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登门治病

下载免费读
没过多久,秦长生便和名叫刘超的法医,一同来到了江州市鼎鼎有名的佳境天城别墅区。
  
  据刘超所说,病患本名孟义德,乃是江州有名的富豪,名下的隆盛集团涉及多方面的生意,包括钢材,运输,医疗等产业。
  
  孟义德曾对刘超有恩,所以孟义德重病以后,刘超也一直记在心上,今天见到秦长生医术似乎不凡,便动了让秦长生给孟义德治病的念头。
  
  听到孟义德是隆胜集团的董事长,秦长生不禁想起了今天在面馆见到的那个名叫孟宛韵的美女。
  
  对方自称是隆胜集团的总裁,却不知和孟义德是什么关系。
  
  到了佳境天城38号别墅,秦长生和刘超刚下车,就见一个四十余岁的中年男子快步迎了上来。
  
  “刘警官,你说带了一位神医给我家老爷看病?神医人呢?”
  
  这人模样儒雅,穿着一丝不苟,却是满脸的急切,面有憔悴,来到刘超面前后,和刘超握了握手,着急的问道。
  
  秦长生就站在刘超身边,对方还看了眼秦长生,可却压根就没把秦长生和刘超之前电话中说的“神医”联系在一起。
  
  毕竟秦长生不过二十出头,又刚出狱,穿着破旧的衬衫和牛仔裤,任谁也不会把他和神医联系起来。
  
  刘超指着秦长生,对中年介绍道:“何管家,这位小兄弟,就是我刚才在电话里说的神医,让他给孟先生看一下吧。”
  
  “他?”
  
  何齐鲁瞪大眼睛看着秦长生,脸上的殷勤和急切之色,顿时消退了不少。
  
  再次看向刘超,何齐鲁的语气顿时微微一沉:“刘警官,你莫不是在和我开玩笑?这个小伙子看起来也就大学刚毕业不久吧,恐怕进医院当个主治大夫都难,也敢称神医?”
  
  刘超一怔,笑着把之前在平安诊所发生的事情,告诉了何齐鲁。
  
  “何管家,如果这位小兄弟没有两把刷子,我又怎么敢随意带来给孟先生看病?孟先生现在生命垂危,依我看,不如让他试一试?”
  
  何齐鲁再次打量了秦长生一眼,略一沉吟后,点了点头道:“行,刘警官你的医术也不低,既然是你举荐,那就让他试试吧。”
  
  说完,他就快步带着刘超和秦长生走进别墅里边。
  
  秦长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富丽堂皇的别墅,一时间忍不住东瞧西看,何齐鲁见到他这副乡巴佬进城的模样,心里多少有点没底,但一想到孟义德危在旦夕,权当是死马当活马医了。
  
  三人一齐来到二楼,还未走到卧室里面,就闻到了刺鼻的药水味。
没过多久,秦长生便和名叫刘超的法医,一同来到了江州市鼎鼎有名的佳境天城别墅区。
  
  据刘超所说,病患本名孟义德,乃是江州有名的富豪,名下的隆盛集团涉及多方面的生意,包括钢材,运输,医疗等产业。
  
  孟义德曾对刘超有恩,所以孟义德重病以后,刘超也一直记在心上,今天见到秦长生医术似乎不凡,便动了让秦长生给孟义德治病的念头。
  
  听到孟义德是隆胜集团的董事长,秦长生不禁想起了今天在面馆见到的那个名叫孟宛韵的美女。
  
  对方自称是隆胜集团的总裁,却不知和孟义德是什么关系。
  
  到了佳境天城38号别墅,秦长生和刘超刚下车,就见一个四十余岁的中年男子快步迎了上来。
  
  “刘警官,你说带了一位神医给我家老爷看病?神医人呢?”
  
  这人模样儒雅,穿着一丝不苟,却是满脸的急切,面有憔悴,来到刘超面前后,和刘超握了握手,着急的问道。
  
  秦长生就站在刘超身边,对方还看了眼秦长生,可却压根就没把秦长生和刘超之前电话中说的“神医”联系在一起。
  
  毕竟秦长生不过二十出头,又刚出狱,穿着破旧的衬衫和牛仔裤,任谁也不会把他和神医联系起来。
  
  刘超指着秦长生,对中年介绍道:“何管家,这位小兄弟,就是我刚才在电话里说的神医,让他给孟先生看一下吧。”
  
  “他?”
  
  何齐鲁瞪大眼睛看着秦长生,脸上的殷勤和急切之色,顿时消退了不少。
  
  再次看向刘超,何齐鲁的语气顿时微微一沉:“刘警官,你莫不是在和我开玩笑?这个小伙子看起来也就大学刚毕业不久吧,恐怕进医院当个主治大夫都难,也敢称神医?”
  
  刘超一怔,笑着把之前在平安诊所发生的事情,告诉了何齐鲁。
  
  “何管家,如果这位小兄弟没有两把刷子,我又怎么敢随意带来给孟先生看病?孟先生现在生命垂危,依我看,不如让他试一试?”
  
  何齐鲁再次打量了秦长生一眼,略一沉吟后,点了点头道:“行,刘警官你的医术也不低,既然是你举荐,那就让他试试吧。”
  
  说完,他就快步带着刘超和秦长生走进别墅里边。
  
  秦长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富丽堂皇的别墅,一时间忍不住东瞧西看,何齐鲁见到他这副乡巴佬进城的模样,心里多少有点没底,但一想到孟义德危在旦夕,权当是死马当活马医了。
  
  三人一齐来到二楼,还未走到卧室里面,就闻到了刺鼻的药水味。
  
  就见卧室里面,床上躺着一个形容枯槁的中年男子,旁边摆放着好几个医疗仪器,在那中年男人身上插着好几个管子和线路,分别是氧气机,心电图检测仪等。
  
  而在床边,则或坐或站着几个穿着华贵的人,以及两个穿白大褂的男女。
  
  其中,在苏紫西的面馆,和秦长生有过一面之缘的孟宛韵,也在这里。
  
  孟宛韵似乎也刚回来不久,她站在一个风韵犹存的中年妇女身边,一边安慰着双目通红的中年妇女,一边问那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王医生,我父亲情况怎么样了?”
  
  白大褂中年叹了口气,如实答道:“孟小姐,实不相瞒,依我看,孟先生已经回天乏术了,最多也就是两三天的事情,你们还是早点准备后事吧。”
  
  “呜呜呜……”
  
  听到医生宣判孟义德死期,中年妇女顿时忍不住伤心哭泣。
  
  “二妈,别哭了,既然王医生都这么说了,我们还是抓紧给我爸准备后事吧。”
没过多久秦长生便和名叫刘超法医同来到江州市鼎鼎有名佳境天城别墅区。
  
  据刘超所说病患本名孟义德乃江州有名富豪名下隆盛集团涉及多方面生意包括钢材运输医疗等产业。
  
  孟义德曾对刘超有恩所以孟义德重病以后刘超也直记在心上今天见到秦长生医术似乎凡便动让秦长生给孟义德治病念头。
  
  听到孟义德隆胜集团董事长秦长生禁想起今天在面馆见到那名叫孟宛韵美女。
  
  对方自称隆胜集团总裁却知和孟义德什么关系。
  
  到佳境天城38号别墅秦长生和刘超刚下车就见四十余岁中年男子快步迎上来。
  
  “刘警官说带位神医给家老爷看病?神医呢?”
  
  模样儒雅穿着丝苟却满脸急切面有憔悴来到刘超面前后和刘超握握手着急问道。
  
  秦长生就站在刘超身边对方还看眼秦长生可却压根就没把秦长生和刘超之前电话中说“神医”联系在起。
  
  毕竟秦长生过二十出头又刚出狱穿着破旧衬衫和牛仔裤任谁也会把和神医联系起来。
  
  刘超指着秦长生对中年介绍道:“何管家位小兄弟就刚才在电话里说神医让给孟先生看下。”
  
  “?”
  
  何齐鲁瞪大眼睛看着秦长生脸上殷勤和急切之色顿时消退少。
  
  再次看向刘超何齐鲁语气顿时微微沉:“刘警官莫在和开玩笑?小伙子看起来也就大学刚毕业久恐怕进医院当主治大夫都难也敢称神医?”
  
  刘超怔笑着把之前在平安诊所发生事情告诉何齐鲁。
  
  “何管家如果位小兄弟没有两把刷子又怎么敢随意带来给孟先生看病?孟先生现在生命垂危依看如让试试?”
  
  何齐鲁再次打量秦长生眼略沉吟后点点头道:“行刘警官医术也低既然举荐那就让试试。”
  
  说完就快步带着刘超和秦长生走进别墅里边。
  
  秦长生第次见到么富丽堂皇别墅时间忍住东瞧西看何齐鲁见到副乡巴佬进城模样心里多少有点没底但想到孟义德危在旦夕权当死马当活马医。
  
  三齐来到二楼还未走到卧室里面就闻到刺鼻药水味。
  
  就见卧室里面床上躺着形容枯槁中年男子旁边摆放着几医疗仪器在那中年男身上插着几管子和线路分别氧气机心电图检测仪等。
  
  而在床边则或坐或站着几穿着华贵以及两穿白大褂男女。
  
  其中在苏紫西面馆和秦长生有过面之缘孟宛韵也在里。
  
  孟宛韵似乎也刚回来久她站在风韵犹存中年妇女身边边安慰着双目通红中年妇女边问那穿着白大褂医生:“王医生父亲情况怎么样?”
  
  白大褂中年叹口气如实答道:“孟小姐实相瞒依看孟先生已经回天乏术最多也就两三天事情们还早点准备后事。”
  
  “呜呜呜……”
  
  听到医生宣判孟义德死期中年妇女顿时忍住伤心哭泣。
  
  “二妈别哭既然王医生都么说们还抓紧给爸准备后事。”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