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任天下名医齐聚,也不如我!

下载免费读
秦长生方才已经把孟宛韵和孟建元争吵的内容给听在耳里,此时拿眼一打量孟建元,见他尖嘴猴腮,有阴险小人之相,哪里猜不出来,这个孟建元是巴不得孟义德早点死掉。
  
  别说他看起来不像是神医,就算是国之圣手过来,恐怕孟建元也会想方设法阻止给孟义德治病。
  
  想到这里,秦长生眼眸微微一眯,仔细看了眼病床上昏迷不醒,形容枯槁的孟义德,坦言道:“我的确没有行医资格证,不过我有十足的把握,可以治好孟先生。”
  
  “你连行医资格证都没有,还跑来给人治病?你有尼玛的十足把握!”
  
  孟建元咬牙切齿,直接开口破骂。
  
  然而还不等他声音落地,一阵疾风迅速扑面而来!
  
  “啪”的一声脆响,孟建元便顶着半边红肿的脸躺在地上。
  
  他怒目圆睁的瞪着秦长生,咬牙叫道:“你敢打我!你知不知道老子是谁!你想死不成!”
  
  其余人也是全都傻了眼,万没想到,秦长生的脾气竟然如此大,一言不合就把孟建元给抽倒在地。
  
  秦长生一直恬淡的神情,此时已经是变得无比冷酷。
  
  他居高临下的盯着孟建元,声音中的冷煞之气无比渗人:“再让我听到那个字,我废了你!”
  
  那个字?
  
  哪个字?
  
  一时间,在场之人都有些茫然。
  
  没有人知道,秦长生此生最痛苦的事,就是三年前母亲惨死。
  
  龙有逆鳞,含辛茹苦将秦长生抚养长大的苏紫南,便是秦长生的逆鳞,秦长生从小最反感听到别人骂人带“妈”字,尤其是三年前苏紫南去世之后,这更是他最听不得的脏话。
秦长生方才已经把孟宛韵和孟建元争吵的内容给听在耳里此时拿眼一打量孟建元见他尖嘴猴腮有阴险小人之相哪里猜不出来这个孟建元是巴不得孟义德早点死掉别说他看起来不像是神医就算是国之圣手过来恐怕孟建元也会想方设法阻止给孟义德治病想到这里秦长生眼眸微微一眯仔细看了眼病床上昏迷不醒形容枯槁的孟义德坦言道我的确没有行医资格证不过我有十足的把握可以治好孟先生你连行医资格证都没有还跑来给人治病你有尼玛的十足把握孟建元咬牙切齿直接开口破骂然而还不等他声音落地一阵疾风迅速扑面而来啪的一声脆响孟建元便顶着半边红肿的脸躺在地上他怒目圆睁的瞪着秦长生咬牙叫道你敢打我你知不知道老子是谁你想死不成其余人也是全都傻了眼万没想到秦长生的脾气竟然如此大一言不合就把孟建元给抽倒在地秦长生一直恬淡的神情此时已经是变得无比冷酷他居高临下的盯着孟建元声音中的冷煞之气无比渗人再让我听到那个字我废了你那个字哪个字一时间在场之人都有些茫然没有人知道秦长生此生最痛苦的事就是三年前母亲惨死龙有逆鳞含辛茹苦将秦长生抚养长大的苏紫南便是秦长生的逆鳞秦长生从小最反感听到别人骂人带妈字尤其是三年前苏紫南去世之后这更是他最听不得的脏话三年前秦长生之所以会把人打成重伤被关进监狱就是因为对方当着他的面用极其恶毒的言语侮辱他去世的母亲孟建元虽然一时没有理清楚秦长生指的是哪个字可面对秦长生冰冷的双眼孟建元却是心中胆怯紧紧闭上嘴巴不敢再多说一句秦长生看向病床上的孟义德说道我说了我能治好孟先生自然就能治好不过你们若想让我出手诊治将他救醒诊金一百万他这次本就是为了诊金而来孟建元身为孟义德的儿子却如此不尊重人他也懒得废话想让他出手治病可以钱到位再说否则管他们家如何天人永别互争家产跟他毫无关系一百万诊金听到秦长生狮子大开口所有人都懵住了尤其是那名王医生更是气的咧嘴怒笑你以为你是什么人华佗再世吗就是全国最顶尖的专家上门治疗也不敢要七位数的诊金你算个什么东西王医生本名王俊是双硕士学位大型医院的主任医师他过来给孟义德当私人医生也才不过一个月十万的酬劳秦长生开口就要一百万这叫他如何不怒孟宛韵也是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她此时已经几乎再次百分百肯定秦长生就是一个为钱而来的江湖骗子刘超此时也有些蛋疼他拉了拉秦长生的衣服低声道兄弟我虽然说了只要你能治好孟先生诊金不是问题但你开口就要一百万是不是也太多了点秦长生方才已经把孟宛韵和孟建元争吵的内容给听在耳里,此时拿眼一打量孟建元,见他尖嘴猴腮,有阴险小人之相,哪里猜不出来,这个孟建元是巴不得孟义德早点死掉。
  
  别说他看起来不像是神医,就算是国之圣手过来,恐怕孟建元也会想方设法阻止给孟义德治病。
  
  想到这里,秦长生眼眸微微一眯,仔细看了眼病床上昏迷不醒,形容枯槁的孟义德,坦言道:“我的确没有行医资格证,不过我有十足的把握,可以治好孟先生。”
  
  “你连行医资格证都没有,还跑来给人治病?你有尼玛的十足把握!”
  
  孟建元咬牙切齿,直接开口破骂。
  
  然而还不等他声音落地,一阵疾风迅速扑面而来!
  
  “啪”的一声脆响,孟建元便顶着半边红肿的脸躺在地上。
  
  他怒目圆睁的瞪着秦长生,咬牙叫道:“你敢打我!你知不知道老子是谁!你想死不成!”
  
  其余人也是全都傻了眼,万没想到,秦长生的脾气竟然如此大,一言不合就把孟建元给抽倒在地。
  
  秦长生一直恬淡的神情,此时已经是变得无比冷酷。
  
  他居高临下的盯着孟建元,声音中的冷煞之气无比渗人:“再让我听到那个字,我废了你!”
  
  那个字?
  
  哪个字?
  
  一时间,在场之人都有些茫然。
  
  没有人知道,秦长生此生最痛苦的事,就是三年前母亲惨死。
  
  龙有逆鳞,含辛茹苦将秦长生抚养长大的苏紫南,便是秦长生的逆鳞,秦长生从小最反感听到别人骂人带“妈”字,尤其是三年前苏紫南去世之后,这更是他最听不得的脏话。
  
  三年前秦长生之所以会把人打成重伤,被关进监狱,就是因为对方当着他的面,用极其恶毒的言语,侮辱他去世的母亲。
  
  孟建元虽然一时没有理清楚秦长生指的是哪个字,可面对秦长生冰冷的双眼,孟建元却是心中胆怯,紧紧闭上嘴巴,不敢再多说一句。
  
  秦长生看向病床上的孟义德,说道:“我说了我能治好孟先生,自然就能治好,不过你们若想让我出手诊治将他救醒,诊金一百万。”
  
  他这次本就是为了诊金而来,孟建元身为孟义德的儿子,却如此不尊重人,他也懒得废话,想让他出手治病可以,钱到位再说,否则管他们家如何天人永别,互争家产,跟他毫无关系。
  
  “一百万诊金?”
  
  听到秦长生狮子大开口,所有人都懵住了,尤其是那名王医生,更是气的咧嘴怒笑:“你以为你是什么人,华佗再世吗?就是全国最顶尖的专家,上门治疗也不敢要七位数的诊金!你算个什么东西!”
  
  王医生本名王俊,是双硕士学位,大型医院的主任医师,他过来给孟义德当私人医生,也才不过一个月十万的酬劳,秦长生开口就要一百万,这叫他如何不怒?
  
  孟宛韵也是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她此时已经几乎再次百分百肯定,秦长生就是一个为钱而来的江湖骗子。
  
  刘超此时也有些蛋疼,他拉了拉秦长生的衣服,低声道:“兄弟,我虽然说了只要你能治好孟先生,诊金不是问题,但你开口就要一百万是不是也太多了点?”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