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体术破仙法

下载免费读
骄阳似火,橙色的金光暴晒着露台与金銮殿前的朝臣。
  黑压压的人群中不少人还是出了一层细汗,却也没有一人去擦,一双双眼睛连眨都不敢眨,死盯着露台上的两人,生怕错过了一丁点细节。
  褚敖微微蹙眉,他已经用囚龙阵困住‘许缺’要有半柱香的时间了,若是平常人,根本连十息都熬不过。
  可你看看这‘许缺’,这都多久了?脸上虽然有痛苦的表情,可还站的笔直,虽然也时不时的会呻吟两声吧,但总是莫名觉得这货更多的是享受……真是怪了。
  偏偏他还没办法过去补刀,囚龙阵是一个敌我不分的阵法,若是他此刻入阵,搞不好也会让自己失去战力,如果直接用其他术法轰炸,在不清楚缘由的情况下,反而会可能让‘许缺’有逃脱的机会。
  所以褚敖也只能默默观望,期待‘许缺’不要再强撑,赶紧倒下,这对大家都好。
  “呀——”
  沉寂了许久的演武台上忽然发出一道爆呵,褚敖眼神一凛,连忙抬眼看去。
  只见许守靖双手抓着身上刺入皮肉的荆棘,凝神屏气,“刺啦”一声,鲜血四溅,硬生生地把荆条藤蔓全都给扯了下来。
  这还不算完,把荆条扔到一旁后,这货长舒了一口气,竟然咧开嘴笑了——
  “爽!”
  “……?”
  许守靖瞥了一眼远处愣神的褚敖,脚下扯断的藤蔓已经开始了再生,没有犹豫,真气凝聚与掌心,猛地拍到地上。
  “咔嚓——”
  闪耀着绿光的“囚龙咒”应声破碎,金条枝蔓顷刻间失去了活性,蔫儿成了枯枝。
  “他竟然破了囚龙阵!”懂哥再次高呼。
  褚敖恍然惊醒,暗道不妙,反应过来许守靖除了接触‘沉默’之外,似乎还能破阵。随手拔出插在一旁的长剑,朝着另一个方向移动。
  可走了几步,褚敖却又停下了,他发现许守靖并没有像自己想的那样直奔而来,而是待在原地不知道在做什么。
  这是……认输了?
  许守靖当然没有认输,他只是明白,就算冲过去,也不过是刚才的重演。
  要想赢褚敖,他必须要跳出过去十七年的框架,自己不再是‘凡人’,而是‘修行者’。
  深吸了一口气,许守靖在全场惊愕的眼神中,高高的举起了腿——
  “轰——!”
  一个下劈砸在露台的中心,露台承受不住重量下沉了一尺有余。
  老太监在一旁的高台上看得是心惊胆战又心酸——待会儿修的又不是你们?可劲儿造起来了是吧。
  褚敖此时整个人都懵了,用单纯的身体力量砸踏露台,他拼上所有灵力都不一定能做到。
  要知道这露台可是用灵檀木搭建的啊!便是拿出去做成要塞的城墙也足够了。
  这‘许缺’怎么突然跟换了个人一样?
  还没等褚敖回神,就看到许守靖再次高举了腿,又是一个下劈——
骄阳似火橙色的金光暴晒着露台与金銮殿前的朝臣黑压压的人群中不少人还是出了一层细汗却也没有一人去擦一双双眼睛连眨都不敢眨死盯着露台上的两人生怕错过了一丁点细节褚敖微微蹙眉他已经用囚龙阵困住许缺要有半柱香的时间了若是平常人根本连十息都熬不过可你看看这许缺这都多久了脸上虽然有痛苦的表情可还站的笔直虽然也时不时的会呻吟两声吧但总是莫名觉得这货更多的是享受真是怪了偏偏他还没办法过去补刀囚龙阵是一个敌我不分的阵法若是他此刻入阵搞不好也会让自己失去战力如果直接用其他术法轰炸在不清楚缘由的情况下反而会可能让许缺有逃脱的机会所以褚敖也只能默默观望期待许缺不要再强撑赶紧倒下这对大家都好呀沉寂了许久的演武台上忽然发出一道爆呵褚敖眼神一凛连忙抬眼看去只见许守靖双手抓着身上刺入皮肉的荆棘凝神屏气刺啦一声鲜血四溅硬生生地把荆条藤蔓全都给扯了下来这还不算完把荆条扔到一旁后这货长舒了一口气竟然咧开嘴笑了爽许守靖瞥了一眼远处愣神的褚敖脚下扯断的藤蔓已经开始了再生没有犹豫真气凝聚与掌心猛地拍到地上咔嚓闪耀着绿光的囚龙咒应声破碎金条枝蔓顷刻间失去了活性蔫儿成了枯枝他竟然破了囚龙阵懂哥再次高呼褚敖恍然惊醒暗道不妙反应过来许守靖除了接触沉默之外似乎还能破阵随手拔出插在一旁的长剑朝着另一个方向移动可走了几步褚敖却又停下了他发现许守靖并没有像自己想的那样直奔而来而是待在原地不知道在做什么这是认输了许守靖当然没有认输他只是明白就算冲过去也不过是刚才的重演要想赢褚敖他必须要跳出过去十七年的框架自己不再是凡人而是修行者深吸了一口气许守靖在全场惊愕的眼神中高高的举起了腿轰一个下劈砸在露台的中心露台承受不住重量下沉了一尺有余老太监在一旁的高台上看得是心惊胆战又心酸待会儿修的又不是你们可劲儿造起来了是吧褚敖此时整个人都懵了用单纯的身体力量砸踏露台他拼上所有灵力都不一定能做到要知道这露台可是用灵檀木搭建的啊便是拿出去做成要塞的城墙也足够了这许缺怎么突然跟换了个人一样还没等褚敖回神就看到许守靖再次高举了腿又是一个下劈轰咔嚓这一次露台没有塌陷而是从许守靖脚下位置开始裂成了两半分别束起形成了近乎九十度的夹角褚敖突然连人带剑被弹到了空中接着又自然下坠连用出术法的余裕都没有连忙拿着长剑插进木板阻止了自己下坠的趋势如果就这样坠下去被许守靖沉默了那直接就不用打了直接认输吧整个露台崩溃的不成样子一个落脚点都没有偏偏褚敖没到御剑临空的层次而且如果脱离露台的范围会直接判输几乎已经被逼入了绝境不过这种情况两者应该是一样的褚敖稳住心神他只要能在高处立足下方的许守靖依旧上不来局面就又回到了远距离放法术而许守靖完全无法应对的场面这个念头才刚刚升起还没来得及做其他动作下一刻褚敖瞪大了眼睛满眼不可置信骄阳似火橙色金光暴晒着露台与金銮殿前朝臣。
  黑压压群中少还出层细汗却也没有去擦双双眼睛连眨都敢眨死盯着露台上两生怕错过丁点细节。
  褚敖微微蹙眉已经用囚龙阵困住‘许缺’要有半柱香时间若平常根本连十息都熬过。
  可看看‘许缺’都多久?脸上虽然有痛苦表情可还站笔直虽然也时时会呻吟两声但总莫名觉得货更多享受……真怪。
  偏偏还没办法过去补刀囚龙阵敌分阵法若此刻入阵搞也会让自己失去战力如果直接用其术法轰炸在清楚缘由情况下反而会可能让‘许缺’有逃脱机会。
  所以褚敖也只能默默观望期待‘许缺’要再强撑赶紧倒下对大家都。
  “呀——”
  沉寂许久演武台上忽然发出道爆呵褚敖眼神凛连忙抬眼看去。
  只见许守靖双手抓着身上刺入皮肉荆棘凝神屏气“刺啦”声鲜血四溅硬生生地把荆条藤蔓全都给扯下来。
  还算完把荆条扔到旁后货长舒口气竟然咧开嘴笑——
  “爽!”
  “……?”
  许守靖瞥眼远处愣神褚敖脚下扯断藤蔓已经开始再生没有犹豫真气凝聚与掌心猛地拍到地上。
  “咔嚓——”
  闪耀着绿光“囚龙咒”应声破碎金条枝蔓顷刻间失去活性蔫儿成枯枝。
  “竟然破囚龙阵!”懂哥再次高呼。
  褚敖恍然惊醒暗道妙反应过来许守靖除接触‘沉默’之外似乎还能破阵。随手拔出插在旁长剑朝着另方向移动。
  可走几步褚敖却又停下发现许守靖并没有像自己想那样直奔而来而待在原地知道在做什么。
  ……认输?
  许守靖当然没有认输只明白就算冲过去也过刚才重演。
  要想赢褚敖必须要跳出过去十七年框架自己再‘凡’而‘修行者’。
  深吸口气许守靖在全场惊愕眼神中高高举起腿——
  “轰——!”
  下劈砸在露台中心露台承受住重量下沉尺有余。
  老太监在旁高台上看得心惊胆战又心酸——待会儿修又们?可劲儿造起来。
  褚敖此时整都懵用单纯身体力量砸踏露台拼上所有灵力都定能做到。
  要知道露台可用灵檀木搭建啊!便拿出去做成要塞城墙也足够。
  ‘许缺’怎么突然跟换样?
  还没等褚敖回神就看到许守靖再次高举腿又下劈——
  “轰——咔嚓!”
  次露台没有塌陷而从许守靖脚下位置开始裂成两半分别束起形成近乎九十度夹角。
  褚敖突然连带剑被弹到空中接着又自然下坠连用出术法余裕都没有连忙拿着长剑插进木板阻止自己下坠趋势。
  如果就样坠下去被许守靖‘沉默’那直接就用打直接认输。
  整露台崩溃成样子落脚点都没有偏偏褚敖没到御剑临空层次而且如果脱离露台范围会直接判输几乎已经被逼入绝境。
  过种情况两者应该样。
  褚敖稳住心神只要能在高处立足下方许守靖依旧上来局面就又回到远距离放法术而许守靖完全无法应对场面。
  念头才刚刚升起还没来得及做其动作下刻褚敖瞪大眼睛满眼可置信。
骄阳似火,橙色的金光暴晒着露台与金銮殿前的朝臣。
  黑压压的人群中不少人还是出了一层细汗,却也没有一人去擦,一双双眼睛连眨都不敢眨,死盯着露台上的两人,生怕错过了一丁点细节。
  褚敖微微蹙眉,他已经用囚龙阵困住‘许缺’要有半柱香的时间了,若是平常人,根本连十息都熬不过。
  可你看看这‘许缺’,这都多久了?脸上虽然有痛苦的表情,可还站的笔直,虽然也时不时的会呻吟两声吧,但总是莫名觉得这货更多的是享受……真是怪了。
  偏偏他还没办法过去补刀,囚龙阵是一个敌我不分的阵法,若是他此刻入阵,搞不好也会让自己失去战力,如果直接用其他术法轰炸,在不清楚缘由的情况下,反而会可能让‘许缺’有逃脱的机会。
  所以褚敖也只能默默观望,期待‘许缺’不要再强撑,赶紧倒下,这对大家都好。
  “呀——”
  沉寂了许久的演武台上忽然发出一道爆呵,褚敖眼神一凛,连忙抬眼看去。
  只见许守靖双手抓着身上刺入皮肉的荆棘,凝神屏气,“刺啦”一声,鲜血四溅,硬生生地把荆条藤蔓全都给扯了下来。
  这还不算完,把荆条扔到一旁后,这货长舒了一口气,竟然咧开嘴笑了——
  “爽!”
  “……?”
  许守靖瞥了一眼远处愣神的褚敖,脚下扯断的藤蔓已经开始了再生,没有犹豫,真气凝聚与掌心,猛地拍到地上。
骄阳似火,橙色的金光暴晒着露台与金銮殿前的朝臣。
  黑压压的人群中不少人还是出了一层细汗,却也没有一人去擦,一双双眼睛连眨都不敢眨,死盯着露台上的两人,生怕错过了一丁点细节。
  褚敖微微蹙眉,他已经用囚龙阵困住‘许缺’要有半柱香的时间了,若是平常人,根本连十息都熬不过。
  可你看看这‘许缺’,这都多久了?脸上虽然有痛苦的表情,可还站的笔直,虽然也时不时的会呻吟两声吧,但总是莫名觉得这货更多的是享受……真是怪了。
  偏偏他还没办法过去补刀,囚龙阵是一个敌我不分的阵法,若是他此刻入阵,搞不好也会让自己失去战力,如果直接用其他术法轰炸,在不清楚缘由的情况下,反而会可能让‘许缺’有逃脱的机会。
  所以褚敖也只能默默观望,期待‘许缺’不要再强撑,赶紧倒下,这对大家都好。
  “呀——”
  沉寂了许久的演武台上忽然发出一道爆呵,褚敖眼神一凛,连忙抬眼看去。
  只见许守靖双手抓着身上刺入皮肉的荆棘,凝神屏气,“刺啦”一声,鲜血四溅,硬生生地把荆条藤蔓全都给扯了下来。
  这还不算完,把荆条扔到一旁后,这货长舒了一口气,竟然咧开嘴笑了——
  “爽!”
  “……?”
  许守靖瞥了一眼远处愣神的褚敖,脚下扯断的藤蔓已经开始了再生,没有犹豫,真气凝聚与掌心,猛地拍到地上。
  “咔嚓——”
  闪耀着绿光的“囚龙咒”应声破碎,金条枝蔓顷刻间失去了活性,蔫儿成了枯枝。
  “他竟然破了囚龙阵!”懂哥再次高呼。
  褚敖恍然惊醒,暗道不妙,反应过来许守靖除了接触‘沉默’之外,似乎还能破阵。随手拔出插在一旁的长剑,朝着另一个方向移动。
  可走了几步,褚敖却又停下了,他发现许守靖并没有像自己想的那样直奔而来,而是待在原地不知道在做什么。
  这是……认输了?
  许守靖当然没有认输,他只是明白,就算冲过去,也不过是刚才的重演。
  要想赢褚敖,他必须要跳出过去十七年的框架,自己不再是‘凡人’,而是‘修行者’。
  深吸了一口气,许守靖在全场惊愕的眼神中,高高的举起了腿——
  “轰——!”
  一个下劈砸在露台的中心,露台承受不住重量下沉了一尺有余。
  老太监在一旁的高台上看得是心惊胆战又心酸——待会儿修的又不是你们?可劲儿造起来了是吧。
  褚敖此时整个人都懵了,用单纯的身体力量砸踏露台,他拼上所有灵力都不一定能做到。
  要知道这露台可是用灵檀木搭建的啊!便是拿出去做成要塞的城墙也足够了。
  这‘许缺’怎么突然跟换了个人一样?
  还没等褚敖回神,就看到许守靖再次高举了腿,又是一个下劈——
  “轰——咔嚓!”
  这一次露台没有塌陷,而是从许守靖脚下位置开始裂成了两半,分别束起形成了近乎九十度的夹角。
  褚敖突然连人带剑被弹到了空中,接着又自然下坠,连用出术法的余裕都没有,连忙拿着长剑插进木板,阻止了自己下坠的趋势。
  如果就这样坠下去,被许守靖‘沉默’了,那直接就不用打了,直接认输吧。
  整个露台崩溃的不成样子,一个落脚点都没有,偏偏褚敖没到御剑临空的层次,而且如果脱离露台的范围会直接判输,几乎已经被逼入了绝境。
  不过,这种情况两者应该是一样的。
  褚敖稳住心神,他只要能在高处立足,下方的许守靖依旧上不来,局面就又回到了远距离放法术,而许守靖完全无法应对的场面。
  这个念头才刚刚升起,还没来得及做其他动作,下一刻,褚敖瞪大了眼睛,满眼不可置信。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