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真龙之息,登台!

下载免费读
凌晨,四点。
  天色灰蒙蒙一片,上空,飘着一抹细雨。
  一辆辆挂着本地牌照的豪车,从这座城市的四面八方,行驶而来。
  一排排豪车,几乎不由自主的……形成了一长串车队长龙……朝着数公里外的鼓楼大教堂行驶而去……
  今晨,这些豪华车队长龙的目的地只有一个,那便是……赶去参加——黄家太子,黄旭阳的葬礼!
  雨幕交织,随风飘摇。
  鼓楼大教堂前,已是人海涌动。
  整座,巨大的中世纪大教堂,都被无尽雪白色的棉麻绸缎挂坠,形成了一片白色的宫殿。
  前方,巨大的教堂广场前,一盆盆雪白的雏菊,剑兰,交织蔓延,形成了一片一望无际的花海。
  按照江南风俗,死者葬礼,送死者白菊和剑兰,以示对死者的永恒、悲哀、追思、怀念。
  于是,满场花海,祭奠死者。
  一切,只为给黄家太子,黄旭阳……举办一场旷世震动的世纪葬礼!
  一辆又一辆的‘沪A’本地豪车,车灯闪烁,从远处蒙蒙雨幕中缓缓驶来。
  豪车一辆辆,几乎停满了整个鼓楼教堂。
  来自江南沪海的各路豪门,此时此刻…纷纷前来……参加黄家太子的葬礼!
  无数宾客,尽皆一身黑衣,胸前点缀着一朵白色郁金香,以示对死者尊敬。
  黄家的天之骄子,黄旭阳,一夜之间陨落。
  他的神话,
  就此终结。
  黄家百年,横行上海滩。
  黄家太子的葬礼,又岂能随便?
  于是,今日这一场葬礼,规模空前。
  如此阵仗,几乎堪比国葬!
  就连教堂门口的女迎宾,都是江南知名的一线女模特。
  可以想象,这黄家的排场,究竟有多大?
  黄门家主,黄征鸣,单手负背,就这么站在教堂最高处台阶前,俯瞰着底下的一切。
  他的身影平静,面色漠然,似乎…看不出任何情绪的波动。
  仿佛,今日这场葬礼之中……并非自己儿子一般。
  然而他手中的清酒,却偶尔会颤动两下。
  当一个人,将愤怒隐藏在内心最深处…才能表现出如此的淡然平静。
  死了儿子,却还如此平静淡漠。
  这黄征鸣的隐忍之心,足以让人震惊。
  如此人物…不愧为,江南百年横行之主!
  突然间,一位老者从暗处出现,他的背极低,几乎成为了直角。
  “禀老爷,没有查到凶手的消息…整个城市档案,都没有他的丝毫痕迹……”
  “此人……此人就像是……凭空出现。”
  老者面色有些复杂,小心翼翼汇报道。
  ‘咔嚓。’黄门家主手中的水晶杯瞬间被捏出了一道裂痕。
  “待吾儿葬礼之后……就算是满城搜索,也要把他给我揪出来。”黄征鸣声音冷漠,没有丝毫情绪波动。
  但,那话语中散发出的杀机,却让四周的空气都是猛地降温。
  老者的身躯一颤,没有人比他更明白,老爷这句话的意思!
  满城搜索!
  这,百年黄家…是要倾巢而出的架势啊!
  沉寂了近百年的黄家,而今…因为第三代继承子嗣,黄旭阳的死……竟要倾巢而出?!
  这片江南的天,怕是要彻底震动了。
  “爹……”突然,远处一道声音传来。
  只见一名黑衣西装的青年,缓缓踱步而来。
  他,是黄家二公子,黄泓晖。
  他才二十出头的年纪,虽是年轻…但已满眸的锐利杀机。二十的年纪,他已不知杀虐过多少条人命。
  听到二子的声音,黄征鸣这才缓缓放下那有了瑕疵的水晶杯。
  简单的一个字,平息了他那满眼无尽的杀机。
  “泓晖,你来了。”
  黄征鸣的眼神中多出了几分柔和。
  如今,长子已死。
  黄征鸣仅剩下这最后一个儿子,来承袭家业了。
  二子黄泓晖的脸上,同样是一副忍耐的表情,可却比他爹差远了。
  两人的心中都知道,今日必须得忍。
  黄家的百年尊严,不能丢在这场葬礼之上。
  无论有多大的怒火,今日这场葬礼,都必须毫无差池的举办结束。
  黄征鸣缓缓走下了那台阶,没有人能够看出他的喜怒。
  然而此时谁都不会上前去触他的霉头。
  他黄家……如日中天……
  在座的没有人能够承受得起愤怒狮子的一击。
  一柱清香从女侍者的手中交到了黄征鸣的手中。
  伴随着台上神父的祷告声中,众宾客更加的沉默,空气仿佛凝结了起来。
  在教堂前方,站着一排身穿大红色旗袍的绝色侍女。
  她们每一个人脸上,面容都有些呆滞,惊恐。
  这些女子,都是太子黄旭阳的陪葬侍女。
  等待她们的,将是与黄旭阳这位天之骄子……一起入葬!
  黄家,百年香火。黄家大公子死了,又岂能无人陪葬?
  既然……长子黄旭阳生前…最爱美人。那么父亲黄征鸣,便为他准备了十个顶尖侍女,为儿子一同陪葬入土!
  活人陪葬,如此阵仗,可谓惊世骇俗,令人发指!
  可,整个葬礼教堂内,无一人…敢发言指责。
  那群陪葬侍女们,更是别无选择。
  她们面容惊恐呆滞…全都遭受了要挟逼迫,此时的她们,被关押数日,欺辱虐待…还经过专业洗脑师的催眠洗脑。
  她们此时已经完全呆滞了,如同行尸走肉,只能任人鱼肉,让自己陪葬。
  教堂巨大的环形台中央,横放着一口,巨大龙棺!
  棺材,以金丝楠木为材料,制作极其奢侈,在棺材上,还刻着一头真龙浮雕!
凌晨四点天色灰蒙蒙一片上空飘着一抹细雨一辆辆挂着本地牌照的豪车从这座城市的四面八方行驶而来一排排豪车几乎不由自主的形成了一长串车队长龙朝着数公里外的鼓楼大教堂行驶而去今晨这些豪华车队长龙的目的地只有一个那便是赶去参加黄家太子黄旭阳的葬礼雨幕交织随风飘摇鼓楼大教堂前已是人海涌动整座巨大的中世纪大教堂都被无尽雪白色的棉麻绸缎挂坠形成了一片白色的宫殿前方巨大的教堂广场前一盆盆雪白的雏菊剑兰交织蔓延形成了一片一望无际的花海按照江南风俗死者葬礼送死者白菊和剑兰以示对死者的永恒悲哀追思怀念于是满场花海祭奠死者一切只为给黄家太子黄旭阳举办一场旷世震动的世纪葬礼一辆又一辆的沪本地豪车车灯闪烁从远处蒙蒙雨幕中缓缓驶来豪车一辆辆几乎停满了整个鼓楼教堂来自江南沪海的各路豪门此时此刻纷纷前来参加黄家太子的葬礼无数宾客尽皆一身黑衣胸前点缀着一朵白色郁金香以示对死者尊敬黄家的天之骄子黄旭阳一夜之间陨落他的神话就此终结黄家百年横行上海滩黄家太子的葬礼又岂能随便于是今日这一场葬礼规模空前如此阵仗几乎堪比国葬就连教堂门口的女迎宾都是江南知名的一线女模特可以想象这黄家的排场究竟有多大黄门家主黄征鸣单手负背就这么站在教堂最高处台阶前俯瞰着底下的一切他的身影平静面色漠然似乎看不出任何情绪的波动仿佛今日这场葬礼之中并非自己儿子一般然而他手中的清酒却偶尔会颤动两下当一个人将愤怒隐藏在内心最深处才能表现出如此的淡然平静死了儿子却还如此平静淡漠这黄征鸣的隐忍之心足以让人震惊如此人物不愧为江南百年横行之主突然间一位老者从暗处出现他的背极低几乎成为了直角禀老爷没有查到凶手的消息整个城市档案都没有他的丝毫痕迹此人此人就像是凭空出现老者面色有些复杂小心翼翼汇报道咔嚓黄门家主手中的水晶杯瞬间被捏出了一道裂痕待吾儿葬礼之后就算是满城搜索也要把他给我揪出来黄征鸣声音冷漠没有丝毫情绪波动但那话语中散发出的杀机却让四周的空气都是猛地降温老者的身躯一颤没有人比他更明白老爷这句话的意思满城搜索这百年黄家是要倾巢而出的架势啊沉寂了近百年的黄家而今因为第三代继承子嗣黄旭阳的死竟要倾巢而出这片江南的天怕是要彻底震动了爹突然远处一道声音传来只见一名黑衣西装的青年缓缓踱步而来他是黄家二公子黄泓晖他才二十出头的年纪虽是年轻但已满眸的锐利杀机二十的年纪他已不知杀虐过多少条人命听到二子的声音黄征鸣这才缓缓放下那有了瑕疵的水晶杯简单的一个字平息了他那满眼无尽的杀机泓晖你来了黄征鸣的眼神中多出了几分柔和如今长子已死黄征鸣仅剩下这最后一个儿子来承袭家业了二子黄泓晖的脸上同样是一副忍耐的表情可却比他爹差远了两人的心中都知道今日必须得忍黄家的百年尊严不能丢在这场葬礼之上无论有多大的怒火今日这场葬礼都必须毫无差池的举办结束黄征鸣缓缓走下了那台阶没有人能够看出他的喜怒然而此时谁都不会上前去触他的霉头他黄家如日中天在座的没有人能够承受得起愤怒狮子的一击一柱清香从女侍者的手中交到了黄征鸣的手中伴随着台上神父的祷告声中众宾客更加的沉默空气仿佛凝结了起来在教堂前方站着一排身穿大红色旗袍的绝色侍女她们每一个人脸上面容都有些呆滞惊恐这些女子都是太子黄旭阳的陪葬侍女等待她们的将是与黄旭阳这位天之骄子一起入葬黄家百年香火黄家大公子死了又岂能无人陪葬既然长子黄旭阳生前最爱美人那么父亲黄征鸣便为他准备了十个顶尖侍女为儿子一同陪葬入土活人陪葬如此阵仗可谓惊世骇俗令人发指可整个葬礼教堂内无一人敢发言指责那群陪葬侍女们更是别无选择她们面容惊恐呆滞全都遭受了要挟逼迫此时的她们被关押数日欺辱虐待还经过专业洗脑师的催眠洗脑她们此时已经完全呆滞了如同行尸走肉只能任人鱼肉让自己陪葬教堂巨大的环形台中央横放着一口巨大龙棺棺材以金丝楠木为材料制作极其奢侈在棺材上还刻着一头真龙浮雕而此时黄家长公子黄旭阳的尸体正安静祥和的躺在棺材中他的尸体被仪容师化妆的很平静死的祥和身上还穿着一件金色的九龙旗袍按照古代风俗人死后身穿九龙袍死后便能投胎成将军光楣一世雕龙刻凤的满棺金玉衬托的死者仿佛皇者降临一般即使是古代君王也不过尔尔吧但让人触目惊心的却是他额头的那一道狰狞的血窟窿这究竟是被何物所伤一击击穿直接毙命这道狰狞的窟窿伤口虽然已经被遮掩但却依旧遮不住那可怕的血口痕迹黄旭阳的死因黄家的公开讣告是黄旭阳因为车祸导致身亡可什么车祸能将他的整个头颅都给洞穿关于此事知情者尽皆不敢开口因为都被封了口而不知情者心中惊疑但却也只能在背地里轻声讨论无一人敢真正出来质疑黄家大公子可是车祸而亡不容得半点质疑数千平的巨大教堂内几乎是站满了人黑压压一片各方来宾尽皆黑衣一片面色肃穆祭奠死者雕龙棺材前一名神父双手作揖正在为死者超度亡魂全能的天主圣父你是生命之源你借圣子耶稣拯救了我们你是圣子他是天主和你及圣神永生永王阿门在场所有来宾尽皆低头跟随着神父一同祷告为亡魂送行黄征鸣此时正安静的站在一旁他身着黑色工整西装虽只有五十出头的年纪可头发却已是有些微白老来丧子这位黄家之主江南最大的人物之一终是一夜间白了头其二子黄泓晖面色冷漠无比紧跟着站在父亲身后大哥之死于黄泓晖而言是一尊偶像的陨落那种痛心疾首让他悲哀黄泓晖一向以来视大哥为偶像大哥之能力翻云覆雨商界奇才黄泓晖渴望超越大哥成为比肩大哥那般的青俊天骄最终为家族效力可今日一切都散了大哥死了只剩下一场葬礼为其送行最后那一瞬神父祷告结束黄家之主黄征鸣点燃了一根清香缓缓仰天祭拜凌晨,四点。
  天色灰蒙蒙一片,上空,飘着一抹细雨。
  一辆辆挂着本地牌照的豪车,从这座城市的四面八方,行驶而来。
  一排排豪车,几乎不由自主的……形成了一长串车队长龙……朝着数公里外的鼓楼大教堂行驶而去……
  今晨,这些豪华车队长龙的目的地只有一个,那便是……赶去参加——黄家太子,黄旭阳的葬礼!
  雨幕交织,随风飘摇。
  鼓楼大教堂前,已是人海涌动。
  整座,巨大的中世纪大教堂,都被无尽雪白色的棉麻绸缎挂坠,形成了一片白色的宫殿。
  前方,巨大的教堂广场前,一盆盆雪白的雏菊,剑兰,交织蔓延,形成了一片一望无际的花海。
  按照江南风俗,死者葬礼,送死者白菊和剑兰,以示对死者的永恒、悲哀、追思、怀念。
  于是,满场花海,祭奠死者。
  一切,只为给黄家太子,黄旭阳……举办一场旷世震动的世纪葬礼!
  一辆又一辆的‘沪A’本地豪车,车灯闪烁,从远处蒙蒙雨幕中缓缓驶来。
  豪车一辆辆,几乎停满了整个鼓楼教堂。
  来自江南沪海的各路豪门,此时此刻…纷纷前来……参加黄家太子的葬礼!
  无数宾客,尽皆一身黑衣,胸前点缀着一朵白色郁金香,以示对死者尊敬。
  黄家的天之骄子,黄旭阳,一夜之间陨落。
  他的神话,
  就此终结。
  黄家百年,横行上海滩。
  黄家太子的葬礼,又岂能随便?
  于是,今日这一场葬礼,规模空前。
  如此阵仗,几乎堪比国葬!
  就连教堂门口的女迎宾,都是江南知名的一线女模特。
  可以想象,这黄家的排场,究竟有多大?
  黄门家主,黄征鸣,单手负背,就这么站在教堂最高处台阶前,俯瞰着底下的一切。
  他的身影平静,面色漠然,似乎…看不出任何情绪的波动。
  仿佛,今日这场葬礼之中……并非自己儿子一般。
  然而他手中的清酒,却偶尔会颤动两下。
  当一个人,将愤怒隐藏在内心最深处…才能表现出如此的淡然平静。
  死了儿子,却还如此平静淡漠。
  这黄征鸣的隐忍之心,足以让人震惊。
  如此人物…不愧为,江南百年横行之主!
  突然间,一位老者从暗处出现,他的背极低,几乎成为了直角。
  “禀老爷,没有查到凶手的消息…整个城市档案,都没有他的丝毫痕迹……”
  “此人……此人就像是……凭空出现。”
  老者面色有些复杂,小心翼翼汇报道。
  ‘咔嚓。’黄门家主手中的水晶杯瞬间被捏出了一道裂痕。
  “待吾儿葬礼之后……就算是满城搜索,也要把他给我揪出来。”黄征鸣声音冷漠,没有丝毫情绪波动。
  但,那话语中散发出的杀机,却让四周的空气都是猛地降温。
  老者的身躯一颤,没有人比他更明白,老爷这句话的意思!
  满城搜索!
  这,百年黄家…是要倾巢而出的架势啊!
  沉寂了近百年的黄家,而今…因为第三代继承子嗣,黄旭阳的死……竟要倾巢而出?!
  这片江南的天,怕是要彻底震动了。
  “爹……”突然,远处一道声音传来。
  只见一名黑衣西装的青年,缓缓踱步而来。
  他,是黄家二公子,黄泓晖。
  他才二十出头的年纪,虽是年轻…但已满眸的锐利杀机。二十的年纪,他已不知杀虐过多少条人命。
  听到二子的声音,黄征鸣这才缓缓放下那有了瑕疵的水晶杯。
  简单的一个字,平息了他那满眼无尽的杀机。
  “泓晖,你来了。”
  黄征鸣的眼神中多出了几分柔和。
  如今,长子已死。
  黄征鸣仅剩下这最后一个儿子,来承袭家业了。
  二子黄泓晖的脸上,同样是一副忍耐的表情,可却比他爹差远了。
  两人的心中都知道,今日必须得忍。
  黄家的百年尊严,不能丢在这场葬礼之上。
  无论有多大的怒火,今日这场葬礼,都必须毫无差池的举办结束。
  黄征鸣缓缓走下了那台阶,没有人能够看出他的喜怒。
  然而此时谁都不会上前去触他的霉头。
  他黄家……如日中天……
  在座的没有人能够承受得起愤怒狮子的一击。
  一柱清香从女侍者的手中交到了黄征鸣的手中。
  伴随着台上神父的祷告声中,众宾客更加的沉默,空气仿佛凝结了起来。
  在教堂前方,站着一排身穿大红色旗袍的绝色侍女。
  她们每一个人脸上,面容都有些呆滞,惊恐。
  这些女子,都是太子黄旭阳的陪葬侍女。
  等待她们的,将是与黄旭阳这位天之骄子……一起入葬!
  黄家,百年香火。黄家大公子死了,又岂能无人陪葬?
  既然……长子黄旭阳生前…最爱美人。那么父亲黄征鸣,便为他准备了十个顶尖侍女,为儿子一同陪葬入土!
  活人陪葬,如此阵仗,可谓惊世骇俗,令人发指!
  可,整个葬礼教堂内,无一人…敢发言指责。
  那群陪葬侍女们,更是别无选择。
  她们面容惊恐呆滞…全都遭受了要挟逼迫,此时的她们,被关押数日,欺辱虐待…还经过专业洗脑师的催眠洗脑。
  她们此时已经完全呆滞了,如同行尸走肉,只能任人鱼肉,让自己陪葬。
  教堂巨大的环形台中央,横放着一口,巨大龙棺!
  棺材,以金丝楠木为材料,制作极其奢侈,在棺材上,还刻着一头真龙浮雕!
  而此时,黄家长公子,黄旭阳的尸体,正安静祥和的躺在棺材中。
  他的尸体,被仪容师化妆的很平静,死的祥和。
  身上,还穿着一件金色的九龙旗袍。
  按照古代风俗,人死后,身穿九龙袍,死后便能投胎成将军。光楣一世!
  雕龙刻凤的满棺金玉,衬托的死者仿佛皇者降临一般。
  即使是古代君王,也不过尔尔吧!
  但,让人触目惊心的,却是他额头的,那一道狰狞的血窟窿。
  这,究竟是被何物所伤?
  一击击穿,直接毙命。
  这道狰狞的窟窿伤口,虽然已经被遮掩,但却依旧遮不住那可怕的血口痕迹。
  黄旭阳的死因,黄家的公开讣告是:黄旭阳因为车祸,导致身亡。
  可,什么车祸……能将他的整个头颅,都给洞穿?
  关于此事,知情者,尽皆不敢开口。因为都被封了口。
  而不知情者,心中惊疑,但却也只能在背地里轻声讨论。
  无一人,敢真正出来质疑。
  黄家大公子,可是车祸而亡,不容得半点质疑。
  数千平的巨大教堂内,几乎是站满了人。
  黑压压一片,各方来宾,尽皆黑衣一片,面色肃穆。
  祭奠死者。
  雕龙棺材前,一名神父,双手作揖,正在为死者超度亡魂。
  “全能的天主圣父,你是生命之源,你借圣子耶.稣拯救了我们……你是圣子,他是天主,和你及圣神,永生永王,阿门。”
  在场所有来宾,尽皆低头,跟随着神父一同祷告,为亡魂送行。
  黄征鸣,此时正安静的站在一旁,他身着黑色工整西装,虽只有五十出头的年纪,可头发却已是有些微白。
  老来丧子,这位黄家之主,江南最大的人物之一,终是一夜间白了头。
  其二子黄泓晖,面色冷漠无比,紧跟着站在父亲身后。
  大哥之死,于黄泓晖而言,是一尊偶像的陨落。那种痛心疾首,让他悲哀。
  黄泓晖一向以来,视大哥为偶像,大哥之能力,翻云覆雨…商界奇才。
  黄泓晖渴望超越大哥,成为比肩大哥那般的青俊天骄。最终为家族效力。
  可,今日一切…都散了。
  大哥死了。
  只剩下一场葬礼,为其送行。
  最后那一瞬,神父祷告结束。
  黄家之主,黄征鸣点燃了一根清香,缓缓仰天,祭拜。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