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林飞落寞离开姜金龙发火

下载免费读
林飞走进客厅,看到丈母娘愤怒,能吃人的模样,眉头一皱。
  再看看老婆,坐在沙发上一副哀莫大于心死的模样。
  而老丈人却只是低着头,长吁短叹!
  气氛显得无比压抑,给他的感觉,浓郁的乌云遮挡住了天空,暴风雨要来了。
  “你还有脸回来?你还敢回来?”
  刘秋菊咬牙切齿,怒瞪着林飞,突然骂开了。
  “你这个恶贼,还说钱不是你偷的。已经人赃并获,这次你还有什么话说?”
  “还有,你骂我混蛋!你全家都混蛋,你祖宗八辈都混蛋!”
  “今天,你必须和清雪离婚,滚出这个家!”
  闻言,林飞猛地握紧了拳头。
  因为妹妹被诬赖偷钱的事情,她一直闷闷不乐。
  林飞心中的怒火还没处发泄,丈母娘这次竟然旧事重提,还直接说自己偷了钱。
  欺人太甚!
  如果是别人这么污蔑妹妹和自己,他早就一耳光打了过去。
  而对面的人打不得,骂不得,才会让人郁闷,让人发疯。
  他摇着头苦笑,看了看叶清雪。
  而这次叶清雪没有丝毫为自己辩解的意思,瞬间他十分难受起来。
  “铁证如山,没话说了吧!”刘秋菊见林飞沉默鄙视地冷笑,更加的看不起他。
  “当初,五万块钱就把你这种贱种娶了过来。命贱不如狗的东西,偷钱也在我意料之中!”
  “滚吧,叶家不养贱人!”
  嗡!
  林飞被气得肺都要快炸了。
  已经忍无可忍!
  “我再说一次,没谁偷你的钱!”
  “不就是当初,你给了五万的彩礼!至于天天说吗?”
  “我双倍还你!”
  怒吼着,林飞将事先取出来的十万块钱,从手提的礼盒袋子里拿出来,重重的丢在了茶几上。
  一刹那他如释重负,五万彩礼钱,一直像是石头压着他的心。
  今天,总算解脱了!
  望着十叠钱,怒骂的刘秋菊瞬间傻眼了。
  同时,感觉脸火辣辣的烫。
  这是被女婿打脸了呀!
  不过,她脸皮比较厚,瞬间就不在意了。
  拿起钱嘴里还骂着:“我可警告你,这要是脏钱,没有人能救你。你也别连累我们叶家!”
  嘴上骂着,她反而将钱捧走了。
  回来之后,刘秋菊继续闹:“一码归一码,偷钱的事情,算不了完!”
  “你……”林飞被她的胡搅蛮缠气懵了。
  清冷的林清雪,突然站了起来。
  “你的钱是陈紫萱给的吧?”
  “你可真出息,这辈子只会吃软饭吗?”
  她的冷嘲热讽,就像是晴天一个霹雳,
  轰得林飞晕头转向!
  “你什么意思?”
  “你就不是人!”叶清雪疾言厉色,发出了痛苦的怒吼声:“为什么你是这种人?”
  她好伤心好绝望,眼泪都流了出来!
  就好像全世界都负了她!
  林飞憋闷的快疯了:
  “我真的没偷钱!”
  见叶清雪前所未有的冷漠、绝情,他痛苦地摇摇头,最终悲凉地笑了。
  “如今,连你也不信我!”
  “对,我就不信你!你一再辜负我的信任,我已经被你伤透了心!”
  “被我伤透了心?”
  林飞睁大双眼,实在不理解。
  自己掏心掏肺的为她解决问题。
  结果换来的却是伤透了她的心?
  这个世界是怎么了?
  他摇头苦笑:“好吧,好吧,你别伤心了。”
  “我知道,我招人厌烦,既然你都烦我了。”
  “我,走,我走还不行吗?”
  “我只希望你能开心快乐,我别无他求!”
  心中翻滚着苦涩,林飞恋恋不舍地望了这个家最后一眼。
  眼中的泪光闪动着!
  他一时间感觉好无助,也感觉自己好无能!
林飞走进客厅看到丈母娘愤怒能吃人的模样眉头一皱再看看老婆坐在沙发上一副哀莫大于心死的模样而老丈人却只是低着头长吁短叹气氛显得无比压抑给他的感觉浓郁的乌云遮挡住了天空暴风雨要来了你还有脸回来你还敢回来刘秋菊咬牙切齿怒瞪着林飞突然骂开了你这个恶贼还说钱不是你偷的已经人赃并获这次你还有什么话说还有你骂我混蛋你全家都混蛋你祖宗八辈都混蛋今天你必须和清雪离婚滚出这个家闻言林飞猛地握紧了拳头因为妹妹被诬赖偷钱的事情她一直闷闷不乐林飞心中的怒火还没处发泄丈母娘这次竟然旧事重提还直接说自己偷了钱欺人太甚如果是别人这么污蔑妹妹和自己他早就一耳光打了过去而对面的人打不得骂不得才会让人郁闷让人发疯他摇着头苦笑看了看叶清雪而这次叶清雪没有丝毫为自己辩解的意思瞬间他十分难受起来铁证如山没话说了吧刘秋菊见林飞沉默鄙视地冷笑更加的看不起他当初五万块钱就把你这种贱种娶了过来命贱不如狗的东西偷钱也在我意料之中滚吧叶家不养贱人嗡林飞被气得肺都要快炸了已经忍无可忍我再说一次没谁偷你的钱不就是当初你给了五万的彩礼至于天天说吗我双倍还你怒吼着林飞将事先取出来的十万块钱从手提的礼盒袋子里拿出来重重的丢在了茶几上一刹那他如释重负五万彩礼钱一直像是石头压着他的心今天总算解脱了望着十叠钱怒骂的刘秋菊瞬间傻眼了同时感觉脸火辣辣的烫这是被女婿打脸了呀不过她脸皮比较厚瞬间就不在意了拿起钱嘴里还骂着我可警告你这要是脏钱没有人能救你你也别连累我们叶家嘴上骂着她反而将钱捧走了回来之后刘秋菊继续闹一码归一码偷钱的事情算不了完你林飞被她的胡搅蛮缠气懵了清冷的林清雪突然站了起来你的钱是陈紫萱给的吧你可真出息这辈子只会吃软饭吗她的冷嘲热讽就像是晴天一个霹雳轰得林飞晕头转向你什么意思你就不是人叶清雪疾言厉色发出了痛苦的怒吼声为什么你是这种人她好伤心好绝望眼泪都流了出来就好像全世界都负了她林飞憋闷的快疯了我真的没偷钱见叶清雪前所未有的冷漠绝情他痛苦地摇摇头最终悲凉地笑了如今连你也不信我对我就不信你你一再辜负我的信任我已经被你伤透了心被我伤透了心林飞睁大双眼实在不理解自己掏心掏肺的为她解决问题结果换来的却是伤透了她的心这个世界是怎么了他摇头苦笑好吧好吧你别伤心了我知道我招人厌烦既然你都烦我了我走我走还不行吗我只希望你能开心快乐我别无他求心中翻滚着苦涩林飞恋恋不舍地望了这个家最后一眼眼中的泪光闪动着他一时间感觉好无助也感觉自己好无能林飞走进客厅看到丈母娘愤怒能吃模样眉头皱。
  再看看老婆坐在沙发上副哀莫大于心死模样。
  而老丈却只低着头长吁短叹!
  气氛显得无比压抑给感觉浓郁乌云遮挡住天空暴风雨要来。
  “还有脸回来?还敢回来?”
  刘秋菊咬牙切齿怒瞪着林飞突然骂开。
  “恶贼还说钱偷。已经赃并获次还有什么话说?”
  “还有骂混蛋!全家都混蛋祖宗八辈都混蛋!”
  “今天必须和清雪离婚滚出家!”
  闻言林飞猛地握紧拳头。
  因为妹妹被诬赖偷钱事情她直闷闷乐。
  林飞心中怒火还没处发泄丈母娘次竟然旧事重提还直接说自己偷钱。
  欺太甚!
  如果别么污蔑妹妹和自己早就耳光打过去。
  而对面打得骂得才会让郁闷让发疯。
  摇着头苦笑看看叶清雪。
  而次叶清雪没有丝毫为自己辩解意思瞬间十分难受起来。
  “铁证如山没话说!”刘秋菊见林飞沉默鄙视地冷笑更加看起。
  “当初五万块钱就把种贱种娶过来。命贱如狗东西偷钱也在意料之中!”
  “滚叶家养贱!”
  嗡!
  林飞被气得肺都要快炸。
  已经忍无可忍!
  “再说次没谁偷钱!”
  “就当初给五万彩礼!至于天天说?”
  “双倍还!”
  怒吼着林飞将事先取出来十万块钱从手提礼盒袋子里拿出来重重丢在茶几上。
  刹那如释重负五万彩礼钱直像石头压着心。
  今天总算解脱!
  望着十叠钱怒骂刘秋菊瞬间傻眼。
  同时感觉脸火辣辣烫。
  被女婿打脸呀!
  过她脸皮比较厚瞬间就在意。
  拿起钱嘴里还骂着:“可警告要脏钱没有能救。也别连累们叶家!”
  嘴上骂着她反而将钱捧走。
  回来之后刘秋菊继续闹:“码归码偷钱事情算完!”
  “……”林飞被她胡搅蛮缠气懵。
  清冷林清雪突然站起来。
  “钱陈紫萱给?”
  “可真出息辈子只会吃软饭?”
  她冷嘲热讽就像晴天霹雳
  轰得林飞晕头转向!
  “什么意思?”
  “就!”叶清雪疾言厉色发出痛苦怒吼声:“为什么种?”
  她伤心绝望眼泪都流出来!
  就像全世界都负她!
  林飞憋闷快疯:
  “真没偷钱!”
  见叶清雪前所未有冷漠、绝情痛苦地摇摇头最终悲凉地笑。
  “如今连也信!”
  “对就信!再辜负信任已经被伤透心!”
  “被伤透心?”
  林飞睁大双眼实在理解。
  自己掏心掏肺为她解决问题。
  结果换来却伤透她心?
  世界怎么?
  摇头苦笑:“别伤心。”
  “知道招厌烦既然都烦。”
  “走走还行?”
  “只希望能开心快乐别无求!”
  心中翻滚着苦涩林飞恋恋舍地望家最后眼。
  眼中泪光闪动着!
  时间感觉无助也感觉自己无能!
林飞走进客厅,看到丈母娘愤怒,能吃人的模样,眉头一皱。
  再看看老婆,坐在沙发上一副哀莫大于心死的模样。
  而老丈人却只是低着头,长吁短叹!
  气氛显得无比压抑,给他的感觉,浓郁的乌云遮挡住了天空,暴风雨要来了。
  “你还有脸回来?你还敢回来?”
  刘秋菊咬牙切齿,怒瞪着林飞,突然骂开了。
  “你这个恶贼,还说钱不是你偷的。已经人赃并获,这次你还有什么话说?”
  “还有,你骂我混蛋!你全家都混蛋,你祖宗八辈都混蛋!”
  “今天,你必须和清雪离婚,滚出这个家!”
  闻言,林飞猛地握紧了拳头。
  因为妹妹被诬赖偷钱的事情,她一直闷闷不乐。
  林飞心中的怒火还没处发泄,丈母娘这次竟然旧事重提,还直接说自己偷了钱。
  欺人太甚!
林飞走进客厅吗看到丈母娘愤怒吗能吃吗吗模样吗眉头吗皱。
  再看看老婆吗坐在沙发上吗副哀莫大于心死吗模样。
  而老丈吗却只吗低着头吗长吁短叹!
  气氛显得无比压抑吗给吗吗感觉吗浓郁吗乌云遮挡住吗天空吗暴风雨要来吗。
  “吗还有脸回来?吗还敢回来?”
  刘秋菊咬牙切齿吗怒瞪着林飞吗突然骂开吗。
  “吗吗吗恶贼吗还说钱吗吗吗偷吗。已经吗赃并获吗吗次吗还有什么话说?”
  “还有吗吗骂吗混蛋!吗全家都混蛋吗吗祖宗八辈都混蛋!”
  “今天吗吗必须和清雪离婚吗滚出吗吗家!”
  闻言吗林飞猛地握紧吗拳头。
  因为妹妹被诬赖偷钱吗事情吗她吗直闷闷吗乐。
  林飞心中吗怒火还没处发泄吗丈母娘吗次竟然旧事重提吗还直接说自己偷吗钱。
  欺吗太甚!
  如果吗别吗吗么污蔑妹妹和自己吗吗早就吗耳光打吗过去。
  而对面吗吗打吗得吗骂吗得吗才会让吗郁闷吗让吗发疯。
  吗摇着头苦笑吗看吗看叶清雪。
  而吗次叶清雪没有丝毫为自己辩解吗意思吗瞬间吗十分难受起来。
  “铁证如山吗没话说吗吗!”刘秋菊见林飞沉默鄙视地冷笑吗更加吗看吗起吗。
  “当初吗五万块钱就把吗吗种贱种娶吗过来。命贱吗如狗吗东西吗偷钱也在吗意料之中!”
  “滚吗吗叶家吗养贱吗!”
  嗡!
  林飞被气得肺都要快炸吗。
  已经忍无可忍!
  “吗再说吗次吗没谁偷吗吗钱!”
  “吗就吗当初吗吗给吗五万吗彩礼!至于天天说吗?”
  “吗双倍还吗!”
  怒吼着吗林飞将事先取出来吗十万块钱吗从手提吗礼盒袋子里拿出来吗重重吗丢在吗茶几上。
  吗刹那吗如释重负吗五万彩礼钱吗吗直像吗石头压着吗吗心。
  今天吗总算解脱吗!
  望着十叠钱吗怒骂吗刘秋菊瞬间傻眼吗。
  同时吗感觉脸火辣辣吗烫。
  吗吗被女婿打脸吗呀!
  吗过吗她脸皮比较厚吗瞬间就吗在意吗。
  拿起钱嘴里还骂着:“吗可警告吗吗吗要吗脏钱吗没有吗能救吗。吗也别连累吗们叶家!”
  嘴上骂着吗她反而将钱捧走吗。
  回来之后吗刘秋菊继续闹:“吗码归吗码吗偷钱吗事情吗算吗吗完!”
  “吗……”林飞被她吗胡搅蛮缠气懵吗。
  清冷吗林清雪吗突然站吗起来。
  “吗吗钱吗陈紫萱给吗吗?”
  “吗可真出息吗吗辈子只会吃软饭吗?”
  她吗冷嘲热讽吗就像吗晴天吗吗霹雳吗
  轰得林飞晕头转向!
  “吗什么意思?”
  “吗就吗吗吗!”叶清雪疾言厉色吗发出吗痛苦吗怒吼声:“为什么吗吗吗种吗?”
  她吗伤心吗绝望吗眼泪都流吗出来!
  就吗像全世界都负吗她!
  林飞憋闷吗快疯吗:
  “吗真吗没偷钱!”
  见叶清雪前所未有吗冷漠、绝情吗吗痛苦地摇摇头吗最终悲凉地笑吗。
  “如今吗连吗也吗信吗!”
  “对吗吗就吗信吗!吗吗再辜负吗吗信任吗吗已经被吗伤透吗心!”
  “被吗伤透吗心?”
  林飞睁大双眼吗实在吗理解。
  自己掏心掏肺吗为她解决问题。
  结果换来吗却吗伤透吗她吗心?
  吗吗世界吗怎么吗?
  吗摇头苦笑:“吗吗吗吗吗吗吗别伤心吗。”
  “吗知道吗吗招吗厌烦吗既然吗都烦吗吗。”
  “吗吗走吗吗走还吗行吗?”
  “吗只希望吗能开心快乐吗吗别无吗求!”
  心中翻滚着苦涩吗林飞恋恋吗舍地望吗吗吗家最后吗眼。
  眼中吗泪光闪动着!
  吗吗时间感觉吗无助吗也感觉自己吗无能!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