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老屋

下载免费读
老城小巷,青砖垂柳。
  
  当回到阔别已久的家门口,秦长生双目已经不知不觉变得氤氲。
  
  他母亲苏紫南本是江州人,当年高考以江州状元的身份,考入了燕京著名的燕京大学,称得上是江州有名的才女。
  
  当时苏家人,本以为苏紫南是光耀门楣的天之娇女,可谁知苏紫南在读大学期间,和一个不知道身份的男人怀了孩子,因为在校期间怀孕生产,燕京大学嫌她败坏名声,就将苏紫南给开除学籍。
  
  而那个让苏紫南怀孕的男人,后来也是消失无踪,没能承担起一个男人应尽的责任。
  
  苏紫南万般无奈之下,只能选择抱着还是婴儿的秦长生,回到江州。
  
  苏家人嫌弃苏紫南丢人现眼,自苏紫南回来后,除了苏紫西这个妹妹以外,全都对苏紫南和秦长生冷眼相看。
  
  苏紫南也没有依靠苏家人的帮衬,而是独自找了一份工作,再加上晚上兼职,含辛茹苦的慢慢把秦长生给抚养长大。
  
  后来在秦长生读小学四年级的时候,苏紫南终于在这个名叫泗水巷的地方,买了一套小房子,母子两人算是有了真正属于自己的家。
  
  稳了稳手中的灵位,秦长生轻声笑道:“妈,我带你回家了。”
  
  他伸手从墙根中间一块砖底下,翻到了一枚钥匙,打开门锁,迈步走进院落大门。
  
  这个院子里面有北房两间,南房一间,足有四十年左右的历史。
  
  当时苏紫南买这套院子,足足花了7万块钱,在2000年末,7万也不是一笔小数目。
  
  之前秦长生和苏紫南一人住一间北房,南房则是厨房。
  
  房子最怕没人气,一旦没人居住,时间一长,无论什么房屋,都会很快的破败下来。
  
  打开大门,秦长生本以为院子里的房子会残败不堪。
  
  可谁知进来之后却发现,院子里竟然是完好如初,像是经常有人打扫一样,处处透露着整洁。
老城小巷青砖垂柳当回到阔别已久的家门口秦长生双目已经不知不觉变得氤氲他母亲苏紫南本是江州人当年高考以江州状元的身份考入了燕京著名的燕京大学称得上是江州有名的才女当时苏家人本以为苏紫南是光耀门楣的天之娇女可谁知苏紫南在读大学期间和一个不知道身份的男人怀了孩子因为在校期间怀孕生产燕京大学嫌她败坏名声就将苏紫南给开除学籍而那个让苏紫南怀孕的男人后来也是消失无踪没能承担起一个男人应尽的责任苏紫南万般无奈之下只能选择抱着还是婴儿的秦长生回到江州苏家人嫌弃苏紫南丢人现眼自苏紫南回来后除了苏紫西这个妹妹以外全都对苏紫南和秦长生冷眼相看苏紫南也没有依靠苏家人的帮衬而是独自找了一份工作再加上晚上兼职含辛茹苦的慢慢把秦长生给抚养长大后来在秦长生读小学四年级的时候苏紫南终于在这个名叫泗水巷的地方买了一套小房子母子两人算是有了真正属于自己的家稳了稳手中的灵位秦长生轻声笑道妈我带你回家了他伸手从墙根中间一块砖底下翻到了一枚钥匙打开门锁迈步走进院落大门这个院子里面有北房两间南房一间足有四十年左右的历史当时苏紫南买这套院子足足花了万块钱在年末万也不是一笔小数目之前秦长生和苏紫南一人住一间北房南房则是厨房房子最怕没人气一旦没人居住时间一长无论什么房屋都会很快的破败下来打开大门秦长生本以为院子里的房子会残败不堪可谁知进来之后却发现院子里竟然是完好如初像是经常有人打扫一样处处透露着整洁这是怎么回事有人经常过来替我打扫房子不成秦长生眉头猛地一挑端详着手中的钥匙他习惯把家门钥匙藏在大门外的墙根下边入狱前家门钥匙也在墙根下边按理说这三年多的时间如果没人动这个钥匙只怕早已生锈长青苔了才对然而这个钥匙现在看起来依旧明亮根本不像是三年多没人碰过的样子会是谁呢秦长生琢磨片刻脑中有个身影一闪而过正在这时就听见大门口传来一道娇叱声你是什么人是不是小偷秦长生转身去看就见一个俏丽的身影站在门口月光下那个女子容颜俏丽穿着俭朴她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抓起门后墙角的木棍色厉内荏地道我警告你你最好赶紧离开这里不然我就报警了秦长生仔细端详了女子片刻一丝会心的笑容从嘴角绽放开来珊珊是我秦长生什么那女子愣了一下神将信将疑的靠近几步这才借着月光看清楚了秦长生的模样顿时又惊又喜道长生哥真的是你你出狱了她快步来到秦长生面前扔掉木棍仰着脑袋近距离看着秦长生满脸的激动袁姗姗就住在隔壁是秦长生的邻居她比秦长生小两岁当年秦长生学习优异经常给袁姗姗补课辅导两人关系极好颇有一些青梅竹马的意思这几年是你一直在帮我打扫房屋吧老城小巷,青砖垂柳。
  
  当回到阔别已久的家门口,秦长生双目已经不知不觉变得氤氲。
  
  他母亲苏紫南本是江州人,当年高考以江州状元的身份,考入了燕京著名的燕京大学,称得上是江州有名的才女。
  
  当时苏家人,本以为苏紫南是光耀门楣的天之娇女,可谁知苏紫南在读大学期间,和一个不知道身份的男人怀了孩子,因为在校期间怀孕生产,燕京大学嫌她败坏名声,就将苏紫南给开除学籍。
  
  而那个让苏紫南怀孕的男人,后来也是消失无踪,没能承担起一个男人应尽的责任。
  
  苏紫南万般无奈之下,只能选择抱着还是婴儿的秦长生,回到江州。
  
  苏家人嫌弃苏紫南丢人现眼,自苏紫南回来后,除了苏紫西这个妹妹以外,全都对苏紫南和秦长生冷眼相看。
  
  苏紫南也没有依靠苏家人的帮衬,而是独自找了一份工作,再加上晚上兼职,含辛茹苦的慢慢把秦长生给抚养长大。
  
  后来在秦长生读小学四年级的时候,苏紫南终于在这个名叫泗水巷的地方,买了一套小房子,母子两人算是有了真正属于自己的家。
  
  稳了稳手中的灵位,秦长生轻声笑道:“妈,我带你回家了。”
  
  他伸手从墙根中间一块砖底下,翻到了一枚钥匙,打开门锁,迈步走进院落大门。
  
  这个院子里面有北房两间,南房一间,足有四十年左右的历史。
  
  当时苏紫南买这套院子,足足花了7万块钱,在2000年末,7万也不是一笔小数目。
  
  之前秦长生和苏紫南一人住一间北房,南房则是厨房。
  
  房子最怕没人气,一旦没人居住,时间一长,无论什么房屋,都会很快的破败下来。
  
  打开大门,秦长生本以为院子里的房子会残败不堪。
  
  可谁知进来之后却发现,院子里竟然是完好如初,像是经常有人打扫一样,处处透露着整洁。
  
  “这是怎么回事?有人经常过来替我打扫房子不成?”
  
  秦长生眉头猛地一挑,端详着手中的钥匙。
  
  他习惯把家门钥匙藏在大门外的墙根下边,入狱前,家门钥匙也在墙根下边。
  
  按理说,这三年多的时间,如果没人动这个钥匙,只怕早已生锈长青苔了才对。
  
  然而这个钥匙现在看起来依旧明亮,根本不像是三年多没人碰过的样子。
  
  “会是谁呢?”
  
  秦长生琢磨片刻,脑中有个身影一闪而过。
  
  正在这时,就听见大门口传来一道娇叱声:“你是什么人,是不是小偷!”
  
  秦长生转身去看,就见一个俏丽的身影站在门口。
  
  月光下,那个女子容颜俏丽,穿着俭朴,她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抓起门后墙角的木棍,色厉内荏地道:“我警告你,你最好赶紧离开这里,不然我就报警了!”
  
  秦长生仔细端详了女子片刻,一丝会心的笑容从嘴角绽放开来:“珊珊,是我,秦长生。”
  
  “什么?”
  
  那女子愣了一下神,将信将疑的靠近几步,这才借着月光,看清楚了秦长生的模样,顿时又惊又喜道:“长生哥,真的是你,你出狱了!”
  
  她快步来到秦长生面前,扔掉木棍,仰着脑袋近距离看着秦长生,满脸的激动。
  
  袁姗姗就住在隔壁,是秦长生的邻居,她比秦长生小两岁。
  
  当年秦长生学习优异,经常给袁姗姗补课辅导,两人关系极好,颇有一些青梅竹马的意思。
  
  “这几年是你一直在帮我打扫房屋吧?”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