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虞姨,你是真的很不懂唉

下载免费读
“他现在入门了。”
  
  赵扶摇的语气很轻松,就像是在说一件理所当然的事一样。
  
  假如别人问你,“你家孩子能自己一个人吃饭了吗?”,估摸着大伙应该也都是差不多反应。
  
  可惜,人与人的体质不能一概而论;南宫潇潇作为妖仙来说或许已经算得上是祖奶奶级别了,但她面对的赵扶摇……却是祖奶奶的祖奶奶。
  
  听到赵扶摇那句平淡且毫不在意的“惊世之语”后,南宫潇潇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不,应该说是怀疑人生。
  
  那玩意……才刚入门?
  
  你是指,刚学剑道还没两年,能连续甩两个「极夜」出来的……那个东西?!
他现在入门了赵扶摇的语气很轻松就像是在说一件理所当然的事一样假如别人问你你家孩子能自己一个人吃饭了吗估摸着大伙应该也都是差不多反应可惜人与人的体质不能一概而论南宫潇潇作为妖仙来说或许已经算得上是祖奶奶级别了但她面对的赵扶摇却是祖奶奶的祖奶奶听到赵扶摇那句平淡且毫不在意的惊世之语后南宫潇潇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不应该说是怀疑人生那玩意才刚入门你是指刚学剑道还没两年能连续甩两个极夜出来的那个东西有你这么欺负人的吗南宫潇潇抬头望天黑亮的大眼睛中饱含着泪水用力挤了挤结果什么也没挤出来欲哭无泪啊她还记得很清楚在封印着神净罚天的卧龙遗迹与许守靖见面的时候对方还不过是个化水的小修士就算她的实力发挥不出来化水境的小修士也是随便抬抬小爪子就能欺负的存在可现在呢她她打不过了你们人族一个个都这么逆天当年为嘛没把妖族干脆灭了算了搞得差距这么大她这个妖族的祖奶奶很没面子的好吗哦原本就快灭绝了那没事了那个女帝大人我也好久没见小许子了我去看看他南宫潇潇挺了挺小琼鼻小心翼翼地说道赵扶摇眼皮都没动一下慢条斯理地喝着茶去吧记得晚上让他来找我一趟哦话音刚落南宫潇潇拔腿就跑格栅窗一开浑身化作一道灵光眨眼间就消失在了天际线的边缘她实在待不下去了不带这么打击乘黄的青烟彩云与晚霞交相辉映滚滚江河涛声不绝朵朵浪花冲刷着苏都港口天然险峻的磐石几名姿色各异的美妇并肩而行时不时望着大江的地平线似是在盼望着归人出现不多时一名白裙少女追了上去稍稍有些生涩的站在了一边她似乎还没能彻底进入角色显得有些尴尬万丈之上许守靖两手扒在飞渡浮舟的船轨上只露出一双在瞳孔地震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港口看台上那几个熟悉的绝色倩影咕噜默默蠕动了下喉结似乎在盘算自己的死期虞知琼正招呼着侍女赶紧去停舟刚转身就看到了许守靖这副做贼心虚的样子没来由地挑了下眉鬼鬼祟祟干嘛呢啊猝不及防被从身后搭话许守靖吓了一跳连带着往后跳了好几步差点没从船轨杆子上摔下去看到他反应如此过激好歹是个涅槃境竟然连一点感知都没有饶是虞知琼见多识广也不禁有些纳闷你这是怎么了许守靖轻抚着扑通扑通跳个不停的心脏暗骂了句你还真精神啊旋即长叹了一口气俊秀的脸庞露出一丝愁容虞姨楚姨她们都来接我了虞知琼脑袋上冒出一个问号沉默了足足十秒后然后哎呀虞姨你是真的一点都不懂许守靖百般无奈地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不止是楚姨一个人我容月姐璇玑甚至连潇潇都来了“现在入门。”
  
  赵扶摇语气很轻松就像在说件理所当然事样。
  
  假如别问“家孩子能自己吃饭?”估摸着大伙应该也都差多反应。
  
  可惜与体质能概而论;南宫潇潇作为妖仙来说或许已经算得上祖奶奶级别但她面对赵扶摇……却祖奶奶祖奶奶。
  
  听到赵扶摇那句平淡且毫在意“惊世之语”后南宫潇潇陷入深深沉思。
  
  应该说怀疑生。
  
  那玩意……才刚入门?
  
  指刚学剑道还没两年能连续甩两「极夜」出来……那东西?!
  
  有么欺负?
  
  南宫潇潇抬头望天黑亮大眼睛中饱含着泪水用力挤挤……结果什么也没挤出来……
  
  欲哭无泪啊!
  
  她还记得很清楚在封印着神净罚天卧龙遗迹与许守靖见面时候对方还过化水小修士。
  
  就算她实力发挥出来化水境小修士也随便抬抬小爪子就能欺负存在。
  
  可现在呢?
  
  她……她打过!
  
  们族都么逆天当年为嘛没把妖族干脆灭算搞得差距么大她妖族祖奶奶很没面子?
  
  ……哦原本就快灭绝那没事。
  
  “那……女帝大也久没见小许子去看看?”南宫潇潇挺挺小琼鼻小心翼翼地说道。
  
  赵扶摇眼皮都没动下慢条斯理地喝着茶:
  
  “去记得晚上让来找趟。”
  
  “哦……”
  
  话音刚落南宫潇潇拔腿就跑格栅窗开浑身化作道灵光眨眼间就消失在天际线边缘。
  
  她实在待下去!带么打击乘黄……
  
  ……
  
  ……
  
  青烟彩云与晚霞交相辉映滚滚江河涛声绝朵朵浪花冲刷着苏都港口天然险峻磐石。
  
  几名姿色各异美妇并肩而行时时望着大江地平线似在盼望着归出现。
  
  多时名白裙少女追上去稍稍有些生涩站在边她似乎还没能彻底进入角色显得有些尴尬。
  
  万丈之上。
  
  许守靖两手扒在飞渡浮舟船轨上只露出双在瞳孔地震眼睛死死地盯着港口看台上那几熟悉绝色倩影。
  
  “咕噜……”
  
  默默蠕动下喉结似乎在盘算自己死期。
  
  虞知琼正招呼着侍女赶紧去停舟刚转身就看到许守靖副做贼心虚样子没来由地挑下眉:
  
  “鬼鬼祟祟干嘛呢?”
  
  “啊——”
  
  猝及防被从身后搭话许守靖吓跳连带着往后跳几步差点没从船轨杆子上摔下去。
  
  看到反应如此过激歹涅槃境竟然连点感知都没有饶虞知琼见多识广也禁有些纳闷:
  
  “怎么?”
  
  许守靖轻抚着“扑通扑通”跳停心脏暗骂句「还真精神啊」旋即长叹口气俊秀脸庞露出丝愁容:
  
  “虞姨……楚姨她们都来接。”
  
  “?”
  
  虞知琼脑袋上冒出问号沉默足足十秒后:
  
  “然后?”
  
  “哎呀虞姨真点都懂。”许守靖百般无奈地叹口气摇摇头:“止楚姨容月姐、璇玑……甚至连潇潇都来。”
“他现在入门了。”
  
  赵扶摇的语气很轻松,就像是在说一件理所当然的事一样。
  
  假如别人问你,“你家孩子能自己一个人吃饭了吗?”,估摸着大伙应该也都是差不多反应。
  
  可惜,人与人的体质不能一概而论;南宫潇潇作为妖仙来说或许已经算得上是祖奶奶级别了,但她面对的赵扶摇……却是祖奶奶的祖奶奶。
  
  听到赵扶摇那句平淡且毫不在意的“惊世之语”后,南宫潇潇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不,应该说是怀疑人生。
  
  那玩意……才刚入门?
  
  你是指,刚学剑道还没两年,能连续甩两个「极夜」出来的……那个东西?!
  
  有你这么欺负人的吗?
  
  南宫潇潇抬头望天,黑亮的大眼睛中饱含着泪水,用力挤了挤……结果什么也没挤出来……
  
  欲哭无泪啊!
  
  她还记得很清楚,在封印着神净罚天的卧龙遗迹与许守靖见面的时候,对方还不过是个化水的小修士。
  
  就算她的实力发挥不出来,化水境的小修士,也是随便抬抬小爪子就能欺负的存在。
  
  可现在呢?
  
  她……她打不过了!
  
  你们人族一个个都这么逆天,当年为嘛没把妖族干脆灭了算了,搞得差距这么大,她这个妖族的祖奶奶很没面子的好吗?
  
  ……哦,原本就快灭绝了,那没事了。
  
  “那个……女帝大人,我也好久没见小许子了,我去看看他?”南宫潇潇挺了挺小琼鼻,小心翼翼地说道。
  
  赵扶摇眼皮都没动一下,慢条斯理地喝着茶:
  
  “去吧,记得晚上让他来找我一趟。”
“他现在入门了。”
  
  赵扶摇的语气很轻松,就像是在说一件理所当然的事一样。
  
  假如别人问你,“你家孩子能自己一个人吃饭了吗?”,估摸着大伙应该也都是差不多反应。
  
  可惜,人与人的体质不能一概而论;南宫潇潇作为妖仙来说或许已经算得上是祖奶奶级别了,但她面对的赵扶摇……却是祖奶奶的祖奶奶。
  
  听到赵扶摇那句平淡且毫不在意的“惊世之语”后,南宫潇潇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不,应该说是怀疑人生。
  
  那玩意……才刚入门?
  
  你是指,刚学剑道还没两年,能连续甩两个「极夜」出来的……那个东西?!
  
  有你这么欺负人的吗?
  
  南宫潇潇抬头望天,黑亮的大眼睛中饱含着泪水,用力挤了挤……结果什么也没挤出来……
  
  欲哭无泪啊!
  
  她还记得很清楚,在封印着神净罚天的卧龙遗迹与许守靖见面的时候,对方还不过是个化水的小修士。
  
  就算她的实力发挥不出来,化水境的小修士,也是随便抬抬小爪子就能欺负的存在。
  
  可现在呢?
  
  她……她打不过了!
  
  你们人族一个个都这么逆天,当年为嘛没把妖族干脆灭了算了,搞得差距这么大,她这个妖族的祖奶奶很没面子的好吗?
  
  ……哦,原本就快灭绝了,那没事了。
  
  “那个……女帝大人,我也好久没见小许子了,我去看看他?”南宫潇潇挺了挺小琼鼻,小心翼翼地说道。
  
  赵扶摇眼皮都没动一下,慢条斯理地喝着茶:
  
  “去吧,记得晚上让他来找我一趟。”
  
  “哦……”
  
  话音刚落,南宫潇潇拔腿就跑,格栅窗一开,浑身化作一道灵光,眨眼间就消失在了天际线的边缘。
  
  她实在待不下去了!不带这么打击乘黄的……
  
  ……
  
  ……
  
  青烟彩云与晚霞交相辉映,滚滚江河涛声不绝,朵朵浪花冲刷着苏都港口天然险峻的磐石。
  
  几名姿色各异的美妇并肩而行,时不时望着大江的地平线,似是在盼望着归人出现。
  
  不多时,一名白裙少女追了上去,稍稍有些生涩的站在了一边,她似乎还没能彻底进入角色,显得有些尴尬。
  
  万丈之上。
  
  许守靖两手扒在飞渡浮舟的船轨上,只露出一双在瞳孔地震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港口看台上那几个熟悉的绝色倩影。
  
  “咕噜……”
  
  默默蠕动了下喉结,似乎在盘算自己的死期。
  
  虞知琼正招呼着侍女赶紧去停舟,刚转身就看到了许守靖这副做贼心虚的样子,没来由地挑了下眉:
  
  “鬼鬼祟祟干嘛呢?”
  
  “啊——”
  
  猝不及防被从身后搭话,许守靖吓了一跳,连带着往后跳了好几步,差点没从船轨杆子上摔下去。
  
  看到他反应如此过激,好歹是个涅槃境,竟然连一点感知都没有,饶是虞知琼见多识广,也不禁有些纳闷:
  
  “你这是怎么了?”
  
  许守靖轻抚着“扑通扑通”跳个不停的心脏,暗骂了句「你还真精神啊」,旋即长叹了一口气,俊秀的脸庞露出一丝愁容:
  
  “虞姨……楚姨她们都来接我了。”
  
  “?”
  
  虞知琼脑袋上冒出一个问号,沉默了足足十秒后:
  
  “然后?”
  
  “哎呀,虞姨你是真的一点都不懂。”许守靖百般无奈地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不止是楚姨一个人,我容月姐、璇玑……甚至连潇潇都来了。”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