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青丘狐狸,专业白给

下载免费读
第十九章青丘狐狸,专业白给
  
  这儿的三人,依然是早上的三人。
  
  不过此刻,三人所处的位置,扮演的角色,却是发生了改变。
  
  铃汐与有苏璃璃站在门外,看起来像是一对姐妹,路一鸣则是一个人拦在门外。
  
  铃汐的打扮与早上的时候差不多,黄色的休闲服,耳朵里带着耳机,双手插裤兜里随意的站着,全身上下洋溢着青春气息。
  
  至于有苏璃璃,也就是小狐狸,穿着自己早上给她买的白色裙子,浅红色的眼瞳微微有些湿润。
  
  铃汐开口说道:“同学你好,我叫苏铃汐,交通大学这一届的研究生,这是我的妹妹,名字叫苏璃璃,今天开始我们就要住你的对边了,也就是402室,所以来打个招呼。”
  
  姐妹?
  
  要是我没有早上的记忆,说不定我就信了。
  
  而且妖精也读书啊?
  
  你这研究生怎么考出来的?
  
  这些问题路一鸣自然是没有问出来的。
  
  路一鸣淡然的说道:“我叫路一鸣,交通大学园林学院建筑学的新生,这么说来我是不是要叫你一声学姐?”
  
  “不用,我也是刚来这个学校的,叫我名字就行。”铃汐摇头道。
  
  “我还是叫你苏学姐吧。”
  
  路一鸣看向小狐狸,做出惊讶的表情问道:
  
  “这孩子的头发怎么是白色的?”
  
  铃汐面容苦涩的说道:“我妹妹她天生有白化病,需要人照顾,家里长辈又都去世了,我只能带着她一边来上学一边照顾她......”
  
  “这样......。”路一鸣叹气道,“大家都很苦啊。”
  
  原本大家只是逢场作戏相互飙演技而已,可铃汐在那一瞬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
  
  路一鸣看到了,那是仿佛与不知来自何处的波长相对应般的,极为遥远的深邃眼神。
  
  铃汐的思绪似乎飘向了远方。
  
  在那些不眠的夜里,面对着难以想象的困苦,与同伴一边交织着言语一边向前行进着。
  
  内心惶恐不安。
  
  在前方等着她们的到底会是什么呢?
  
  可最后还是站在了这里。
  
  少女反以笑容道:“其实一点都不苦啊,我们不是还活着吗?”
  
  “嗯,活着就好。”
  
  路一鸣表示很懂的点了点头,内心却是不以为然。
  
  真的觉得只要人活着就很好的人,往往也是经历了最多磨难的人,他们才有资格说这种话,但也越不会说这种话。
  
  倒是很多欺世盗名之辈,借着想‘活着’为名,大肆敛财,消费人们的同情心。
第十九章青丘狐狸,专业白给
  
  这儿的三人,依然是早上的三人。
  
  不过此刻,三人所处的位置,扮演的角色,却是发生了改变。
  
  铃汐与有苏璃璃站在门外,看起来像是一对姐妹,路一鸣则是一个人拦在门外。
  
  铃汐的打扮与早上的时候差不多,黄色的休闲服,耳朵里带着耳机,双手插裤兜里随意的站着,全身上下洋溢着青春气息。
  
  至于有苏璃璃,也就是小狐狸,穿着自己早上给她买的白色裙子,浅红色的眼瞳微微有些湿润。
  
  铃汐开口说道:“同学你好,我叫苏铃汐,交通大学这一届的研究生,这是我的妹妹,名字叫苏璃璃,今天开始我们就要住你的对边了,也就是402室,所以来打个招呼。”
  
  姐妹?
  
  要是我没有早上的记忆,说不定我就信了。
  
  而且妖精也读书啊?
  
  你这研究生怎么考出来的?
  
  这些问题路一鸣自然是没有问出来的。
  
  路一鸣淡然的说道:“我叫路一鸣,交通大学园林学院建筑学的新生,这么说来我是不是要叫你一声学姐?”
  
  “不用,我也是刚来这个学校的,叫我名字就行。”铃汐摇头道。
  
  “我还是叫你苏学姐吧。”
  
  路一鸣看向小狐狸,做出惊讶的表情问道:
  
  “这孩子的头发怎么是白色的?”
  
  铃汐面容苦涩的说道:“我妹妹她天生有白化病,需要人照顾,家里长辈又都去世了,我只能带着她一边来上学一边照顾她......”
  
  “这样......。”路一鸣叹气道,“大家都很苦啊。”
  
  原本大家只是逢场作戏相互飙演技而已,可铃汐在那一瞬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
  
  路一鸣看到了,那是仿佛与不知来自何处的波长相对应般的,极为遥远的深邃眼神。
  
  铃汐的思绪似乎飘向了远方。
  
  在那些不眠的夜里,面对着难以想象的困苦,与同伴一边交织着言语一边向前行进着。
  
  内心惶恐不安。
  
  在前方等着她们的到底会是什么呢?
  
  可最后还是站在了这里。
  
  少女反以笑容道:“其实一点都不苦啊,我们不是还活着吗?”
  
  “嗯,活着就好。”
  
  路一鸣表示很懂的点了点头,内心却是不以为然。
  
  真的觉得只要人活着就很好的人,往往也是经历了最多磨难的人,他们才有资格说这种话,但也越不会说这种话。
  
  倒是很多欺世盗名之辈,借着想‘活着’为名,大肆敛财,消费人们的同情心。
  
  这样的人也能活着,这个世界真是残酷而又温柔啊。
  
  铃汐浅浅一笑,神情认真的说道:“而且,一个人有辛苦的事,和感到辛苦是不一样的呢。”
  
  “哦?”
  
  路一鸣挑了挑眉,品味着少女说的话。
  
  有点意思。
  
  相顾无言,气氛忽然就有些尴尬,小狐狸则是前后来回转着头,一脸茫然。
  
  你们在说什么啊?
  
  铃汐主动打破了尴尬的氛围,说道:“所以路同学,以后有事希望你可以帮衬一下,大家都是同学,现在也是邻居。”
  
  路一鸣颔首,语气轻松道:“知道了,有事的话敲我门就行。”
  
  小狐狸看到路一鸣这么平淡的样子,顿时鼻子一酸。
  
  说好的不会忘记的......
  
  铃汐看到路一鸣点头了,也点点头。
  
  “那先这样了,路同学你先忙吧,我们还要整理房间。”
  
  路一鸣问道:“需要帮忙吗?”
  
  “不用,已经差不多整理好了。”铃汐摇头。
  
  “那行。”路一鸣将门给关上。
  
  路一鸣虽然不知道这两人为什么要回来,不过不妨碍他演戏。
  
  系统坑了他10年,在各种坑爹任务的‘锻炼’下,路一鸣现在能够精准的控制自己的表面情绪。
  
  原本以为这个世界的另一面,在早上的邂逅之后,就将离他远去。
  
  看来并没有。
  
  不过路一鸣并未感到太多的惊喜。
  
  小狐狸能回来的确是好事,可是为什么她也来了?
  
  早上还打死打活的小狐狸和青发少女达成了什么共识?
  
  楼道外,小狐狸轻声呜咽着,“呜呜呜,公子他不记得我了。”
  
  铃汐心想:‘要是这还能记得,我就要怀疑他是不是人了!’
  
  真是的,记忆都被屏蔽了,还能记得才是离谱吧!
  
  铃汐现在整个人都是麻的。
第十九章青丘狐狸专业白给
  
  儿三依然早上三。
  
  过此刻三所处位置扮演角色却发生改变。
  
  铃汐与有苏璃璃站在门外看起来像对姐妹路鸣则拦在门外。
  
  铃汐打扮与早上时候差多黄色休闲服耳朵里带着耳机双手插裤兜里随意站着全身上下洋溢着青春气息。
  
  至于有苏璃璃也就小狐狸穿着自己早上给她买白色裙子浅红色眼瞳微微有些湿润。
  
  铃汐开口说道:“同学叫苏铃汐交通大学届研究生妹妹名字叫苏璃璃今天开始们就要住对边也就402室所以来打招呼。”
  
  姐妹?
  
  要没有早上记忆说定就信。
  
  而且妖精也读书啊?
  
  研究生怎么考出来?
  
  些问题路鸣自然没有问出来。
  
  路鸣淡然说道:“叫路鸣交通大学园林学院建筑学新生么说来要叫声学姐?”
  
  “用也刚来学校叫名字就行。”铃汐摇头道。
  
  “还叫苏学姐。”
  
  路鸣看向小狐狸做出惊讶表情问道:
  
  “孩子头发怎么白色?”
  
  铃汐面容苦涩说道:“妹妹她天生有白化病需要照顾家里长辈又都去世只能带着她边来上学边照顾她......”
  
  “样......。”路鸣叹气道“大家都很苦啊。”
  
  原本大家只逢场作戏相互飙演技而已可铃汐在那瞬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
  
  路鸣看到那仿佛与知来自何处波长相对应般极为遥远深邃眼神。
  
  铃汐思绪似乎飘向远方。
  
  在那些眠夜里面对着难以想象困苦与同伴边交织着言语边向前行进着。
  
  内心惶恐安。
  
  在前方等着她们到底会什么呢?
  
  可最后还站在里。
  
  少女反以笑容道:“其实点都苦啊们还活着?”
  
  “嗯活着就。”
  
  路鸣表示很懂点点头内心却以为然。
  
  真觉得只要活着就很往往也经历最多磨难们才有资格说种话但也越会说种话。
  
  倒很多欺世盗名之辈借着想‘活着’为名大肆敛财消费们同情心。
  
  样也能活着世界真残酷而又温柔啊。
  
  铃汐浅浅笑神情认真说道:“而且有辛苦事和感到辛苦样呢。”
  
  “哦?”
  
  路鸣挑挑眉品味着少女说话。
  
  有点意思。
  
  相顾无言气氛忽然就有些尴尬小狐狸则前后来回转着头脸茫然。
  
  们在说什么啊?
  
  铃汐主动打破尴尬氛围说道:“所以路同学以后有事希望可以帮衬下大家都同学现在也邻居。”
  
  路鸣颔首语气轻松道:“知道有事话敲门就行。”
  
  小狐狸看到路鸣么平淡样子顿时鼻子酸。
  
  说会忘记......
  
  铃汐看到路鸣点头也点点头。
  
  “那先样路同学先忙们还要整理房间。”
  
  路鸣问道:“需要帮忙?”
  
  “用已经差多整理。”铃汐摇头。
  
  “那行。”路鸣将门给关上。
  
  路鸣虽然知道两为什么要回来过妨碍演戏。
  
  系统坑10年在各种坑爹任务‘锻炼’下路鸣现在能够精准控制自己表面情绪。
  
  原本以为世界另面在早上邂逅之后就将离远去。
  
  看来并没有。
  
  过路鸣并未感到太多惊喜。
  
  小狐狸能回来确事可为什么她也来?
  
  早上还打死打活小狐狸和青发少女达成什么共识?
  
  楼道外小狐狸轻声呜咽着“呜呜呜公子记得。”
  
  铃汐心想:‘要还能记得就要怀疑!’
  
  真记忆都被屏蔽还能记得才离谱!
  
  铃汐现在整都麻。
第十九章青丘狐狸,专业白给
  
  这儿的三人,依然是早上的三人。
  
  不过此刻,三人所处的位置,扮演的角色,却是发生了改变。
  
  铃汐与有苏璃璃站在门外,看起来像是一对姐妹,路一鸣则是一个人拦在门外。
  
  铃汐的打扮与早上的时候差不多,黄色的休闲服,耳朵里带着耳机,双手插裤兜里随意的站着,全身上下洋溢着青春气息。
  
  至于有苏璃璃,也就是小狐狸,穿着自己早上给她买的白色裙子,浅红色的眼瞳微微有些湿润。
  
  铃汐开口说道:“同学你好,我叫苏铃汐,交通大学这一届的研究生,这是我的妹妹,名字叫苏璃璃,今天开始我们就要住你的对边了,也就是402室,所以来打个招呼。”
  
  姐妹?
  
  要是我没有早上的记忆,说不定我就信了。
  
  而且妖精也读书啊?
  
  你这研究生怎么考出来的?
  
  这些问题路一鸣自然是没有问出来的。
  
  路一鸣淡然的说道:“我叫路一鸣,交通大学园林学院建筑学的新生,这么说来我是不是要叫你一声学姐?”
  
  “不用,我也是刚来这个学校的,叫我名字就行。”铃汐摇头道。
  
  “我还是叫你苏学姐吧。”
  
  路一鸣看向小狐狸,做出惊讶的表情问道:
  
  “这孩子的头发怎么是白色的?”
  
  铃汐面容苦涩的说道:“我妹妹她天生有白化病,需要人照顾,家里长辈又都去世了,我只能带着她一边来上学一边照顾她......”
  
  “这样......。”路一鸣叹气道,“大家都很苦啊。”
  
  原本大家只是逢场作戏相互飙演技而已,可铃汐在那一瞬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
  
  路一鸣看到了,那是仿佛与不知来自何处的波长相对应般的,极为遥远的深邃眼神。
  
  铃汐的思绪似乎飘向了远方。
  
  在那些不眠的夜里,面对着难以想象的困苦,与同伴一边交织着言语一边向前行进着。
  
  内心惶恐不安。
  
  在前方等着她们的到底会是什么呢?
  
  可最后还是站在了这里。
  
  少女反以笑容道:“其实一点都不苦啊,我们不是还活着吗?”
  
  “嗯,活着就好。”
  
  路一鸣表示很懂的点了点头,内心却是不以为然。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