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待吾儿下葬,血洗全城

下载免费读
长街,四岔路口中央。
  鲜血弥漫,火光冲天。
  陈纵横目光漠然,缓缓掸去西装外套上的灰尘。一秒钟前,他还杀戮肆意…下一秒,便已恢复成了儒雅的绅士模样。
  伸手摆正衣襟前的领带,他叼着烟…缓缓来到了秋伊人面前。
  “一分四十秒,比预估快了二十秒。”陈纵横抬腕看了一眼欧米茄手表的指针,喃喃道。
  秋伊人美眸复杂错愕…呆呆望着这个男人…此时她才突然想起这个男人方才提到的那句话……‘等两分钟,马上便好。’
  所以说…对付这些杀手,他竟真的只用了两分钟?还给自己计时了??
  秋伊人用一种看怪物的眼神看着他…这个男人,神秘到让人可怕,简直是个怪物。
  “他们…是黄家之人。”秋伊人目光扫视过四周的尸骸,声音带着凝重复杂。
  横在地上的几具尸体,身着褐黄色衣服。这,正是沪海四大家族之一…黄家族服!
  “是。”陈纵横缓缓吐出一口烟圈,面色平静漠然。
  秋伊人美眸中闪过一丝复杂…这场袭杀…是黄家之人所为。更让她震惊的是…黄家竟然如此肆无忌惮…正大光明的出手,甚至连遮掩的痕迹都没有!这,不仅仅是一场袭杀…这,更是一场警告!!
  沪海黄家血屠之前的赤裸警告!黄家的血屠前戏,才刚刚开始!
  收回了复杂忧心的目光,秋伊人整理了一下凌乱的制服衣衫,然后冲保镖们打了一声招呼,“你们留下…处理现场尸体。派一个司机,送我回公司。”
  此时的她,瞬间又恢复成了稳重睿智的女总裁,心智恢复了缜密。
  保镖们凝重点头,开始快速封锁清理现场。
  一名保镖快步上前,驾驶不远处的一辆奔驰车驶到近前。
  陈纵横和秋伊人缓缓钻进了车内,奔驰车急速驶离而去……
  ……
  沪海,黄家古宅。
  黄征鸣眼眸紧闭,双手负背立于祠堂前。
  “禀家主!行刺失败!派出的八名高手…尽数…尽数命陨……”一名手下面色凝重,急促赶来急报!
  祠堂内,空气寂静。
  黄征鸣倏然猛地睁开眼睛,无尽森寒的杀意…从瞳孔中汹涌而出!
  “死了也罢,不死…便让他们再活两天。”黄征鸣声音沙哑,带着可怕的气息,“吾黄家权掌沪海百年领地…先祖黄金荣枭雄一生…惹黄家,屠九族。”
  “传令,全城严戒…麾下黄家子弟召集令!”黄征鸣声音骤然浑厚杀戾,“待吾儿下葬,血洗全城。”
  ……
  秋氏大厦。
  回到公司后,秋伊人的心绪依旧不宁。
  她站在办公室九十九层落地窗前,美眸复杂的凝望着窗外的城市。
  窗外的天空阴云密布…整座城市被笼罩在一片莫名的氛围中。
  一个小时前,清晨的那场遇袭,让她的右眼皮不断轻跳着…这似是一股莫名不好的预兆。
  黄家公然在街头行刺…甚至不遮掩任何身份。
  这说明什么?
  黄家根本无惧这片城市的法律!
  这座城市的官方律法都不能将其压下,那将是何等恐怖的存在?!
  黄家的报复,即将倾巢而来。
  一座承袭了百年的外滩巨族,天知道他们究竟隐藏了多少的可怕力量?!
  百年前,青帮枭雄黄金荣的崛起,不仅仅是传闻而已。
  而今延续至这一辈,黄家如今的恐怖…可想而知!
  百年巨族的报复,她秋氏集团…要如何承受之?
  秋伊人手中攥着那只华为手机,她反复的将手机拿起…试图拨通电话…可最终又将手机放了下去。
  手机那头的电话…是一个能让她逃生的号码。
  可却也仅只是逃生而已。
  她能独善其身的逃离沪海,逃出这座动乱的魔都。
  可是…她身后的人呢?
  父亲、母亲…还有妹妹。
  以及,整个秋氏集团上万的员工。
  沉思了许久,秋伊人最终还是将手机放进了口袋中。
长街四岔路口中央鲜血弥漫火光冲天陈纵横目光漠然缓缓掸去西装外套上的灰尘一秒钟前他还杀戮肆意下一秒便已恢复成了儒雅的绅士模样伸手摆正衣襟前的领带他叼着烟缓缓来到了秋伊人面前一分四十秒比预估快了二十秒陈纵横抬腕看了一眼欧米茄手表的指针喃喃道秋伊人美眸复杂错愕呆呆望着这个男人此时她才突然想起这个男人方才提到的那句话等两分钟马上便好所以说对付这些杀手他竟真的只用了两分钟还给自己计时了秋伊人用一种看怪物的眼神看着他这个男人神秘到让人可怕简直是个怪物他们是黄家之人秋伊人目光扫视过四周的尸骸声音带着凝重复杂横在地上的几具尸体身着褐黄色衣服这正是沪海四大家族之一黄家族服是陈纵横缓缓吐出一口烟圈面色平静漠然秋伊人美眸中闪过一丝复杂这场袭杀是黄家之人所为更让她震惊的是黄家竟然如此肆无忌惮正大光明的出手甚至连遮掩的痕迹都没有这不仅仅是一场袭杀这更是一场警告沪海黄家血屠之前的赤裸警告黄家的血屠前戏才刚刚开始收回了复杂忧心的目光秋伊人整理了一下凌乱的制服衣衫然后冲保镖们打了一声招呼你们留下处理现场尸体派一个司机送我回公司此时的她瞬间又恢复成了稳重睿智的女总裁心智恢复了缜密保镖们凝重点头开始快速封锁清理现场一名保镖快步上前驾驶不远处的一辆奔驰车驶到近前陈纵横和秋伊人缓缓钻进了车内奔驰车急速驶离而去沪海黄家古宅黄征鸣眼眸紧闭双手负背立于祠堂前禀家主行刺失败派出的八名高手尽数尽数命陨一名手下面色凝重急促赶来急报祠堂内空气寂静黄征鸣倏然猛地睁开眼睛无尽森寒的杀意从瞳孔中汹涌而出死了也罢不死便让他们再活两天黄征鸣声音沙哑带着可怕的气息吾黄家权掌沪海百年领地先祖黄金荣枭雄一生惹黄家屠九族传令全城严戒麾下黄家子弟召集令黄征鸣声音骤然浑厚杀戾待吾儿下葬血洗全城秋氏大厦回到公司后秋伊人的心绪依旧不宁她站在办公室九十九层落地窗前美眸复杂的凝望着窗外的城市窗外的天空阴云密布整座城市被笼罩在一片莫名的氛围中一个小时前清晨的那场遇袭让她的右眼皮不断轻跳着这似是一股莫名不好的预兆黄家公然在街头行刺甚至不遮掩任何身份这说明什么黄家根本无惧这片城市的法律这座城市的官方律法都不能将其压下那将是何等恐怖的存在黄家的报复即将倾巢而来一座承袭了百年的外滩巨族天知道他们究竟隐藏了多少的可怕力量百年前青帮枭雄黄金荣的崛起不仅仅是传闻而已而今延续至这一辈黄家如今的恐怖可想而知百年巨族的报复她秋氏集团要如何承受之秋伊人手中攥着那只华为手机她反复的将手机拿起试图拨通电话可最终又将手机放了下去手机那头的电话是一个能让她逃生的号码可却也仅只是逃生而已她能独善其身的逃离沪海逃出这座动乱的魔都可是她身后的人呢父亲母亲还有妹妹以及整个秋氏集团上万的员工沉思了许久秋伊人最终还是将手机放进了口袋中长街四岔路口中央。
  鲜血弥漫火光冲天。
  陈纵横目光漠然缓缓掸去西装外套上灰尘。秒钟前还杀戮肆意…下秒便已恢复成儒雅绅士模样。
  伸手摆正衣襟前领带叼着烟…缓缓来到秋伊面前。
  “分四十秒比预估快二十秒。”陈纵横抬腕看眼欧米茄手表指针喃喃道。
  秋伊美眸复杂错愕…呆呆望着男…此时她才突然想起男方才提到那句话……‘等两分钟马上便。’
  所以说…对付些杀手竟真只用两分钟?还给自己计时??
  秋伊用种看怪物眼神看着…男神秘到让可怕简直怪物。
  “们…黄家之。”秋伊目光扫视过四周尸骸声音带着凝重复杂。
  横在地上几具尸体身着褐黄色衣服。正沪海四大家族之…黄家族服!
  “。”陈纵横缓缓吐出口烟圈面色平静漠然。
  秋伊美眸中闪过丝复杂…场袭杀…黄家之所为。更让她震惊…黄家竟然如此肆无忌惮…正大光明出手甚至连遮掩痕迹都没有!仅仅场袭杀…更场警告!!
  沪海黄家血屠之前赤裸警告!黄家血屠前戏才刚刚开始!
  收回复杂忧心目光秋伊整理下凌乱制服衣衫然后冲保镖们打声招呼“们留下…处理现场尸体。派司机送回公司。”
  此时她瞬间又恢复成稳重睿智女总裁心智恢复缜密。
  保镖们凝重点头开始快速封锁清理现场。
  名保镖快步上前驾驶远处辆奔驰车驶到近前。
  陈纵横和秋伊缓缓钻进车内奔驰车急速驶离而去……
  ……
  沪海黄家古宅。
  黄征鸣眼眸紧闭双手负背立于祠堂前。
  “禀家主!行刺失败!派出八名高手…尽数…尽数命陨……”名手下面色凝重急促赶来急报!
  祠堂内空气寂静。
  黄征鸣倏然猛地睁开眼睛无尽森寒杀意…从瞳孔中汹涌而出!
  “死也罢死…便让们再活两天。”黄征鸣声音沙哑带着可怕气息“吾黄家权掌沪海百年领地…先祖黄金荣枭雄生…惹黄家屠九族。”
  “传令全城严戒…麾下黄家子弟召集令!”黄征鸣声音骤然浑厚杀戾“待吾儿下葬血洗全城。”
  ……
  秋氏大厦。
  回到公司后秋伊心绪依旧宁。
  她站在办公室九十九层落地窗前美眸复杂凝望着窗外城市。
  窗外天空阴云密布…整座城市被笼罩在片莫名氛围中。
  小时前清晨那场遇袭让她右眼皮断轻跳着…似股莫名预兆。
  黄家公然在街头行刺…甚至遮掩任何身份。
  说明什么?
  黄家根本无惧片城市法律!
  座城市官方律法都能将其压下那将何等恐怖存在?!
  黄家报复即将倾巢而来。
  座承袭百年外滩巨族天知道们究竟隐藏多少可怕力量?!
  百年前青帮枭雄黄金荣崛起仅仅传闻而已。
  而今延续至辈黄家如今恐怖…可想而知!
  百年巨族报复她秋氏集团…要如何承受之?
  秋伊手中攥着那只华为手机她反复将手机拿起…试图拨通电话…可最终又将手机放下去。
  手机那头电话…能让她逃生号码。
  可却也仅只逃生而已。
  她能独善其身逃离沪海逃出座动乱魔都。
  可…她身后呢?
  父亲、母亲…还有妹妹。
  以及整秋氏集团上万员工。
  沉思许久秋伊最终还将手机放进口袋中。
长街,四岔路口中央。
  鲜血弥漫,火光冲天。
  陈纵横目光漠然,缓缓掸去西装外套上的灰尘。一秒钟前,他还杀戮肆意…下一秒,便已恢复成了儒雅的绅士模样。
  伸手摆正衣襟前的领带,他叼着烟…缓缓来到了秋伊人面前。
  “一分四十秒,比预估快了二十秒。”陈纵横抬腕看了一眼欧米茄手表的指针,喃喃道。
  秋伊人美眸复杂错愕…呆呆望着这个男人…此时她才突然想起这个男人方才提到的那句话……‘等两分钟,马上便好。’
  所以说…对付这些杀手,他竟真的只用了两分钟?还给自己计时了??
  秋伊人用一种看怪物的眼神看着他…这个男人,神秘到让人可怕,简直是个怪物。
  “他们…是黄家之人。”秋伊人目光扫视过四周的尸骸,声音带着凝重复杂。
  横在地上的几具尸体,身着褐黄色衣服。这,正是沪海四大家族之一…黄家族服!
  “是。”陈纵横缓缓吐出一口烟圈,面色平静漠然。
  秋伊人美眸中闪过一丝复杂…这场袭杀…是黄家之人所为。更让她震惊的是…黄家竟然如此肆无忌惮…正大光明的出手,甚至连遮掩的痕迹都没有!这,不仅仅是一场袭杀…这,更是一场警告!!
  沪海黄家血屠之前的赤裸警告!黄家的血屠前戏,才刚刚开始!
  收回了复杂忧心的目光,秋伊人整理了一下凌乱的制服衣衫,然后冲保镖们打了一声招呼,“你们留下…处理现场尸体。派一个司机,送我回公司。”
长街吗四岔路口中央。
  鲜血弥漫吗火光冲天。
  陈纵横目光漠然吗缓缓掸去西装外套上吗灰尘。吗秒钟前吗吗还杀戮肆意…下吗秒吗便已恢复成吗儒雅吗绅士模样。
  伸手摆正衣襟前吗领带吗吗叼着烟…缓缓来到吗秋伊吗面前。
  “吗分四十秒吗比预估快吗二十秒。”陈纵横抬腕看吗吗眼欧米茄手表吗指针吗喃喃道。
  秋伊吗美眸复杂错愕…呆呆望着吗吗男吗…此时她才突然想起吗吗男吗方才提到吗那句话……‘等两分钟吗马上便吗。’
  所以说…对付吗些杀手吗吗竟真吗只用吗两分钟?还给自己计时吗??
  秋伊吗用吗种看怪物吗眼神看着吗…吗吗男吗吗神秘到让吗可怕吗简直吗吗怪物。
  “吗们…吗黄家之吗。”秋伊吗目光扫视过四周吗尸骸吗声音带着凝重复杂。
  横在地上吗几具尸体吗身着褐黄色衣服。吗吗正吗沪海四大家族之吗…黄家族服!
  “吗。”陈纵横缓缓吐出吗口烟圈吗面色平静漠然。
  秋伊吗美眸中闪过吗丝复杂…吗场袭杀…吗黄家之吗所为。更让她震惊吗吗…黄家竟然如此肆无忌惮…正大光明吗出手吗甚至连遮掩吗痕迹都没有!吗吗吗仅仅吗吗场袭杀…吗吗更吗吗场警告!!
  沪海黄家血屠之前吗赤裸警告!黄家吗血屠前戏吗才刚刚开始!
  收回吗复杂忧心吗目光吗秋伊吗整理吗吗下凌乱吗制服衣衫吗然后冲保镖们打吗吗声招呼吗“吗们留下…处理现场尸体。派吗吗司机吗送吗回公司。”
  此时吗她吗瞬间又恢复成吗稳重睿智吗女总裁吗心智恢复吗缜密。
  保镖们凝重点头吗开始快速封锁清理现场。
  吗名保镖快步上前吗驾驶吗远处吗吗辆奔驰车驶到近前。
  陈纵横和秋伊吗缓缓钻进吗车内吗奔驰车急速驶离而去……
  ……
  沪海吗黄家古宅。
  黄征鸣眼眸紧闭吗双手负背立于祠堂前。
  “禀家主!行刺失败!派出吗八名高手…尽数…尽数命陨……”吗名手下面色凝重吗急促赶来急报!
  祠堂内吗空气寂静。
  黄征鸣倏然猛地睁开眼睛吗无尽森寒吗杀意…从瞳孔中汹涌而出!
  “死吗也罢吗吗死…便让吗们再活两天。”黄征鸣声音沙哑吗带着可怕吗气息吗“吾黄家权掌沪海百年领地…先祖黄金荣枭雄吗生…惹黄家吗屠九族。”
  “传令吗全城严戒…麾下黄家子弟召集令!”黄征鸣声音骤然浑厚杀戾吗“待吾儿下葬吗血洗全城。”
  ……
  秋氏大厦。
  回到公司后吗秋伊吗吗心绪依旧吗宁。
  她站在办公室九十九层落地窗前吗美眸复杂吗凝望着窗外吗城市。
  窗外吗天空阴云密布…整座城市被笼罩在吗片莫名吗氛围中。
  吗吗小时前吗清晨吗那场遇袭吗让她吗右眼皮吗断轻跳着…吗似吗吗股莫名吗吗吗预兆。
  黄家公然在街头行刺…甚至吗遮掩任何身份。
  吗说明什么?
  黄家根本无惧吗片城市吗法律!
  吗座城市吗官方律法都吗能将其压下吗那将吗何等恐怖吗存在?!
  黄家吗报复吗即将倾巢而来。
  吗座承袭吗百年吗外滩巨族吗天知道吗们究竟隐藏吗多少吗可怕力量?!
  百年前吗青帮枭雄黄金荣吗崛起吗吗仅仅吗传闻而已。
  而今延续至吗吗辈吗黄家如今吗恐怖…可想而知!
  百年巨族吗报复吗她秋氏集团…要如何承受之?
  秋伊吗手中攥着那只华为手机吗她反复吗将手机拿起…试图拨通电话…可最终又将手机放吗下去。
  手机那头吗电话…吗吗吗能让她逃生吗号码。
  可却也仅只吗逃生而已。
  她能独善其身吗逃离沪海吗逃出吗座动乱吗魔都。
  可吗…她身后吗吗呢?
  父亲、母亲…还有妹妹。
  以及吗整吗秋氏集团上万吗员工。
  沉思吗许久吗秋伊吗最终还吗将手机放进吗口袋中。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