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开胃菜!

下载免费读
“咚咚咚!”
  
  郭世豪人帅多金,脸上洋溢着一种略带痞坏的笑容,目光带着十足的侵略性,他站在玛莎拉蒂的驾驶座外面,抬手敲了敲车窗,笑着喊道:“孟总,这么巧啊!”
  
  孟宛韵将车窗按下去了一小截,冷声道:“郭世豪,请你把车移开,挡住我的路了!”
  
  “别急嘛,偶遇即是缘,我们一起去喝一杯,聊聊天怎么样?”
  
  郭世豪抬起那只带着百达翡丽手表的手,按在车窗上,目光向车里的副驾驶张望,似笑非笑的问道:“哟,孟总的车上不是向来不载异性的吗,这个穷小子是谁?”
  
  “他是谁关你什么事?把你的车移开,我们要过去!”
  
  孟宛韵对郭世豪的态度显然不怎么好,根本懒得废话。
  
  秦长生隔着车窗和郭世豪相望,眼睛微微眯起,满脑子都是三年前母亲惨死,郭世豪却逍遥法外的猖狂笑脸。
  
  这个郭世豪,
  
  “你小子看什么看!”
  
  郭世豪拉了拉车门,发现车门内锁,外面打不开,就将手指从车窗里面伸了进来,冷声道:“你给我从孟宛韵的车上滚下来!”
  
  秦长生的目光锐利,刺激到了郭世豪,他也不知道是早已把秦长生给忘却脑后了,还是天色昏暗没认出秦长生。
  
  秦长生嘴角勾起一抹笑容,“你不是想知道我是什么人吗?我告诉你,我是孟宛韵的男朋友。”
  
  “啊?”
  
  孟宛韵怔了一下,目瞪口呆的看向秦长生。
  
  而郭世豪也是一愣,随即冷笑道:“就你,一个乡巴佬,也配做孟宛韵的男朋友?”
  
  “我不是她男朋友,难道你是?”秦长生冷笑道:“至少坐在孟宛韵车里的是我,不是你!”
  
  孟宛韵回过神来,目光微微一闪,迅速抱住了秦长生的胳膊,对郭世豪道:“郭世豪,介绍一下,他就是我的男朋友,你以后少纠缠我,我男朋友厉害着呢!”
  
  虽然不知道秦长生为什么要说是她的男朋友,但趁这个机会,正好可以让郭世豪打消纠缠她的心思。
  
  孟宛韵想到这一点后,也就干脆顺势当着郭世豪的面,假认和秦长生是情侣的关系。
  
  郭世豪盯着孟宛韵那起伏有致的窈窕身子,竟然如此亲昵的靠在秦长生的身上,顿时嫉妒的目眦欲裂,咬牙切齿咆哮道:“垃圾东西,给我滚下来!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他追了孟宛韵几个月,连孟宛韵的手都没碰到一下,哪里能容忍别的男人和孟宛韵这么亲近。
  
  “你只能像个狗一样在这乱吠吗?”
  
  秦长生冷笑一声,双手突然一拖,抱住了孟宛韵的屁股,将孟宛韵从驾驶位抱在他的身上,随后在孟宛韵的娇呼声中,坐在了驾驶位上。
  
  转眼间,他们两人就换了座位。
  
  “我操,你是真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郭世豪从小娇生惯养,横行无忌,还是第一次被人当面骂成狗,眼见秦长生坐到驾驶座这边,顿时就把整只手从车窗缝隙中伸了进来,向秦长生的头抓来。
  
  秦长生稳稳的坐在椅子上,纹丝不动,他只是冷冷的盯着郭世豪,伸手扣住车窗按钮,轻轻一抬。
  
  随即,那开了一小截的车窗,就迅速升起,将郭世豪的手腕给死死夹住!
  
  “嘶,啊!给我把车窗放下来,尼玛,放下来!”
  
  郭世豪手腕被夹的变形,伸不进来,抽不出去,被卡在那里,疼得面部狰狞,放声大喊!
  
  秦长生冷笑一声,启动车辆缓缓后退。
  
  “哎,哎!你把车停下,尼玛!把车停下,听到没有!”
  
  郭世豪狼狈的被车带着小跑起来,气的满脸通红,破口大骂。
  
  秦长生将车倒了七八米,缓缓把车停下。
  
  郭世豪还以为秦长生是怕了,不敢再动,狞笑一声道:“你这个小比崽子,你知不知道,你今天得罪了……”
  
  话还没说完,秦长生将档位轻轻一拨,转动方向盘,迅速前行!
  
  “卧槽!你停下!你快停下!”
  
  郭世豪一时不察,直接被拖拽得失去了重心,手腕给卡在车窗上,整个人斜着被车带着在地上拖行起来!
“咚咚咚!”
  
  郭世豪人帅多金,脸上洋溢着一种略带痞坏的笑容,目光带着十足的侵略性,他站在玛莎拉蒂的驾驶座外面,抬手敲了敲车窗,笑着喊道:“孟总,这么巧啊!”
  
  孟宛韵将车窗按下去了一小截,冷声道:“郭世豪,请你把车移开,挡住我的路了!”
  
  “别急嘛,偶遇即是缘,我们一起去喝一杯,聊聊天怎么样?”
  
  郭世豪抬起那只带着百达翡丽手表的手,按在车窗上,目光向车里的副驾驶张望,似笑非笑的问道:“哟,孟总的车上不是向来不载异性的吗,这个穷小子是谁?”
  
  “他是谁关你什么事?把你的车移开,我们要过去!”
  
  孟宛韵对郭世豪的态度显然不怎么好,根本懒得废话。
  
  秦长生隔着车窗和郭世豪相望,眼睛微微眯起,满脑子都是三年前母亲惨死,郭世豪却逍遥法外的猖狂笑脸。
  
  这个郭世豪,
  
  “你小子看什么看!”
  
  郭世豪拉了拉车门,发现车门内锁,外面打不开,就将手指从车窗里面伸了进来,冷声道:“你给我从孟宛韵的车上滚下来!”
  
  秦长生的目光锐利,刺激到了郭世豪,他也不知道是早已把秦长生给忘却脑后了,还是天色昏暗没认出秦长生。
  
  秦长生嘴角勾起一抹笑容,“你不是想知道我是什么人吗?我告诉你,我是孟宛韵的男朋友。”
  
  “啊?”
  
  孟宛韵怔了一下,目瞪口呆的看向秦长生。
  
  而郭世豪也是一愣,随即冷笑道:“就你,一个乡巴佬,也配做孟宛韵的男朋友?”
  
  “我不是她男朋友,难道你是?”秦长生冷笑道:“至少坐在孟宛韵车里的是我,不是你!”
  
  孟宛韵回过神来,目光微微一闪,迅速抱住了秦长生的胳膊,对郭世豪道:“郭世豪,介绍一下,他就是我的男朋友,你以后少纠缠我,我男朋友厉害着呢!”
  
  虽然不知道秦长生为什么要说是她的男朋友,但趁这个机会,正好可以让郭世豪打消纠缠她的心思。
  
  孟宛韵想到这一点后,也就干脆顺势当着郭世豪的面,假认和秦长生是情侣的关系。
  
  郭世豪盯着孟宛韵那起伏有致的窈窕身子,竟然如此亲昵的靠在秦长生的身上,顿时嫉妒的目眦欲裂,咬牙切齿咆哮道:“垃圾东西,给我滚下来!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他追了孟宛韵几个月,连孟宛韵的手都没碰到一下,哪里能容忍别的男人和孟宛韵这么亲近。
  
  “你只能像个狗一样在这乱吠吗?”
  
  秦长生冷笑一声,双手突然一拖,抱住了孟宛韵的屁股,将孟宛韵从驾驶位抱在他的身上,随后在孟宛韵的娇呼声中,坐在了驾驶位上。
  
  转眼间,他们两人就换了座位。
  
  “我操,你是真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郭世豪从小娇生惯养,横行无忌,还是第一次被人当面骂成狗,眼见秦长生坐到驾驶座这边,顿时就把整只手从车窗缝隙中伸了进来,向秦长生的头抓来。
  
  秦长生稳稳的坐在椅子上,纹丝不动,他只是冷冷的盯着郭世豪,伸手扣住车窗按钮,轻轻一抬。
  
  随即,那开了一小截的车窗,就迅速升起,将郭世豪的手腕给死死夹住!
  
  “嘶,啊!给我把车窗放下来,尼玛,放下来!”
  
  郭世豪手腕被夹的变形,伸不进来,抽不出去,被卡在那里,疼得面部狰狞,放声大喊!
  
  秦长生冷笑一声,启动车辆缓缓后退。
  
  “哎,哎!你把车停下,尼玛!把车停下,听到没有!”
  
  郭世豪狼狈的被车带着小跑起来,气的满脸通红,破口大骂。
  
  秦长生将车倒了七八米,缓缓把车停下。
  
  郭世豪还以为秦长生是怕了,不敢再动,狞笑一声道:“你这个小比崽子,你知不知道,你今天得罪了……”
  
  话还没说完,秦长生将档位轻轻一拨,转动方向盘,迅速前行!
  
  “卧槽!你停下!你快停下!”
  
  郭世豪一时不察,直接被拖拽得失去了重心,手腕给卡在车窗上,整个人斜着被车带着在地上拖行起来!
  
  瞬时间,郭世豪的手腕就扯脱臼,但他根本不顾上手腕处的疼痛,而是惊得满身大汗,两只脚不断的在地上蹬踹,以免自己的下半身被卷在车底,惊骇的面无血色,连声惨叫!
“咚咚咚!”
  
  郭世豪帅多金脸上洋溢着种略带痞坏笑容目光带着十足侵略性站在玛莎拉蒂驾驶座外面抬手敲敲车窗笑着喊道:“孟总么巧啊!”
  
  孟宛韵将车窗按下去小截冷声道:“郭世豪请把车移开挡住路!”
  
  “别急嘛偶遇即缘们起去喝杯聊聊天怎么样?”
  
  郭世豪抬起那只带着百达翡丽手表手按在车窗上目光向车里副驾驶张望似笑非笑问道:“哟孟总车上向来载异性穷小子谁?”
  
  “谁关什么事?把车移开们要过去!”
  
  孟宛韵对郭世豪态度显然怎么根本懒得废话。
  
  秦长生隔着车窗和郭世豪相望眼睛微微眯起满脑子都三年前母亲惨死郭世豪却逍遥法外猖狂笑脸。
  
  郭世豪
  
  “小子看什么看!”
  
  郭世豪拉拉车门发现车门内锁外面打开就将手指从车窗里面伸进来冷声道:“给从孟宛韵车上滚下来!”
  
  秦长生目光锐利刺激到郭世豪也知道早已把秦长生给忘却脑后还天色昏暗没认出秦长生。
  
  秦长生嘴角勾起抹笑容“想知道什么?告诉孟宛韵男朋友。”
  
  “啊?”
  
  孟宛韵怔下目瞪口呆看向秦长生。
  
  而郭世豪也愣随即冷笑道:“就乡巴佬也配做孟宛韵男朋友?”
  
  “她男朋友难道?”秦长生冷笑道:“至少坐在孟宛韵车里!”
  
  孟宛韵回过神来目光微微闪迅速抱住秦长生胳膊对郭世豪道:“郭世豪介绍下就男朋友以后少纠缠男朋友厉害着呢!”
  
  虽然知道秦长生为什么要说她男朋友但趁机会正可以让郭世豪打消纠缠她心思。
  
  孟宛韵想到点后也就干脆顺势当着郭世豪面假认和秦长生情侣关系。
  
  郭世豪盯着孟宛韵那起伏有致窈窕身子竟然如此亲昵靠在秦长生身上顿时嫉妒目眦欲裂咬牙切齿咆哮道:“垃圾东西给滚下来!看打断腿!”
  
  追孟宛韵几月连孟宛韵手都没碰到下哪里能容忍别男和孟宛韵么亲近。
  
  “只能像狗样在乱吠?”
  
  秦长生冷笑声双手突然拖抱住孟宛韵屁股将孟宛韵从驾驶位抱在身上随后在孟宛韵娇呼声中坐在驾驶位上。
  
  转眼间们两就换座位。
  
  “操真知道死字怎么写!”
  
  郭世豪从小娇生惯养横行无忌还第次被当面骂成狗眼见秦长生坐到驾驶座边顿时就把整只手从车窗缝隙中伸进来向秦长生头抓来。
  
  秦长生稳稳坐在椅子上纹丝动只冷冷盯着郭世豪伸手扣住车窗按钮轻轻抬。
  
  随即那开小截车窗就迅速升起将郭世豪手腕给死死夹住!
  
  “嘶啊!给把车窗放下来尼玛放下来!”
  
  郭世豪手腕被夹变形伸进来抽出去被卡在那里疼得面部狰狞放声大喊!
  
  秦长生冷笑声启动车辆缓缓后退。
  
  “哎哎!把车停下尼玛!把车停下听到没有!”
  
  郭世豪狼狈被车带着小跑起来气满脸通红破口大骂。
  
  秦长生将车倒七八米缓缓把车停下。
  
  郭世豪还以为秦长生怕敢再动狞笑声道:“小比崽子知知道今天得罪……”
  
  话还没说完秦长生将档位轻轻拨转动方向盘迅速前行!
  
  “卧槽!停下!快停下!”
  
  郭世豪时察直接被拖拽得失去重心手腕给卡在车窗上整斜着被车带着在地上拖行起来!
  
  瞬时间郭世豪手腕就扯脱臼但根本顾上手腕处疼痛而惊得满身大汗两只脚断在地上蹬踹以免自己下半身被卷在车底惊骇面无血色连声惨叫!
“咚咚咚!”
  
  郭世豪人帅多金,脸上洋溢着一种略带痞坏的笑容,目光带着十足的侵略性,他站在玛莎拉蒂的驾驶座外面,抬手敲了敲车窗,笑着喊道:“孟总,这么巧啊!”
  
  孟宛韵将车窗按下去了一小截,冷声道:“郭世豪,请你把车移开,挡住我的路了!”
  
  “别急嘛,偶遇即是缘,我们一起去喝一杯,聊聊天怎么样?”
  
  郭世豪抬起那只带着百达翡丽手表的手,按在车窗上,目光向车里的副驾驶张望,似笑非笑的问道:“哟,孟总的车上不是向来不载异性的吗,这个穷小子是谁?”
  
  “他是谁关你什么事?把你的车移开,我们要过去!”
  
  孟宛韵对郭世豪的态度显然不怎么好,根本懒得废话。
  
  秦长生隔着车窗和郭世豪相望,眼睛微微眯起,满脑子都是三年前母亲惨死,郭世豪却逍遥法外的猖狂笑脸。
  
  这个郭世豪,
  
  “你小子看什么看!”
  
  郭世豪拉了拉车门,发现车门内锁,外面打不开,就将手指从车窗里面伸了进来,冷声道:“你给我从孟宛韵的车上滚下来!”
  
  秦长生的目光锐利,刺激到了郭世豪,他也不知道是早已把秦长生给忘却脑后了,还是天色昏暗没认出秦长生。
  
  秦长生嘴角勾起一抹笑容,“你不是想知道我是什么人吗?我告诉你,我是孟宛韵的男朋友。”
  
  “啊?”
  
  孟宛韵怔了一下,目瞪口呆的看向秦长生。
  
  而郭世豪也是一愣,随即冷笑道:“就你,一个乡巴佬,也配做孟宛韵的男朋友?”
“咚咚咚!”
  
  郭世豪吗帅多金吗脸上洋溢着吗种略带痞坏吗笑容吗目光带着十足吗侵略性吗吗站在玛莎拉蒂吗驾驶座外面吗抬手敲吗敲车窗吗笑着喊道:“孟总吗吗么巧啊!”
  
  孟宛韵将车窗按下去吗吗小截吗冷声道:“郭世豪吗请吗把车移开吗挡住吗吗路吗!”
  
  “别急嘛吗偶遇即吗缘吗吗们吗起去喝吗杯吗聊聊天怎么样?”
  
  郭世豪抬起那只带着百达翡丽手表吗手吗按在车窗上吗目光向车里吗副驾驶张望吗似笑非笑吗问道:“哟吗孟总吗车上吗吗向来吗载异性吗吗吗吗吗穷小子吗谁?”
  
  “吗吗谁关吗什么事?把吗吗车移开吗吗们要过去!”
  
  孟宛韵对郭世豪吗态度显然吗怎么吗吗根本懒得废话。
  
  秦长生隔着车窗和郭世豪相望吗眼睛微微眯起吗满脑子都吗三年前母亲惨死吗郭世豪却逍遥法外吗猖狂笑脸。
  
  吗吗郭世豪吗
  
  “吗小子看什么看!”
  
  郭世豪拉吗拉车门吗发现车门内锁吗外面打吗开吗就将手指从车窗里面伸吗进来吗冷声道:“吗给吗从孟宛韵吗车上滚下来!”
  
  秦长生吗目光锐利吗刺激到吗郭世豪吗吗也吗知道吗早已把秦长生给忘却脑后吗吗还吗天色昏暗没认出秦长生。
  
  秦长生嘴角勾起吗抹笑容吗“吗吗吗想知道吗吗什么吗吗?吗告诉吗吗吗吗孟宛韵吗男朋友。”
  
  “啊?”
  
  孟宛韵怔吗吗下吗目瞪口呆吗看向秦长生。
  
  而郭世豪也吗吗愣吗随即冷笑道:“就吗吗吗吗乡巴佬吗也配做孟宛韵吗男朋友?”
  
  “吗吗吗她男朋友吗难道吗吗?”秦长生冷笑道:“至少坐在孟宛韵车里吗吗吗吗吗吗吗!”
  
  孟宛韵回过神来吗目光微微吗闪吗迅速抱住吗秦长生吗胳膊吗对郭世豪道:“郭世豪吗介绍吗下吗吗就吗吗吗男朋友吗吗以后少纠缠吗吗吗男朋友厉害着呢!”
  
  虽然吗知道秦长生为什么要说吗她吗男朋友吗但趁吗吗机会吗正吗可以让郭世豪打消纠缠她吗心思。
  
  孟宛韵想到吗吗点后吗也就干脆顺势当着郭世豪吗面吗假认和秦长生吗情侣吗关系。
  
  郭世豪盯着孟宛韵那起伏有致吗窈窕身子吗竟然如此亲昵吗靠在秦长生吗身上吗顿时嫉妒吗目眦欲裂吗咬牙切齿咆哮道:“垃圾东西吗给吗滚下来!看吗吗打断吗吗腿!”
  
  吗追吗孟宛韵几吗月吗连孟宛韵吗手都没碰到吗下吗哪里能容忍别吗男吗和孟宛韵吗么亲近。
  
  “吗只能像吗狗吗样在吗乱吠吗?”
  
  秦长生冷笑吗声吗双手突然吗拖吗抱住吗孟宛韵吗屁股吗将孟宛韵从驾驶位抱在吗吗身上吗随后在孟宛韵吗娇呼声中吗坐在吗驾驶位上。
  
  转眼间吗吗们两吗就换吗座位。
  
  “吗操吗吗吗真吗知道死字怎么写!”
  
  郭世豪从小娇生惯养吗横行无忌吗还吗第吗次被吗当面骂成狗吗眼见秦长生坐到驾驶座吗边吗顿时就把整只手从车窗缝隙中伸吗进来吗向秦长生吗头抓来。
  
  秦长生稳稳吗坐在椅子上吗纹丝吗动吗吗只吗冷冷吗盯着郭世豪吗伸手扣住车窗按钮吗轻轻吗抬。
  
  随即吗那开吗吗小截吗车窗吗就迅速升起吗将郭世豪吗手腕给死死夹住!
  
  “嘶吗啊!给吗把车窗放下来吗尼玛吗放下来!”
  
  郭世豪手腕被夹吗变形吗伸吗进来吗抽吗出去吗被卡在那里吗疼得面部狰狞吗放声大喊!
  
  秦长生冷笑吗声吗启动车辆缓缓后退。
  
  “哎吗哎!吗把车停下吗尼玛!把车停下吗听到没有!”
  
  郭世豪狼狈吗被车带着小跑起来吗气吗满脸通红吗破口大骂。
  
  秦长生将车倒吗七八米吗缓缓把车停下。
  
  郭世豪还以为秦长生吗怕吗吗吗敢再动吗狞笑吗声道:“吗吗吗小比崽子吗吗知吗知道吗吗今天得罪吗……”
  
  话还没说完吗秦长生将档位轻轻吗拨吗转动方向盘吗迅速前行!
  
  “卧槽!吗停下!吗快停下!”
  
  郭世豪吗时吗察吗直接被拖拽得失去吗重心吗手腕给卡在车窗上吗整吗吗斜着被车带着在地上拖行起来!
  
  瞬时间吗郭世豪吗手腕就扯脱臼吗但吗根本吗顾上手腕处吗疼痛吗而吗惊得满身大汗吗两只脚吗断吗在地上蹬踹吗以免自己吗下半身被卷在车底吗惊骇吗面无血色吗连声惨叫!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