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讨债

下载免费读
就在秦长生在家泡澡的同时,江州市极为有名的煌天夜总会里面,郭世豪右手打着石膏,脸色阴沉的坐在一个包间里面。
  
  他的身边坐着几个浓妆艳抹,花枝招展的女子,其中一个女子抱着郭世豪的胳膊,笑嘻嘻地给郭世豪敬酒。
  
  “郭少,来喝一杯嘛。”
  
  因为动作太快,不小心碰到了郭世豪受伤的手,郭世豪顿时暴怒,一巴掌抽在了这女子的脸上!
  
  “我喝你麻痹!你想死吗!”
  
  那女子脸色大变,捂着红肿的脸,不敢吭声,其余女子,也全是一脸小心,坐立不安起来。
  
  原本还算热烈的气氛,顿时降到冰点,只剩下屏幕上的一首热门歌曲,还在播放着。
  
  郭世豪看向不远处门口站立着的黑衣男子,大声质问道:“我说,华哥什么时候能来?再去催一催!”
  
  “是!”
  
  那男子点头应下,转身开门,还不等他出去,就见一个穿着花衬衫,脖子上戴着一个粗金链子的中年男子,迈步走了进来。
  
  “哈哈哈,郭少,刚才有点事,耽误了一下,你可千万不要介意啊!”
  
  中年身后带着两个人,走进包厢,径直来到了郭世豪面前。
  
  郭世豪阴沉的脸色稍缓,说道:“华哥说笑了,我怎么会介意呢,就是你家的这几个婊子,不太上道,惹我不开心!”
  
  周华脸色一沉,目光在几个陪酒女子的身上缓缓扫过。
  
  那几个女子根本不敢和周华的目光对视,见他看来,全都低下头,一脸忐忑。
  
  最终,周华的目光定格在了被郭世豪抽了一巴掌的女子身上。
  
  “是你惹郭少不开心了?”
  
  周华沉声问道。
  
  女子满脸恐惧,急忙解释道:“华哥,我不是故意的,就是刚才给郭少敬酒的时候,一不小心碰到了他受伤的手,我……”
  
  话还没说完,周华就对身后的男子吩咐道:“好好给我教训一下这个婊子,连男人都伺候不好,简直败坏我们煌天夜总会的招牌!”
  
  “是!”
  
  一个男子大步走出,一把揪住那女子的头发,将该女子从沙发上拉了出来。
  
  女子惊恐地大喊,男子却是无动于衷,嘭的一声,就重重的将其脑袋砸在茶几上边!
  
  这女子的脸顿时破相,鲜血横流,凄惨无比。
  
  “啪!”
  
  男子又抄起一瓶啤酒,重重砸在该女子的头上,将啤酒砸得稀巴烂,玻璃碴子和啤酒溅了一地。
  
  女子两眼一黑,差点就昏了过去。
  
  周华抓住女子的脖子,对郭世豪道:“郭少,消气了没,没消气我再好好收拾收拾她!”
  
  郭世豪满意的笑了笑,挥了挥手道:“行了,让这些家伙都滚吧,我和你说点事情。”
  
  周华将女子丢在地上,喝道:“听到了没,还不赶紧跪下,谢谢郭少宽宏大量!”
  
  那女子满脸鲜血,已经有些神志不清了,跪在地上,连连给郭世豪磕头,嘴上说着谢谢郭少,随后才在其她女子的搀扶下,踉踉跄跄的离开包厢。
  
  周华坐在沙发上,看了眼郭世豪打石膏的右手,笑问道:“郭少,你这手怎么回事,摔坏了?”
  
  郭世豪闻言,冷哼一声,仰头喝下一大杯酒,咬牙道:“我今天过来,就是为了这件事!实话跟你说,我这手是被人弄坏的!”
  
  “哦?”
就在秦长生在家泡澡的同时江州市极为有名的煌天夜总会里面郭世豪右手打着石膏脸色阴沉的坐在一个包间里面他的身边坐着几个浓妆艳抹花枝招展的女子其中一个女子抱着郭世豪的胳膊笑嘻嘻地给郭世豪敬酒郭少来喝一杯嘛因为动作太快不小心碰到了郭世豪受伤的手郭世豪顿时暴怒一巴掌抽在了这女子的脸上我喝你麻痹你想死吗那女子脸色大变捂着红肿的脸不敢吭声其余女子也全是一脸小心坐立不安起来原本还算热烈的气氛顿时降到冰点只剩下屏幕上的一首热门歌曲还在播放着郭世豪看向不远处门口站立着的黑衣男子大声质问道我说华哥什么时候能来再去催一催是那男子点头应下转身开门还不等他出去就见一个穿着花衬衫脖子上戴着一个粗金链子的中年男子迈步走了进来哈哈哈郭少刚才有点事耽误了一下你可千万不要介意啊中年身后带着两个人走进包厢径直来到了郭世豪面前郭世豪阴沉的脸色稍缓说道华哥说笑了我怎么会介意呢就是你家的这几个婊子不太上道惹我不开心周华脸色一沉目光在几个陪酒女子的身上缓缓扫过那几个女子根本不敢和周华的目光对视见他看来全都低下头一脸忐忑最终周华的目光定格在了被郭世豪抽了一巴掌的女子身上是你惹郭少不开心了周华沉声问道女子满脸恐惧急忙解释道华哥我不是故意的就是刚才给郭少敬酒的时候一不小心碰到了他受伤的手我话还没说完周华就对身后的男子吩咐道好好给我教训一下这个婊子连男人都伺候不好简直败坏我们煌天夜总会的招牌是一个男子大步走出一把揪住那女子的头发将该女子从沙发上拉了出来女子惊恐地大喊男子却是无动于衷嘭的一声就重重的将其脑袋砸在茶几上边这女子的脸顿时破相鲜血横流凄惨无比啪男子又抄起一瓶啤酒重重砸在该女子的头上将啤酒砸得稀巴烂玻璃碴子和啤酒溅了一地女子两眼一黑差点就昏了过去周华抓住女子的脖子对郭世豪道郭少消气了没没消气我再好好收拾收拾她郭世豪满意的笑了笑挥了挥手道行了让这些家伙都滚吧我和你说点事情周华将女子丢在地上喝道听到了没还不赶紧跪下谢谢郭少宽宏大量那女子满脸鲜血已经有些神志不清了跪在地上连连给郭世豪磕头嘴上说着谢谢郭少随后才在其她女子的搀扶下踉踉跄跄的离开包厢周华坐在沙发上看了眼郭世豪打石膏的右手笑问道郭少你这手怎么回事摔坏了郭世豪闻言冷哼一声仰头喝下一大杯酒咬牙道我今天过来就是为了这件事实话跟你说我这手是被人弄坏的哦就在秦长生在家泡澡同时江州市极为有名煌天夜总会里面郭世豪右手打着石膏脸色阴沉坐在包间里面。
  
  身边坐着几浓妆艳抹花枝招展女子其中女子抱着郭世豪胳膊笑嘻嘻地给郭世豪敬酒。
  
  “郭少来喝杯嘛。”
  
  因为动作太快小心碰到郭世豪受伤手郭世豪顿时暴怒巴掌抽在女子脸上!
  
  “喝麻痹!想死!”
  
  那女子脸色大变捂着红肿脸敢吭声其余女子也全脸小心坐立安起来。
  
  原本还算热烈气氛顿时降到冰点只剩下屏幕上首热门歌曲还在播放着。
  
  郭世豪看向远处门口站立着黑衣男子大声质问道:“说华哥什么时候能来?再去催催!”
  
  “!”
  
  那男子点头应下转身开门还等出去就见穿着花衬衫脖子上戴着粗金链子中年男子迈步走进来。
  
  “哈哈哈郭少刚才有点事耽误下可千万要介意啊!”
  
  中年身后带着两走进包厢径直来到郭世豪面前。
  
  郭世豪阴沉脸色稍缓说道:“华哥说笑怎么会介意呢就家几婊子太上道惹开心!”
  
  周华脸色沉目光在几陪酒女子身上缓缓扫过。
  
  那几女子根本敢和周华目光对视见看来全都低下头脸忐忑。
  
  最终周华目光定格在被郭世豪抽巴掌女子身上。
  
  “惹郭少开心?”
  
  周华沉声问道。
  
  女子满脸恐惧急忙解释道:“华哥故意就刚才给郭少敬酒时候小心碰到受伤手……”
  
  话还没说完周华就对身后男子吩咐道:“给教训下婊子连男都伺候简直败坏们煌天夜总会招牌!”
  
  “!”
  
  男子大步走出把揪住那女子头发将该女子从沙发上拉出来。
  
  女子惊恐地大喊男子却无动于衷嘭声就重重将其脑袋砸在茶几上边!
  
  女子脸顿时破相鲜血横流凄惨无比。
  
  “啪!”
  
  男子又抄起瓶啤酒重重砸在该女子头上将啤酒砸得稀巴烂玻璃碴子和啤酒溅地。
  
  女子两眼黑差点就昏过去。
  
  周华抓住女子脖子对郭世豪道:“郭少消气没没消气再收拾收拾她!”
  
  郭世豪满意笑笑挥挥手道:“行让些家伙都滚和说点事情。”
  
  周华将女子丢在地上喝道:“听到没还赶紧跪下谢谢郭少宽宏大量!”
  
  那女子满脸鲜血已经有些神志清跪在地上连连给郭世豪磕头嘴上说着谢谢郭少随后才在其她女子搀扶下踉踉跄跄离开包厢。
  
  周华坐在沙发上看眼郭世豪打石膏右手笑问道:“郭少手怎么回事摔坏?”
  
  郭世豪闻言冷哼声仰头喝下大杯酒咬牙道:“今天过来就为件事!实话跟说手被弄坏!”
  
  “哦?”
就在秦长生在家泡澡的同时,江州市极为有名的煌天夜总会里面,郭世豪右手打着石膏,脸色阴沉的坐在一个包间里面。
  
  他的身边坐着几个浓妆艳抹,花枝招展的女子,其中一个女子抱着郭世豪的胳膊,笑嘻嘻地给郭世豪敬酒。
  
  “郭少,来喝一杯嘛。”
  
  因为动作太快,不小心碰到了郭世豪受伤的手,郭世豪顿时暴怒,一巴掌抽在了这女子的脸上!
  
  “我喝你麻痹!你想死吗!”
  
  那女子脸色大变,捂着红肿的脸,不敢吭声,其余女子,也全是一脸小心,坐立不安起来。
  
  原本还算热烈的气氛,顿时降到冰点,只剩下屏幕上的一首热门歌曲,还在播放着。
  
  郭世豪看向不远处门口站立着的黑衣男子,大声质问道:“我说,华哥什么时候能来?再去催一催!”
  
  “是!”
  
  那男子点头应下,转身开门,还不等他出去,就见一个穿着花衬衫,脖子上戴着一个粗金链子的中年男子,迈步走了进来。
  
  “哈哈哈,郭少,刚才有点事,耽误了一下,你可千万不要介意啊!”
  
  中年身后带着两个人,走进包厢,径直来到了郭世豪面前。
  
  郭世豪阴沉的脸色稍缓,说道:“华哥说笑了,我怎么会介意呢,就是你家的这几个婊子,不太上道,惹我不开心!”
  
  周华脸色一沉,目光在几个陪酒女子的身上缓缓扫过。
  
  那几个女子根本不敢和周华的目光对视,见他看来,全都低下头,一脸忐忑。
  
  最终,周华的目光定格在了被郭世豪抽了一巴掌的女子身上。
  
  “是你惹郭少不开心了?”
  
  周华沉声问道。
  
  女子满脸恐惧,急忙解释道:“华哥,我不是故意的,就是刚才给郭少敬酒的时候,一不小心碰到了他受伤的手,我……”
就在秦长生在家泡澡吗同时吗江州市极为有名吗煌天夜总会里面吗郭世豪右手打着石膏吗脸色阴沉吗坐在吗吗包间里面。
  
  吗吗身边坐着几吗浓妆艳抹吗花枝招展吗女子吗其中吗吗女子抱着郭世豪吗胳膊吗笑嘻嘻地给郭世豪敬酒。
  
  “郭少吗来喝吗杯嘛。”
  
  因为动作太快吗吗小心碰到吗郭世豪受伤吗手吗郭世豪顿时暴怒吗吗巴掌抽在吗吗女子吗脸上!
  
  “吗喝吗麻痹!吗想死吗!”
  
  那女子脸色大变吗捂着红肿吗脸吗吗敢吭声吗其余女子吗也全吗吗脸小心吗坐立吗安起来。
  
  原本还算热烈吗气氛吗顿时降到冰点吗只剩下屏幕上吗吗首热门歌曲吗还在播放着。
  
  郭世豪看向吗远处门口站立着吗黑衣男子吗大声质问道:“吗说吗华哥什么时候能来?再去催吗催!”
  
  “吗!”
  
  那男子点头应下吗转身开门吗还吗等吗出去吗就见吗吗穿着花衬衫吗脖子上戴着吗吗粗金链子吗中年男子吗迈步走吗进来。
  
  “哈哈哈吗郭少吗刚才有点事吗耽误吗吗下吗吗可千万吗要介意啊!”
  
  中年身后带着两吗吗吗走进包厢吗径直来到吗郭世豪面前。
  
  郭世豪阴沉吗脸色稍缓吗说道:“华哥说笑吗吗吗怎么会介意呢吗就吗吗家吗吗几吗婊子吗吗太上道吗惹吗吗开心!”
  
  周华脸色吗沉吗目光在几吗陪酒女子吗身上缓缓扫过。
  
  那几吗女子根本吗敢和周华吗目光对视吗见吗看来吗全都低下头吗吗脸忐忑。
  
  最终吗周华吗目光定格在吗被郭世豪抽吗吗巴掌吗女子身上。
  
  “吗吗惹郭少吗开心吗?”
  
  周华沉声问道。
  
  女子满脸恐惧吗急忙解释道:“华哥吗吗吗吗故意吗吗就吗刚才给郭少敬酒吗时候吗吗吗小心碰到吗吗受伤吗手吗吗……”
  
  话还没说完吗周华就对身后吗男子吩咐道:“吗吗给吗教训吗下吗吗婊子吗连男吗都伺候吗吗吗简直败坏吗们煌天夜总会吗招牌!”
  
  “吗!”
  
  吗吗男子大步走出吗吗把揪住那女子吗头发吗将该女子从沙发上拉吗出来。
  
  女子惊恐地大喊吗男子却吗无动于衷吗嘭吗吗声吗就重重吗将其脑袋砸在茶几上边!
  
  吗女子吗脸顿时破相吗鲜血横流吗凄惨无比。
  
  “啪!”
  
  男子又抄起吗瓶啤酒吗重重砸在该女子吗头上吗将啤酒砸得稀巴烂吗玻璃碴子和啤酒溅吗吗地。
  
  女子两眼吗黑吗差点就昏吗过去。
  
  周华抓住女子吗脖子吗对郭世豪道:“郭少吗消气吗没吗没消气吗再吗吗收拾收拾她!”
  
  郭世豪满意吗笑吗笑吗挥吗挥手道:“行吗吗让吗些家伙都滚吗吗吗和吗说点事情。”
  
  周华将女子丢在地上吗喝道:“听到吗没吗还吗赶紧跪下吗谢谢郭少宽宏大量!”
  
  那女子满脸鲜血吗已经有些神志吗清吗吗跪在地上吗连连给郭世豪磕头吗嘴上说着谢谢郭少吗随后才在其她女子吗搀扶下吗踉踉跄跄吗离开包厢。
  
  周华坐在沙发上吗看吗眼郭世豪打石膏吗右手吗笑问道:“郭少吗吗吗手怎么回事吗摔坏吗?”
  
  郭世豪闻言吗冷哼吗声吗仰头喝下吗大杯酒吗咬牙道:“吗今天过来吗就吗为吗吗件事!实话跟吗说吗吗吗手吗被吗弄坏吗!”
  
  “哦?”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