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究极凶兵,鬼泣现!

下载免费读
整个宴会现场,乱成了一团!
  
  嘉宾们震惊惶恐的倒退四散……
  
  秋伊人被数十名保镖保护在身后,她的美眸错乱惶恐,呆呆望着不远处的枪战……
  
  宴会厅中央,无数子弹疯狂飞射!
  
  陈纵横身影如鬼魅瞬移…整个身子几乎化成了一道残影!这等速度…完全超越了人体正常的极限!
  
  无数子弹尽皆被他瞬闪避过!
  
  嗖!他猛地冲袭至六翼天使面前!
  
  “咔嚓咔嚓!”陈纵横双手闪电拆卸!将六翼天使手中的那两柄手枪瞬间拆解成一堆金属零件…纷纷散落在地!
  
  六翼天使面色骤变…手中数根剧毒银针闪现!
  
  “咻咻咻!”银针飞射而出,剧毒在空气中爆鸣!
  
  陈纵横瞳孔一凝,衣袖猛地一掠!
  
  铛铛铛!
  
  无数银针尽皆被击落在地…剧毒将地毯给腐蚀的直冒白烟。
  
  六翼天使瞳孔惊骇,娇躯猛地转身倒退!
  
  可她根本来不及撤…陈纵横一拳已轰然而至!
  
  轰!
  
  六翼天使整个人瞬间被一股巨力掀飞而出!
  
  她娇躯狠狠撞在身后墙壁上,整面墙壁都瞬间龟裂!
  
  “噗。”六翼天使嘴角…一抹鲜红的血溢出,面容显得狰狞惨白。
  
  长发凌乱,此时的她…宛若一尊即将凋零的血玫瑰。
  
  放眼整个西方世界,六翼天使的代号…令人闻风丧胆!可今日,这尊号称西方致命的天使,竟被人一招轰飞…!
  
  陈纵横面色冷漠如寒,一步一步…朝着她走来。
  
  “两年前,小婕是被哪一尊天使所杀?”陈纵横双手紧攥,发出骨关节弹响声。他的瞳孔中,蔓延出道道血丝!
  
  六翼天使捂着胸脯剧痛,嘴角却闪过一抹讽刺诡异,“我们‘圣经’斩杀的炎夏人太多了,你所指得是哪个?”
  
  嗖!陈纵横身躯爆闪瞬移至她面前,狠狠一拳轰在她胸口!
  
  咔嚓!胸膛骨断裂的声音!
  
  六翼天使整个人再次被轰飞出去,狠狠撞碎了后方的一张桌子。
  
  她口中腥血不断溢出,金发凌乱,俏脸上只剩下挣扎、苟延残喘和一丝狰狞。
  
  “两年前,京都…炎夏武器科学院…武器博士,任婕!是被你们圣经哪一尊天使所杀?!!”陈纵横的声音骤冷到极点,如地狱弥音!他的双眼,已被无尽血丝充斥!那是仇恨的杀机!
  
  那年,那个女人的记忆…他永远记得。曾是青梅竹马间,亦曾共赴校场……
  
  铁血鍕忆,绕指柔情。
  
  陈纵横这辈子都不会忘记她死前的模样……鲜血染红了地面,只留下她那一身满是弹孔的博士装,还有那块沾染血渍的勋章……
  
  “原来是她…我记得。她是被我们用重机枪扫射分尸而死……她死的很绝望。”六翼天使突然笑了,声音带着狰狞挑衅,“数千发子弹扫射穿透她的身子…你见到她时,已经血肉模糊了吧?”
  
  “铮!”一声轻鸣!
  
  陈纵横右手,一柄造型诡异恐怖的银色短刃浮现!
  
  兵刃:鬼泣!
  
  死神从不祭兵刃,只因世间无人配。
  
  可今日,他祭出了鬼泣!
  
  这柄曾被西方世界列为究极凶兵的武器…再次现世!!
  
  “噗!”陈纵横右手一挥,鬼泣划破虚空,瞬间穿透了六翼天使的腹部身躯!
  
  鬼泣军刃从她的腹部贯穿而出,飞带起一串腥血…!
  
  银色鬼泣在半空划过一道弧度,飞回了陈纵横手里。
  
  六翼天使的腹部,伤口贯穿,殷红的鲜血疯狂溢出…无法止住。
  
  这世间,被鬼泣所伤,将再无愈合的可能!唯有流尽腥血…等待死亡!
  
  “当年,你们怎么杀小婕,今日…我便怎么杀你们。”陈纵横手持鬼泣,声音骤冷如寒!
  
  死神之怒,鲜血祭之!
  
  “我会让你流尽身上的每一滴血,给小婕下跪。”他手中鬼泣再次飞出,猛地贯穿了六翼天使的双腿膝盖。
  
  呯!
  
  六翼天使双膝狠狠跪倒在地,长腿上鲜血瞬间溢出,染红了地面。
  
  陈纵横面色如寒,一步一步踏上。
  
整个宴会现场乱成了一团嘉宾们震惊惶恐的倒退四散秋伊人被数十名保镖保护在身后她的美眸错乱惶恐呆呆望着不远处的枪战宴会厅中央无数子弹疯狂飞射陈纵横身影如鬼魅瞬移整个身子几乎化成了一道残影这等速度完全超越了人体正常的极限无数子弹尽皆被他瞬闪避过嗖他猛地冲袭至六翼天使面前咔嚓咔嚓陈纵横双手闪电拆卸将六翼天使手中的那两柄手枪瞬间拆解成一堆金属零件纷纷散落在地六翼天使面色骤变手中数根剧毒银针闪现咻咻咻银针飞射而出剧毒在空气中爆鸣陈纵横瞳孔一凝衣袖猛地一掠铛铛铛无数银针尽皆被击落在地剧毒将地毯给腐蚀的直冒白烟六翼天使瞳孔惊骇娇躯猛地转身倒退可她根本来不及撤陈纵横一拳已轰然而至轰六翼天使整个人瞬间被一股巨力掀飞而出她娇躯狠狠撞在身后墙壁上整面墙壁都瞬间龟裂噗六翼天使嘴角一抹鲜红的血溢出面容显得狰狞惨白长发凌乱此时的她宛若一尊即将凋零的血玫瑰放眼整个西方世界六翼天使的代号令人闻风丧胆可今日这尊号称西方致命的天使竟被人一招轰飞陈纵横面色冷漠如寒一步一步朝着她走来两年前小婕是被哪一尊天使所杀陈纵横双手紧攥发出骨关节弹响声他的瞳孔中蔓延出道道血丝六翼天使捂着胸脯剧痛嘴角却闪过一抹讽刺诡异我们圣经斩杀的炎夏人太多了你所指得是哪个嗖陈纵横身躯爆闪瞬移至她面前狠狠一拳轰在她胸口咔嚓胸膛骨断裂的声音六翼天使整个人再次被轰飞出去狠狠撞碎了后方的一张桌子她口中腥血不断溢出金发凌乱俏脸上只剩下挣扎苟延残喘和一丝狰狞两年前京都炎夏武器科学院武器博士任婕是被你们圣经哪一尊天使所杀陈纵横的声音骤冷到极点如地狱弥音他的双眼已被无尽血丝充斥那是仇恨的杀机那年那个女人的记忆他永远记得曾是青梅竹马间亦曾共赴校场铁血鍕忆绕指柔情陈纵横这辈子都不会忘记她死前的模样鲜血染红了地面只留下她那一身满是弹孔的博士装还有那块沾染血渍的勋章原来是她我记得她是被我们用重机枪扫射分尸而死她死的很绝望六翼天使突然笑了声音带着狰狞挑衅数千发子弹扫射穿透她的身子你见到她时已经血肉模糊了吧铮一声轻鸣陈纵横右手一柄造型诡异恐怖的银色短刃浮现兵刃鬼泣死神从不祭兵刃只因世间无人配可今日他祭出了鬼泣这柄曾被西方世界列为究极凶兵的武器再次现世噗陈纵横右手一挥鬼泣划破虚空瞬间穿透了六翼天使的腹部身躯鬼泣军刃从她的腹部贯穿而出飞带起一串腥血银色鬼泣在半空划过一道弧度飞回了陈纵横手里六翼天使的腹部伤口贯穿殷红的鲜血疯狂溢出无法止住这世间被鬼泣所伤将再无愈合的可能唯有流尽腥血等待死亡当年你们怎么杀小婕今日我便怎么杀你们陈纵横手持鬼泣声音骤冷如寒死神之怒鲜血祭之我会让你流尽身上的每一滴血给小婕下跪他手中鬼泣再次飞出猛地贯穿了六翼天使的双腿膝盖呯六翼天使双膝狠狠跪倒在地长腿上鲜血瞬间溢出染红了地面陈纵横面色如寒一步一步踏上圣经的每一尊天使都将为小婕陪葬你们的首级将成为她的陪葬品陈纵横的声音骤冷如寒那是如血的恨意就在此时六翼天使煞白的脸上突然笑了笑得狰狞诡异死神你杀不了我她嘴角的笑沾染鲜血显得如此诡异陈纵横脚步一顿缓缓扭头扫视四周只见混乱的晚宴现场人群中突然窜出数十名西装笔挺的外籍男子整个宴会现场,乱成了一团!
  
  嘉宾们震惊惶恐的倒退四散……
  
  秋伊人被数十名保镖保护在身后,她的美眸错乱惶恐,呆呆望着不远处的枪战……
  
  宴会厅中央,无数子弹疯狂飞射!
  
  陈纵横身影如鬼魅瞬移…整个身子几乎化成了一道残影!这等速度…完全超越了人体正常的极限!
  
  无数子弹尽皆被他瞬闪避过!
  
  嗖!他猛地冲袭至六翼天使面前!
  
  “咔嚓咔嚓!”陈纵横双手闪电拆卸!将六翼天使手中的那两柄手枪瞬间拆解成一堆金属零件…纷纷散落在地!
  
  六翼天使面色骤变…手中数根剧毒银针闪现!
  
  “咻咻咻!”银针飞射而出,剧毒在空气中爆鸣!
  
  陈纵横瞳孔一凝,衣袖猛地一掠!
  
  铛铛铛!
  
  无数银针尽皆被击落在地…剧毒将地毯给腐蚀的直冒白烟。
  
  六翼天使瞳孔惊骇,娇躯猛地转身倒退!
  
  可她根本来不及撤…陈纵横一拳已轰然而至!
  
  轰!
  
  六翼天使整个人瞬间被一股巨力掀飞而出!
  
  她娇躯狠狠撞在身后墙壁上,整面墙壁都瞬间龟裂!
  
  “噗。”六翼天使嘴角…一抹鲜红的血溢出,面容显得狰狞惨白。
  
  长发凌乱,此时的她…宛若一尊即将凋零的血玫瑰。
  
  放眼整个西方世界,六翼天使的代号…令人闻风丧胆!可今日,这尊号称西方致命的天使,竟被人一招轰飞…!
  
  陈纵横面色冷漠如寒,一步一步…朝着她走来。
  
  “两年前,小婕是被哪一尊天使所杀?”陈纵横双手紧攥,发出骨关节弹响声。他的瞳孔中,蔓延出道道血丝!
  
  六翼天使捂着胸脯剧痛,嘴角却闪过一抹讽刺诡异,“我们‘圣经’斩杀的炎夏人太多了,你所指得是哪个?”
  
  嗖!陈纵横身躯爆闪瞬移至她面前,狠狠一拳轰在她胸口!
  
  咔嚓!胸膛骨断裂的声音!
  
  六翼天使整个人再次被轰飞出去,狠狠撞碎了后方的一张桌子。
  
  她口中腥血不断溢出,金发凌乱,俏脸上只剩下挣扎、苟延残喘和一丝狰狞。
  
  “两年前,京都…炎夏武器科学院…武器博士,任婕!是被你们圣经哪一尊天使所杀?!!”陈纵横的声音骤冷到极点,如地狱弥音!他的双眼,已被无尽血丝充斥!那是仇恨的杀机!
  
  那年,那个女人的记忆…他永远记得。曾是青梅竹马间,亦曾共赴校场……
  
  铁血鍕忆,绕指柔情。
  
  陈纵横这辈子都不会忘记她死前的模样……鲜血染红了地面,只留下她那一身满是弹孔的博士装,还有那块沾染血渍的勋章……
  
  “原来是她…我记得。她是被我们用重机枪扫射分尸而死……她死的很绝望。”六翼天使突然笑了,声音带着狰狞挑衅,“数千发子弹扫射穿透她的身子…你见到她时,已经血肉模糊了吧?”
  
  “铮!”一声轻鸣!
  
  陈纵横右手,一柄造型诡异恐怖的银色短刃浮现!
  
  兵刃:鬼泣!
  
  死神从不祭兵刃,只因世间无人配。
  
  可今日,他祭出了鬼泣!
  
  这柄曾被西方世界列为究极凶兵的武器…再次现世!!
  
  “噗!”陈纵横右手一挥,鬼泣划破虚空,瞬间穿透了六翼天使的腹部身躯!
  
  鬼泣军刃从她的腹部贯穿而出,飞带起一串腥血…!
  
  银色鬼泣在半空划过一道弧度,飞回了陈纵横手里。
  
  六翼天使的腹部,伤口贯穿,殷红的鲜血疯狂溢出…无法止住。
  
  这世间,被鬼泣所伤,将再无愈合的可能!唯有流尽腥血…等待死亡!
  
  “当年,你们怎么杀小婕,今日…我便怎么杀你们。”陈纵横手持鬼泣,声音骤冷如寒!
  
  死神之怒,鲜血祭之!
  
  “我会让你流尽身上的每一滴血,给小婕下跪。”他手中鬼泣再次飞出,猛地贯穿了六翼天使的双腿膝盖。
  
  呯!
  
  六翼天使双膝狠狠跪倒在地,长腿上鲜血瞬间溢出,染红了地面。
  
  陈纵横面色如寒,一步一步踏上。
  
  “圣经的每一尊天使,都将为小婕陪葬!你们的首级,将成为她的陪葬品!”陈纵横的声音骤冷如寒,那是如血的恨意!
  
  就在此时,六翼天使煞白的脸上突然笑了,笑得狰狞诡异。
  
  “死神,你杀不了我……”她嘴角的笑沾染鲜血,显得如此诡异。
  
  陈纵横脚步一顿,缓缓扭头扫视四周……
  
  只见混乱的晚宴现场人群中…突然窜出数十名西装笔挺的外籍男子!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