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武道宗师?

下载免费读
秦长生接过黑金卡,没有推辞,看到他那无所谓的态度,孟宛韵很想对他说,大哥,这个东西很贵重的!
  
  随后,秦长生又在唐明远殷勤的注视下,找来纸笔,写下了一个五日后给他破劫所需物品的清单,交由唐明远拿去准备。
  
  这时,秦长生和孟宛韵点的套餐中的精美菜肴,也已经陆续上来了,唐明远便笑呵呵地道:“秦先生,你们用餐,我们就不打扰了,还请留个联系方式。”
  
  秦长生出狱后还没来得及办手机和电话号码,就道:“你给我留个电话吧,五天后我和你联系。”
  
  “也好也好。”唐明远却不知道秦长生是因为暂无手机号,还以为秦长生不喜欢被别人随意打扰,就拿出一张名片,递给了秦长生。
  
  说来也奇怪,别人的名片,都恨不得在名片上面写下各种头衔,彰显本人的身份,但唐明远的名片,却只有姓名和电话,除此之外,再没有任何字。
  
  从这里也能看得出来,唐明远的身份,已然达到了不需要靠名片头衔去体现的层次。
  
  此时的秦长生在唐明远眼里,已然是一位难以揣测的世外高人,为表谦恭,不打扰秦长生和孟宛韵吃饭,立即带着唐颖和褚华强离开。
  
  “爸,你说这个秦先生,是武道宗师?”
  
  走出一段距离之后,确定秦长生不会听到几人的交谈,唐颖第一时间忍不住开口问道。
  
  唐明远双手背负在身后,沉吟道:“摘叶伤人,确是宗师手段无疑。”
  
  说着,他转头看了眼褚华强,笑道:“华强乃是二品武师,你可以问问他,能不能做到摘叶伤人。”
  
  唐颖看向褚华强,褚华强摇头道:“小姐,我不行。”
  
  唐明远解释道:“想要摘叶伤人,必然需要达到真气外放的层次,用真气将飞叶变为比飞刀还要坚韧的暗器,如此才能轻易伤人。这位秦先生如此年轻,就达到了宗师之境,简直就是天纵奇才,也不知他师出何门。”
  
  唐颖忍不住回头,隔着层层绿植,遥遥看了一眼秦长生,道:“关键他不仅是武道宗师,还懂风水堪舆,八卦五行,这世上怎么会有如此厉害的年轻人?爸,要不我查查他的底细。”
  
  唐明远沉吟道:“不可莽撞,似秦先生这样的人,我们只可交好,切记不敢做出惹恼对方的举动,万一惹得他不愉快,对我们有弊无利。”
秦长生接过黑金卡没有推辞看到他那无所谓的态度孟宛韵很想对他说大哥这个东西很贵重的随后秦长生又在唐明远殷勤的注视下找来纸笔写下了一个五日后给他破劫所需物品的清单交由唐明远拿去准备这时秦长生和孟宛韵点的套餐中的精美菜肴也已经陆续上来了唐明远便笑呵呵地道秦先生你们用餐我们就不打扰了还请留个联系方式秦长生出狱后还没来得及办手机和电话号码就道你给我留个电话吧五天后我和你联系也好也好唐明远却不知道秦长生是因为暂无手机号还以为秦长生不喜欢被别人随意打扰就拿出一张名片递给了秦长生说来也奇怪别人的名片都恨不得在名片上面写下各种头衔彰显本人的身份但唐明远的名片却只有姓名和电话除此之外再没有任何字从这里也能看得出来唐明远的身份已然达到了不需要靠名片头衔去体现的层次此时的秦长生在唐明远眼里已然是一位难以揣测的世外高人为表谦恭不打扰秦长生和孟宛韵吃饭立即带着唐颖和褚华强离开爸你说这个秦先生是武道宗师走出一段距离之后确定秦长生不会听到几人的交谈唐颖第一时间忍不住开口问道唐明远双手背负在身后沉吟道摘叶伤人确是宗师手段无疑说着他转头看了眼褚华强笑道华强乃是二品武师你可以问问他能不能做到摘叶伤人唐颖看向褚华强褚华强摇头道小姐我不行唐明远解释道想要摘叶伤人必然需要达到真气外放的层次用真气将飞叶变为比飞刀还要坚韧的暗器如此才能轻易伤人这位秦先生如此年轻就达到了宗师之境简直就是天纵奇才也不知他师出何门唐颖忍不住回头隔着层层绿植遥遥看了一眼秦长生道关键他不仅是武道宗师还懂风水堪舆八卦五行这世上怎么会有如此厉害的年轻人爸要不我查查他的底细唐明远沉吟道不可莽撞似秦先生这样的人我们只可交好切记不敢做出惹恼对方的举动万一惹得他不愉快对我们有弊无利唐颖道爸你放心我就是查查他的来历能查到多少算多少不会引起误会的也好这位秦先生也不知为何不肯留下他的联系方式我总觉得有点不放心你只需要查到他的住处我们随时可以找到他就可以了唐明远沉吟片刻颔首吩咐道三人这边渐行渐远秦长生和孟宛韵两人则是开始吃起了食物这鹤轩的各色菜肴分量极小几乎每道菜都只能吃几口但好在花样很多一个套餐总计十余道菜足够一个成年人吃饱肚子这些菜肴先不论味道如何单是卖相可谓是精致到了极点一道道菜就像是艺术品一样秦神医今天在你小姨面馆听她说起过你的名字是叫秦长生吧孟宛韵浅尝即止的吃着东西一双美眸亮晶晶的盯着秦长生对我叫秦长生秦长生点了点头孟宛韵好奇的追问道当时听你和你小姨交谈你是刚出狱不久能不能聊聊你是犯了什么事进的监狱秦长生接过黑金卡,没有推辞,看到他那无所谓的态度,孟宛韵很想对他说,大哥,这个东西很贵重的!
  
  随后,秦长生又在唐明远殷勤的注视下,找来纸笔,写下了一个五日后给他破劫所需物品的清单,交由唐明远拿去准备。
  
  这时,秦长生和孟宛韵点的套餐中的精美菜肴,也已经陆续上来了,唐明远便笑呵呵地道:“秦先生,你们用餐,我们就不打扰了,还请留个联系方式。”
  
  秦长生出狱后还没来得及办手机和电话号码,就道:“你给我留个电话吧,五天后我和你联系。”
  
  “也好也好。”唐明远却不知道秦长生是因为暂无手机号,还以为秦长生不喜欢被别人随意打扰,就拿出一张名片,递给了秦长生。
  
  说来也奇怪,别人的名片,都恨不得在名片上面写下各种头衔,彰显本人的身份,但唐明远的名片,却只有姓名和电话,除此之外,再没有任何字。
  
  从这里也能看得出来,唐明远的身份,已然达到了不需要靠名片头衔去体现的层次。
  
  此时的秦长生在唐明远眼里,已然是一位难以揣测的世外高人,为表谦恭,不打扰秦长生和孟宛韵吃饭,立即带着唐颖和褚华强离开。
  
  “爸,你说这个秦先生,是武道宗师?”
  
  走出一段距离之后,确定秦长生不会听到几人的交谈,唐颖第一时间忍不住开口问道。
  
  唐明远双手背负在身后,沉吟道:“摘叶伤人,确是宗师手段无疑。”
  
  说着,他转头看了眼褚华强,笑道:“华强乃是二品武师,你可以问问他,能不能做到摘叶伤人。”
  
  唐颖看向褚华强,褚华强摇头道:“小姐,我不行。”
  
  唐明远解释道:“想要摘叶伤人,必然需要达到真气外放的层次,用真气将飞叶变为比飞刀还要坚韧的暗器,如此才能轻易伤人。这位秦先生如此年轻,就达到了宗师之境,简直就是天纵奇才,也不知他师出何门。”
  
  唐颖忍不住回头,隔着层层绿植,遥遥看了一眼秦长生,道:“关键他不仅是武道宗师,还懂风水堪舆,八卦五行,这世上怎么会有如此厉害的年轻人?爸,要不我查查他的底细。”
  
  唐明远沉吟道:“不可莽撞,似秦先生这样的人,我们只可交好,切记不敢做出惹恼对方的举动,万一惹得他不愉快,对我们有弊无利。”
  
  唐颖道:“爸你放心,我就是查查他的来历,能查到多少算多少,不会引起误会的。”
  
  “也好,这位秦先生也不知为何,不肯留下他的联系方式,我总觉得有点不放心,你只需要查到他的住处,我们随时可以找到他就可以了。”
  
  唐明远沉吟片刻,颔首吩咐道。
  
  三人这边渐行渐远,秦长生和孟宛韵两人则是开始吃起了食物。
  
  这鹤轩的各色菜肴,分量极小,几乎每道菜都只能吃几口,但好在花样很多,一个套餐总计十余道菜,足够一个成年人吃饱肚子。
  
  这些菜肴先不论味道如何,单是卖相,可谓是精致到了极点,一道道菜就像是艺术品一样。
  
  “秦神医,今天在你小姨面馆,听她说起过你的名字,是叫秦长生吧?”
  
  孟宛韵浅尝即止的吃着东西,一双美眸亮晶晶的盯着秦长生。
  
  “对,我叫秦长生。”秦长生点了点头。
  
  孟宛韵好奇的追问道:“当时听你和你小姨交谈,你是刚出狱不久,能不能聊聊,你是犯了什么事进的监狱。”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