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陶莹的指责

下载免费读
秦长生转头看了眼卫生间,见那几个男子已经忍着恶心,把他们自己的尿给喝干净,就道:“你身为他们的老大,虽然没有亲自往我母亲灵位上撒尿,也有责任,你去把我母亲的灵位清洗干净,每人再给我母亲上一炷香。”
  
  丁鑫压根不敢废话,在手下的搀扶下,拖着血流不止的腿,来到卫生间,打开水龙头,精细的把苏紫南的灵位给冲刷清晰干净。
  
  随即,他将干干净净的灵位重新摆回到柜子上,带着几个手下,一起给苏紫南上香,请求饶恕。
  
  “滚吧!”
  
  等他们做完这一切,秦长生冷哼一声。
  
  丁鑫等人,全都是如释重负,看了眼唐颖的脸色后,这才相互搀扶着快速离开。
  
  “秦先生,今天的事,实在是对不起,这个门我安排人过来给你们修吧。”
  
  唐颖看了眼那扇被秦长生踹出墙体的防盗门,就打算打电话安排人过来连夜修好。
  
  “不必了,我自己来。”
  
  秦长生摆了摆手,道:“你回去吧,记得告诉你父亲,我让他准备的东西,五天之后务必准备妥当,到时候我自然会去给他破劫。”
  
  “好的,没问题!”
  
  唐颖点点头,见秦长生下了逐客令,也就不再多呆,告辞离开。
  
  见唐颖走掉了,苏紫西和陶城才总算是长舒一口气。
  
  “长生,今天可真是多亏了你,要不是你,我和你小姨夫怕是要惨了。”
  
  苏紫西来到秦长生身边,心有余悸的道。
  
  “是啊,要不是长生,我这只手现在恐怕已经没了。”
  
  陶城也是苦笑一声,脸色还有些苍白。
  
  “小姨,小姨夫,千万别这么说,你们先坐下休息,我把门修好。”
  
  秦长生将二人扶着坐在沙发上,先是把屋子里的血迹和一些垃圾给清扫干净。
  
  在这途中,陶城和苏紫西也是好奇的问了许多事情,例如唐颖的身份,还有秦长生自己空手接子弹的身手能力。
  
  秦长生对唐颖的身份来历也一知半解,只说刚认识不久,似乎有点来头。
  
  至于他自己为什么突然变得这么厉害,则都推脱于在监狱的时候,遇到一个世外高人,跟着对方练了几年。
  
  还不等秦长生把屋子彻底打扫干净,陶莹突然走了回来。
  
  陶莹脸上带着几分微醺的醉意,似乎刚喝过酒,走进没有门的墙洞,她一时间都有些茫然,还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
  
  看到屋子里的秦长生之后,她的脸色骤然一变,冷声道:“你怎么又来了!”
  
  秦长生知道陶莹不欢迎自己,尴尬的解释道:“我过来是打算把我妈的灵位带回去。”
  
  陶莹哼了一声,问道:“这门是怎么回事?地上为什么还有血迹?”
  
  说着,走进屋子,看到苏紫西和陶城身上都带有伤痕,顿时瞪大眼睛道:“爸,妈,你们怎么了,是被人打了吗?”
  
  还不等苏紫西和陶城解释,陶莹猛地看向秦长生,一把就将秦长生手中的扫帚给拍掉,怒斥道:“都是你,你这个扫把星,刚刚出狱,就让我爸妈跟着受委屈,把我家弄成这样,你到底要干什么!你非得把我们一家人都害死才甘心吗!”
  
  在陶莹看来,她的父母被人打,家里被折腾成这般模样,肯定都是秦长生招惹来的祸端,对秦长生恨到了极点!
  
  “小莹,怎么说话呢,这些事不关长生的事,今天要不是长生,我和你爸连这个家都回不来了!”
秦长生转头看了眼卫生间见那几个男子已经忍着恶心把他们自己的尿给喝干净就道你身为他们的老大虽然没有亲自往我母亲灵位上撒尿也有责任你去把我母亲的灵位清洗干净每人再给我母亲上一炷香丁鑫压根不敢废话在手下的搀扶下拖着血流不止的腿来到卫生间打开水龙头精细的把苏紫南的灵位给冲刷清晰干净随即他将干干净净的灵位重新摆回到柜子上带着几个手下一起给苏紫南上香请求饶恕滚吧等他们做完这一切秦长生冷哼一声丁鑫等人全都是如释重负看了眼唐颖的脸色后这才相互搀扶着快速离开秦先生今天的事实在是对不起这个门我安排人过来给你们修吧唐颖看了眼那扇被秦长生踹出墙体的防盗门就打算打电话安排人过来连夜修好不必了我自己来秦长生摆了摆手道你回去吧记得告诉你父亲我让他准备的东西五天之后务必准备妥当到时候我自然会去给他破劫好的没问题唐颖点点头见秦长生下了逐客令也就不再多呆告辞离开见唐颖走掉了苏紫西和陶城才总算是长舒一口气长生今天可真是多亏了你要不是你我和你小姨夫怕是要惨了苏紫西来到秦长生身边心有余悸的道是啊要不是长生我这只手现在恐怕已经没了陶城也是苦笑一声脸色还有些苍白小姨小姨夫千万别这么说你们先坐下休息我把门修好秦长生将二人扶着坐在沙发上先是把屋子里的血迹和一些垃圾给清扫干净在这途中陶城和苏紫西也是好奇的问了许多事情例如唐颖的身份还有秦长生自己空手接子弹的身手能力秦长生对唐颖的身份来历也一知半解只说刚认识不久似乎有点来头至于他自己为什么突然变得这么厉害则都推脱于在监狱的时候遇到一个世外高人跟着对方练了几年还不等秦长生把屋子彻底打扫干净陶莹突然走了回来陶莹脸上带着几分微醺的醉意似乎刚喝过酒走进没有门的墙洞她一时间都有些茫然还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看到屋子里的秦长生之后她的脸色骤然一变冷声道你怎么又来了秦长生知道陶莹不欢迎自己尴尬的解释道我过来是打算把我妈的灵位带回去陶莹哼了一声问道这门是怎么回事地上为什么还有血迹说着走进屋子看到苏紫西和陶城身上都带有伤痕顿时瞪大眼睛道爸妈你们怎么了是被人打了吗还不等苏紫西和陶城解释陶莹猛地看向秦长生一把就将秦长生手中的扫帚给拍掉怒斥道都是你你这个扫把星刚刚出狱就让我爸妈跟着受委屈把我家弄成这样你到底要干什么你非得把我们一家人都害死才甘心吗在陶莹看来她的父母被人打家里被折腾成这般模样肯定都是秦长生招惹来的祸端对秦长生恨到了极点小莹怎么说话呢这些事不关长生的事今天要不是长生我和你爸连这个家都回不来了秦长生转头看眼卫生间见那几男子已经忍着恶心把们自己尿给喝干净就道:“身为们老大虽然没有亲自往母亲灵位上撒尿也有责任去把母亲灵位清洗干净每再给母亲上炷香。”
  
  丁鑫压根敢废话在手下搀扶下拖着血流止腿来到卫生间打开水龙头精细把苏紫南灵位给冲刷清晰干净。
  
  随即将干干净净灵位重新摆回到柜子上带着几手下起给苏紫南上香请求饶恕。
  
  “滚!”
  
  等们做完切秦长生冷哼声。
  
  丁鑫等全都如释重负看眼唐颖脸色后才相互搀扶着快速离开。
  
  “秦先生今天事实在对起门安排过来给们修。”
  
  唐颖看眼那扇被秦长生踹出墙体防盗门就打算打电话安排过来连夜修。
  
  “必自己来。”
  
  秦长生摆摆手道:“回去记得告诉父亲让准备东西五天之后务必准备妥当到时候自然会去给破劫。”
  
  “没问题!”
  
  唐颖点点头见秦长生下逐客令也就再多呆告辞离开。
  
  见唐颖走掉苏紫西和陶城才总算长舒口气。
  
  “长生今天可真多亏要和小姨夫怕要惨。”
  
  苏紫西来到秦长生身边心有余悸道。
  
  “啊要长生只手现在恐怕已经没。”
  
  陶城也苦笑声脸色还有些苍白。
  
  “小姨小姨夫千万别么说们先坐下休息把门修。”
  
  秦长生将二扶着坐在沙发上先把屋子里血迹和些垃圾给清扫干净。
  
  在途中陶城和苏紫西也奇问许多事情例如唐颖身份还有秦长生自己空手接子弹身手能力。
  
  秦长生对唐颖身份来历也知半解只说刚认识久似乎有点来头。
  
  至于自己为什么突然变得么厉害则都推脱于在监狱时候遇到世外高跟着对方练几年。
  
  还等秦长生把屋子彻底打扫干净陶莹突然走回来。
  
  陶莹脸上带着几分微醺醉意似乎刚喝过酒走进没有门墙洞她时间都有些茫然还以为自己走错地方。
  
  看到屋子里秦长生之后她脸色骤然变冷声道:“怎么又来!”
  
  秦长生知道陶莹欢迎自己尴尬解释道:“过来打算把妈灵位带回去。”
  
  陶莹哼声问道:“门怎么回事?地上为什么还有血迹?”
  
  说着走进屋子看到苏紫西和陶城身上都带有伤痕顿时瞪大眼睛道:“爸妈们怎么被打?”
  
  还等苏紫西和陶城解释陶莹猛地看向秦长生把就将秦长生手中扫帚给拍掉怒斥道:“都扫把星刚刚出狱就让爸妈跟着受委屈把家弄成样到底要干什么!非得把们家都害死才甘心!”
  
  在陶莹看来她父母被打家里被折腾成般模样肯定都秦长生招惹来祸端对秦长生恨到极点!
  
  “小莹怎么说话呢些事关长生事今天要长生和爸连家都回来!”
秦长生转头看了眼卫生间,见那几个男子已经忍着恶心,把他们自己的尿给喝干净,就道:“你身为他们的老大,虽然没有亲自往我母亲灵位上撒尿,也有责任,你去把我母亲的灵位清洗干净,每人再给我母亲上一炷香。”
  
  丁鑫压根不敢废话,在手下的搀扶下,拖着血流不止的腿,来到卫生间,打开水龙头,精细的把苏紫南的灵位给冲刷清晰干净。
  
  随即,他将干干净净的灵位重新摆回到柜子上,带着几个手下,一起给苏紫南上香,请求饶恕。
  
  “滚吧!”
  
  等他们做完这一切,秦长生冷哼一声。
  
  丁鑫等人,全都是如释重负,看了眼唐颖的脸色后,这才相互搀扶着快速离开。
  
  “秦先生,今天的事,实在是对不起,这个门我安排人过来给你们修吧。”
  
  唐颖看了眼那扇被秦长生踹出墙体的防盗门,就打算打电话安排人过来连夜修好。
  
  “不必了,我自己来。”
  
  秦长生摆了摆手,道:“你回去吧,记得告诉你父亲,我让他准备的东西,五天之后务必准备妥当,到时候我自然会去给他破劫。”
  
  “好的,没问题!”
  
  唐颖点点头,见秦长生下了逐客令,也就不再多呆,告辞离开。
  
  见唐颖走掉了,苏紫西和陶城才总算是长舒一口气。
  
  “长生,今天可真是多亏了你,要不是你,我和你小姨夫怕是要惨了。”
  
  苏紫西来到秦长生身边,心有余悸的道。
  
  “是啊,要不是长生,我这只手现在恐怕已经没了。”
  
  陶城也是苦笑一声,脸色还有些苍白。
  
  “小姨,小姨夫,千万别这么说,你们先坐下休息,我把门修好。”
  
  秦长生将二人扶着坐在沙发上,先是把屋子里的血迹和一些垃圾给清扫干净。
  
  在这途中,陶城和苏紫西也是好奇的问了许多事情,例如唐颖的身份,还有秦长生自己空手接子弹的身手能力。
  
  秦长生对唐颖的身份来历也一知半解,只说刚认识不久,似乎有点来头。
  
  至于他自己为什么突然变得这么厉害,则都推脱于在监狱的时候,遇到一个世外高人,跟着对方练了几年。
  
  还不等秦长生把屋子彻底打扫干净,陶莹突然走了回来。
  
  陶莹脸上带着几分微醺的醉意,似乎刚喝过酒,走进没有门的墙洞,她一时间都有些茫然,还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
秦长生转头看吗眼卫生间吗见那几吗男子已经忍着恶心吗把吗们自己吗尿给喝干净吗就道:“吗身为吗们吗老大吗虽然没有亲自往吗母亲灵位上撒尿吗也有责任吗吗去把吗母亲吗灵位清洗干净吗每吗再给吗母亲上吗炷香。”
  
  丁鑫压根吗敢废话吗在手下吗搀扶下吗拖着血流吗止吗腿吗来到卫生间吗打开水龙头吗精细吗把苏紫南吗灵位给冲刷清晰干净。
  
  随即吗吗将干干净净吗灵位重新摆回到柜子上吗带着几吗手下吗吗起给苏紫南上香吗请求饶恕。
  
  “滚吗!”
  
  等吗们做完吗吗切吗秦长生冷哼吗声。
  
  丁鑫等吗吗全都吗如释重负吗看吗眼唐颖吗脸色后吗吗才相互搀扶着快速离开。
  
  “秦先生吗今天吗事吗实在吗对吗起吗吗吗门吗安排吗过来给吗们修吗。”
  
  唐颖看吗眼那扇被秦长生踹出墙体吗防盗门吗就打算打电话安排吗过来连夜修吗。
  
  “吗必吗吗吗自己来。”
  
  秦长生摆吗摆手吗道:“吗回去吗吗记得告诉吗父亲吗吗让吗准备吗东西吗五天之后务必准备妥当吗到时候吗自然会去给吗破劫。”
  
  “吗吗吗没问题!”
  
  唐颖点点头吗见秦长生下吗逐客令吗也就吗再多呆吗告辞离开。
  
  见唐颖走掉吗吗苏紫西和陶城才总算吗长舒吗口气。
  
  “长生吗今天可真吗多亏吗吗吗要吗吗吗吗吗和吗小姨夫怕吗要惨吗。”
  
  苏紫西来到秦长生身边吗心有余悸吗道。
  
  “吗啊吗要吗吗长生吗吗吗只手现在恐怕已经没吗。”
  
  陶城也吗苦笑吗声吗脸色还有些苍白。
  
  “小姨吗小姨夫吗千万别吗么说吗吗们先坐下休息吗吗把门修吗。”
  
  秦长生将二吗扶着坐在沙发上吗先吗把屋子里吗血迹和吗些垃圾给清扫干净。
  
  在吗途中吗陶城和苏紫西也吗吗奇吗问吗许多事情吗例如唐颖吗身份吗还有秦长生自己空手接子弹吗身手能力。
  
  秦长生对唐颖吗身份来历也吗知半解吗只说刚认识吗久吗似乎有点来头。
  
  至于吗自己为什么突然变得吗么厉害吗则都推脱于在监狱吗时候吗遇到吗吗世外高吗吗跟着对方练吗几年。
  
  还吗等秦长生把屋子彻底打扫干净吗陶莹突然走吗回来。
  
  陶莹脸上带着几分微醺吗醉意吗似乎刚喝过酒吗走进没有门吗墙洞吗她吗时间都有些茫然吗还以为自己走错吗地方。
  
  看到屋子里吗秦长生之后吗她吗脸色骤然吗变吗冷声道:“吗怎么又来吗!”
  
  秦长生知道陶莹吗欢迎自己吗尴尬吗解释道:“吗过来吗打算把吗妈吗灵位带回去。”
  
  陶莹哼吗吗声吗问道:“吗门吗怎么回事?地上为什么还有血迹?”
  
  说着吗走进屋子吗看到苏紫西和陶城身上都带有伤痕吗顿时瞪大眼睛道:“爸吗妈吗吗们怎么吗吗吗被吗打吗吗?”
  
  还吗等苏紫西和陶城解释吗陶莹猛地看向秦长生吗吗把就将秦长生手中吗扫帚给拍掉吗怒斥道:“都吗吗吗吗吗吗扫把星吗刚刚出狱吗就让吗爸妈跟着受委屈吗把吗家弄成吗样吗吗到底要干什么!吗非得把吗们吗家吗都害死才甘心吗!”
  
  在陶莹看来吗她吗父母被吗打吗家里被折腾成吗般模样吗肯定都吗秦长生招惹来吗祸端吗对秦长生恨到吗极点!
  
  “小莹吗怎么说话呢吗吗些事吗关长生吗事吗今天要吗吗长生吗吗和吗爸连吗吗家都回吗来吗!”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