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第一桶金

下载免费读
朱三令陈俊生刘丽萍心急如焚。
  
  陈浩一点不慌。
  
  重生回到九十年代,无数能使自己变得强大的机会摆在面前,如果朱三不善罢甘休,那便斗到底,看谁笑到最后。
  
  “丽萍,你带着浩浩,回老家躲几天,我留在家里。”陈俊生决定独自面对即将降临的危机。
  
  这是为人父为人夫该有的担当。
  
  “俊生……”
  
  刘丽萍摇头,眼含泪水。
  
  陈俊生道:“不用担心我,朱三那帮人再恶再狠,还能把我杀了不成?你走的时候,把咱家房本带上,没房本他们就没法逼我过户。”
  
  仿佛生离死别。
  
  刘丽萍无语凝噎。
  
  陈浩一声不吭进屋,脱掉病号服,穿上校服,揣好身份证。
  
  陈俊生刘丽萍见儿子换衣服走出来,以为儿子赞同去乡下。
  
  “爸,妈,我出去一趟,可能晚上不回来。”
  
  陈浩说着话走出自家院子。
  
  “你去哪?”
  
  刘丽萍下意识问儿子。
  
  “放心,我不乱来。”
  
  陈浩没多说,多说无用,当务之急是着手解决问题。
  
  刘丽萍追出去,追到巷子口,儿子已不见踪影,她蹲下来捂脸哭泣,一连串变故使她处于崩溃边缘。
  
  儿子若有个三长两短,她没法活下去。
  
  陈俊生也追出来,看到蹲在巷子口捂脸哭泣的妻子,心里很难受,走过去搀扶起妻子,自责道:“是我没本事,让你和浩浩受苦了。”
  
  “我是担心浩浩,没怨你。”
  
  刘丽萍哭着解释。
  
  “别担心,浩浩已经十八岁,是成年人了,明白啥轻啥重,不会惹出乱子的。”
朱三令陈俊生刘丽萍心急如焚。
  
  陈浩一点不慌。
  
  重生回到九十年代,无数能使自己变得强大的机会摆在面前,如果朱三不善罢甘休,那便斗到底,看谁笑到最后。
  
  “丽萍,你带着浩浩,回老家躲几天,我留在家里。”陈俊生决定独自面对即将降临的危机。
  
  这是为人父为人夫该有的担当。
  
  “俊生……”
  
  刘丽萍摇头,眼含泪水。
  
  陈俊生道:“不用担心我,朱三那帮人再恶再狠,还能把我杀了不成?你走的时候,把咱家房本带上,没房本他们就没法逼我过户。”
  
  仿佛生离死别。
  
  刘丽萍无语凝噎。
  
  陈浩一声不吭进屋,脱掉病号服,穿上校服,揣好身份证。
  
  陈俊生刘丽萍见儿子换衣服走出来,以为儿子赞同去乡下。
  
  “爸,妈,我出去一趟,可能晚上不回来。”
  
  陈浩说着话走出自家院子。
  
  “你去哪?”
  
  刘丽萍下意识问儿子。
  
  “放心,我不乱来。”
  
  陈浩没多说,多说无用,当务之急是着手解决问题。
  
  刘丽萍追出去,追到巷子口,儿子已不见踪影,她蹲下来捂脸哭泣,一连串变故使她处于崩溃边缘。
  
  儿子若有个三长两短,她没法活下去。
  
  陈俊生也追出来,看到蹲在巷子口捂脸哭泣的妻子,心里很难受,走过去搀扶起妻子,自责道:“是我没本事,让你和浩浩受苦了。”
  
  “我是担心浩浩,没怨你。”
  
  刘丽萍哭着解释。
  
  “别担心,浩浩已经十八岁,是成年人了,明白啥轻啥重,不会惹出乱子的。”
  
  陈俊生相信儿子不会乱来。
  
  刘丽萍哽咽道:“可医生说得住院观察半个月。”
  
  “咱们家现在这种情况,浩浩怎么可能在医院待得住,况且刚才他那么生猛,哪像个病人,想来已无大碍。”
  
  陈俊生安慰妻子。
  
  刘丽萍无奈点头,也希望儿子平安无事。
  
  不知儿子去了哪,她只好随丈夫回家,边走边想:朱三若不善罢甘休,那就上吊自杀,把这条命抵给朱三。
  
  房子不能卖,更不能抵债。
  
  这多半是她和丈夫唯一能留给儿子的财产。
  
  中午。
  
  骄阳似火。
  
  路上的行人无精打采。
  
  唯独陈浩劲头十足,一路疾行来到教师村。
  
  这里曾矗立一座有着两百年历史的宅子,宅子规模很大,最早是一位富商的宅邸,曾经被军阀占据。
  
  这座规模堪比京城王府的老宅被夷为平地,之后盖起十一排砖瓦房和一个小公园。
  
  这十一排砖瓦房又被高墙隔成一个个小院,分给全市一百二十位优秀教师,故名教师村。
朱三令陈俊生刘丽萍心急如焚。
  
  陈浩点慌。
  
  重生回到九十年代无数能使自己变得强大机会摆在面前如果朱三善罢甘休那便斗到底看谁笑到最后。
  
  “丽萍带着浩浩回老家躲几天留在家里。”陈俊生决定独自面对即将降临危机。
  
  为父为夫该有担当。
  
  “俊生……”
  
  刘丽萍摇头眼含泪水。
  
  陈俊生道:“用担心朱三那帮再恶再狠还能把杀成?走时候把咱家房本带上没房本们就没法逼过户。”
  
  仿佛生离死别。
  
  刘丽萍无语凝噎。
  
  陈浩声吭进屋脱掉病号服穿上校服揣身份证。
  
  陈俊生刘丽萍见儿子换衣服走出来以为儿子赞同去乡下。
  
  “爸妈出去趟可能晚上回来。”
  
  陈浩说着话走出自家院子。
  
  “去哪?”
  
  刘丽萍下意识问儿子。
  
  “放心乱来。”
  
  陈浩没多说多说无用当务之急着手解决问题。
  
  刘丽萍追出去追到巷子口儿子已见踪影她蹲下来捂脸哭泣连串变故使她处于崩溃边缘。
  
  儿子若有三长两短她没法活下去。
  
  陈俊生也追出来看到蹲在巷子口捂脸哭泣妻子心里很难受走过去搀扶起妻子自责道:“没本事让和浩浩受苦。”
  
  “担心浩浩没怨。”
  
  刘丽萍哭着解释。
  
  “别担心浩浩已经十八岁成年明白啥轻啥重会惹出乱子。”
  
  陈俊生相信儿子会乱来。
  
  刘丽萍哽咽道:“可医生说得住院观察半月。”
  
  “咱们家现在种情况浩浩怎么可能在医院待得住况且刚才那么生猛哪像病想来已无大碍。”
  
  陈俊生安慰妻子。
  
  刘丽萍无奈点头也希望儿子平安无事。
  
  知儿子去哪她只随丈夫回家边走边想:朱三若善罢甘休那就上吊自杀把条命抵给朱三。
  
  房子能卖更能抵债。
  
  多半她和丈夫唯能留给儿子财产。
  
  中午。
  
  骄阳似火。
  
  路上行无精打采。
  
  唯独陈浩劲头十足路疾行来到教师村。
  
  里曾矗立座有着两百年历史宅子宅子规模很大最早位富商宅邸曾经被军阀占据。
  
  座规模堪比京城王府老宅被夷为平地之后盖起十排砖瓦房和小公园。
  
  十排砖瓦房又被高墙隔成小院分给全市百二十位优秀教师故名教师村。
朱三令陈俊生刘丽萍心急如焚。
  
  陈浩一点不慌。
  
  重生回到九十年代,无数能使自己变得强大的机会摆在面前,如果朱三不善罢甘休,那便斗到底,看谁笑到最后。
  
  “丽萍,你带着浩浩,回老家躲几天,我留在家里。”陈俊生决定独自面对即将降临的危机。
  
  这是为人父为人夫该有的担当。
  
  “俊生……”
  
  刘丽萍摇头,眼含泪水。
  
  陈俊生道:“不用担心我,朱三那帮人再恶再狠,还能把我杀了不成?你走的时候,把咱家房本带上,没房本他们就没法逼我过户。”
  
  仿佛生离死别。
  
  刘丽萍无语凝噎。
  
  陈浩一声不吭进屋,脱掉病号服,穿上校服,揣好身份证。
  
  陈俊生刘丽萍见儿子换衣服走出来,以为儿子赞同去乡下。
  
  “爸,妈,我出去一趟,可能晚上不回来。”
  
  陈浩说着话走出自家院子。
  
  “你去哪?”
  
  刘丽萍下意识问儿子。
  
  “放心,我不乱来。”
  
  陈浩没多说,多说无用,当务之急是着手解决问题。
  
  刘丽萍追出去,追到巷子口,儿子已不见踪影,她蹲下来捂脸哭泣,一连串变故使她处于崩溃边缘。
  
  儿子若有个三长两短,她没法活下去。
  
  陈俊生也追出来,看到蹲在巷子口捂脸哭泣的妻子,心里很难受,走过去搀扶起妻子,自责道:“是我没本事,让你和浩浩受苦了。”
  
  “我是担心浩浩,没怨你。”
  
  刘丽萍哭着解释。
  
  “别担心,浩浩已经十八岁,是成年人了,明白啥轻啥重,不会惹出乱子的。”
  
  陈俊生相信儿子不会乱来。
  
  刘丽萍哽咽道:“可医生说得住院观察半个月。”
  
  “咱们家现在这种情况,浩浩怎么可能在医院待得住,况且刚才他那么生猛,哪像个病人,想来已无大碍。”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