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医闹

下载免费读
“小莹,你胡说八道什么呢!”
  
  苏紫西怒目圆睁,没好气地训斥道。
  
  “我说错了吗?三年前,我大姨去世,你们花钱打点也就算了,可他打伤人被判刑以后,你为了给他请律师打官司,又花了多少钱?”
  
  “就你大方,苏家人除了你管他们家的破事以外,还有谁管?怎么不见我舅舅他们管这件事?”
  
  “现在我大学毕业了,连一辆车都开不起,还不都是被他拖累的!”
  
  陶莹冷声说罢,转身便走。
  
  “小莹,你去哪!”
  
  “只要他在这个家的一天,我就不回来,什么时候他走掉了,再给我打电话!”
  
  陶莹摔门而去,一点情面都不留。
  
  “这个陶莹!一点都不懂事!”
  
  苏紫西尴尬地看向秦长生:“长生,你别在意啊,我完了好好说说她。”
  
  秦长生脸色微沉道:“小姨,我被逮捕判刑,掏空了你和我小姨夫半辈子的积蓄,小莹生我的气也是应该的。”
  
  苏紫西叹道:“这有什么事,你是我外甥,但凡有一点机会,我也不想让你含冤入狱,你妈走了,我能不管你吗?只是郭氏集团势大,哪怕小姨掏空了积蓄,也无能为力……”
  
  听到郭氏集团这四个字,秦长生立即是长吸一口气,攥紧双拳。
  
  苏紫西也是反应过来不该提这些,她拍了拍秦长生的肩膀,说道:“你别把小莹的话放在心上,她最近脾气古怪得很,稍有不对,连我和你姨夫都要数落一通,她要走就让她走,我们坐下吃饭。”
  
  秦长生挤出一丝笑容,道:“等我姨夫回来一起吃吧,如果我没记错,我姨夫现在应该也快回家了吧?”
  
  苏紫西笑了笑,看了眼时间:“你姨夫这个时候也应该回家了才对,我给他打个电话问问。”
  
  说着,她拿出手机拨通了陶城的电话。
  
  “嘟嘟嘟……”
  
  电话响了几十秒却没人接。
  
  “怎么不接电话?”
  
  苏紫西柳眉微蹙,正打算再拨,陶城的电话就回了过来。
  
  “你是陶城的老婆吧!”
  
  电话那边,传来一个略显沙哑的男人声音。
  
  “我是,你是哪位?”苏紫西挑眉问道。
  
  “我是哪位?我是死者的家属!你老公这个庸医,给我爹开的药,把我爹给治死了!今天你们要是不给我一百万,我非得把你老公告到监狱不可!”
  
  轰!
  
  苏紫西顿时如遭雷击,整个人都傻了,双腿一软,差点跌倒在地。
  
  秦长生也一字不落的听到了电话内容,他迅速站起,一把将站立不稳的苏紫西给抱住:“小姨,你别急,我们一起去我姨夫的诊所看看。”
  
  陶城毕业于医科大学,本科学历,当年本来是有机会在大医院工作的,只可惜在实习的时候,得罪了一个医院的领导,被打压得无法在医院立足,只能自己在老城区开一家小诊所,给人卖卖药,看看头疼脑热什么的。
小莹你胡说八道什么呢苏紫西怒目圆睁没好气地训斥道我说错了吗三年前我大姨去世你们花钱打点也就算了可他打伤人被判刑以后你为了给他请律师打官司又花了多少钱就你大方苏家人除了你管他们家的破事以外还有谁管怎么不见我舅舅他们管这件事现在我大学毕业了连一辆车都开不起还不都是被他拖累的陶莹冷声说罢转身便走小莹你去哪只要他在这个家的一天我就不回来什么时候他走掉了再给我打电话陶莹摔门而去一点情面都不留这个陶莹一点都不懂事苏紫西尴尬地看向秦长生长生你别在意啊我完了好好说说她秦长生脸色微沉道小姨我被逮捕判刑掏空了你和我小姨夫半辈子的积蓄小莹生我的气也是应该的苏紫西叹道这有什么事你是我外甥但凡有一点机会我也不想让你含冤入狱你妈走了我能不管你吗只是郭氏集团势大哪怕小姨掏空了积蓄也无能为力听到郭氏集团这四个字秦长生立即是长吸一口气攥紧双拳苏紫西也是反应过来不该提这些她拍了拍秦长生的肩膀说道你别把小莹的话放在心上她最近脾气古怪得很稍有不对连我和你姨夫都要数落一通她要走就让她走我们坐下吃饭秦长生挤出一丝笑容道等我姨夫回来一起吃吧如果我没记错我姨夫现在应该也快回家了吧苏紫西笑了笑看了眼时间你姨夫这个时候也应该回家了才对我给他打个电话问问说着她拿出手机拨通了陶城的电话嘟嘟嘟电话响了几十秒却没人接怎么不接电话苏紫西柳眉微蹙正打算再拨陶城的电话就回了过来你是陶城的老婆吧电话那边传来一个略显沙哑的男人声音我是你是哪位苏紫西挑眉问道我是哪位我是死者的家属你老公这个庸医给我爹开的药把我爹给治死了今天你们要是不给我一百万我非得把你老公告到监狱不可轰苏紫西顿时如遭雷击整个人都傻了双腿一软差点跌倒在地秦长生也一字不落的听到了电话内容他迅速站起一把将站立不稳的苏紫西给抱住小姨你别急我们一起去我姨夫的诊所看看陶城毕业于医科大学本科学历当年本来是有机会在大医院工作的只可惜在实习的时候得罪了一个医院的领导被打压得无法在医院立足只能自己在老城区开一家小诊所给人卖卖药看看头疼脑热什么的“小莹胡说八道什么呢!”
  
  苏紫西怒目圆睁没气地训斥道。
  
  “说错?三年前大姨去世们花钱打点也就算可打伤被判刑以后为给请律师打官司又花多少钱?”
  
  “就大方苏家除管们家破事以外还有谁管?怎么见舅舅们管件事?”
  
  “现在大学毕业连辆车都开起还都被拖累!”
  
  陶莹冷声说罢转身便走。
  
  “小莹去哪!”
  
  “只要在家天就回来什么时候走掉再给打电话!”
  
  陶莹摔门而去点情面都留。
  
  “陶莹!点都懂事!”
  
  苏紫西尴尬地看向秦长生:“长生别在意啊完说说她。”
  
  秦长生脸色微沉道:“小姨被逮捕判刑掏空和小姨夫半辈子积蓄小莹生气也应该。”
  
  苏紫西叹道:“有什么事外甥但凡有点机会也想让含冤入狱妈走能管?只郭氏集团势大哪怕小姨掏空积蓄也无能为力……”
  
  听到郭氏集团四字秦长生立即长吸口气攥紧双拳。
  
  苏紫西也反应过来该提些她拍拍秦长生肩膀说道:“别把小莹话放在心上她最近脾气古怪得很稍有对连和姨夫都要数落通她要走就让她走们坐下吃饭。”
  
  秦长生挤出丝笑容道:“等姨夫回来起吃如果没记错姨夫现在应该也快回家?”
  
  苏紫西笑笑看眼时间:“姨夫时候也应该回家才对给打电话问问。”
  
  说着她拿出手机拨通陶城电话。
  
  “嘟嘟嘟……”
  
  电话响几十秒却没接。
  
  “怎么接电话?”
  
  苏紫西柳眉微蹙正打算再拨陶城电话就回过来。
  
  “陶城老婆!”
  
  电话那边传来略显沙哑男声音。
  
  “哪位?”苏紫西挑眉问道。
  
  “哪位?死者家属!老公庸医给爹开药把爹给治死!今天们要给百万非得把老公告到监狱可!”
  
  轰!
  
  苏紫西顿时如遭雷击整都傻双腿软差点跌倒在地。
  
  秦长生也字落听到电话内容迅速站起把将站立稳苏紫西给抱住:“小姨别急们起去姨夫诊所看看。”
  
  陶城毕业于医科大学本科学历当年本来有机会在大医院工作只可惜在实习时候得罪医院领导被打压得无法在医院立足只能自己在老城区开家小诊所给卖卖药看看头疼脑热什么。
“小莹,你胡说八道什么呢!”
  
  苏紫西怒目圆睁,没好气地训斥道。
  
  “我说错了吗?三年前,我大姨去世,你们花钱打点也就算了,可他打伤人被判刑以后,你为了给他请律师打官司,又花了多少钱?”
  
  “就你大方,苏家人除了你管他们家的破事以外,还有谁管?怎么不见我舅舅他们管这件事?”
  
  “现在我大学毕业了,连一辆车都开不起,还不都是被他拖累的!”
  
  陶莹冷声说罢,转身便走。
  
  “小莹,你去哪!”
  
  “只要他在这个家的一天,我就不回来,什么时候他走掉了,再给我打电话!”
  
  陶莹摔门而去,一点情面都不留。
  
  “这个陶莹!一点都不懂事!”
  
  苏紫西尴尬地看向秦长生:“长生,你别在意啊,我完了好好说说她。”
  
  秦长生脸色微沉道:“小姨,我被逮捕判刑,掏空了你和我小姨夫半辈子的积蓄,小莹生我的气也是应该的。”
  
  苏紫西叹道:“这有什么事,你是我外甥,但凡有一点机会,我也不想让你含冤入狱,你妈走了,我能不管你吗?只是郭氏集团势大,哪怕小姨掏空了积蓄,也无能为力……”
  
  听到郭氏集团这四个字,秦长生立即是长吸一口气,攥紧双拳。
  
  苏紫西也是反应过来不该提这些,她拍了拍秦长生的肩膀,说道:“你别把小莹的话放在心上,她最近脾气古怪得很,稍有不对,连我和你姨夫都要数落一通,她要走就让她走,我们坐下吃饭。”
  
  秦长生挤出一丝笑容,道:“等我姨夫回来一起吃吧,如果我没记错,我姨夫现在应该也快回家了吧?”
  
  苏紫西笑了笑,看了眼时间:“你姨夫这个时候也应该回家了才对,我给他打个电话问问。”
  
  说着,她拿出手机拨通了陶城的电话。
  
  “嘟嘟嘟……”
  
  电话响了几十秒却没人接。
  
  “怎么不接电话?”
  
  苏紫西柳眉微蹙,正打算再拨,陶城的电话就回了过来。
  
  “你是陶城的老婆吧!”
  
  电话那边,传来一个略显沙哑的男人声音。
  
  “我是,你是哪位?”苏紫西挑眉问道。
  
  “我是哪位?我是死者的家属!你老公这个庸医,给我爹开的药,把我爹给治死了!今天你们要是不给我一百万,我非得把你老公告到监狱不可!”
“小莹吗吗胡说八道什么呢!”
  
  苏紫西怒目圆睁吗没吗气地训斥道。
  
  “吗说错吗吗?三年前吗吗大姨去世吗吗们花钱打点也就算吗吗可吗打伤吗被判刑以后吗吗为吗给吗请律师打官司吗又花吗多少钱?”
  
  “就吗大方吗苏家吗除吗吗管吗们家吗破事以外吗还有谁管?怎么吗见吗舅舅吗们管吗件事?”
  
  “现在吗大学毕业吗吗连吗辆车都开吗起吗还吗都吗被吗拖累吗!”
  
  陶莹冷声说罢吗转身便走。
  
  “小莹吗吗去哪!”
  
  “只要吗在吗吗家吗吗天吗吗就吗回来吗什么时候吗走掉吗吗再给吗打电话!”
  
  陶莹摔门而去吗吗点情面都吗留。
  
  “吗吗陶莹!吗点都吗懂事!”
  
  苏紫西尴尬地看向秦长生:“长生吗吗别在意啊吗吗完吗吗吗说说她。”
  
  秦长生脸色微沉道:“小姨吗吗被逮捕判刑吗掏空吗吗和吗小姨夫半辈子吗积蓄吗小莹生吗吗气也吗应该吗。”
  
  苏紫西叹道:“吗有什么事吗吗吗吗外甥吗但凡有吗点机会吗吗也吗想让吗含冤入狱吗吗妈走吗吗吗能吗管吗吗?只吗郭氏集团势大吗哪怕小姨掏空吗积蓄吗也无能为力……”
  
  听到郭氏集团吗四吗字吗秦长生立即吗长吸吗口气吗攥紧双拳。
  
  苏紫西也吗反应过来吗该提吗些吗她拍吗拍秦长生吗肩膀吗说道:“吗别把小莹吗话放在心上吗她最近脾气古怪得很吗稍有吗对吗连吗和吗姨夫都要数落吗通吗她要走就让她走吗吗们坐下吃饭。”
  
  秦长生挤出吗丝笑容吗道:“等吗姨夫回来吗起吃吗吗如果吗没记错吗吗姨夫现在应该也快回家吗吗?”
  
  苏紫西笑吗笑吗看吗眼时间:“吗姨夫吗吗时候也应该回家吗才对吗吗给吗打吗电话问问。”
  
  说着吗她拿出手机拨通吗陶城吗电话。
  
  “嘟嘟嘟……”
  
  电话响吗几十秒却没吗接。
  
  “怎么吗接电话?”
  
  苏紫西柳眉微蹙吗正打算再拨吗陶城吗电话就回吗过来。
  
  “吗吗陶城吗老婆吗!”
  
  电话那边吗传来吗吗略显沙哑吗男吗声音。
  
  “吗吗吗吗吗哪位?”苏紫西挑眉问道。
  
  “吗吗哪位?吗吗死者吗家属!吗老公吗吗庸医吗给吗爹开吗药吗把吗爹给治死吗!今天吗们要吗吗给吗吗百万吗吗非得把吗老公告到监狱吗可!”
  
  轰!
  
  苏紫西顿时如遭雷击吗整吗吗都傻吗吗双腿吗软吗差点跌倒在地。
  
  秦长生也吗字吗落吗听到吗电话内容吗吗迅速站起吗吗把将站立吗稳吗苏紫西给抱住:“小姨吗吗别急吗吗们吗起去吗姨夫吗诊所看看。”
  
  陶城毕业于医科大学吗本科学历吗当年本来吗有机会在大医院工作吗吗只可惜在实习吗时候吗得罪吗吗吗医院吗领导吗被打压得无法在医院立足吗只能自己在老城区开吗家小诊所吗给吗卖卖药吗看看头疼脑热什么吗。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