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背靠四方盟

下载免费读
“爸,你今天感觉好点了没有?”
  
  秦长生家隔壁,袁家小院,袁姗姗将母亲做好的早饭端到饭桌上,看着有些无精打采的父亲,开口问道。
  
  “头还是晕,不过不恶心了。”
  
  袁荣摆了摆手,问道:“昨晚听你说,长生出狱了?那孩子挺可怜的,以前还经常给你补习,抽空叫他过来吃顿饭吧。”
  
  “那怎么行!”
  
  袁姗姗的母亲刘子兰,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埋怨的瞪了眼袁荣道:“秦长生可是蹲过监狱的人,我们家珊珊绝对不能和他再打交道了,撇清关系还来不及,你还打算请他来我们家吃饭?”
  
  “到时候万一被街坊四邻看到了,影响到珊珊的声誉怎么办?我女儿可还是要嫁人的!”
  
  袁姗姗有些不开心的道:“妈,你说什么呢!”
  
  刘子兰不容置疑地道:“我说什么你清楚,从秦长生入狱的那天起,我就跟你说的很明白了,以后和秦长生少联系,最好见都不要见!”
  
  袁姗姗气鼓鼓的撇过头去。
  
  袁荣叹了口气,说道:“行了行了,少说两句吧。”
  
  顿了顿,袁荣问道:“珊珊,前一段时间,你跟同学借的五万块,替咱们家解了燃眉之急,这笔钱,你和你同学说说,再缓几天,等我这几天再跑跑单子。”
  
  袁姗姗脸色微微一沉,马上扬起笑脸道:“爸,你放心,没事的,我同学不着急。”
  
  便在这时,大门外面响起了一个阴恻恻的声音。
  
  “你同学着不着急我不清楚,但我挺着急的!”
  
  就见那个年轻男子和老者一前一后走进院子。
  
  袁姗姗直视来人,脸色大变,一时半会儿似乎人都傻了。
  
  袁荣和刘子兰皆是皱起眉头,一脸的疑惑。
  
  “你们是什么人?干什么的?”
“爸,你今天感觉好点了没有?”
  
  秦长生家隔壁,袁家小院,袁姗姗将母亲做好的早饭端到饭桌上,看着有些无精打采的父亲,开口问道。
  
  “头还是晕,不过不恶心了。”
  
  袁荣摆了摆手,问道:“昨晚听你说,长生出狱了?那孩子挺可怜的,以前还经常给你补习,抽空叫他过来吃顿饭吧。”
  
  “那怎么行!”
  
  袁姗姗的母亲刘子兰,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埋怨的瞪了眼袁荣道:“秦长生可是蹲过监狱的人,我们家珊珊绝对不能和他再打交道了,撇清关系还来不及,你还打算请他来我们家吃饭?”
  
  “到时候万一被街坊四邻看到了,影响到珊珊的声誉怎么办?我女儿可还是要嫁人的!”
  
  袁姗姗有些不开心的道:“妈,你说什么呢!”
  
  刘子兰不容置疑地道:“我说什么你清楚,从秦长生入狱的那天起,我就跟你说的很明白了,以后和秦长生少联系,最好见都不要见!”
  
  袁姗姗气鼓鼓的撇过头去。
  
  袁荣叹了口气,说道:“行了行了,少说两句吧。”
  
  顿了顿,袁荣问道:“珊珊,前一段时间,你跟同学借的五万块,替咱们家解了燃眉之急,这笔钱,你和你同学说说,再缓几天,等我这几天再跑跑单子。”
  
  袁姗姗脸色微微一沉,马上扬起笑脸道:“爸,你放心,没事的,我同学不着急。”
  
  便在这时,大门外面响起了一个阴恻恻的声音。
  
  “你同学着不着急我不清楚,但我挺着急的!”
  
  就见那个年轻男子和老者一前一后走进院子。
  
  袁姗姗直视来人,脸色大变,一时半会儿似乎人都傻了。
  
  袁荣和刘子兰皆是皱起眉头,一脸的疑惑。
  
  “你们是什么人?干什么的?”
  
  “干什么的?当然是讨债的。”
  
  年轻男子冷笑一声,拿出一张借据,在空中抖了抖,问道:“袁姗姗,你欠我们公司的三十万,打算什么时候还!”
  
  “什么?!”
  
  袁荣和刘子兰皆是大吃一惊。
  
  “珊珊,你什么时候借了别人三十万块钱?”
  
  面对父母二人满脸急切的追问,袁姗姗哭出声来,啜泣着道:“我没借三十万,我就是借了五万,谁知道他们利滚利,才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涨到了三十万!”
  
  袁荣急道:“这分明就是高利贷公司呀,你那五万是跟他们借的?”
  
  袁姗姗不敢直视袁荣的眼睛,满脸痛苦的点了点头。
  
  袁荣张嘴欲言,最后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只是用力揉了揉袁姗姗的秀发。
  
  一旁的刘子兰则是气急败坏的叫道:“你这傻孩子!你怎么能跟他们借钱呢?高利贷那是吃人不吐骨头的东西啊!”
  
  “胡说八道什么呢?”
  
  那被称为吴老的老者,阴沉着脸道:“我们公司给你女儿借钱,那是帮她应急,帮她度过难关,我们做的是善事,帮人还被人骂,合着你们借钱的都是大爷了?”
  
  “至于利息,谁让她不按规定的时间还款呢?如果按规定时间还款,大家不就和和气气的了?”
  
  说完,老者绕着这方小院子转悠起来,东瞧瞧西看看,虽然房子有些破旧,但他却是一脸满意,不住的微微点头。
  
  年轻男子见状,笑道:“三十万欠款,合同写的明明白白,当时给你借钱,我可没有强人所难,是你非要向我们公司借的。”
  
  “我这个人心肠好,可以给你们出个主意,你们今天要是还不起这笔钱,我勉为其难的也可以接受,你们用这套房子抵债。”
“爸今天感觉点没有?”
  
  秦长生家隔壁袁家小院袁姗姗将母亲做早饭端到饭桌上看着有些无精打采父亲开口问道。
  
  “头还晕过恶心。”
  
  袁荣摆摆手问道:“昨晚听说长生出狱?那孩子挺可怜以前还经常给补习抽空叫过来吃顿饭。”
  
  “那怎么行!”
  
  袁姗姗母亲刘子兰从厨房里走出来埋怨瞪眼袁荣道:“秦长生可蹲过监狱们家珊珊绝对能和再打交道撇清关系还来及还打算请来们家吃饭?”
  
  “到时候万被街坊四邻看到影响到珊珊声誉怎么办?女儿可还要嫁!”
  
  袁姗姗有些开心道:“妈说什么呢!”
  
  刘子兰容置疑地道:“说什么清楚从秦长生入狱那天起就跟说很明白以后和秦长生少联系最见都要见!”
  
  袁姗姗气鼓鼓撇过头去。
  
  袁荣叹口气说道:“行行少说两句。”
  
  顿顿袁荣问道:“珊珊前段时间跟同学借五万块替咱们家解燃眉之急笔钱和同学说说再缓几天等几天再跑跑单子。”
  
  袁姗姗脸色微微沉马上扬起笑脸道:“爸放心没事同学着急。”
  
  便在时大门外面响起阴恻恻声音。
  
  “同学着着急清楚但挺着急!”
  
  就见那年轻男子和老者前后走进院子。
  
  袁姗姗直视来脸色大变时半会儿似乎都傻。
  
  袁荣和刘子兰皆皱起眉头脸疑惑。
  
  “们什么?干什么?”
  
  “干什么?当然讨债。”
  
  年轻男子冷笑声拿出张借据在空中抖抖问道:“袁姗姗欠们公司三十万打算什么时候还!”
  
  “什么?!”
  
  袁荣和刘子兰皆大吃惊。
  
  “珊珊什么时候借别三十万块钱?”
  
  面对父母二满脸急切追问袁姗姗哭出声来啜泣着道:“没借三十万就借五万谁知道们利滚利才短短到月时间就涨到三十万!”
  
  袁荣急道:“分明就高利贷公司呀那五万跟们借?”
  
  袁姗姗敢直视袁荣眼睛满脸痛苦点点头。
  
  袁荣张嘴欲言最后却什么话也说出来只用力揉揉袁姗姗秀发。
  
  旁刘子兰则气急败坏叫道:“傻孩子!怎么能跟们借钱呢?高利贷那吃吐骨头东西啊!”
  
  “胡说八道什么呢?”
  
  那被称为吴老老者阴沉着脸道:“们公司给女儿借钱那帮她应急帮她度过难关们做善事帮还被骂合着们借钱都大爷?”
  
  “至于利息谁让她按规定时间还款呢?如果按规定时间还款大家就和和气气?”
  
  说完老者绕着方小院子转悠起来东瞧瞧西看看虽然房子有些破旧但却脸满意住微微点头。
  
  年轻男子见状笑道:“三十万欠款合同写明明白白当时给借钱可没有强所难非要向们公司借。”
  
  “心肠可以给们出主意们今天要还起笔钱勉为其难也可以接受们用套房子抵债。”
“爸,你今天感觉好点了没有?”
  
  秦长生家隔壁,袁家小院,袁姗姗将母亲做好的早饭端到饭桌上,看着有些无精打采的父亲,开口问道。
  
  “头还是晕,不过不恶心了。”
  
  袁荣摆了摆手,问道:“昨晚听你说,长生出狱了?那孩子挺可怜的,以前还经常给你补习,抽空叫他过来吃顿饭吧。”
  
  “那怎么行!”
  
  袁姗姗的母亲刘子兰,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埋怨的瞪了眼袁荣道:“秦长生可是蹲过监狱的人,我们家珊珊绝对不能和他再打交道了,撇清关系还来不及,你还打算请他来我们家吃饭?”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