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文明劫道

下载免费读
片刻之后,晋遥果然如相夫子所说的醒来。
  “妈耶,吓死我了,我活下来了?”晋遥睁开眼见到韩非就是松了口气,急忙问道。
  “你原来真的是装的!”韩非和李斯无语,他们差点就真的信了,这演技,不去当优伶真的是屈才了。
  “不对,我为什么会在你房间,我明明记得我是……”晋遥看着韩非和李斯,有些郁闷的嘟囔,他都找好了位置躺下的,为什么要出现在两个大男人的房间。
  “……”韩非直接就想把晋遥丢出去,老子为了带你回来,丢了多大的脸你知道吗,居然还嫌弃我们!
  “大庭广众之下跟人女孩子搂搂抱抱,遥师兄还是想着怎么补偿人家吧!”李斯可没完了他们还欠人舞女一个交待。
  一般舞女无非就是几个钱就打发了,可是能来稷下学宫献舞的舞女背后都是有大势力的,不是那么好打发的。
  “我没钱!”晋遥脸一僵,勾搭公孙玲珑的玉珏都还是顺走韩非的玉珏,可见他多穷了。
  “钱可不一定能解决!”韩非无语,这种舞女来稷下学宫献舞,不一定是自愿,但是,哪怕她们自身不愿,背后势力却也都会让她们愿意,以此来结交百家士子和权贵。
  “儒家弟子,阴阳家看中,将来不出意外会是阴阳家的大人物,雪儿可有意属?”舞女们休息的偏殿,一个美妇看着年纪尚幼却出落美丽的白发少女问道。
  她们虽是舞女,身不由己,但是能被选来稷下学宫,也有一定的选择权,背后势力也不会太强迫她们。
  白发少女一如既往的冰冷,摇了摇头,一面之缘,而且对方还是披头散发如疯子一般,很难有好感啊。
  “唉,你应该知道,我们这样的人,很难有好的结果,能找到一个年龄相仿的就很不容易了。”美妇叹道,还是太年轻了,那少年一看将来成就不可限量,是她们难以高攀的,现在不把握机会,将来只会沦落为权贵们的玩物。
  “老师希望我能从了那少年士子?”雪女看着自己亦师亦母的美妇人问道。
  美妇叹了口气,“这只是老师的期望罢了,对方未必愿意!”
  能跳出舞女这个火坑,成为以为士子的侍妾,何尝不是一种解脱,但是以儒家的风流性子,未必愿意接受她们,更多的可能只是赏赐一些钱帛就打发她们了。
  “你怎么没死?”公孙玲珑缠着自己二叔让他带自己来看晋遥。
  一进门就看到生龙活虎的晋遥和韩非、李斯三个人坐在坐垫上扶着额头叹息。
  “快死了,有没有钱,借我点!”晋遥看着公孙玲珑直接问道。
片刻之后,晋遥果然如相夫子所说的醒来。
  “妈耶,吓死我了,我活下来了?”晋遥睁开眼见到韩非就是松了口气,急忙问道。
  “你原来真的是装的!”韩非和李斯无语,他们差点就真的信了,这演技,不去当优伶真的是屈才了。
  “不对,我为什么会在你房间,我明明记得我是……”晋遥看着韩非和李斯,有些郁闷的嘟囔,他都找好了位置躺下的,为什么要出现在两个大男人的房间。
  “……”韩非直接就想把晋遥丢出去,老子为了带你回来,丢了多大的脸你知道吗,居然还嫌弃我们!
  “大庭广众之下跟人女孩子搂搂抱抱,遥师兄还是想着怎么补偿人家吧!”李斯可没完了他们还欠人舞女一个交待。
  一般舞女无非就是几个钱就打发了,可是能来稷下学宫献舞的舞女背后都是有大势力的,不是那么好打发的。
  “我没钱!”晋遥脸一僵,勾搭公孙玲珑的玉珏都还是顺走韩非的玉珏,可见他多穷了。
  “钱可不一定能解决!”韩非无语,这种舞女来稷下学宫献舞,不一定是自愿,但是,哪怕她们自身不愿,背后势力却也都会让她们愿意,以此来结交百家士子和权贵。
  “儒家弟子,阴阳家看中,将来不出意外会是阴阳家的大人物,雪儿可有意属?”舞女们休息的偏殿,一个美妇看着年纪尚幼却出落美丽的白发少女问道。
  她们虽是舞女,身不由己,但是能被选来稷下学宫,也有一定的选择权,背后势力也不会太强迫她们。
  白发少女一如既往的冰冷,摇了摇头,一面之缘,而且对方还是披头散发如疯子一般,很难有好感啊。
  “唉,你应该知道,我们这样的人,很难有好的结果,能找到一个年龄相仿的就很不容易了。”美妇叹道,还是太年轻了,那少年一看将来成就不可限量,是她们难以高攀的,现在不把握机会,将来只会沦落为权贵们的玩物。
  “老师希望我能从了那少年士子?”雪女看着自己亦师亦母的美妇人问道。
  美妇叹了口气,“这只是老师的期望罢了,对方未必愿意!”
  能跳出舞女这个火坑,成为以为士子的侍妾,何尝不是一种解脱,但是以儒家的风流性子,未必愿意接受她们,更多的可能只是赏赐一些钱帛就打发她们了。
  “你怎么没死?”公孙玲珑缠着自己二叔让他带自己来看晋遥。
  一进门就看到生龙活虎的晋遥和韩非、李斯三个人坐在坐垫上扶着额头叹息。
  “快死了,有没有钱,借我点!”晋遥看着公孙玲珑直接问道。
  他和韩非、李斯讨论过了,大庭广众之下抱了人家清倌人要么是要纳对方为妾,要么就是花大价钱给对方赎身,让对方自行离去。
  只是一打听才知道对方居然是燕国雁春君培养的舞姬,没有千金估计很难买下来了,即便是韩非也没那么多的钱啊。
  “遥师兄,脸呢?”韩非、李斯捂脸,你是真不要脸啊,问人女孩子要钱,还这么理所当然。
  韩檀也是被震惊了,脸呢,大男人问女人要钱,墨家是这么教你的?
片刻之后晋遥果然如相夫子所说醒来。
  “妈耶吓死活下来?”晋遥睁开眼见到韩非就松口气急忙问道。
  “原来真装!”韩非和李斯无语们差点就真信演技去当优伶真屈才。
  “对为什么会在房间明明记得……”晋遥看着韩非和李斯有些郁闷嘟囔都找位置躺下为什么要出现在两大男房间。
  “……”韩非直接就想把晋遥丢出去老子为带回来丢多大脸知道居然还嫌弃们!
  “大庭广众之下跟女孩子搂搂抱抱遥师兄还想着怎么补偿家!”李斯可没完们还欠舞女交待。
  般舞女无非就几钱就打发可能来稷下学宫献舞舞女背后都有大势力那么打发。
  “没钱!”晋遥脸僵勾搭公孙玲珑玉珏都还顺走韩非玉珏可见多穷。
  “钱可定能解决!”韩非无语种舞女来稷下学宫献舞定自愿但哪怕她们自身愿背后势力却也都会让她们愿意以此来结交百家士子和权贵。
  “儒家弟子阴阳家看中将来出意外会阴阳家大物雪儿可有意属?”舞女们休息偏殿美妇看着年纪尚幼却出落美丽白发少女问道。
  她们虽舞女身由己但能被选来稷下学宫也有定选择权背后势力也会太强迫她们。
  白发少女如既往冰冷摇摇头面之缘而且对方还披头散发如疯子般很难有感啊。
  “唉应该知道们样很难有结果能找到年龄相仿就很容易。”美妇叹道还太年轻那少年看将来成就可限量她们难以高攀现在把握机会将来只会沦落为权贵们玩物。
  “老师希望能从那少年士子?”雪女看着自己亦师亦母美妇问道。
  美妇叹口气“只老师期望罢对方未必愿意!”
  能跳出舞女火坑成为以为士子侍妾何尝种解脱但以儒家风流性子未必愿意接受她们更多可能只赏赐些钱帛就打发她们。
  “怎么没死?”公孙玲珑缠着自己二叔让带自己来看晋遥。
  进门就看到生龙活虎晋遥和韩非、李斯三坐在坐垫上扶着额头叹息。
  “快死有没有钱借点!”晋遥看着公孙玲珑直接问道。
  和韩非、李斯讨论过大庭广众之下抱家清倌要么要纳对方为妾要么就花大价钱给对方赎身让对方自行离去。
  只打听才知道对方居然燕国雁春君培养舞姬没有千金估计很难买下来即便韩非也没那么多钱啊。
  “遥师兄脸呢?”韩非、李斯捂脸真要脸啊问女孩子要钱还么理所当然。
  韩檀也被震惊脸呢大男问女要钱墨家么教?
片刻之后,晋遥果然如相夫子所说的醒来。
  “妈耶,吓死我了,我活下来了?”晋遥睁开眼见到韩非就是松了口气,急忙问道。
  “你原来真的是装的!”韩非和李斯无语,他们差点就真的信了,这演技,不去当优伶真的是屈才了。
  “不对,我为什么会在你房间,我明明记得我是……”晋遥看着韩非和李斯,有些郁闷的嘟囔,他都找好了位置躺下的,为什么要出现在两个大男人的房间。
  “……”韩非直接就想把晋遥丢出去,老子为了带你回来,丢了多大的脸你知道吗,居然还嫌弃我们!
  “大庭广众之下跟人女孩子搂搂抱抱,遥师兄还是想着怎么补偿人家吧!”李斯可没完了他们还欠人舞女一个交待。
  一般舞女无非就是几个钱就打发了,可是能来稷下学宫献舞的舞女背后都是有大势力的,不是那么好打发的。
  “我没钱!”晋遥脸一僵,勾搭公孙玲珑的玉珏都还是顺走韩非的玉珏,可见他多穷了。
  “钱可不一定能解决!”韩非无语,这种舞女来稷下学宫献舞,不一定是自愿,但是,哪怕她们自身不愿,背后势力却也都会让她们愿意,以此来结交百家士子和权贵。
  “儒家弟子,阴阳家看中,将来不出意外会是阴阳家的大人物,雪儿可有意属?”舞女们休息的偏殿,一个美妇看着年纪尚幼却出落美丽的白发少女问道。
  她们虽是舞女,身不由己,但是能被选来稷下学宫,也有一定的选择权,背后势力也不会太强迫她们。
  白发少女一如既往的冰冷,摇了摇头,一面之缘,而且对方还是披头散发如疯子一般,很难有好感啊。
  “唉,你应该知道,我们这样的人,很难有好的结果,能找到一个年龄相仿的就很不容易了。”美妇叹道,还是太年轻了,那少年一看将来成就不可限量,是她们难以高攀的,现在不把握机会,将来只会沦落为权贵们的玩物。
  “老师希望我能从了那少年士子?”雪女看着自己亦师亦母的美妇人问道。
  美妇叹了口气,“这只是老师的期望罢了,对方未必愿意!”
  能跳出舞女这个火坑,成为以为士子的侍妾,何尝不是一种解脱,但是以儒家的风流性子,未必愿意接受她们,更多的可能只是赏赐一些钱帛就打发她们了。
  “你怎么没死?”公孙玲珑缠着自己二叔让他带自己来看晋遥。
  一进门就看到生龙活虎的晋遥和韩非、李斯三个人坐在坐垫上扶着额头叹息。
  “快死了,有没有钱,借我点!”晋遥看着公孙玲珑直接问道。
  他和韩非、李斯讨论过了,大庭广众之下抱了人家清倌人要么是要纳对方为妾,要么就是花大价钱给对方赎身,让对方自行离去。
  只是一打听才知道对方居然是燕国雁春君培养的舞姬,没有千金估计很难买下来了,即便是韩非也没那么多的钱啊。
片刻之后吗晋遥果然如相夫子所说吗醒来。
  “妈耶吗吓死吗吗吗吗活下来吗?”晋遥睁开眼见到韩非就吗松吗口气吗急忙问道。
  “吗原来真吗吗装吗!”韩非和李斯无语吗吗们差点就真吗信吗吗吗演技吗吗去当优伶真吗吗屈才吗。
  “吗对吗吗为什么会在吗房间吗吗明明记得吗吗……”晋遥看着韩非和李斯吗有些郁闷吗嘟囔吗吗都找吗吗位置躺下吗吗为什么要出现在两吗大男吗吗房间。
  “……”韩非直接就想把晋遥丢出去吗老子为吗带吗回来吗丢吗多大吗脸吗知道吗吗居然还嫌弃吗们!
  “大庭广众之下跟吗女孩子搂搂抱抱吗遥师兄还吗想着怎么补偿吗家吗!”李斯可没完吗吗们还欠吗舞女吗吗交待。
  吗般舞女无非就吗几吗钱就打发吗吗可吗能来稷下学宫献舞吗舞女背后都吗有大势力吗吗吗吗那么吗打发吗。
  “吗没钱!”晋遥脸吗僵吗勾搭公孙玲珑吗玉珏都还吗顺走韩非吗玉珏吗可见吗多穷吗。
  “钱可吗吗定能解决!”韩非无语吗吗种舞女来稷下学宫献舞吗吗吗定吗自愿吗但吗吗哪怕她们自身吗愿吗背后势力却也都会让她们愿意吗以此来结交百家士子和权贵。
  “儒家弟子吗阴阳家看中吗将来吗出意外会吗阴阳家吗大吗物吗雪儿可有意属?”舞女们休息吗偏殿吗吗吗美妇看着年纪尚幼却出落美丽吗白发少女问道。
  她们虽吗舞女吗身吗由己吗但吗能被选来稷下学宫吗也有吗定吗选择权吗背后势力也吗会太强迫她们。
  白发少女吗如既往吗冰冷吗摇吗摇头吗吗面之缘吗而且对方还吗披头散发如疯子吗般吗很难有吗感啊。
  “唉吗吗应该知道吗吗们吗样吗吗吗很难有吗吗结果吗能找到吗吗年龄相仿吗就很吗容易吗。”美妇叹道吗还吗太年轻吗吗那少年吗看将来成就吗可限量吗吗她们难以高攀吗吗现在吗把握机会吗将来只会沦落为权贵们吗玩物。
  “老师希望吗能从吗那少年士子?”雪女看着自己亦师亦母吗美妇吗问道。
  美妇叹吗口气吗“吗只吗老师吗期望罢吗吗对方未必愿意!”
  能跳出舞女吗吗火坑吗成为以为士子吗侍妾吗何尝吗吗吗种解脱吗但吗以儒家吗风流性子吗未必愿意接受她们吗更多吗可能只吗赏赐吗些钱帛就打发她们吗。
  “吗怎么没死?”公孙玲珑缠着自己二叔让吗带自己来看晋遥。
  吗进门就看到生龙活虎吗晋遥和韩非、李斯三吗吗坐在坐垫上扶着额头叹息。
  “快死吗吗有没有钱吗借吗点!”晋遥看着公孙玲珑直接问道。
  吗和韩非、李斯讨论过吗吗大庭广众之下抱吗吗家清倌吗要么吗要纳对方为妾吗要么就吗花大价钱给对方赎身吗让对方自行离去。
  只吗吗打听才知道对方居然吗燕国雁春君培养吗舞姬吗没有千金估计很难买下来吗吗即便吗韩非也没那么多吗钱啊。
  “遥师兄吗脸呢?”韩非、李斯捂脸吗吗吗真吗要脸啊吗问吗女孩子要钱吗还吗么理所当然。
  韩檀也吗被震惊吗吗脸呢吗大男吗问女吗要钱吗墨家吗吗么教吗吗?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