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看不透

下载免费读
秦远他们离开之后。
  王国伟和煦的神色逐渐变冷。
  他能有如今地位,说是从尸山血海中爬上来的也不为过,不知道有多少仇家在暗中窥伺,想要取他性命。
  所以这么多年,他努力地经营云城,好不容易将云城经营成了一个铁桶。
  本以为固若金汤,可没想到,还是有几只臭虫溜了进来。
  他让老婆先去休息,自己与管家来到了书房,将蛊虫的事讲了一遍。
  本是面无表情的管家,听闻蛊虫之后,神色变了数变,“家主放心,我定会查个水落石出!”
  “秘密进行吧!”王国伟顿了一下又道:“你觉得秦远怎么样?”
  老管家摇了摇头,“我看不透!”
  闻言,王国伟微微错愕,曹叔是父亲的老部下,也算托孤之臣,他能有今天地位,曹叔功不可没。
  他更知道曹叔眼光之毒辣,自己都比不了,连他都看不透的人,绝非等闲之辈。
  看来今天那张会员卡是送对人了。
  “也顺便查一下他的背景与来历,如此人物,竟然是苏家赘婿,真是令人寻味。”
  ……
  回到医院,已是凌晨。
  母亲睡得香甜,秦远轻手轻脚,为她掖好被角,出了病房来到走廊尽头的玻璃窗前,破天荒地点起了一根香烟。
秦远他们离开之后。
  王国伟和煦的神色逐渐变冷。
  他能有如今地位,说是从尸山血海中爬上来的也不为过,不知道有多少仇家在暗中窥伺,想要取他性命。
  所以这么多年,他努力地经营云城,好不容易将云城经营成了一个铁桶。
  本以为固若金汤,可没想到,还是有几只臭虫溜了进来。
  他让老婆先去休息,自己与管家来到了书房,将蛊虫的事讲了一遍。
  本是面无表情的管家,听闻蛊虫之后,神色变了数变,“家主放心,我定会查个水落石出!”
  “秘密进行吧!”王国伟顿了一下又道:“你觉得秦远怎么样?”
  老管家摇了摇头,“我看不透!”
  闻言,王国伟微微错愕,曹叔是父亲的老部下,也算托孤之臣,他能有今天地位,曹叔功不可没。
  他更知道曹叔眼光之毒辣,自己都比不了,连他都看不透的人,绝非等闲之辈。
  看来今天那张会员卡是送对人了。
  “也顺便查一下他的背景与来历,如此人物,竟然是苏家赘婿,真是令人寻味。”
  ……
  回到医院,已是凌晨。
  母亲睡得香甜,秦远轻手轻脚,为她掖好被角,出了病房来到走廊尽头的玻璃窗前,破天荒地点起了一根香烟。
  吞云吐雾间,仿佛整个世界都变得梦幻了起来。
  自己得到医术只有短短两天,就经历了这么多事,以后自己的路,恐怕会更加艰险。
  如果只有他一人,任世间海浪滔天,他绝不会皱一下眉头。
  可此时他有家人,行事得谨慎小心,免得连累自己最在意的人。
  比如今天,他完全可以让王国伟直接杀了宋缺,可是他有家人,不得不为她们的安全考虑。
  看来得尽快建立属于自己的力量,个人实力也要尽快提升起来。
  就在出神之际,一个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秦先生,你还没睡啊!”
  “冯老?”
  转身看了一眼身后之人,秦远也没有多大意外,他早就知道这老头回来,遂专门在这里等他。
  “秦先生,今晚实在是对不住了,我向你道歉。”冯德文,一脸认真地说道。
  “冯老,道歉就不必了,你来找我,应该不只是为了道歉吧?”
  “这……”被秦远猜中,冯德文脸色微微一僵,本来出了云水山庄他就想与秦远交流,可惜两个各自开车,没机会。
  “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要问我!”
  见冯德文吞吞吐吐,秦远不禁好笑,将吸了半截的烟,在窗台上摁灭,继续说道:
  “王夫人没有得病,而是被人下了奇毒,症状与尿毒症一般无二,就算使用机器检测,也是这个结果,并不是你学医不精!”
秦远们离开之后。
  王国伟和煦神色逐渐变冷。
  能有如今地位说从尸山血海中爬上来也为过知道有多少仇家在暗中窥伺想要取性命。
  所以么多年努力地经营云城容易将云城经营成铁桶。
  本以为固若金汤可没想到还有几只臭虫溜进来。
  让老婆先去休息自己与管家来到书房将蛊虫事讲遍。
  本面无表情管家听闻蛊虫之后神色变数变“家主放心定会查水落石出!”
  “秘密进行!”王国伟顿下又道:“觉得秦远怎么样?”
  老管家摇摇头“看透!”
  闻言王国伟微微错愕曹叔父亲老部下也算托孤之臣能有今天地位曹叔功可没。
  更知道曹叔眼光之毒辣自己都比连都看透绝非等闲之辈。
  看来今天那张会员卡送对。
  “也顺便查下背景与来历如此物竟然苏家赘婿真令寻味。”
  ……
  回到医院已凌晨。
  母亲睡得香甜秦远轻手轻脚为她掖被角出病房来到走廊尽头玻璃窗前破天荒地点起根香烟。
  吞云吐雾间仿佛整世界都变得梦幻起来。
  自己得到医术只有短短两天就经历么多事以后自己路恐怕会更加艰险。
  如果只有任世间海浪滔天绝会皱下眉头。
  可此时有家行事得谨慎小心免得连累自己最在意。
  比如今天完全可以让王国伟直接杀宋缺可有家得为她们安全考虑。
  看来得尽快建立属于自己力量实力也要尽快提升起来。
  就在出神之际声音在身后响起。
  “秦先生还没睡啊!”
  “冯老?”
  转身看眼身后之秦远也没有多大意外早就知道老头回来遂专门在里等。
  “秦先生今晚实在对住向道歉。”冯德文脸认真地说道。
  “冯老道歉就必来找应该只为道歉?”
  “……”被秦远猜中冯德文脸色微微僵本来出云水山庄就想与秦远交流可惜两各自开车没机会。
  “知道有很多问题要问!”
  见冯德文吞吞吐吐秦远禁笑将吸半截烟在窗台上摁灭继续说道:
  “王夫没有得病而被下奇毒症状与尿毒症般无二就算使用机器检测也结果并学医精!”
秦远他们离开之后。
  王国伟和煦的神色逐渐变冷。
  他能有如今地位,说是从尸山血海中爬上来的也不为过,不知道有多少仇家在暗中窥伺,想要取他性命。
  所以这么多年,他努力地经营云城,好不容易将云城经营成了一个铁桶。
  本以为固若金汤,可没想到,还是有几只臭虫溜了进来。
  他让老婆先去休息,自己与管家来到了书房,将蛊虫的事讲了一遍。
  本是面无表情的管家,听闻蛊虫之后,神色变了数变,“家主放心,我定会查个水落石出!”
  “秘密进行吧!”王国伟顿了一下又道:“你觉得秦远怎么样?”
  老管家摇了摇头,“我看不透!”
  闻言,王国伟微微错愕,曹叔是父亲的老部下,也算托孤之臣,他能有今天地位,曹叔功不可没。
  他更知道曹叔眼光之毒辣,自己都比不了,连他都看不透的人,绝非等闲之辈。
  看来今天那张会员卡是送对人了。
  “也顺便查一下他的背景与来历,如此人物,竟然是苏家赘婿,真是令人寻味。”
  ……
  回到医院,已是凌晨。
  母亲睡得香甜,秦远轻手轻脚,为她掖好被角,出了病房来到走廊尽头的玻璃窗前,破天荒地点起了一根香烟。
  吞云吐雾间,仿佛整个世界都变得梦幻了起来。
  自己得到医术只有短短两天,就经历了这么多事,以后自己的路,恐怕会更加艰险。
  如果只有他一人,任世间海浪滔天,他绝不会皱一下眉头。
  可此时他有家人,行事得谨慎小心,免得连累自己最在意的人。
  比如今天,他完全可以让王国伟直接杀了宋缺,可是他有家人,不得不为她们的安全考虑。
  看来得尽快建立属于自己的力量,个人实力也要尽快提升起来。
  就在出神之际,一个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秦先生,你还没睡啊!”
  “冯老?”
  转身看了一眼身后之人,秦远也没有多大意外,他早就知道这老头回来,遂专门在这里等他。
  “秦先生,今晚实在是对不住了,我向你道歉。”冯德文,一脸认真地说道。
  “冯老,道歉就不必了,你来找我,应该不只是为了道歉吧?”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