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8章 九尾天狐

下载免费读
第388章九尾天狐
  
  这是九尾天狐掉落的一截尾巴。
  
  还在扭动的断尾,像是蜥蜴尾巴一样,稍微显得有些滑稽可笑。
  
  可路一鸣的眼神越来越凝重。
  
  “该不会是......”
  
  路一鸣果断跳下深坑,俯下身子尝试去触摸这条断尾。
  
  他的手在触摸到断尾的时候,一种温暖的实感让他的心脏猛地跳动了一下。
  
  当前状态的他,对于外部的感触几乎不存在,即便偶尔可以触碰到事物,可依旧感觉不到任何的环境温度。
  
  他宛如一个幽灵一样游走在世间,体会不到温暖与寒冷,只是个匆匆而行的过客。
  
  这个时代并不属于他。
  
  可是,这一次路一鸣明显体会到了这半截尾巴带来的触感。
  
  路一鸣弯下腰将其彻底抱在怀里。
  
  毛绒绒的断尾,入怀之后彻底安静了下来,只是那断口还在淌着血。
  
  路一鸣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
  
  原来如此啊。
  
  缘,果然妙不可言。
  
  九尾天狐因为与饕餮掐架的原因断了一尾,这条断尾,应该就是他那次在青丘的过往回溯中,在后山那边见到的那条尾巴,璃璃的奶奶用自己的精血将小狐狸从中孕育而出。
  
  路一鸣的眼里有些火热。
  
  既然老妇人可以将小狐狸孕育出来,那么现在的自己呢?毕竟当初让小狐狸睁开眼睛,其实也是有他的一份功劳的。
  
  从神话时代一步一步的朝着现世走去,他早就已经厌倦了那只能看不能碰的风景,如果能够在这个时代见到那只黏人的狐狸精,想想也是挺不错的。
  
  就在路一鸣准备划开自己手腕时,一个想法挤入了他的脑海,让他的手不由得颤抖了一下,暂时停了下来。
  
  他现在所经历的,如果是真正的那条时间线,那么即便他在现在可以将小狐狸从尾巴状态孕育出来,那么之后的自己,还会碰到那只笨蛋狐狸精吗?
  
  路一鸣吐出口浊气。
  
  他抱着这条断尾,在这个地方站了很久很久。
  
  某天,路一鸣仰天笑了起来。
  
  他终于想明白了。
第章九尾天狐这是九尾天狐掉落的一截尾巴还在扭动的断尾像是蜥蜴尾巴一样稍微显得有些滑稽可笑可路一鸣的眼神越来越凝重该不会是路一鸣果断跳下深坑俯下身子尝试去触摸这条断尾他的手在触摸到断尾的时候一种温暖的实感让他的心脏猛地跳动了一下当前状态的他对于外部的感触几乎不存在即便偶尔可以触碰到事物可依旧感觉不到任何的环境温度他宛如一个幽灵一样游走在世间体会不到温暖与寒冷只是个匆匆而行的过客这个时代并不属于他可是这一次路一鸣明显体会到了这半截尾巴带来的触感路一鸣弯下腰将其彻底抱在怀里毛绒绒的断尾入怀之后彻底安静了下来只是那断口还在淌着血路一鸣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原来如此啊缘果然妙不可言九尾天狐因为与饕餮掐架的原因断了一尾这条断尾应该就是他那次在青丘的过往回溯中在后山那边见到的那条尾巴璃璃的奶奶用自己的精血将小狐狸从中孕育而出路一鸣的眼里有些火热既然老妇人可以将小狐狸孕育出来那么现在的自己呢毕竟当初让小狐狸睁开眼睛其实也是有他的一份功劳的从神话时代一步一步的朝着现世走去他早就已经厌倦了那只能看不能碰的风景如果能够在这个时代见到那只黏人的狐狸精想想也是挺不错的就在路一鸣准备划开自己手腕时一个想法挤入了他的脑海让他的手不由得颤抖了一下暂时停了下来他现在所经历的如果是真正的那条时间线那么即便他在现在可以将小狐狸从尾巴状态孕育出来那么之后的自己还会碰到那只笨蛋狐狸精吗路一鸣吐出口浊气他抱着这条断尾在这个地方站了很久很久某天路一鸣仰天笑了起来他终于想明白了已经发生过的事是无法改变的对于这个时代的人来说未来是不可测的是真的未来可对于他来说未来却是观测过的过去以往的他只是历史的见证者这一次的他却能触碰到这条尾巴那么是否说明无论他如何选择最后这条断尾都必然会出现在青丘的那处后山里所以我无需纠结遵循我的本心即可因为现在我所做的也将成为我未来的一部分路一鸣不再犹豫用指甲划开手腕任由大量的鲜血滴落在这条断尾上他的鲜血看起来虚幻不定洒落在地上后会即刻消失不见但却将这条尾巴给彻底染成了鲜红色在他期盼的目光中断尾上的鲜红血迹迅速被吸收并且释放出了一道温暖的白光路一鸣体内那两股混合的力量早已不分彼此悄然之间有一道分出来融入了白光内紧接着这条尾巴朝着两侧缓缓的剥开中间趴着一只小小的雪白幼狐紧闭着眼睛如同雪中的精灵一般纯洁无瑕路一鸣提着的心稍微放下了一些如果这个时间线的存在是必然的那么在更早的时候比当初在青丘那边还要早他就已经接触到小狐狸了他所做的事会不会影响到自己与小狐狸的相遇他并不确定但有没有可能他现在所做的其实都是历史的必然呢那位能够将人从几十亿年前扔到这里的白毛萝莉神估计早就已经算好了一切吧路一鸣忍不住用手指戳了一下幼狐的脸蛋幼狐微蹙着眼皮勉强的睁开眼瑰丽的红瞳瞧了眼路一鸣第388章九尾天狐
  
  这是九尾天狐掉落的一截尾巴。
  
  还在扭动的断尾,像是蜥蜴尾巴一样,稍微显得有些滑稽可笑。
  
  可路一鸣的眼神越来越凝重。
  
  “该不会是......”
  
  路一鸣果断跳下深坑,俯下身子尝试去触摸这条断尾。
  
  他的手在触摸到断尾的时候,一种温暖的实感让他的心脏猛地跳动了一下。
  
  当前状态的他,对于外部的感触几乎不存在,即便偶尔可以触碰到事物,可依旧感觉不到任何的环境温度。
  
  他宛如一个幽灵一样游走在世间,体会不到温暖与寒冷,只是个匆匆而行的过客。
  
  这个时代并不属于他。
  
  可是,这一次路一鸣明显体会到了这半截尾巴带来的触感。
  
  路一鸣弯下腰将其彻底抱在怀里。
  
  毛绒绒的断尾,入怀之后彻底安静了下来,只是那断口还在淌着血。
  
  路一鸣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
  
  原来如此啊。
  
  缘,果然妙不可言。
  
  九尾天狐因为与饕餮掐架的原因断了一尾,这条断尾,应该就是他那次在青丘的过往回溯中,在后山那边见到的那条尾巴,璃璃的奶奶用自己的精血将小狐狸从中孕育而出。
  
  路一鸣的眼里有些火热。
  
  既然老妇人可以将小狐狸孕育出来,那么现在的自己呢?毕竟当初让小狐狸睁开眼睛,其实也是有他的一份功劳的。
  
  从神话时代一步一步的朝着现世走去,他早就已经厌倦了那只能看不能碰的风景,如果能够在这个时代见到那只黏人的狐狸精,想想也是挺不错的。
  
  就在路一鸣准备划开自己手腕时,一个想法挤入了他的脑海,让他的手不由得颤抖了一下,暂时停了下来。
  
  他现在所经历的,如果是真正的那条时间线,那么即便他在现在可以将小狐狸从尾巴状态孕育出来,那么之后的自己,还会碰到那只笨蛋狐狸精吗?
  
  路一鸣吐出口浊气。
  
  他抱着这条断尾,在这个地方站了很久很久。
  
  某天,路一鸣仰天笑了起来。
  
  他终于想明白了。
  
  已经发生过的事是无法改变的。
  
  对于这个时代的人来说,未来是不可测的,是真的未来,可对于他来说,未来却是观测过的过去。
  
  以往的他,只是历史的见证者,这一次的他,却能触碰到这条尾巴。
  
  那么是否说明,无论他如何选择,最后这条断尾都必然会出现在青丘的那处后山里?
  
  “所以,我无需纠结,遵循我的本心即可。”
  
  “因为现在我所做的,也将成为我未来的一部分,。”
  
  路一鸣不再犹豫,用指甲划开手腕,任由大量的鲜血滴落在这条断尾上,他的鲜血看起来虚幻不定,洒落在地上后会即刻消失不见,但却将这条尾巴给彻底染成了鲜红色。
  
  在他期盼的目光中,断尾上的鲜红血迹迅速被吸收,并且释放出了一道温暖的白光。
  
  路一鸣体内,那两股混合的力量早已不分彼此,悄然之间有一道分出来,融入了白光内。
  
  紧接着,这条尾巴朝着两侧缓缓的剥开,中间趴着一只小小的雪白幼狐,紧闭着眼睛,如同雪中的精灵一般纯洁无瑕。
  
  路一鸣提着的心稍微放下了一些。
  
  如果这个时间线的存在是必然的,那么在更早的时候,比当初在青丘那边还要早,他就已经接触到小狐狸了。
  
  他所做的事会不会影响到自己与小狐狸的相遇?
  
  他并不确定。
  
  但有没有可能,他现在所做的,其实都是历史的必然呢?
  
  那位能够将人从几十亿年前扔到这里的白毛萝莉神,估计早就已经算好了一切吧?
  
  路一鸣忍不住用手指戳了一下幼狐的脸蛋。
  
  幼狐微蹙着眼皮,勉强的睁开眼,瑰丽的红瞳瞧了眼路一鸣。
第388章九尾天狐
  
  这是九尾天狐掉落的一截尾巴。
  
  还在扭动的断尾,像是蜥蜴尾巴一样,稍微显得有些滑稽可笑。
  
  可路一鸣的眼神越来越凝重。
  
  “该不会是......”
  
  路一鸣果断跳下深坑,俯下身子尝试去触摸这条断尾。
  
  他的手在触摸到断尾的时候,一种温暖的实感让他的心脏猛地跳动了一下。
  
  当前状态的他,对于外部的感触几乎不存在,即便偶尔可以触碰到事物,可依旧感觉不到任何的环境温度。
  
  他宛如一个幽灵一样游走在世间,体会不到温暖与寒冷,只是个匆匆而行的过客。
  
  这个时代并不属于他。
  
  可是,这一次路一鸣明显体会到了这半截尾巴带来的触感。
  
  路一鸣弯下腰将其彻底抱在怀里。
  
  毛绒绒的断尾,入怀之后彻底安静了下来,只是那断口还在淌着血。
  
  路一鸣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
  
  原来如此啊。
  
  缘,果然妙不可言。
  
  九尾天狐因为与饕餮掐架的原因断了一尾,这条断尾,应该就是他那次在青丘的过往回溯中,在后山那边见到的那条尾巴,璃璃的奶奶用自己的精血将小狐狸从中孕育而出。
  
  路一鸣的眼里有些火热。
  
  既然老妇人可以将小狐狸孕育出来,那么现在的自己呢?毕竟当初让小狐狸睁开眼睛,其实也是有他的一份功劳的。
  
  从神话时代一步一步的朝着现世走去,他早就已经厌倦了那只能看不能碰的风景,如果能够在这个时代见到那只黏人的狐狸精,想想也是挺不错的。
  
  就在路一鸣准备划开自己手腕时,一个想法挤入了他的脑海,让他的手不由得颤抖了一下,暂时停了下来。
  
  他现在所经历的,如果是真正的那条时间线,那么即便他在现在可以将小狐狸从尾巴状态孕育出来,那么之后的自己,还会碰到那只笨蛋狐狸精吗?
  
  路一鸣吐出口浊气。
  
  他抱着这条断尾,在这个地方站了很久很久。
  
  某天,路一鸣仰天笑了起来。
  
  他终于想明白了。
  
  已经发生过的事是无法改变的。
  
  对于这个时代的人来说,未来是不可测的,是真的未来,可对于他来说,未来却是观测过的过去。
  
  以往的他,只是历史的见证者,这一次的他,却能触碰到这条尾巴。
  
  那么是否说明,无论他如何选择,最后这条断尾都必然会出现在青丘的那处后山里?
  
  “所以,我无需纠结,遵循我的本心即可。”
  
  “因为现在我所做的,也将成为我未来的一部分,。”
  
  路一鸣不再犹豫,用指甲划开手腕,任由大量的鲜血滴落在这条断尾上,他的鲜血看起来虚幻不定,洒落在地上后会即刻消失不见,但却将这条尾巴给彻底染成了鲜红色。
  
  在他期盼的目光中,断尾上的鲜红血迹迅速被吸收,并且释放出了一道温暖的白光。
  
  路一鸣体内,那两股混合的力量早已不分彼此,悄然之间有一道分出来,融入了白光内。
  
  紧接着,这条尾巴朝着两侧缓缓的剥开,中间趴着一只小小的雪白幼狐,紧闭着眼睛,如同雪中的精灵一般纯洁无瑕。
  
  路一鸣提着的心稍微放下了一些。
  
  如果这个时间线的存在是必然的,那么在更早的时候,比当初在青丘那边还要早,他就已经接触到小狐狸了。
  
  他所做的事会不会影响到自己与小狐狸的相遇?
  
  他并不确定。
  
  但有没有可能,他现在所做的,其实都是历史的必然呢?
  
  那位能够将人从几十亿年前扔到这里的白毛萝莉神,估计早就已经算好了一切吧?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