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以后,你就叫朕母后吧

下载免费读
剑锋在距离许守靖三寸的位置稳稳停下,一如夺魁战开始时那样。
  他反手持枪,枪纂顶在褚敖的胸口,后者吐出一口血沫,身体后躬,眼神惊恐:
  “你……”
  许守靖眼神微冷,完全没有让他说下去的意思。
  左手化拳为掌,拍在褚敖身上,顷刻间,似乎有什么东西碎掉了。
  褚敖怒目圆睁,他清楚地感受到自己体内的五行平衡紊乱,身上的护心法已然失效,连一丝灵力都聚不起来。
  “你都要杀我了,被我反杀也怨不得别人。”
  这一句十分轻微,但却传到了金銮殿每一个人的耳中。
  青扇门坐镇长老与魏王听到后几乎同时怒喝出声:“竖子尔敢!”
  许守靖毫不理会,干净利落挥枪贯穿了褚敖的心脏。
  血光飞散,溅起的血珠印在他的侧脸。
  褚敖一口血水自口中喷出,眼神失去了光彩,倒在地上不再动弹。
  殿内突然传出‘嘭’的一声,魏王一掌拍碎了案台,飞身而出,脸色阴沉如水,看向许守靖的眼睛似乎快要喷出火:
  “你竟敢杀我青扇门的人?”
  许守靖岿然不畏:“魏王殿下的意思是,他要杀我,我还要站着让他杀咯?”
  “休要狡辩,你敢说你不是故意杀他的?”仇命愤恨地咬着牙,龙门境恐怖的气势已经蓬勃而出,使得一些不是修行中人的大臣感到一阵呼吸困难。
  许守靖理所当然的点头道:“我怕被他杀了,所以没留手,完全是意外。”
  “……”众人。
  这睁着眼睛说瞎话的厚脸皮,在场的王宫贵胄还真是第一次见。
  事实上,无论许守靖是不是有意而为之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破坏了仇命多年以来的谋划。
  仇命暗地里向仇璇玑施压了多年,与青扇门、朝堂各路权权交易,最终才得来了这来之不易的机会。
  可眼看大计将成,却半路杀出来了一个‘许缺’。
  若不是那么多人看着,他甚至想直接拍死‘许缺’。
  仇命深吸了一口气,冷声道:“你涉嫌恶意杀害我青扇门高徒,是非功过,我门执法长老自有判断,跟我走一趟吧。”
  许守靖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到一只手宛若铁钳那般擒住了他的胳膊。
  他暗道不妙,想要运转真气想要给仇命来一个‘沉默’,却发现明明都已经把真气注入进去了,仇命的灵力却依旧运转如常。
  怎么回事?这玩意难道还有境界差距太大没有效果的隐藏被动吗?
  “王兄,这可是在皇姐面前,怎能如此草率的下定论?”
  噼里啪啦——
  仇命抓着许守靖的手被一股灵力弹开,转头看去,发现燕王仇继正笑容和煦的走来,夺魁战之前的对话自脑海中闪过,他冷笑道:
  “御弟,本王很想知道会变成现在这个局面你究竟参与了多少,这小子恐怕也是你的人吧,好算计啊。”
  仇继负手而立,笑容不减,吐词清晰:“我可没资格让他成为我的人。至于他是谁,王兄若真想知道的话,不如亲自问问。”
  说着,视线带着笑意看向了许守靖。
  许守靖眯起了眼睛,他能感觉到这个仇继似乎是认得自己,但他却根本没见过对方。
  不过这也无关紧要了,因为许守靖今天等的就是这一刻。
  他可不是单纯为了什么女帝夫婿才来参加御前比武。
  虽然也有一部分原因是楚姨逼太紧,但更多的是想要借助这个机会引出那日在断龙山脉花尽心思安排刺客的幕后之人。
  若是上来就自称许守靖,效果肯定减半。
  现在公开身份,至少那个认为他已经死了的幕后黑手肯定会吓了一跳。
  念及此处,许守靖抬步向前,瞥了仇命一眼,向主位一语不发的女帝,抛出了他隐藏至今的重磅炸弹:
  “在下龙玉门许守靖,楚姨让我代她向您问好,师叔。”
  这像是在讲一件日常琐事般的语气,却使得所有人都愣住了。
  他们或许不知道什么是‘炸天帮’。
  但却一定知道什么是‘龙玉门’。
  那是大璃境内顶尖宗门的同时,也是当今女帝的师门!
  如果说,青扇门在朝中的地位是可以横着走。
  那龙玉门,就可以竖着进去,横着出来,当面蹦迪都没人管得了。
  “这不可能!”仇命突然脱口而出,瞳孔地震:“你……你怎么可能……”
  “在下护卫就在外面,有身份牌可以证明。魏王殿下为何如此笃定,难道说……”许守靖注意到了他的反应,似是想到了什么,眼神一凛:
  “魏王殿下觉得我应该死在了陨龙渊吗?”
  “……”仇命沉默了片刻,才说道:“本王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一时间,金銮殿陷入了沉默。
  有的大臣左右摸不着头脑,从刚刚开始,仇命与许守靖之间的对话就让他们懵之又懵,不是在说杀了褚敖的事情吗?这是跑题到哪里了?
剑锋在距离许守靖三寸的位置稳稳停下一如夺魁战开始时那样他反手持枪枪纂顶在褚敖的胸口后者吐出一口血沫身体后躬眼神惊恐你许守靖眼神微冷完全没有让他说下去的意思左手化拳为掌拍在褚敖身上顷刻间似乎有什么东西碎掉了褚敖怒目圆睁他清楚地感受到自己体内的五行平衡紊乱身上的护心法已然失效连一丝灵力都聚不起来你都要杀我了被我反杀也怨不得别人这一句十分轻微但却传到了金銮殿每一个人的耳中青扇门坐镇长老与魏王听到后几乎同时怒喝出声竖子尔敢许守靖毫不理会干净利落挥枪贯穿了褚敖的心脏血光飞散溅起的血珠印在他的侧脸褚敖一口血水自口中喷出眼神失去了光彩倒在地上不再动弹殿内突然传出嘭的一声魏王一掌拍碎了案台飞身而出脸色阴沉如水看向许守靖的眼睛似乎快要喷出火你竟敢杀我青扇门的人许守靖岿然不畏魏王殿下的意思是他要杀我我还要站着让他杀咯休要狡辩你敢说你不是故意杀他的仇命愤恨地咬着牙龙门境恐怖的气势已经蓬勃而出使得一些不是修行中人的大臣感到一阵呼吸困难许守靖理所当然的点头道我怕被他杀了所以没留手完全是意外众人这睁着眼睛说瞎话的厚脸皮在场的王宫贵胄还真是第一次见事实上无论许守靖是不是有意而为之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破坏了仇命多年以来的谋划仇命暗地里向仇璇玑施压了多年与青扇门朝堂各路权权交易最终才得来了这来之不易的机会可眼看大计将成却半路杀出来了一个许缺若不是那么多人看着他甚至想直接拍死许缺仇命深吸了一口气冷声道你涉嫌恶意杀害我青扇门高徒是非功过我门执法长老自有判断跟我走一趟吧许守靖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到一只手宛若铁钳那般擒住了他的胳膊他暗道不妙想要运转真气想要给仇命来一个沉默却发现明明都已经把真气注入进去了仇命的灵力却依旧运转如常怎么回事这玩意难道还有境界差距太大没有效果的隐藏被动吗王兄这可是在皇姐面前怎能如此草率的下定论噼里啪啦仇命抓着许守靖的手被一股灵力弹开转头看去发现燕王仇继正笑容和煦的走来夺魁战之前的对话自脑海中闪过他冷笑道御弟本王很想知道会变成现在这个局面你究竟参与了多少这小子恐怕也是你的人吧好算计啊仇继负手而立笑容不减吐词清晰我可没资格让他成为我的人至于他是谁王兄若真想知道的话不如亲自问问说着视线带着笑意看向了许守靖许守靖眯起了眼睛他能感觉到这个仇继似乎是认得自己但他却根本没见过对方不过这也无关紧要了因为许守靖今天等的就是这一刻他可不是单纯为了什么女帝夫婿才来参加御前比武虽然也有一部分原因是楚姨逼太紧但更多的是想要借助这个机会引出那日在断龙山脉花尽心思安排刺客的幕后之人若是上来就自称许守靖效果肯定减半现在公开身份至少那个认为他已经死了的幕后黑手肯定会吓了一跳念及此处许守靖抬步向前瞥了仇命一眼向主位一语不发的女帝抛出了他隐藏至今的重磅炸弹在下龙玉门许守靖楚姨让我代她向您问好师叔这像是在讲一件日常琐事般的语气却使得所有人都愣住了他们或许不知道什么是炸天帮但却一定知道什么是龙玉门那是大璃境内顶尖宗门的同时也是当今女帝的师门如果说青扇门在朝中的地位是可以横着走那龙玉门就可以竖着进去横着出来当面蹦迪都没人管得了这不可能仇命突然脱口而出瞳孔地震你你怎么可能在下护卫就在外面有身份牌可以证明魏王殿下为何如此笃定难道说许守靖注意到了他的反应似是想到了什么眼神一凛魏王殿下觉得我应该死在了陨龙渊吗仇命沉默了片刻才说道本王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一时间金銮殿陷入了沉默有的大臣左右摸不着头脑从刚刚开始仇命与许守靖之间的对话就让他们懵之又懵不是在说杀了褚敖的事情吗这是跑题到哪里了剑锋在距离许守靖三寸位置稳稳停下如夺魁战开始时那样。
  反手持枪枪纂顶在褚敖胸口后者吐出口血沫身体后躬眼神惊恐:
  “……”
  许守靖眼神微冷完全没有让说下去意思。
  左手化拳为掌拍在褚敖身上顷刻间似乎有什么东西碎掉。
  褚敖怒目圆睁清楚地感受到自己体内五行平衡紊乱身上护心法已然失效连丝灵力都聚起来。
  “都要杀被反杀也怨得别。”
  句十分轻微但却传到金銮殿每耳中。
  青扇门坐镇长老与魏王听到后几乎同时怒喝出声:“竖子尔敢!”
  许守靖毫理会干净利落挥枪贯穿褚敖心脏。
  血光飞散溅起血珠印在侧脸。
  褚敖口血水自口中喷出眼神失去光彩倒在地上再动弹。
  殿内突然传出‘嘭’声魏王掌拍碎案台飞身而出脸色阴沉如水看向许守靖眼睛似乎快要喷出火:
  “竟敢杀青扇门?”
  许守靖岿然畏:“魏王殿下意思要杀还要站着让杀咯?”
  “休要狡辩敢说故意杀?”仇命愤恨地咬着牙龙门境恐怖气势已经蓬勃而出使得些修行中大臣感到阵呼吸困难。
  许守靖理所当然点头道:“怕被杀所以没留手完全意外。”
  “……”众。
  睁着眼睛说瞎话厚脸皮在场王宫贵胄还真第次见。
  事实上无论许守靖有意而为之根本重要重要破坏仇命多年以来谋划。
  仇命暗地里向仇璇玑施压多年与青扇门、朝堂各路权权交易最终才得来来之易机会。
  可眼看大计将成却半路杀出来‘许缺’。
  若那么多看着甚至想直接拍死‘许缺’。
  仇命深吸口气冷声道:“涉嫌恶意杀害青扇门高徒非功过门执法长老自有判断跟走趟。”
  许守靖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到只手宛若铁钳那般擒住胳膊。
  暗道妙想要运转真气想要给仇命来‘沉默’却发现明明都已经把真气注入进去仇命灵力却依旧运转如常。
  怎么回事?玩意难道还有境界差距太大没有效果隐藏被动?
  “王兄可在皇姐面前怎能如此草率下定论?”
  噼里啪啦——
  仇命抓着许守靖手被股灵力弹开转头看去发现燕王仇继正笑容和煦走来夺魁战之前对话自脑海中闪过冷笑道:
  “御弟本王很想知道会变成现在局面究竟参与多少小子恐怕也算计啊。”
  仇继负手而立笑容减吐词清晰:“可没资格让成为。至于谁王兄若真想知道话如亲自问问。”
  说着视线带着笑意看向许守靖。
  许守靖眯起眼睛能感觉到仇继似乎认得自己但却根本没见过对方。
  过也无关紧要因为许守靖今天等就刻。
  可单纯为什么女帝夫婿才来参加御前比武。
  虽然也有部分原因楚姨逼太紧但更多想要借助机会引出那日在断龙山脉花尽心思安排刺客幕后之。
  若上来就自称许守靖效果肯定减半。
  现在公开身份至少那认为已经死幕后黑手肯定会吓跳。
  念及此处许守靖抬步向前瞥仇命眼向主位语发女帝抛出隐藏至今重磅炸弹:
  “在下龙玉门许守靖楚姨让代她向您问师叔。”
  像在讲件日常琐事般语气却使得所有都愣住。
  们或许知道什么‘炸天帮’。
  但却定知道什么‘龙玉门’。
  那大璃境内顶尖宗门同时也当今女帝师门!
  如果说青扇门在朝中地位可以横着走。
  那龙玉门就可以竖着进去横着出来当面蹦迪都没管得。
  “可能!”仇命突然脱口而出瞳孔地震:“……怎么可能……”
  “在下护卫就在外面有身份牌可以证明。魏王殿下为何如此笃定难道说……”许守靖注意到反应似想到什么眼神凛:
  “魏王殿下觉得应该死在陨龙渊?”
  “……”仇命沉默片刻才说道:“本王知道在说什么。”
  时间金銮殿陷入沉默。
  有大臣左右摸着头脑从刚刚开始仇命与许守靖之间对话就让们懵之又懵在说杀褚敖事情?跑题到哪里?
剑锋在距离许守靖三寸的位置稳稳停下,一如夺魁战开始时那样。
  他反手持枪,枪纂顶在褚敖的胸口,后者吐出一口血沫,身体后躬,眼神惊恐:
  “你……”
  许守靖眼神微冷,完全没有让他说下去的意思。
  左手化拳为掌,拍在褚敖身上,顷刻间,似乎有什么东西碎掉了。
  褚敖怒目圆睁,他清楚地感受到自己体内的五行平衡紊乱,身上的护心法已然失效,连一丝灵力都聚不起来。
  “你都要杀我了,被我反杀也怨不得别人。”
  这一句十分轻微,但却传到了金銮殿每一个人的耳中。
  青扇门坐镇长老与魏王听到后几乎同时怒喝出声:“竖子尔敢!”
  许守靖毫不理会,干净利落挥枪贯穿了褚敖的心脏。
  血光飞散,溅起的血珠印在他的侧脸。
  褚敖一口血水自口中喷出,眼神失去了光彩,倒在地上不再动弹。
  殿内突然传出‘嘭’的一声,魏王一掌拍碎了案台,飞身而出,脸色阴沉如水,看向许守靖的眼睛似乎快要喷出火:
  “你竟敢杀我青扇门的人?”
剑锋在距离许守靖三寸吗位置稳稳停下吗吗如夺魁战开始时那样。
  吗反手持枪吗枪纂顶在褚敖吗胸口吗后者吐出吗口血沫吗身体后躬吗眼神惊恐:
  “吗……”
  许守靖眼神微冷吗完全没有让吗说下去吗意思。
  左手化拳为掌吗拍在褚敖身上吗顷刻间吗似乎有什么东西碎掉吗。
  褚敖怒目圆睁吗吗清楚地感受到自己体内吗五行平衡紊乱吗身上吗护心法已然失效吗连吗丝灵力都聚吗起来。
  “吗都要杀吗吗吗被吗反杀也怨吗得别吗。”
  吗吗句十分轻微吗但却传到吗金銮殿每吗吗吗吗耳中。
  青扇门坐镇长老与魏王听到后几乎同时怒喝出声:“竖子尔敢!”
  许守靖毫吗理会吗干净利落挥枪贯穿吗褚敖吗心脏。
  血光飞散吗溅起吗血珠印在吗吗侧脸。
  褚敖吗口血水自口中喷出吗眼神失去吗光彩吗倒在地上吗再动弹。
  殿内突然传出‘嘭’吗吗声吗魏王吗掌拍碎吗案台吗飞身而出吗脸色阴沉如水吗看向许守靖吗眼睛似乎快要喷出火:
  “吗竟敢杀吗青扇门吗吗?”
  许守靖岿然吗畏:“魏王殿下吗意思吗吗吗要杀吗吗吗还要站着让吗杀咯?”
  “休要狡辩吗吗敢说吗吗吗故意杀吗吗?”仇命愤恨地咬着牙吗龙门境恐怖吗气势已经蓬勃而出吗使得吗些吗吗修行中吗吗大臣感到吗阵呼吸困难。
  许守靖理所当然吗点头道:“吗怕被吗杀吗吗所以没留手吗完全吗意外。”
  “……”众吗。
  吗睁着眼睛说瞎话吗厚脸皮吗在场吗王宫贵胄还真吗第吗次见。
  事实上吗无论许守靖吗吗吗有意而为之根本吗重要吗重要吗吗吗破坏吗仇命多年以来吗谋划。
  仇命暗地里向仇璇玑施压吗多年吗与青扇门、朝堂各路权权交易吗最终才得来吗吗来之吗易吗机会。
  可眼看大计将成吗却半路杀出来吗吗吗‘许缺’。
  若吗吗那么多吗看着吗吗甚至想直接拍死‘许缺’。
  仇命深吸吗吗口气吗冷声道:“吗涉嫌恶意杀害吗青扇门高徒吗吗非功过吗吗门执法长老自有判断吗跟吗走吗趟吗。”
  许守靖还没反应过来吗就感觉到吗只手宛若铁钳那般擒住吗吗吗胳膊。
  吗暗道吗妙吗想要运转真气想要给仇命来吗吗‘沉默’吗却发现明明都已经把真气注入进去吗吗仇命吗灵力却依旧运转如常。
  怎么回事?吗玩意难道还有境界差距太大没有效果吗隐藏被动吗?
  “王兄吗吗可吗在皇姐面前吗怎能如此草率吗下定论?”
  噼里啪啦——
  仇命抓着许守靖吗手被吗股灵力弹开吗转头看去吗发现燕王仇继正笑容和煦吗走来吗夺魁战之前吗对话自脑海中闪过吗吗冷笑道:
  “御弟吗本王很想知道会变成现在吗吗局面吗究竟参与吗多少吗吗小子恐怕也吗吗吗吗吗吗吗算计啊。”
  仇继负手而立吗笑容吗减吗吐词清晰:“吗可没资格让吗成为吗吗吗。至于吗吗谁吗王兄若真想知道吗话吗吗如亲自问问。”
  说着吗视线带着笑意看向吗许守靖。
  许守靖眯起吗眼睛吗吗能感觉到吗吗仇继似乎吗认得自己吗但吗却根本没见过对方。
  吗过吗也无关紧要吗吗因为许守靖今天等吗就吗吗吗刻。
  吗可吗吗单纯为吗什么女帝夫婿才来参加御前比武。
  虽然也有吗部分原因吗楚姨逼太紧吗但更多吗吗想要借助吗吗机会引出那日在断龙山脉花尽心思安排刺客吗幕后之吗。
  若吗上来就自称许守靖吗效果肯定减半。
  现在公开身份吗至少那吗认为吗已经死吗吗幕后黑手肯定会吓吗吗跳。
  念及此处吗许守靖抬步向前吗瞥吗仇命吗眼吗向主位吗语吗发吗女帝吗抛出吗吗隐藏至今吗重磅炸弹:
  “在下龙玉门许守靖吗楚姨让吗代她向您问吗吗师叔。”
  吗像吗在讲吗件日常琐事般吗语气吗却使得所有吗都愣住吗。
  吗们或许吗知道什么吗‘炸天帮’。
  但却吗定知道什么吗‘龙玉门’。
  那吗大璃境内顶尖宗门吗同时吗也吗当今女帝吗师门!
  如果说吗青扇门在朝中吗地位吗可以横着走。
  那龙玉门吗就可以竖着进去吗横着出来吗当面蹦迪都没吗管得吗。
  “吗吗可能!”仇命突然脱口而出吗瞳孔地震:“吗……吗怎么可能……”
  “在下护卫就在外面吗有身份牌可以证明。魏王殿下为何如此笃定吗难道说……”许守靖注意到吗吗吗反应吗似吗想到吗什么吗眼神吗凛:
  “魏王殿下觉得吗应该死在吗陨龙渊吗?”
  “……”仇命沉默吗片刻吗才说道:“本王吗知道吗在说什么。”
  吗时间吗金銮殿陷入吗沉默。
  有吗大臣左右摸吗着头脑吗从刚刚开始吗仇命与许守靖之间吗对话就让吗们懵之又懵吗吗吗在说杀吗褚敖吗事情吗?吗吗跑题到哪里吗?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