着挣扎着用求助的眼神看向众人可此时此刻没有一个人会为她们出头所有人都把脑袋深深垂着只想用这两个女孩的身体能让那三个亡命徒消火他们或许还能有活命的希望当那两个女孩的凄凉目光扫到陈六合的身上时陈六合仿佛能听到她们内心深处疯狂的呼救与祈求这一刻陈六合的心弦仿佛都微微颤动了一下本就心生微火的他微微叹了一声慢悠悠的站起了身三位老大我提个建议这件事情到此为止吧如何陈六合一改刚才的惊态淡淡的扫视着三人你们逼也装了人也打了气也差不多该消了再闹下去也不是那么个事没必要真做些丧心病狂的事情他虽然对这些保安与陪酒妹充满了不屑与轻蔑但让他们受个教训就可以了没必要真让他们受到摧残怎么说他也是这个会所的副总就算不为这些人着想也得为秦若涵那个可怜的娘们想想好歹还拿着别人一份薪水呢看到陈六合这个出头鸟三个汉子皆是错愕了一下但旋即刀疤男就再次凶狠的拿枪指着陈六合小子你他吗是不是给脸不要脸想现在就去死陈六合眼睛微微一眯我刚才已经足够给你们面子了现在只是在给你们一个忠告你们现在离开我保证今晚的事情就当做没有发生走出这个包间谁也不会多提半个字你们依然会很安全给我们忠告疤脸男气笑了起来旋即神情更凶我看你是疯了吧信不信老子现在就一枪崩了你陈六合摇了摇头对那把手枪视若无睹枪在你手中别人怕的是枪不是你但很不巧我连枪都不怕所以你和枪我都不怕不等刀疤男说什么三人中的老大就盯着陈六合道兄弟我没猜错你不是普通人此刻他心中有些没底因为陈六合刚才有一瞬间的眼神竟让他心底发寒这个貌不其扬的家伙体内绝对藏着一头猛兽听我一句劝赶紧滚蛋我既然出头了这里的人你就一个也动不了陈六合一改往前的懦弱姿态懒散中透露着无比强势看得那些保安与陪酒妹都傻眼了这还是刚才那个点头哈腰的家伙吗有几个人这时候才忽然想起昨天晚上陈六合与黄百万强闯会所的事情他们的脸色顿时变得欣喜若狂起来眼中冒出了强烈的求生希望他们怎么这把这茬给忘了眼前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副总也是一个狠人啊排行老大的中年男子用眼神制止了身旁忍不住要发飙的两个弟兄他死死看着陈六合兄弟今晚的事情都玩开了没理由因为你几句话就让我们偃旗息鼓哥几个也不是吓大的不如你也听我一句劝老老实实蹲着让哥几个开心了我保证不对你动手让你安然离开陈六合不为所动的摇摇头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这个道理你们应该能懂陈六合指了指那两名花容失色的陪酒妹道他们既然是这里的员工我就得保他们至少在这会所里他们能够安然无事那名老大此刻也狠狠沉下了脸色眼中有着凶光我们手中有枪你凭什么保她们说着话他也从后腰间掏出一把枪二话不说照着一名最近的保安就是一枪登时杀猪般的嚎叫在包间内响起那名保安大腿被鲜血染红这就是你狂妄的下场我这把手枪里还有八颗子弹你再不老老实实蹲下去我就先打空这八枪至于会死多少人你自己看着办三人中的老大狞声道包间内顿时陷入一片极度的恐慌与骚乱所有人的心请都无比的复杂对陈六合怨恨或许有生怕会因为他的冲动而让这三个亡命徒失去理智开始屠杀但又不希望陈六合被吓住最好陈六合能跟这三个亡命徒拼个你死我活只有那样他们或许才能趁乱逃命陈六合眼神冰冷他默然的摇了摇头错误的选择现在你们就是想走也不可能了装你麻痹老子一枪崩死你疤脸男最先忍不住指着陈六合就扣动了扳机第0020章作死!
  就当刀疤男想要开枪时候中年男子开口道:“老三先别杀!”
  刀疤男才收起手枪嘲笑对陈六合吐口吐沫道:“特么孬种!”
  跌坐在地下陈六合没有说话按住怒可遏黄百万。
  两名陪酒妹衣衫被撕破烂眼看就要很快遭遇毒手。
  两陪酒妹万念俱灰痛哭着挣扎着用求助眼神看向众可此时此刻没有会为她们出头所有都把脑袋深深垂着只想用两女孩身体能让那三亡命徒消火们或许还能有活命希望。
  当那两女孩凄凉目光扫到陈六合身上时陈六合仿佛能听到她们内心深处疯狂呼救与祈求!
  刻陈六合心弦仿佛都微微颤动下本就心生微火微微叹声慢悠悠站起身。
  “三位老大提建议件事情到此为止如何?”
  陈六合改刚才惊态淡淡扫视着三:“们逼也装也打气也差多该消再闹下去也那么事没必要真做些丧心病狂事情。”
  虽然对些保安与陪酒妹充满屑与轻蔑但让们受教训就可以没必要真让们受到摧残怎么说也会所副总就算为些着想也得为秦若涵那可怜娘们想想歹还拿着别份薪水呢。
  看到陈六合出头鸟三汉子皆错愕下但旋即刀疤男就再次凶狠拿枪指着陈六合:“小子给脸要脸?想现在就去死?”
  陈六合眼睛微微眯:“刚才已经足够给们面子!现在只在给们忠告们现在离开保证今晚事情就当做没有发生走出包间谁也会多提半字们依然会很安全。”
  “给们忠告?”疤脸男气笑起来旋即神情更凶:“看疯?信信老子现在就枪崩?”
  陈六合摇摇头对那把手枪视若无睹:“枪在手中别怕枪但很巧连枪都怕所以和枪都怕。”
  等刀疤男说什么三中老大就盯着陈六合道:“兄弟没猜错普通。”此刻心中有些没底因为陈六合刚才有瞬间眼神竟让心底发寒貌其扬家伙体内绝对藏着头猛兽。
  “听句劝赶紧滚蛋既然出头里就也动。”陈六合改往前懦弱姿态懒散中透露着无比强势看得那些保安与陪酒妹都傻眼还刚才那点头哈腰家伙?
  有几时候才忽然想起昨天晚上陈六合与黄百万强闯会所事情们脸色顿时变得欣喜若狂起来眼中冒出强烈求生希望。
  们怎么把茬给忘?眼前名见经传副总也狠啊!
  排行老大中年男子用眼神制止身旁忍住要发飙两弟兄死死看着陈六合:“兄弟今晚事情都玩开没理由因为几句话就让们偃旗息鼓哥几也吓大。如也听句劝老老实实蹲着让哥几开心保证对动手让安然离开。”
  陈六合为所动摇摇头:“拿钱财替消灾道理们应该能懂。”陈六合指指那两名花容失色陪酒妹道:“们既然里员工就得保们至少在会所里们能够安然无事。”
  那名老大此刻也狠狠沉下脸色眼中有着凶光:“们手中有枪凭什么保她们?”说着话也从后腰间掏出把枪二话说照着名最近保安就枪。
  登时杀猪般嚎叫在包间内响起那名保安大腿被鲜血染红。
  “就狂妄下场把手枪里还有八颗子弹再老老实实蹲下去就先打空八枪至于会死多少自己看着办。”三中老大狞声道。
  包间内顿时陷入片极度恐慌与骚乱所有心请都无比复杂对陈六合怨恨?或许有生怕会因为冲动而让三亡命徒失去理智开始屠杀。
  但又希望陈六合被吓住最陈六合能跟三亡命徒拼死活只有那样们或许才能趁乱逃命。
  陈六合眼神冰冷默然摇摇头:“错误选择现在们就想走也可能!”
  “装麻痹老子枪崩死!”疤脸男最先忍住指着陈六合就扣动扳机。
第0020章作死!
  就当刀疤男想要开枪的时候,中年男子开口道:“老三,先别杀人!”
  刀疤男这才收起了手枪,嘲笑的对陈六合吐了口吐沫,道:“特么的,孬种!”
  跌坐在地下的陈六合没有说话,按住了怒不可遏的黄百万。
  两名陪酒妹的衣衫被撕的破烂,眼看就要很快遭遇毒手。
  两个陪酒妹万念俱灰的痛哭着,挣扎着,用求助的眼神看向众人,可此时此刻,没有一个人会为她们出头,所有人都把脑袋深深垂着,只想用这两个女孩的身体,能让那三个亡命徒消火,他们或许还能有活命的希望。
  当那两个女孩的凄凉目光扫到陈六合的身上时,陈六合仿佛能听到她们内心深处疯狂的呼救与祈求!
第0020章作死!
  就当刀疤男想要开枪的时候,中年男子开口道:“老三,先别杀人!”
  刀疤男这才收起了手枪,嘲笑的对陈六合吐了口吐沫,道:“特么的,孬种!”
  跌坐在地下的陈六合没有说话,按住了怒不可遏的黄百万。
  两名陪酒妹的衣衫被撕的破烂,眼看就要很快遭遇毒手。
  两个陪酒妹万念俱灰的痛哭着,挣扎着,用求助的眼神看向众人,可此时此刻,没有一个人会为她们出头,所有人都把脑袋深深垂着,只想用这两个女孩的身体,能让那三个亡命徒消火,他们或许还能有活命的希望。
  当那两个女孩的凄凉目光扫到陈六合的身上时,陈六合仿佛能听到她们内心深处疯狂的呼救与祈求!
  这一刻,陈六合的心弦仿佛都微微颤动了一下,本就心生微火的他,微微叹了一声,慢悠悠的站起了身。
  “三位老大,我提个建议,这件事情到此为止吧,如何?”
  陈六合一改刚才的惊态,淡淡的扫视着三人:“你们逼也装了,人也打了,气也差不多该消了,再闹下去,也不是那么个事,没必要真做些丧心病狂的事情。”
  他虽然对这些保安与陪酒妹充满了不屑与轻蔑,但让他们受个教训就可以了,没必要真让他们受到摧残,怎么说他也是这个会所的副总,就算不为这些人着想,也得为秦若涵那个可怜的娘们想想,好歹还拿着别人一份薪水呢。
  看到陈六合这个出头鸟,三个汉子皆是错愕了一下,但旋即,刀疤男就再次凶狠的拿枪指着陈六合:“小子,你他吗是不是给脸不要脸?想现在就去死?”
  陈六合眼睛微微一眯:“我刚才已经足够给你们面子了!现在只是在给你们一个忠告,你们现在离开,我保证,今晚的事情就当做没有发生,走出这个包间,谁也不会多提半个字,你们依然会很安全。”
  “给我们忠告?”疤脸男气笑了起来,旋即神情更凶:“我看你是疯了吧?信不信老子现在就一枪崩了你?”
  陈六合摇了摇头,对那把手枪视若无睹:“枪在你手中,别人怕的是枪不是你,但很不巧,我连枪都不怕,所以你和枪,我都不怕。”
  不等刀疤男说什么,三人中的老大就盯着陈六合道:“兄弟,我没猜错,你不是普通人。”此刻,他心中有些没底,因为陈六合刚才有一瞬间的眼神,竟让他心底发寒,这个貌不其扬的家伙体内,绝对藏着一头猛兽。
  “听我一句劝,赶紧滚蛋,我既然出头了,这里的人你就一个也动不了。”陈六合一改往前的懦弱姿态,懒散中透露着无比强势,看得那些保安与陪酒妹都傻眼了,这还是刚才那个点头哈腰的家伙吗?
  有几个人这时候才忽然想起昨天晚上陈六合与黄百万强闯会所的事情,他们的脸色顿时变得欣喜若狂起来,眼中冒出了强烈的求生希望。
  他们怎么这把这茬给忘了?眼前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副总,也是一个狠人啊!
  排行老大的中年男子用眼神制止了身旁忍不住要发飙的两个弟兄,他死死看着陈六合:“兄弟,今晚的事情都玩开了,没理由因为你几句话就让我们偃旗息鼓,哥几个也不是吓大的。不如你也听我一句劝,老老实实蹲着,让哥几个开心了,我保证不对你动手,让你安然离开。”
  陈六合不为所动的摇摇头:“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这个道理你们应该能懂。”陈六合指了指那两名花容失色的陪酒妹道:“他们既然是这里的员工,我就得保他们,至少在这会所里他们能够安然无事。”
  那名老大此刻也狠狠沉下了脸色,眼中有着凶光:“我们手中有枪,你凭什么保她们?”说着话,他也从后腰间掏出一把枪,二话不说照着一名最近的保安就是一枪。
  登时,杀猪般的嚎叫在包间内响起,那名保安大腿被鲜血染红。
  “这就是你狂妄的下场,我这把手枪里还有八颗子弹,你再不老老实实蹲下去,我就先打空这八枪,至于会死多少人,你自己看着办。”三人中的老大狞声道。
  包间内顿时陷入一片极度的恐慌与骚乱,所有人的心请都无比的复杂,对陈六合怨恨?或许有,生怕会因为他的冲动而让这三个亡命徒失去理智开始屠杀。
  但又不希望陈六合被吓住,最好陈六合能跟这三个亡命徒拼个你死我活,只有那样,他们或许才能趁乱逃命。
  陈六合眼神冰冷,他默然的摇了摇头:“错误的选择,现在你们就是想走,也不可能了!”
  “装你麻痹,老子一枪崩死你!”疤脸男最先忍不住,指着陈六合就扣动了扳机。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