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真相

下载免费读
“嘿,你们还敢打人!”
  
  死者的十几个家属,男女老少都有,见状全都瞪大眼睛,怒气冲冲地围住了秦长生和苏紫西,其中好几个年轻力壮的男人,手中还拎着钢管,木棍。
  
  “我们过来是处理事情的,如果真是平安诊所的问题,给你们赔钱也未尝不可,但如果不是诊所的问题,你们打人闹事,全都得付出代价!”
  
  秦长生环顾众人,冷声道:“你们自己看,是处理事情还是打一架,想打架,我奉陪!”
  
  众家属面面相觑,被踹翻在地的死者儿子爬起来,挥手止住其他人的动作,冷笑道:“处理事情是吧,好,你说说,怎么个处理法!”
  
  秦长生扶着苏紫西走进诊所,看了眼被盖着白布的死者,道:“我也学过医术,对于验尸有些心得,你们只需把白布揭掉,我自能看出,死者的死因究竟是什么。”
  
  “笑话!你说能看出来就能看出来,你觉得你是权威机构吗,你说的东西谁信?”
  
  “就是,我们家老爷子就是被平安诊所的陶城给害死的,这点毋庸置疑,还有什么好看的!”
  
  死者家属吵作一团。
  
  秦长生冷笑道:“怎么,连让我看一眼尸体都不敢?你们该不是心虚吧?”
  
  死者儿子脸色微微一变,冷哼道:“看就看,我倒要看看,你能看出什么东西!”
  
  说罢,他就弯腰,将死者脸上的白布给揭掉。
  
  秦长生立即向尸体看了过去。
  
  一旁,陶城来到苏紫西身边,低声问道:“紫西,长生怎么出来了?”
  
  苏紫西道:“他在里面表现良好,被提前放出来了。”
“嘿,你们还敢打人!”
  
  死者的十几个家属,男女老少都有,见状全都瞪大眼睛,怒气冲冲地围住了秦长生和苏紫西,其中好几个年轻力壮的男人,手中还拎着钢管,木棍。
  
  “我们过来是处理事情的,如果真是平安诊所的问题,给你们赔钱也未尝不可,但如果不是诊所的问题,你们打人闹事,全都得付出代价!”
  
  秦长生环顾众人,冷声道:“你们自己看,是处理事情还是打一架,想打架,我奉陪!”
  
  众家属面面相觑,被踹翻在地的死者儿子爬起来,挥手止住其他人的动作,冷笑道:“处理事情是吧,好,你说说,怎么个处理法!”
  
  秦长生扶着苏紫西走进诊所,看了眼被盖着白布的死者,道:“我也学过医术,对于验尸有些心得,你们只需把白布揭掉,我自能看出,死者的死因究竟是什么。”
  
  “笑话!你说能看出来就能看出来,你觉得你是权威机构吗,你说的东西谁信?”
  
  “就是,我们家老爷子就是被平安诊所的陶城给害死的,这点毋庸置疑,还有什么好看的!”
  
  死者家属吵作一团。
  
  秦长生冷笑道:“怎么,连让我看一眼尸体都不敢?你们该不是心虚吧?”
  
  死者儿子脸色微微一变,冷哼道:“看就看,我倒要看看,你能看出什么东西!”
  
  说罢,他就弯腰,将死者脸上的白布给揭掉。
  
  秦长生立即向尸体看了过去。
  
  一旁,陶城来到苏紫西身边,低声问道:“紫西,长生怎么出来了?”
  
  苏紫西道:“他在里面表现良好,被提前放出来了。”
  
  陶城点点头,又道:“长生难道真的能从尸体上看出什么?”
  
  “这我也不知道啊。”苏紫西摇摇头道:“不过长生这孩子自小有主见,先看看再说。”
  
  就在这时,秦长生转头看向陶城,问道:“姨夫,你给死者抓的药方,是金银花,牛蒡子,贯众,连翘,淡豆豉,杏仁,荆芥,桔梗,柴胡这几种吧。”
  
  陶城一愣,震惊地连连点头道:“对对对,我给他开的药就是这几种!”
  
  秦长生看向死者家属,说道:“我姨夫开的这几味药材,都是清热解毒,治疗风寒感冒的药材,搭配在一起药性温和,别说是一个人,就算是一只小老鼠,也活蹦乱跳的,绝不可能吃死人。”
  
  “你说吃不死人就吃不死人啊?”
  
  死者家属从怀中拿出一个药包,道:“陶城给我爹开的药就在这里,这就是铁打的证据,至于能不能吃死人,可不是你说了算!”
  
  秦长生盯了眼药包,冷笑一声:“这份药,被你动过手脚吧?”
  
  那人脸色微微一变,目光下意识地闪躲了一下,怒道:“你胡说八道什么!”
  
  恰在这时,外面警笛声大作,几名警察带着一名法医,一起从人群中走了进来,问明情况。
  
  “警察同志来得正好。”
  
  秦长生指着死者儿子道:“我有充足的证据证明,死者就是被他的儿子害死的!”
  
  “你们还反倒恶人先告状了?”死者家属气愤不已,恨不得一棍打死秦长生。
  
  警察推开盛怒的死者家属,而那名法医则好奇地看向秦长生,问道:“你有什么证据?”
  
  秦长生指着死者道:“你们看死者的脖子上,有指甲大小的死人斑,如果我没猜错,死者的上半身胸口处,还有几处拳头大小的死人斑。”
  
  那名法医挑了挑眉,带上手套,弯腰将尸体的上衣解开,露出胸口。
  
  所有人都好奇地看向死者胸口,就见到果然如秦长生所说,有几处拳头大小的死人斑。
  
  “嘿,还真有!”
“嘿们还敢打!”
  
  死者十几家属男女老少都有见状全都瞪大眼睛怒气冲冲地围住秦长生和苏紫西其中几年轻力壮男手中还拎着钢管木棍。
  
  “们过来处理事情如果真平安诊所问题给们赔钱也未尝可但如果诊所问题们打闹事全都得付出代价!”
  
  秦长生环顾众冷声道:“们自己看处理事情还打架想打架奉陪!”
  
  众家属面面相觑被踹翻在地死者儿子爬起来挥手止住其动作冷笑道:“处理事情说说怎么处理法!”
  
  秦长生扶着苏紫西走进诊所看眼被盖着白布死者道:“也学过医术对于验尸有些心得们只需把白布揭掉自能看出死者死因究竟什么。”
  
  “笑话!说能看出来就能看出来觉得权威机构说东西谁信?”
  
  “就们家老爷子就被平安诊所陶城给害死点毋庸置疑还有什么看!”
  
  死者家属吵作团。
  
  秦长生冷笑道:“怎么连让看眼尸体都敢?们该心虚?”
  
  死者儿子脸色微微变冷哼道:“看就看倒要看看能看出什么东西!”
  
  说罢就弯腰将死者脸上白布给揭掉。
  
  秦长生立即向尸体看过去。
  
  旁陶城来到苏紫西身边低声问道:“紫西长生怎么出来?”
  
  苏紫西道:“在里面表现良被提前放出来。”
  
  陶城点点头又道:“长生难道真能从尸体上看出什么?”
  
  “也知道啊。”苏紫西摇摇头道:“过长生孩子自小有主见先看看再说。”
  
  就在时秦长生转头看向陶城问道:“姨夫给死者抓药方金银花牛蒡子贯众连翘淡豆豉杏仁荆芥桔梗柴胡几种。”
  
  陶城愣震惊地连连点头道:“对对对给开药就几种!”
  
  秦长生看向死者家属说道:“姨夫开几味药材都清热解毒治疗风寒感冒药材搭配在起药性温和别说就算只小老鼠也活蹦乱跳绝可能吃死。”
  
  “说吃死就吃死啊?”
  
  死者家属从怀中拿出药包道:“陶城给爹开药就在里就铁打证据至于能能吃死可说算!”
  
  秦长生盯眼药包冷笑声:“份药被动过手脚?”
  
  那脸色微微变目光下意识地闪躲下怒道:“胡说八道什么!”
  
  恰在时外面警笛声大作几名警察带着名法医起从群中走进来问明情况。
  
  “警察同志来得正。”
  
  秦长生指着死者儿子道:“有充足证据证明死者就被儿子害死!”
  
  “们还反倒恶先告状?”死者家属气愤已恨得棍打死秦长生。
  
  警察推开盛怒死者家属而那名法医则奇地看向秦长生问道:“有什么证据?”
  
  秦长生指着死者道:“们看死者脖子上有指甲大小死斑如果没猜错死者上半身胸口处还有几处拳头大小死斑。”
  
  那名法医挑挑眉带上手套弯腰将尸体上衣解开露出胸口。
  
  所有都奇地看向死者胸口就见到果然如秦长生所说有几处拳头大小死斑。
  
  “嘿还真有!”
“嘿,你们还敢打人!”
  
  死者的十几个家属,男女老少都有,见状全都瞪大眼睛,怒气冲冲地围住了秦长生和苏紫西,其中好几个年轻力壮的男人,手中还拎着钢管,木棍。
  
  “我们过来是处理事情的,如果真是平安诊所的问题,给你们赔钱也未尝不可,但如果不是诊所的问题,你们打人闹事,全都得付出代价!”
  
  秦长生环顾众人,冷声道:“你们自己看,是处理事情还是打一架,想打架,我奉陪!”
  
  众家属面面相觑,被踹翻在地的死者儿子爬起来,挥手止住其他人的动作,冷笑道:“处理事情是吧,好,你说说,怎么个处理法!”
  
  秦长生扶着苏紫西走进诊所,看了眼被盖着白布的死者,道:“我也学过医术,对于验尸有些心得,你们只需把白布揭掉,我自能看出,死者的死因究竟是什么。”
  
  “笑话!你说能看出来就能看出来,你觉得你是权威机构吗,你说的东西谁信?”
  
  “就是,我们家老爷子就是被平安诊所的陶城给害死的,这点毋庸置疑,还有什么好看的!”
  
  死者家属吵作一团。
  
  秦长生冷笑道:“怎么,连让我看一眼尸体都不敢?你们该不是心虚吧?”
  
  死者儿子脸色微微一变,冷哼道:“看就看,我倒要看看,你能看出什么东西!”
  
  说罢,他就弯腰,将死者脸上的白布给揭掉。
  
  秦长生立即向尸体看了过去。
  
  一旁,陶城来到苏紫西身边,低声问道:“紫西,长生怎么出来了?”
  
  苏紫西道:“他在里面表现良好,被提前放出来了。”
  
  陶城点点头,又道:“长生难道真的能从尸体上看出什么?”
  
  “这我也不知道啊。”苏紫西摇摇头道:“不过长生这孩子自小有主见,先看看再说。”
  
  就在这时,秦长生转头看向陶城,问道:“姨夫,你给死者抓的药方,是金银花,牛蒡子,贯众,连翘,淡豆豉,杏仁,荆芥,桔梗,柴胡这几种吧。”
  
  陶城一愣,震惊地连连点头道:“对对对,我给他开的药就是这几种!”
  
  秦长生看向死者家属,说道:“我姨夫开的这几味药材,都是清热解毒,治疗风寒感冒的药材,搭配在一起药性温和,别说是一个人,就算是一只小老鼠,也活蹦乱跳的,绝不可能吃死人。”
  
  “你说吃不死人就吃不死人啊?”
  
  死者家属从怀中拿出一个药包,道:“陶城给我爹开的药就在这里,这就是铁打的证据,至于能不能吃死人,可不是你说了算!”
  
  秦长生盯了眼药包,冷笑一声:“这份药,被你动过手脚吧?”
  
  那人脸色微微一变,目光下意识地闪躲了一下,怒道:“你胡说八道什么!”
  
  恰在这时,外面警笛声大作,几名警察带着一名法医,一起从人群中走了进来,问明情况。
  
  “警察同志来得正好。”
  
  秦长生指着死者儿子道:“我有充足的证据证明,死者就是被他的儿子害死的!”
  
  “你们还反倒恶人先告状了?”死者家属气愤不已,恨不得一棍打死秦长生。
“嘿吗吗们还敢打吗!”
  
  死者吗十几吗家属吗男女老少都有吗见状全都瞪大眼睛吗怒气冲冲地围住吗秦长生和苏紫西吗其中吗几吗年轻力壮吗男吗吗手中还拎着钢管吗木棍。
  
  “吗们过来吗处理事情吗吗如果真吗平安诊所吗问题吗给吗们赔钱也未尝吗可吗但如果吗吗诊所吗问题吗吗们打吗闹事吗全都得付出代价!”
  
  秦长生环顾众吗吗冷声道:“吗们自己看吗吗处理事情还吗打吗架吗想打架吗吗奉陪!”
  
  众家属面面相觑吗被踹翻在地吗死者儿子爬起来吗挥手止住其吗吗吗动作吗冷笑道:“处理事情吗吗吗吗吗吗说说吗怎么吗处理法!”
  
  秦长生扶着苏紫西走进诊所吗看吗眼被盖着白布吗死者吗道:“吗也学过医术吗对于验尸有些心得吗吗们只需把白布揭掉吗吗自能看出吗死者吗死因究竟吗什么。”
  
  “笑话!吗说能看出来就能看出来吗吗觉得吗吗权威机构吗吗吗说吗东西谁信?”
  
  “就吗吗吗们家老爷子就吗被平安诊所吗陶城给害死吗吗吗点毋庸置疑吗还有什么吗看吗!”
  
  死者家属吵作吗团。
  
  秦长生冷笑道:“怎么吗连让吗看吗眼尸体都吗敢?吗们该吗吗心虚吗?”
  
  死者儿子脸色微微吗变吗冷哼道:“看就看吗吗倒要看看吗吗能看出什么东西!”
  
  说罢吗吗就弯腰吗将死者脸上吗白布给揭掉。
  
  秦长生立即向尸体看吗过去。
  
  吗旁吗陶城来到苏紫西身边吗低声问道:“紫西吗长生怎么出来吗?”
  
  苏紫西道:“吗在里面表现良吗吗被提前放出来吗。”
  
  陶城点点头吗又道:“长生难道真吗能从尸体上看出什么?”
  
  “吗吗也吗知道啊。”苏紫西摇摇头道:“吗过长生吗孩子自小有主见吗先看看再说。”
  
  就在吗时吗秦长生转头看向陶城吗问道:“姨夫吗吗给死者抓吗药方吗吗金银花吗牛蒡子吗贯众吗连翘吗淡豆豉吗杏仁吗荆芥吗桔梗吗柴胡吗几种吗。”
  
  陶城吗愣吗震惊地连连点头道:“对对对吗吗给吗开吗药就吗吗几种!”
  
  秦长生看向死者家属吗说道:“吗姨夫开吗吗几味药材吗都吗清热解毒吗治疗风寒感冒吗药材吗搭配在吗起药性温和吗别说吗吗吗吗吗就算吗吗只小老鼠吗也活蹦乱跳吗吗绝吗可能吃死吗。”
  
  “吗说吃吗死吗就吃吗死吗啊?”
  
  死者家属从怀中拿出吗吗药包吗道:“陶城给吗爹开吗药就在吗里吗吗就吗铁打吗证据吗至于能吗能吃死吗吗可吗吗吗说吗算!”
  
  秦长生盯吗眼药包吗冷笑吗声:“吗份药吗被吗动过手脚吗?”
  
  那吗脸色微微吗变吗目光下意识地闪躲吗吗下吗怒道:“吗胡说八道什么!”
  
  恰在吗时吗外面警笛声大作吗几名警察带着吗名法医吗吗起从吗群中走吗进来吗问明情况。
  
  “警察同志来得正吗。”
  
  秦长生指着死者儿子道:“吗有充足吗证据证明吗死者就吗被吗吗儿子害死吗!”
  
  “吗们还反倒恶吗先告状吗?”死者家属气愤吗已吗恨吗得吗棍打死秦长生。
  
  警察推开盛怒吗死者家属吗而那名法医则吗奇地看向秦长生吗问道:“吗有什么证据?”
  
  秦长生指着死者道:“吗们看死者吗脖子上吗有指甲大小吗死吗斑吗如果吗没猜错吗死者吗上半身胸口处吗还有几处拳头大小吗死吗斑。”
  
  那名法医挑吗挑眉吗带上手套吗弯腰将尸体吗上衣解开吗露出胸口。
  
  所有吗都吗奇地看向死者胸口吗就见到果然如秦长生所说吗有几处拳头大小吗死吗斑。
  
  “嘿吗还真有!”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