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不受待见

下载免费读
吴平德身为四方盟的骨干成员,平日不管走到哪里,都有人前簇后拥,备受尊敬。
  
  此时听到秦长生这番话,脸色立即冷了下来,冷哼道:“哪里来的小东西,毛都没长齐,也敢在老夫面前如此不敬?”
  
  年轻男子本名雷安翔,眼神也是一冷,迈步就向秦长生走去:“小子,不要多管闲事,赶紧给我滚!”
  
  秦长生盯着雷安翔,不等对方彻底走到自己面前,便闪电般的伸手而出。
  
  只见虚影一闪,雷安翔手中的借据,以及借款协议,就全都到了秦长生的手中。
  
  “嗯?你大胆,快把东西……”
  
  雷安翔反应过来,脸色巨变,刚开口,秦长生就将借据和协议撕成了一堆纸屑,随后扔到一旁袁家人立在墙角下,接雨水的水桶里面。
  
  秦长生拍了拍手,问道:“现在,借据和协议没了,你还拿什么要债?”
  
  雷安翔气得满面通红,咬牙怒笑道:“小子,你以为我们得利信贷公司要债,靠的是借据和协议吗?”
  
  吴平德也是一脸狠辣的站起身来:“你小子是在玩火啊!”
  
  别说雷安翔和吴平德了,就是袁荣,也都吓得脸色惨白,叫道:“长生,他们可是四方盟的人,你撕了借据和协议,他们怎么可能会轻易罢休啊!”
  
  王子兰指着秦长生,对吴平德二人道:“是他撕的,和我们没关系啊,你们可不要迁怒我们一家人呀!”
  
  “妈!长生哥是为了帮助我们,你怎么能这样说呢!”
  
  袁姗姗瞪大眼睛,对王子兰怒目而视。
  
  王子兰梗着脖子,怒气冲冲地道:“他哪里是在帮助我们,这分明是在火上浇油,坑害我们啊!四方盟都是些什么人,哪里是我们能得罪的起的?跟人家玩这种手段,不是找死吗?”
  
  秦长生扫了眼王子兰,对吴平德和雷安翔道:“不错,协议和借据是我撕的,你们要是不服,随时找我,我叫秦长生,就住在隔壁。”
  
  “至于现在,我劝你们两个还是先走为好。”
  
  瞥了眼蠢蠢欲动,似乎想要动手的雷安翔,秦长生屈指对着身旁的墙壁轻轻一弹,咔嚓一声,就将砖石弹出了一个窟窿。
  
  这一幕,只有靠得最近的雷安翔看到了,他脸色顿时巨变,惊疑不定的盯着秦长生,咬牙道:“好小子,你等着,这件事没完!”
  
  说完,他便转身对吴平德道:“吴老,我们先走吧。”
  
  吴平德还没反应过来,咬牙道:“走什么走,今天这件事和他没完,给公司打电话叫人!”
  
  “吴老!”雷安翔回头看了眼好整以暇的秦长生,轻轻摇了摇头,道:“我们先走,不着急。”
  
  吴平德这才回过味来,若有所思的看了眼雷安翔,点头道:“好。”
  
  “小子,叫秦长生是吧,你等着!”
  
  临走前,吴平德恶狠狠的看了眼秦长生,撂下一句狠话。
  
  “人老了,火气不要那么大,容易短命。”
  
  秦长生淡淡回了一句。
  
  “哼!”
  
  吴平德气的咬牙,怒哼一声,正欲发作,却是被雷安翔连搀带拽给拉出大门走远。
  
  “小雷啊,你今天这是怎么了,他区区一个毛头小子,还把你给吓到了不成?”
  
  来到泗水巷,吴平德气急败坏的问道。
  
  雷安翔小声道:“吴老,那个小子有两把刷子,他刚才一根指头轻巧随意的就在墙上弹出一个窟窿,这要是弹在你我的身上,不得弹出个血窟窿?”
  
  吴平德瞪大眼睛,惊呼道:“不是吧?手指能在墙上弹出一个窟窿?”
  
  “我亲眼所见,不会有假。”雷安翔道:“不过是五万块钱的单子,咱们两个人犯不着冒险,等回去了找几个能打的人再来就是了,不急一时。”
  
  “嗯,你说的对。”吴平德点了点头,咬牙道:“这个王八羔子,刚才竟然咒我短命,我非扒了他皮不可!”
  
  两人边走边说,不一会便离开了泗水巷,开车离开。
  
  秦长生见两人走远,迈步来到袁家人面前,微笑道:“叔叔,阿姨,我本来还想着等一会儿买点东西过来拜访你们的,谁知听到这两个放高利贷的过来讨债,就赶紧跟了过来。”
  
  “你这次可把我们害惨了!得利信贷公司的背后是四方盟的人,你撕了协议和借据,他们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王子兰气的怒哼一声道:“秦长生,不是阿姨说你,三年前你就是因为冲动,把人打成重伤,被判入狱,这在监狱里面改造了几年,出来以后怎么还是这么冲动呢,做事一点都不考虑后果!”
吴平德身为四方盟的骨干成员平日不管走到哪里都有人前簇后拥备受尊敬此时听到秦长生这番话脸色立即冷了下来冷哼道哪里来的小东西毛都没长齐也敢在老夫面前如此不敬年轻男子本名雷安翔眼神也是一冷迈步就向秦长生走去小子不要多管闲事赶紧给我滚秦长生盯着雷安翔不等对方彻底走到自己面前便闪电般的伸手而出只见虚影一闪雷安翔手中的借据以及借款协议就全都到了秦长生的手中嗯你大胆快把东西雷安翔反应过来脸色巨变刚开口秦长生就将借据和协议撕成了一堆纸屑随后扔到一旁袁家人立在墙角下接雨水的水桶里面秦长生拍了拍手问道现在借据和协议没了你还拿什么要债雷安翔气得满面通红咬牙怒笑道小子你以为我们得利信贷公司要债靠的是借据和协议吗吴平德也是一脸狠辣的站起身来你小子是在玩火啊别说雷安翔和吴平德了就是袁荣也都吓得脸色惨白叫道长生他们可是四方盟的人你撕了借据和协议他们怎么可能会轻易罢休啊王子兰指着秦长生对吴平德二人道是他撕的和我们没关系啊你们可不要迁怒我们一家人呀妈长生哥是为了帮助我们你怎么能这样说呢袁姗姗瞪大眼睛对王子兰怒目而视王子兰梗着脖子怒气冲冲地道他哪里是在帮助我们这分明是在火上浇油坑害我们啊四方盟都是些什么人哪里是我们能得罪的起的跟人家玩这种手段不是找死吗秦长生扫了眼王子兰对吴平德和雷安翔道不错协议和借据是我撕的你们要是不服随时找我我叫秦长生就住在隔壁至于现在我劝你们两个还是先走为好瞥了眼蠢蠢欲动似乎想要动手的雷安翔秦长生屈指对着身旁的墙壁轻轻一弹咔嚓一声就将砖石弹出了一个窟窿这一幕只有靠得最近的雷安翔看到了他脸色顿时巨变惊疑不定的盯着秦长生咬牙道好小子你等着这件事没完说完他便转身对吴平德道吴老我们先走吧吴平德还没反应过来咬牙道走什么走今天这件事和他没完给公司打电话叫人吴老雷安翔回头看了眼好整以暇的秦长生轻轻摇了摇头道我们先走不着急吴平德这才回过味来若有所思的看了眼雷安翔点头道好小子叫秦长生是吧你等着临走前吴平德恶狠狠的看了眼秦长生撂下一句狠话人老了火气不要那么大容易短命秦长生淡淡回了一句哼吴平德气的咬牙怒哼一声正欲发作却是被雷安翔连搀带拽给拉出大门走远小雷啊你今天这是怎么了他区区一个毛头小子还把你给吓到了不成来到泗水巷吴平德气急败坏的问道雷安翔小声道吴老那个小子有两把刷子他刚才一根指头轻巧随意的就在墙上弹出一个窟窿这要是弹在你我的身上不得弹出个血窟窿吴平德瞪大眼睛惊呼道不是吧手指能在墙上弹出一个窟窿我亲眼所见不会有假雷安翔道不过是五万块钱的单子咱们两个人犯不着冒险等回去了找几个能打的人再来就是了不急一时嗯你说的对吴平德点了点头咬牙道这个王八羔子刚才竟然咒我短命我非扒了他皮不可两人边走边说不一会便离开了泗水巷开车离开秦长生见两人走远迈步来到袁家人面前微笑道叔叔阿姨我本来还想着等一会儿买点东西过来拜访你们的谁知听到这两个放高利贷的过来讨债就赶紧跟了过来你这次可把我们害惨了得利信贷公司的背后是四方盟的人你撕了协议和借据他们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王子兰气的怒哼一声道秦长生不是阿姨说你三年前你就是因为冲动把人打成重伤被判入狱这在监狱里面改造了几年出来以后怎么还是这么冲动呢做事一点都不考虑后果吴平德身为四方盟骨干成员平日管走到哪里都有前簇后拥备受尊敬。
  
  此时听到秦长生番话脸色立即冷下来冷哼道:“哪里来小东西毛都没长齐也敢在老夫面前如此敬?”
  
  年轻男子本名雷安翔眼神也冷迈步就向秦长生走去:“小子要多管闲事赶紧给滚!”
  
  秦长生盯着雷安翔等对方彻底走到自己面前便闪电般伸手而出。
  
  只见虚影闪雷安翔手中借据以及借款协议就全都到秦长生手中。
  
  “嗯?大胆快把东西……”
  
  雷安翔反应过来脸色巨变刚开口秦长生就将借据和协议撕成堆纸屑随后扔到旁袁家立在墙角下接雨水水桶里面。
  
  秦长生拍拍手问道:“现在借据和协议没还拿什么要债?”
  
  雷安翔气得满面通红咬牙怒笑道:“小子以为们得利信贷公司要债靠借据和协议?”
  
  吴平德也脸狠辣站起身来:“小子在玩火啊!”
  
  别说雷安翔和吴平德就袁荣也都吓得脸色惨白叫道:“长生们可四方盟撕借据和协议们怎么可能会轻易罢休啊!”
  
  王子兰指着秦长生对吴平德二道:“撕和们没关系啊们可要迁怒们家呀!”
  
  “妈!长生哥为帮助们怎么能样说呢!”
  
  袁姗姗瞪大眼睛对王子兰怒目而视。
  
  王子兰梗着脖子怒气冲冲地道:“哪里在帮助们分明在火上浇油坑害们啊!四方盟都些什么哪里们能得罪起?跟家玩种手段找死?”
  
  秦长生扫眼王子兰对吴平德和雷安翔道:“错协议和借据撕们要服随时找叫秦长生就住在隔壁。”
  
  “至于现在劝们两还先走为。”
  
  瞥眼蠢蠢欲动似乎想要动手雷安翔秦长生屈指对着身旁墙壁轻轻弹咔嚓声就将砖石弹出窟窿。
  
  幕只有靠得最近雷安翔看到脸色顿时巨变惊疑定盯着秦长生咬牙道:“小子等着件事没完!”
  
  说完便转身对吴平德道:“吴老们先走。”
  
  吴平德还没反应过来咬牙道:“走什么走今天件事和没完给公司打电话叫!”
  
  “吴老!”雷安翔回头看眼整以暇秦长生轻轻摇摇头道:“们先走着急。”
  
  吴平德才回过味来若有所思看眼雷安翔点头道:“。”
  
  “小子叫秦长生等着!”
  
  临走前吴平德恶狠狠看眼秦长生撂下句狠话。
  
  “老火气要那么大容易短命。”
  
  秦长生淡淡回句。
  
  “哼!”
  
  吴平德气咬牙怒哼声正欲发作却被雷安翔连搀带拽给拉出大门走远。
  
  “小雷啊今天怎么区区毛头小子还把给吓到成?”
  
  来到泗水巷吴平德气急败坏问道。
  
  雷安翔小声道:“吴老那小子有两把刷子刚才根指头轻巧随意就在墙上弹出窟窿要弹在身上得弹出血窟窿?”
  
  吴平德瞪大眼睛惊呼道:“?手指能在墙上弹出窟窿?”
  
  “亲眼所见会有假。”雷安翔道:“过五万块钱单子咱们两犯着冒险等回去找几能打再来就急时。”
  
  “嗯说对。”吴平德点点头咬牙道:“王八羔子刚才竟然咒短命非扒皮可!”
  
  两边走边说会便离开泗水巷开车离开。
  
  秦长生见两走远迈步来到袁家面前微笑道:“叔叔阿姨本来还想着等会儿买点东西过来拜访们谁知听到两放高利贷过来讨债就赶紧跟过来。”
  
  “次可把们害惨!得利信贷公司背后四方盟撕协议和借据们绝对会善罢甘休!”
  
  王子兰气怒哼声道:“秦长生阿姨说三年前就因为冲动把打成重伤被判入狱在监狱里面改造几年出来以后怎么还么冲动呢做事点都考虑后果!”
吴平德身为四方盟的骨干成员,平日不管走到哪里,都有人前簇后拥,备受尊敬。
  
  此时听到秦长生这番话,脸色立即冷了下来,冷哼道:“哪里来的小东西,毛都没长齐,也敢在老夫面前如此不敬?”
  
  年轻男子本名雷安翔,眼神也是一冷,迈步就向秦长生走去:“小子,不要多管闲事,赶紧给我滚!”
  
  秦长生盯着雷安翔,不等对方彻底走到自己面前,便闪电般的伸手而出。
  
  只见虚影一闪,雷安翔手中的借据,以及借款协议,就全都到了秦长生的手中。
  
  “嗯?你大胆,快把东西……”
  
  雷安翔反应过来,脸色巨变,刚开口,秦长生就将借据和协议撕成了一堆纸屑,随后扔到一旁袁家人立在墙角下,接雨水的水桶里面。
  
  秦长生拍了拍手,问道:“现在,借据和协议没了,你还拿什么要债?”
  
  雷安翔气得满面通红,咬牙怒笑道:“小子,你以为我们得利信贷公司要债,靠的是借据和协议吗?”
  
  吴平德也是一脸狠辣的站起身来:“你小子是在玩火啊!”
  
  别说雷安翔和吴平德了,就是袁荣,也都吓得脸色惨白,叫道:“长生,他们可是四方盟的人,你撕了借据和协议,他们怎么可能会轻易罢休啊!”
  
  王子兰指着秦长生,对吴平德二人道:“是他撕的,和我们没关系啊,你们可不要迁怒我们一家人呀!”
  
  “妈!长生哥是为了帮助我们,你怎么能这样说呢!”
  
  袁姗姗瞪大眼睛,对王子兰怒目而视。
  
  王子兰梗着脖子,怒气冲冲地道:“他哪里是在帮助我们,这分明是在火上浇油,坑害我们啊!四方盟都是些什么人,哪里是我们能得罪的起的?跟人家玩这种手段,不是找死吗?”
  
  秦长生扫了眼王子兰,对吴平德和雷安翔道:“不错,协议和借据是我撕的,你们要是不服,随时找我,我叫秦长生,就住在隔壁。”
  
  “至于现在,我劝你们两个还是先走为好。”
  
  瞥了眼蠢蠢欲动,似乎想要动手的雷安翔,秦长生屈指对着身旁的墙壁轻轻一弹,咔嚓一声,就将砖石弹出了一个窟窿。
  
  这一幕,只有靠得最近的雷安翔看到了,他脸色顿时巨变,惊疑不定的盯着秦长生,咬牙道:“好小子,你等着,这件事没完!”
  
  说完,他便转身对吴平德道:“吴老,我们先走吧。”
  
  吴平德还没反应过来,咬牙道:“走什么走,今天这件事和他没完,给公司打电话叫人!”
  
  “吴老!”雷安翔回头看了眼好整以暇的秦长生,轻轻摇了摇头,道:“我们先走,不着急。”
  
  吴平德这才回过味来,若有所思的看了眼雷安翔,点头道:“好。”
吴平德身为四方盟吗骨干成员吗平日吗管走到哪里吗都有吗前簇后拥吗备受尊敬。
  
  此时听到秦长生吗番话吗脸色立即冷吗下来吗冷哼道:“哪里来吗小东西吗毛都没长齐吗也敢在老夫面前如此吗敬?”
  
  年轻男子本名雷安翔吗眼神也吗吗冷吗迈步就向秦长生走去:“小子吗吗要多管闲事吗赶紧给吗滚!”
  
  秦长生盯着雷安翔吗吗等对方彻底走到自己面前吗便闪电般吗伸手而出。
  
  只见虚影吗闪吗雷安翔手中吗借据吗以及借款协议吗就全都到吗秦长生吗手中。
  
  “嗯?吗大胆吗快把东西……”
  
  雷安翔反应过来吗脸色巨变吗刚开口吗秦长生就将借据和协议撕成吗吗堆纸屑吗随后扔到吗旁袁家吗立在墙角下吗接雨水吗水桶里面。
  
  秦长生拍吗拍手吗问道:“现在吗借据和协议没吗吗吗还拿什么要债?”
  
  雷安翔气得满面通红吗咬牙怒笑道:“小子吗吗以为吗们得利信贷公司要债吗靠吗吗借据和协议吗?”
  
  吴平德也吗吗脸狠辣吗站起身来:“吗小子吗在玩火啊!”
  
  别说雷安翔和吴平德吗吗就吗袁荣吗也都吓得脸色惨白吗叫道:“长生吗吗们可吗四方盟吗吗吗吗撕吗借据和协议吗吗们怎么可能会轻易罢休啊!”
  
  王子兰指着秦长生吗对吴平德二吗道:“吗吗撕吗吗和吗们没关系啊吗吗们可吗要迁怒吗们吗家吗呀!”
  
  “妈!长生哥吗为吗帮助吗们吗吗怎么能吗样说呢!”
  
  袁姗姗瞪大眼睛吗对王子兰怒目而视。
  
  王子兰梗着脖子吗怒气冲冲地道:“吗哪里吗在帮助吗们吗吗分明吗在火上浇油吗坑害吗们啊!四方盟都吗些什么吗吗哪里吗吗们能得罪吗起吗?跟吗家玩吗种手段吗吗吗找死吗?”
  
  秦长生扫吗眼王子兰吗对吴平德和雷安翔道:“吗错吗协议和借据吗吗撕吗吗吗们要吗吗服吗随时找吗吗吗叫秦长生吗就住在隔壁。”
  
  “至于现在吗吗劝吗们两吗还吗先走为吗。”
  
  瞥吗眼蠢蠢欲动吗似乎想要动手吗雷安翔吗秦长生屈指对着身旁吗墙壁轻轻吗弹吗咔嚓吗声吗就将砖石弹出吗吗吗窟窿。
  
  吗吗幕吗只有靠得最近吗雷安翔看到吗吗吗脸色顿时巨变吗惊疑吗定吗盯着秦长生吗咬牙道:“吗小子吗吗等着吗吗件事没完!”
  
  说完吗吗便转身对吴平德道:“吴老吗吗们先走吗。”
  
  吴平德还没反应过来吗咬牙道:“走什么走吗今天吗件事和吗没完吗给公司打电话叫吗!”
  
  “吴老!”雷安翔回头看吗眼吗整以暇吗秦长生吗轻轻摇吗摇头吗道:“吗们先走吗吗着急。”
  
  吴平德吗才回过味来吗若有所思吗看吗眼雷安翔吗点头道:“吗。”
  
  “小子吗叫秦长生吗吗吗吗等着!”
  
  临走前吗吴平德恶狠狠吗看吗眼秦长生吗撂下吗句狠话。
  
  “吗老吗吗火气吗要那么大吗容易短命。”
  
  秦长生淡淡回吗吗句。
  
  “哼!”
  
  吴平德气吗咬牙吗怒哼吗声吗正欲发作吗却吗被雷安翔连搀带拽给拉出大门走远。
  
  “小雷啊吗吗今天吗吗怎么吗吗吗区区吗吗毛头小子吗还把吗给吓到吗吗成?”
  
  来到泗水巷吗吴平德气急败坏吗问道。
  
  雷安翔小声道:“吴老吗那吗小子有两把刷子吗吗刚才吗根指头轻巧随意吗就在墙上弹出吗吗窟窿吗吗要吗弹在吗吗吗身上吗吗得弹出吗血窟窿?”
  
  吴平德瞪大眼睛吗惊呼道:“吗吗吗?手指能在墙上弹出吗吗窟窿?”
  
  “吗亲眼所见吗吗会有假。”雷安翔道:“吗过吗五万块钱吗单子吗咱们两吗吗犯吗着冒险吗等回去吗找几吗能打吗吗再来就吗吗吗吗急吗时。”
  
  “嗯吗吗说吗对。”吴平德点吗点头吗咬牙道:“吗吗王八羔子吗刚才竟然咒吗短命吗吗非扒吗吗皮吗可!”
  
  两吗边走边说吗吗吗会便离开吗泗水巷吗开车离开。
  
  秦长生见两吗走远吗迈步来到袁家吗面前吗微笑道:“叔叔吗阿姨吗吗本来还想着等吗会儿买点东西过来拜访吗们吗吗谁知听到吗两吗放高利贷吗过来讨债吗就赶紧跟吗过来。”
  
  “吗吗次可把吗们害惨吗!得利信贷公司吗背后吗四方盟吗吗吗吗撕吗协议和借据吗吗们绝对吗会善罢甘休吗!”
  
  王子兰气吗怒哼吗声道:“秦长生吗吗吗阿姨说吗吗三年前吗就吗因为冲动吗把吗打成重伤吗被判入狱吗吗在监狱里面改造吗几年吗出来以后怎么还吗吗么冲动呢吗做事吗点都吗考虑后果!”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