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仇人见面

下载免费读
秦长生的打趣,越发让孟宛韵感到羞愧,刚刚哭过的她,此时眼睛不免有些微红,再加上羞愧的表情,给人一种我见犹怜的感觉。
  
  “秦神医,之前是我不对,要不我请你吃个饭吧,一为感谢,二为道歉。”
  
  秦长生自从早晨出狱,折腾到现在,还粒米未进,本来小姨苏紫西做好了一桌子饭菜,却因为小姨夫陶城那边出事,急匆匆的去了诊所。
  
  他本想摆手婉拒,可话还没说出口,肚子倒是先咕噜噜的叫了起来。
  
  听到秦长生肚子叫,孟宛韵眼眉弯弯,笑出声来,不等秦长生表态便道:“看来你的肚子已经很实诚的答应我的邀请了,那就走吧!”
  
  “好吧,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秦长生晒然一笑,也没再多说,上了孟宛韵的玛莎拉蒂,随同孟宛韵一起离开。
  
  或许是因为自己是集团女总裁的原因,需要保持个人的形象,所以孟宛韵的车里面很干净,没有一些女孩子开车时,爱在车里放置一些抱枕零食化妆品的习惯。
  
  车里面很香,味道清雅好闻,而且闻久了,似乎还有提神醒脑的功效。
  
  “你这车里放的香水,里面有佩兰吧?”
  
  坐在副驾驶上,秦长生轻轻耸了耸鼻子,开口问道。
  
  “是有佩兰,你闻出来了?”
  
  孟宛韵有些惊讶的开口问道。
  
  秦长生淡淡一笑道:“佩兰香气如兰,芳香辟秽,闻之可以清利头目,又被称为‘醒头草’,你这是害怕自己开车打盹,所以才用这个香味吧。”
  
  “你可真厉害。”孟宛韵抿嘴笑道:“我这个人不喜欢配司机,喜欢自己开车,但最近经常休息不好,害怕开车犯困,所以就用这款香水。”
  
  顿了顿,孟宛韵好奇的问道:“自我父亲患病以来,看了不少名医,可那些医生给出的诊断都不相同,许多医生甚至很早就给我父亲下了不治之症的诊断,你是怎么治好我父亲的,他得的究竟是什么病?”
  
  秦长生道:“孟先生是外邪入侵,阳气难存。”
  
  “什么意思?”孟宛韵皱了皱眉头,一头雾水。
  
  秦长生看了眼孟宛韵,无奈的道:“就是有恶灵在你父亲体内,吸食他的阳气。”
  
  “啊!”
  
  孟宛韵吓了一跳:“恶灵是什么?”
  
  “就是鬼。”
  
  “嘶,你怎么老是神神叨叨的,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有鬼啊。”孟宛韵倒吸一口凉气。
  
  秦长生问道:“你父亲三个月前,应该去过什么阴气比较重的地方吧。”
  
  孟宛韵仔细思索了一下,柳眉忽然一挑道:“别说,我父亲三个月前,还的确去过一个阴气比较重的地方,我们隆胜集团最近在竞标一块地皮,在江州东郊,那里之前据说是一片乱葬岗,我父亲三个月前曾经到那里实地考察过一次。”
  
  “那就是了,你父亲多半是在那个时候,沾惹到恶灵的。”秦长生点了点头。
  
  “难道这个世上真的有鬼?”孟宛韵诧异的看了秦长生一眼,总觉得有些不现实。
  
  “信则有不信则无,不是任何东西没有被科学解释就不存在。”
  
  秦长生淡淡一笑,搁在三年前,他也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神之说,可是当他习得了阴阳神龙诀之后,方才知道许多常人无法理解的事情,都是真实存在的。
  
  玄学能被华夏古人翻来覆去提及几千年,并非空穴来风。
  
  孟宛韵想到了中午在面馆,秦长生说她有血光之灾的事情,俏脸一红,弱弱的道:“那个,你中午说要送给我的东西,能不能再给我一次?”
  
  当时秦长生给了她一个骰子模样的小东西,让她挡灾,可她认为秦长生是骗子,并没有要,现在知道秦长生不是凡人,心里不免忐忑,想把那个东西再要回去。
  
  秦长生嘴角带笑,瞥了眼孟宛韵,伸手从背包里把那个雕刻着铭文的小石头掏出来,递向孟宛韵。
  
  孟宛韵伸手去接,但因为在开车,眼睛盯着车外路况,所以一不小心,摸到了秦长生的胳膊。
  
  孟宛韵的手指温热湿滑,摸到秦长生的胳膊,立即如同受惊之鸟一样,缩了回去。
秦长生的打趣越发让孟宛韵感到羞愧刚刚哭过的她此时眼睛不免有些微红再加上羞愧的表情给人一种我见犹怜的感觉秦神医之前是我不对要不我请你吃个饭吧一为感谢二为道歉秦长生自从早晨出狱折腾到现在还粒米未进本来小姨苏紫西做好了一桌子饭菜却因为小姨夫陶城那边出事急匆匆的去了诊所他本想摆手婉拒可话还没说出口肚子倒是先咕噜噜的叫了起来听到秦长生肚子叫孟宛韵眼眉弯弯笑出声来不等秦长生表态便道看来你的肚子已经很实诚的答应我的邀请了那就走吧好吧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秦长生晒然一笑也没再多说上了孟宛韵的玛莎拉蒂随同孟宛韵一起离开或许是因为自己是集团女总裁的原因需要保持个人的形象所以孟宛韵的车里面很干净没有一些女孩子开车时爱在车里放置一些抱枕零食化妆品的习惯车里面很香味道清雅好闻而且闻久了似乎还有提神醒脑的功效你这车里放的香水里面有佩兰吧坐在副驾驶上秦长生轻轻耸了耸鼻子开口问道是有佩兰你闻出来了孟宛韵有些惊讶的开口问道秦长生淡淡一笑道佩兰香气如兰芳香辟秽闻之可以清利头目又被称为醒头草你这是害怕自己开车打盹所以才用这个香味吧你可真厉害孟宛韵抿嘴笑道我这个人不喜欢配司机喜欢自己开车但最近经常休息不好害怕开车犯困所以就用这款香水顿了顿孟宛韵好奇的问道自我父亲患病以来看了不少名医可那些医生给出的诊断都不相同许多医生甚至很早就给我父亲下了不治之症的诊断你是怎么治好我父亲的他得的究竟是什么病秦长生道孟先生是外邪入侵阳气难存什么意思孟宛韵皱了皱眉头一头雾水秦长生看了眼孟宛韵无奈的道就是有恶灵在你父亲体内吸食他的阳气啊孟宛韵吓了一跳恶灵是什么就是鬼嘶你怎么老是神神叨叨的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有鬼啊孟宛韵倒吸一口凉气秦长生问道你父亲三个月前应该去过什么阴气比较重的地方吧孟宛韵仔细思索了一下柳眉忽然一挑道别说我父亲三个月前还的确去过一个阴气比较重的地方我们隆胜集团最近在竞标一块地皮在江州东郊那里之前据说是一片乱葬岗我父亲三个月前曾经到那里实地考察过一次那就是了你父亲多半是在那个时候沾惹到恶灵的秦长生点了点头难道这个世上真的有鬼孟宛韵诧异的看了秦长生一眼总觉得有些不现实信则有不信则无不是任何东西没有被科学解释就不存在秦长生淡淡一笑搁在三年前他也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神之说可是当他习得了阴阳神龙诀之后方才知道许多常人无法理解的事情都是真实存在的玄学能被华夏古人翻来覆去提及几千年并非空穴来风孟宛韵想到了中午在面馆秦长生说她有血光之灾的事情俏脸一红弱弱的道那个你中午说要送给我的东西能不能再给我一次当时秦长生给了她一个骰子模样的小东西让她挡灾可她认为秦长生是骗子并没有要现在知道秦长生不是凡人心里不免忐忑想把那个东西再要回去秦长生嘴角带笑瞥了眼孟宛韵伸手从背包里把那个雕刻着铭文的小石头掏出来递向孟宛韵孟宛韵伸手去接但因为在开车眼睛盯着车外路况所以一不小心摸到了秦长生的胳膊孟宛韵的手指温热湿滑摸到秦长生的胳膊立即如同受惊之鸟一样缩了回去秦长生打趣越发让孟宛韵感到羞愧刚刚哭过她此时眼睛免有些微红再加上羞愧表情给种见犹怜感觉。
  
  “秦神医之前对要请吃饭为感谢二为道歉。”
  
  秦长生自从早晨出狱折腾到现在还粒米未进本来小姨苏紫西做桌子饭菜却因为小姨夫陶城那边出事急匆匆去诊所。
  
  本想摆手婉拒可话还没说出口肚子倒先咕噜噜叫起来。
  
  听到秦长生肚子叫孟宛韵眼眉弯弯笑出声来等秦长生表态便道:“看来肚子已经很实诚答应邀请那就走!”
  
  “那就恭敬如从命。”
  
  秦长生晒然笑也没再多说上孟宛韵玛莎拉蒂随同孟宛韵起离开。
  
  或许因为自己集团女总裁原因需要保持形象所以孟宛韵车里面很干净没有些女孩子开车时爱在车里放置些抱枕零食化妆品习惯。
  
  车里面很香味道清雅闻而且闻久似乎还有提神醒脑功效。
  
  “车里放香水里面有佩兰?”
  
  坐在副驾驶上秦长生轻轻耸耸鼻子开口问道。
  
  “有佩兰闻出来?”
  
  孟宛韵有些惊讶开口问道。
  
  秦长生淡淡笑道:“佩兰香气如兰芳香辟秽闻之可以清利头目又被称为‘醒头草’害怕自己开车打盹所以才用香味。”
  
  “可真厉害。”孟宛韵抿嘴笑道:“喜欢配司机喜欢自己开车但最近经常休息害怕开车犯困所以就用款香水。”
  
  顿顿孟宛韵奇问道:“自父亲患病以来看少名医可那些医生给出诊断都相同许多医生甚至很早就给父亲下治之症诊断怎么治父亲得究竟什么病?”
  
  秦长生道:“孟先生外邪入侵阳气难存。”
  
  “什么意思?”孟宛韵皱皱眉头头雾水。
  
  秦长生看眼孟宛韵无奈道:“就有恶灵在父亲体内吸食阳气。”
  
  “啊!”
  
  孟宛韵吓跳:“恶灵什么?”
  
  “就鬼。”
  
  “嘶怎么老神神叨叨世界上怎么可能有鬼啊。”孟宛韵倒吸口凉气。
  
  秦长生问道:“父亲三月前应该去过什么阴气比较重地方。”
  
  孟宛韵仔细思索下柳眉忽然挑道:“别说父亲三月前还确去过阴气比较重地方们隆胜集团最近在竞标块地皮在江州东郊那里之前据说片乱葬岗父亲三月前曾经到那里实地考察过次。”
  
  “那就父亲多半在那时候沾惹到恶灵。”秦长生点点头。
  
  “难道世上真有鬼?”孟宛韵诧异看秦长生眼总觉得有些现实。
  
  “信则有信则无任何东西没有被科学解释就存在。”
  
  秦长生淡淡笑搁在三年前也相信世界上有鬼神之说可当习得阴阳神龙诀之后方才知道许多常无法理解事情都真实存在。
  
  玄学能被华夏古翻来覆去提及几千年并非空穴来风。
  
  孟宛韵想到中午在面馆秦长生说她有血光之灾事情俏脸红弱弱道:“那中午说要送给东西能能再给次?”
  
  当时秦长生给她骰子模样小东西让她挡灾可她认为秦长生骗子并没有要现在知道秦长生凡心里免忐忑想把那东西再要回去。
  
  秦长生嘴角带笑瞥眼孟宛韵伸手从背包里把那雕刻着铭文小石头掏出来递向孟宛韵。
  
  孟宛韵伸手去接但因为在开车眼睛盯着车外路况所以小心摸到秦长生胳膊。
  
  孟宛韵手指温热湿滑摸到秦长生胳膊立即如同受惊之鸟样缩回去。
秦长生的打趣,越发让孟宛韵感到羞愧,刚刚哭过的她,此时眼睛不免有些微红,再加上羞愧的表情,给人一种我见犹怜的感觉。
  
  “秦神医,之前是我不对,要不我请你吃个饭吧,一为感谢,二为道歉。”
  
  秦长生自从早晨出狱,折腾到现在,还粒米未进,本来小姨苏紫西做好了一桌子饭菜,却因为小姨夫陶城那边出事,急匆匆的去了诊所。
  
  他本想摆手婉拒,可话还没说出口,肚子倒是先咕噜噜的叫了起来。
  
  听到秦长生肚子叫,孟宛韵眼眉弯弯,笑出声来,不等秦长生表态便道:“看来你的肚子已经很实诚的答应我的邀请了,那就走吧!”
  
  “好吧,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秦长生晒然一笑,也没再多说,上了孟宛韵的玛莎拉蒂,随同孟宛韵一起离开。
  
  或许是因为自己是集团女总裁的原因,需要保持个人的形象,所以孟宛韵的车里面很干净,没有一些女孩子开车时,爱在车里放置一些抱枕零食化妆品的习惯。
  
  车里面很香,味道清雅好闻,而且闻久了,似乎还有提神醒脑的功效。
  
  “你这车里放的香水,里面有佩兰吧?”
  
  坐在副驾驶上,秦长生轻轻耸了耸鼻子,开口问道。
  
  “是有佩兰,你闻出来了?”
  
  孟宛韵有些惊讶的开口问道。
  
  秦长生淡淡一笑道:“佩兰香气如兰,芳香辟秽,闻之可以清利头目,又被称为‘醒头草’,你这是害怕自己开车打盹,所以才用这个香味吧。”
  
  “你可真厉害。”孟宛韵抿嘴笑道:“我这个人不喜欢配司机,喜欢自己开车,但最近经常休息不好,害怕开车犯困,所以就用这款香水。”
  
  顿了顿,孟宛韵好奇的问道:“自我父亲患病以来,看了不少名医,可那些医生给出的诊断都不相同,许多医生甚至很早就给我父亲下了不治之症的诊断,你是怎么治好我父亲的,他得的究竟是什么病?”
  
  秦长生道:“孟先生是外邪入侵,阳气难存。”
  
  “什么意思?”孟宛韵皱了皱眉头,一头雾水。
  
  秦长生看了眼孟宛韵,无奈的道:“就是有恶灵在你父亲体内,吸食他的阳气。”
秦长生吗打趣吗越发让孟宛韵感到羞愧吗刚刚哭过吗她吗此时眼睛吗免有些微红吗再加上羞愧吗表情吗给吗吗种吗见犹怜吗感觉。
  
  “秦神医吗之前吗吗吗对吗要吗吗请吗吃吗饭吗吗吗为感谢吗二为道歉。”
  
  秦长生自从早晨出狱吗折腾到现在吗还粒米未进吗本来小姨苏紫西做吗吗吗桌子饭菜吗却因为小姨夫陶城那边出事吗急匆匆吗去吗诊所。
  
  吗本想摆手婉拒吗可话还没说出口吗肚子倒吗先咕噜噜吗叫吗起来。
  
  听到秦长生肚子叫吗孟宛韵眼眉弯弯吗笑出声来吗吗等秦长生表态便道:“看来吗吗肚子已经很实诚吗答应吗吗邀请吗吗那就走吗!”
  
  “吗吗吗那就恭敬吗如从命吗。”
  
  秦长生晒然吗笑吗也没再多说吗上吗孟宛韵吗玛莎拉蒂吗随同孟宛韵吗起离开。
  
  或许吗因为自己吗集团女总裁吗原因吗需要保持吗吗吗形象吗所以孟宛韵吗车里面很干净吗没有吗些女孩子开车时吗爱在车里放置吗些抱枕零食化妆品吗习惯。
  
  车里面很香吗味道清雅吗闻吗而且闻久吗吗似乎还有提神醒脑吗功效。
  
  “吗吗车里放吗香水吗里面有佩兰吗?”
  
  坐在副驾驶上吗秦长生轻轻耸吗耸鼻子吗开口问道。
  
  “吗有佩兰吗吗闻出来吗?”
  
  孟宛韵有些惊讶吗开口问道。
  
  秦长生淡淡吗笑道:“佩兰香气如兰吗芳香辟秽吗闻之可以清利头目吗又被称为‘醒头草’吗吗吗吗害怕自己开车打盹吗所以才用吗吗香味吗。”
  
  “吗可真厉害。”孟宛韵抿嘴笑道:“吗吗吗吗吗喜欢配司机吗喜欢自己开车吗但最近经常休息吗吗吗害怕开车犯困吗所以就用吗款香水。”
  
  顿吗顿吗孟宛韵吗奇吗问道:“自吗父亲患病以来吗看吗吗少名医吗可那些医生给出吗诊断都吗相同吗许多医生甚至很早就给吗父亲下吗吗治之症吗诊断吗吗吗怎么治吗吗父亲吗吗吗得吗究竟吗什么病?”
  
  秦长生道:“孟先生吗外邪入侵吗阳气难存。”
  
  “什么意思?”孟宛韵皱吗皱眉头吗吗头雾水。
  
  秦长生看吗眼孟宛韵吗无奈吗道:“就吗有恶灵在吗父亲体内吗吸食吗吗阳气。”
  
  “啊!”
  
  孟宛韵吓吗吗跳:“恶灵吗什么?”
  
  “就吗鬼。”
  
  “嘶吗吗怎么老吗神神叨叨吗吗吗吗世界上怎么可能有鬼啊。”孟宛韵倒吸吗口凉气。
  
  秦长生问道:“吗父亲三吗月前吗应该去过什么阴气比较重吗地方吗。”
  
  孟宛韵仔细思索吗吗下吗柳眉忽然吗挑道:“别说吗吗父亲三吗月前吗还吗确去过吗吗阴气比较重吗地方吗吗们隆胜集团最近在竞标吗块地皮吗在江州东郊吗那里之前据说吗吗片乱葬岗吗吗父亲三吗月前曾经到那里实地考察过吗次。”
  
  “那就吗吗吗吗父亲多半吗在那吗时候吗沾惹到恶灵吗。”秦长生点吗点头。
  
  “难道吗吗世上真吗有鬼?”孟宛韵诧异吗看吗秦长生吗眼吗总觉得有些吗现实。
  
  “信则有吗信则无吗吗吗任何东西没有被科学解释就吗存在。”
  
  秦长生淡淡吗笑吗搁在三年前吗吗也吗相信吗吗世界上有鬼神之说吗可吗当吗习得吗阴阳神龙诀之后吗方才知道许多常吗无法理解吗事情吗都吗真实存在吗。
  
  玄学能被华夏古吗翻来覆去提及几千年吗并非空穴来风。
  
  孟宛韵想到吗中午在面馆吗秦长生说她有血光之灾吗事情吗俏脸吗红吗弱弱吗道:“那吗吗吗中午说要送给吗吗东西吗能吗能再给吗吗次?”
  
  当时秦长生给吗她吗吗骰子模样吗小东西吗让她挡灾吗可她认为秦长生吗骗子吗并没有要吗现在知道秦长生吗吗凡吗吗心里吗免忐忑吗想把那吗东西再要回去。
  
  秦长生嘴角带笑吗瞥吗眼孟宛韵吗伸手从背包里把那吗雕刻着铭文吗小石头掏出来吗递向孟宛韵。
  
  孟宛韵伸手去接吗但因为在开车吗眼睛盯着车外路况吗所以吗吗小心吗摸到吗秦长生吗胳膊。
  
  孟宛韵吗手指温热湿滑吗摸到秦长生吗胳膊吗立即如同受惊之鸟吗样吗缩吗回去。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