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0章 终章:喜欢与孤独 上

下载免费读
第390章终章:喜欢与孤独(上)
  
  “也就是说,你想要我们养这个孩子?”
  
  “没错。”
  
  “那么你呢?这个孩子对你这么亲昵,你没有自己养的想法吗?”
  
  天狐紧紧的盯着路一鸣的脸庞,试图从他的脸上看出他的真实想法。
  
  即便是来自后世的人,能够拥有一只天狐血脉的灵宠,这等诱惑一般人都无法拒绝的吧?
  
  “我啊.......也许我在这个时代待不了多长时间了。”
  
  路一鸣苦笑一声,看了眼在怀里眯着眼的小狐狸,还有自己正在虚化的身体。
  
  一种强烈的抽离感在拉扯着他的身躯和灵魂。
  
  那位将他送来这里,或许就是为了让他完成这件事情,现在已经完成了,所以就要赶着他走了吗?
  
  也不知道,自己的做法是否正确,如果自己就这么离开了,那么已经孕育的小狐狸又会怎样?
  
  “你要离开了吗?”
  
  “也许。”
  
  路一鸣把小狐狸抱在怀里递过去:“这孩子就交给你们了,不过有一个问题,可能是因为她是我用鲜血催生的原因,所以不能长时间的维持稳定存在,天狐阁下有办法吗?”
  
  “自然。”
  
  九尾缓缓抬起前爪,一滴深红的血液从爪隙里滴落,落到了小狐狸的脑袋上。
  
  虽然不知道这个人类的血有何特殊之处,可他所有的并不是狐妖的血,现在,九尾天狐给予了小狐狸珍贵的天狐精血,足以让她稳定的维持当前的存在。
  
  世界上还有什么比天狐精血更为让狐妖炽热的狐族之物吗?
  
  小狐狸猛地睁开了眼睛,瑰丽的红瞳释放出美丽的色泽。
  
  与此同时,路一鸣觉得自己与小狐狸之间的距离拉远了许多,周边的一切呈现出了模糊的景象。
  
  这个时代迫不及待的要驱赶他了。
  
  以往想走的时候不给走,现在他有了些许留恋,反而催着他走,够搞人心态的。
  
  路一鸣皱了皱眉,强行压下这股拉扯感。
  
  “多谢。”
  
  路一鸣对着天狐微微颔首,转身就要离去。
  
  小狐狸虽然才诞生不久,可对他很是依恋,就像新生的鸟儿会把第一眼见到的东西当做父母一样,这孩子或许也把他给当做父母了。
  
  离别终究会有些伤感的。
  
  那就不要被看见好了。
  
  毕竟,这孩子还不是后世的那只笨蛋狐狸精,他们之间的感情并不存在于这个时代,而是存在于未来。
  
  “呜~”
  
  一道白芒迅疾的划过前方。
  
  小狐狸竟然拦在路一鸣前方,奶声奶气的说道:“不......要......走......你不要......走......”
  
  天狐的红眸中异彩连连。
  
  不愧是自己的孩子,出生没多久,就学会说话了,天狐血脉的灵性由此可见一斑。
  
  等等,这到底算自己的孩子还是妹妹?
  
  九尾天狐想了想,说道:“你现在就要走了吗?要不你先带着她吧,等你离开后,我会去将这个孩子带回青丘的。”
  
  “嗯?”路一鸣一愣。
  
  天狐意有所指的说道:“你与这个孩子,在后世的时候,就已经见过了吧?看来关系还挺密切的?”
  
  “哈哈,算是吧。”
  
  路一鸣打了个哈哈。
  
  那是相当的密切。
  
  “我能看出来你对这孩子的态度不一般。”
  
  天狐垂下头说道:“这个孩子继承着我的血脉,不像普通的狐狸幼崽一样一定要喝奶,你也可以去弄些肉食给她,咱们狐妖不挑食的,就这么决定了,几天都行,带着她去见见世面吧。”
  
  路一鸣犹豫了片刻,点了点头。
  
  他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够在这里待多久,离开后又会去什么地方。
  
  不过,多久都好。
  
  这个时代的小狐狸,也是小狐狸。
  
  要是能多相处一会也是好事。
  
  也许以后他就再也看不见了,前方会遇见什么他完全不知道。
  
  他对着挡路的小狐狸招了招手,“过来吧,我再陪你看看这个世界。”
  
  “嗷!~”
  
  小狐狸开心的跃起,跳到了他的肩头,轻舔他的脸庞。
  
  天狐好奇的问道:“这个孩子有名字吗?”
  
  路一鸣不假思索的说道:“有苏璃璃。”
  
  “有苏一脉啊。”
  
  天狐若有所思。
  
  ......
  
  青丘狐国之外。
  
  飘雪已经化作了柔和的春雨。
  
  路一鸣带着小狐狸从青丘离开后,时间又过了两个月。
  
  即便有小狐狸一直在他身旁,可是灵魂上的拉扯感越来越强。
  
  他的视角右上方,许久不见的系统面板再次出现。
  
  【倒计时:180天】
  
  路一鸣扫了一眼。
  
  最后通牒?
  
  还算有点人性化。
  
  “嗷呜?”
  
  小狐狸跑过来蹭了蹭路一鸣的裤腿。
  
  路一鸣把小狐狸抱起来,笑道:“叫我公子。”
  
  “公子~”
  
  小狐狸软软的学着喊了声。
  
  “对了。”
  
  路一鸣轻柔的摸着小狐狸小小的脑袋。
  
  才出生几个月,小狐狸已经可以流利的口吐人言了。
  
  这就是幼狐养成吗?
  
  怎么有种奇妙的罪恶感呢?
  
  ......
  
  五个月时间转瞬即逝。
  
  路一鸣在这期间,带着这只出生不到一年的狐妖,走了很多的地方,也见识到了一些之前没有见到过的妖精。
  
  例如白民国的乘黄。
  
  海上的鲛人。
  
  西王母家的三青鸟。
  
  许多潜伏的大妖都活跃了起来。
  
  他也知晓了变化的由来。
  
  自从颛顼将天地通路绝断后,这个世界的灵气浓度无时无刻不在下降,大妖们已经感受到了压力,可它们也没有办法让颛顼重开天地通路,那家伙做的是真的绝,为了能够彻底断开天地的连接,让人间界与仙界各司其职,祂直接将整个仙界挪进了小世界,并且断掉了建木和昆仑山的通天路。
  
  灵气浓度的下降,使得大妖们不得不想办法补充溢散的妖力,所以它们就出来觅食,寻找天珍地宝,乃至直接食人。
  
  小狐狸在亲眼目睹一只虎妖吞吃人类的行为后,害怕的一天都不敢从路一鸣的怀里出来。
  
  路一鸣由于无法干涉事情的发生,所以只能远远的看着。
第章终章喜欢与孤独上也就是说你想要我们养这个孩子没错那么你呢这个孩子对你这么亲昵你没有自己养的想法吗天狐紧紧的盯着路一鸣的脸庞试图从他的脸上看出他的真实想法即便是来自后世的人能够拥有一只天狐血脉的灵宠这等诱惑一般人都无法拒绝的吧我啊也许我在这个时代待不了多长时间了路一鸣苦笑一声看了眼在怀里眯着眼的小狐狸还有自己正在虚化的身体一种强烈的抽离感在拉扯着他的身躯和灵魂那位将他送来这里或许就是为了让他完成这件事情现在已经完成了所以就要赶着他走了吗也不知道自己的做法是否正确如果自己就这么离开了那么已经孕育的小狐狸又会怎样你要离开了吗也许路一鸣把小狐狸抱在怀里递过去这孩子就交给你们了不过有一个问题可能是因为她是我用鲜血催生的原因所以不能长时间的维持稳定存在天狐阁下有办法吗自然九尾缓缓抬起前爪一滴深红的血液从爪隙里滴落落到了小狐狸的脑袋上虽然不知道这个人类的血有何特殊之处可他所有的并不是狐妖的血现在九尾天狐给予了小狐狸珍贵的天狐精血足以让她稳定的维持当前的存在世界上还有什么比天狐精血更为让狐妖炽热的狐族之物吗小狐狸猛地睁开了眼睛瑰丽的红瞳释放出美丽的色泽与此同时路一鸣觉得自己与小狐狸之间的距离拉远了许多周边的一切呈现出了模糊的景象这个时代迫不及待的要驱赶他了以往想走的时候不给走现在他有了些许留恋反而催着他走够搞人心态的路一鸣皱了皱眉强行压下这股拉扯感多谢路一鸣对着天狐微微颔首转身就要离去小狐狸虽然才诞生不久可对他很是依恋就像新生的鸟儿会把第一眼见到的东西当做父母一样这孩子或许也把他给当做父母了离别终究会有些伤感的那就不要被看见好了毕竟这孩子还不是后世的那只笨蛋狐狸精他们之间的感情并不存在于这个时代而是存在于未来呜一道白芒迅疾的划过前方小狐狸竟然拦在路一鸣前方奶声奶气的说道不要走你不要走天狐的红眸中异彩连连不愧是自己的孩子出生没多久就学会说话了天狐血脉的灵性由此可见一斑等等这到底算自己的孩子还是妹妹九尾天狐想了想说道你现在就要走了吗要不你先带着她吧等你离开后我会去将这个孩子带回青丘的嗯路一鸣一愣天狐意有所指的说道你与这个孩子在后世的时候就已经见过了吧看来关系还挺密切的哈哈算是吧路一鸣打了个哈哈那是相当的密切我能看出来你对这孩子的态度不一般天狐垂下头说道这个孩子继承着我的血脉不像普通的狐狸幼崽一样一定要喝奶你也可以去弄些肉食给她咱们狐妖不挑食的就这么决定了几天都行带着她去见见世面吧路一鸣犹豫了片刻点了点头他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够在这里待多久离开后又会去什么地方不过多久都好这个时代的小狐狸也是小狐狸要是能多相处一会也是好事也许以后他就再也看不见了前方会遇见什么他完全不知道他对着挡路的小狐狸招了招手过来吧我再陪你看看这个世界嗷小狐狸开心的跃起跳到了他的肩头轻舔他的脸庞天狐好奇的问道这个孩子有名字吗路一鸣不假思索的说道有苏璃璃有苏一脉啊天狐若有所思青丘狐国之外飘雪已经化作了柔和的春雨路一鸣带着小狐狸从青丘离开后时间又过了两个月即便有小狐狸一直在他身旁可是灵魂上的拉扯感越来越强他的视角右上方许久不见的系统面板再次出现倒计时天路一鸣扫了一眼最后通牒还算有点人性化嗷呜小狐狸跑过来蹭了蹭路一鸣的裤腿路一鸣把小狐狸抱起来笑道叫我公子公子小狐狸软软的学着喊了声对了路一鸣轻柔的摸着小狐狸小小的脑袋才出生几个月小狐狸已经可以流利的口吐人言了这就是幼狐养成吗怎么有种奇妙的罪恶感呢五个月时间转瞬即逝路一鸣在这期间带着这只出生不到一年的狐妖走了很多的地方也见识到了一些之前没有见到过的妖精例如白民国的乘黄海上的鲛人西王母家的三青鸟许多潜伏的大妖都活跃了起来他也知晓了变化的由来自从颛顼将天地通路绝断后这个世界的灵气浓度无时无刻不在下降大妖们已经感受到了压力可它们也没有办法让颛顼重开天地通路那家伙做的是真的绝为了能够彻底断开天地的连接让人间界与仙界各司其职祂直接将整个仙界挪进了小世界并且断掉了建木和昆仑山的通天路灵气浓度的下降使得大妖们不得不想办法补充溢散的妖力所以它们就出来觅食寻找天珍地宝乃至直接食人小狐狸在亲眼目睹一只虎妖吞吃人类的行为后害怕的一天都不敢从路一鸣的怀里出来路一鸣由于无法干涉事情的发生所以只能远远的看着第390章终章:喜欢与孤独(上)
  
  “也就说想要们养孩子?”
  
  “没错。”
  
  “那么呢?孩子对么亲昵没有自己养想法?”
  
  天狐紧紧盯着路鸣脸庞试图从脸上看出真实想法。
  
  即便来自后世能够拥有只天狐血脉灵宠等诱惑般都无法拒绝?
  
  “啊.......也许在时代待多长时间。”
  
  路鸣苦笑声看眼在怀里眯着眼小狐狸还有自己正在虚化身体。
  
  种强烈抽离感在拉扯着身躯和灵魂。
  
  那位将送来里或许就为让完成件事情现在已经完成所以就要赶着走?
  
  也知道自己做法否正确如果自己就么离开那么已经孕育小狐狸又会怎样?
  
  “要离开?”
  
  “也许。”
  
  路鸣把小狐狸抱在怀里递过去:“孩子就交给们过有问题可能因为她用鲜血催生原因所以能长时间维持稳定存在天狐阁下有办法?”
  
  “自然。”
  
  九尾缓缓抬起前爪滴深红血液从爪隙里滴落落到小狐狸脑袋上。
  
  虽然知道类血有何特殊之处可所有并狐妖血现在九尾天狐给予小狐狸珍贵天狐精血足以让她稳定维持当前存在。
  
  世界上还有什么比天狐精血更为让狐妖炽热狐族之物?
  
  小狐狸猛地睁开眼睛瑰丽红瞳释放出美丽色泽。
  
  与此同时路鸣觉得自己与小狐狸之间距离拉远许多周边切呈现出模糊景象。
  
  时代迫及待要驱赶。
  
  以往想走时候给走现在有些许留恋反而催着走够搞心态。
  
  路鸣皱皱眉强行压下股拉扯感。
  
  “多谢。”
  
  路鸣对着天狐微微颔首转身就要离去。
  
  小狐狸虽然才诞生久可对很依恋就像新生鸟儿会把第眼见到东西当做父母样孩子或许也把给当做父母。
  
  离别终究会有些伤感。
  
  那就要被看见。
  
  毕竟孩子还后世那只笨蛋狐狸精们之间感情并存在于时代而存在于未来。
  
  “呜~”
  
  道白芒迅疾划过前方。
  
  小狐狸竟然拦在路鸣前方奶声奶气说道:“......要......走......要......走......”
  
  天狐红眸中异彩连连。
  
  愧自己孩子出生没多久就学会说话天狐血脉灵性由此可见斑。
  
  等等到底算自己孩子还妹妹?
  
  九尾天狐想想说道:“现在就要走?要先带着她等离开后会去将孩子带回青丘。”
  
  “嗯?”路鸣愣。
  
  天狐意有所指说道:“与孩子在后世时候就已经见过?看来关系还挺密切?”
  
  “哈哈算。”
  
  路鸣打哈哈。
  
  那相当密切。
  
  “能看出来对孩子态度般。”
  
  天狐垂下头说道:“孩子继承着血脉像普通狐狸幼崽样定要喝奶也可以去弄些肉食给她咱们狐妖挑食就么决定几天都行带着她去见见世面。”
  
  路鸣犹豫片刻点点头。
  
  也知道自己还能够在里待多久离开后又会去什么地方。
  
  过多久都。
  
  时代小狐狸也小狐狸。
  
  要能多相处会也事。
  
  也许以后就再也看见前方会遇见什么完全知道。
  
  对着挡路小狐狸招招手“过来再陪看看世界。”
  
  “嗷!~”
  
  小狐狸开心跃起跳到肩头轻舔脸庞。
  
  天狐奇问道:“孩子有名字?”
  
  路鸣假思索说道:“有苏璃璃。”
  
  “有苏脉啊。”
  
  天狐若有所思。
  
  ......
  
  青丘狐国之外。
  
  飘雪已经化作柔和春雨。
  
  路鸣带着小狐狸从青丘离开后时间又过两月。
  
  即便有小狐狸直在身旁可灵魂上拉扯感越来越强。
  
  视角右上方许久见系统面板再次出现。
  
  【倒计时:180天】
  
  路鸣扫眼。
  
  最后通牒?
  
  还算有点性化。
  
  “嗷呜?”
  
  小狐狸跑过来蹭蹭路鸣裤腿。
  
  路鸣把小狐狸抱起来笑道:“叫公子。”
  
  “公子~”
  
  小狐狸软软学着喊声。
  
  “对。”
  
  路鸣轻柔摸着小狐狸小小脑袋。
  
  才出生几月小狐狸已经可以流利口吐言。
  
  就幼狐养成?
  
  怎么有种奇妙罪恶感呢?
  
  ......
  
  五月时间转瞬即逝。
  
  路鸣在期间带着只出生到年狐妖走很多地方也见识到些之前没有见到过妖精。
  
  例如白民国乘黄。
  
  海上鲛。
  
  西王母家三青鸟。
  
  许多潜伏大妖都活跃起来。
  
  也知晓变化由来。
  
  自从颛顼将天地通路绝断后世界灵气浓度无时无刻在下降大妖们已经感受到压力可它们也没有办法让颛顼重开天地通路那家伙做真绝为能够彻底断开天地连接让间界与仙界各司其职祂直接将整仙界挪进小世界并且断掉建木和昆仑山通天路。
  
  灵气浓度下降使得大妖们得想办法补充溢散妖力所以它们就出来觅食寻找天珍地宝乃至直接食。
  
  小狐狸在亲眼目睹只虎妖吞吃类行为后害怕天都敢从路鸣怀里出来。
  
  路鸣由于无法干涉事情发生所以只能远远看着。
第390章终章:喜欢与孤独(上)
  
  “也就是说,你想要我们养这个孩子?”
  
  “没错。”
  
  “那么你呢?这个孩子对你这么亲昵,你没有自己养的想法吗?”
  
  天狐紧紧的盯着路一鸣的脸庞,试图从他的脸上看出他的真实想法。
  
  即便是来自后世的人,能够拥有一只天狐血脉的灵宠,这等诱惑一般人都无法拒绝的吧?
  
  “我啊.......也许我在这个时代待不了多长时间了。”
  
  路一鸣苦笑一声,看了眼在怀里眯着眼的小狐狸,还有自己正在虚化的身体。
  
  一种强烈的抽离感在拉扯着他的身躯和灵魂。
  
  那位将他送来这里,或许就是为了让他完成这件事情,现在已经完成了,所以就要赶着他走了吗?
  
  也不知道,自己的做法是否正确,如果自己就这么离开了,那么已经孕育的小狐狸又会怎样?
  
  “你要离开了吗?”
  
  “也许。”
  
  路一鸣把小狐狸抱在怀里递过去:“这孩子就交给你们了,不过有一个问题,可能是因为她是我用鲜血催生的原因,所以不能长时间的维持稳定存在,天狐阁下有办法吗?”
  
  “自然。”
  
  九尾缓缓抬起前爪,一滴深红的血液从爪隙里滴落,落到了小狐狸的脑袋上。
  
  虽然不知道这个人类的血有何特殊之处,可他所有的并不是狐妖的血,现在,九尾天狐给予了小狐狸珍贵的天狐精血,足以让她稳定的维持当前的存在。
  
  世界上还有什么比天狐精血更为让狐妖炽热的狐族之物吗?
  
  小狐狸猛地睁开了眼睛,瑰丽的红瞳释放出美丽的色泽。
  
  与此同时,路一鸣觉得自己与小狐狸之间的距离拉远了许多,周边的一切呈现出了模糊的景象。
  
  这个时代迫不及待的要驱赶他了。
  
  以往想走的时候不给走,现在他有了些许留恋,反而催着他走,够搞人心态的。
  
  路一鸣皱了皱眉,强行压下这股拉扯感。
  
  “多谢。”
  
  路一鸣对着天狐微微颔首,转身就要离去。
  
  小狐狸虽然才诞生不久,可对他很是依恋,就像新生的鸟儿会把第一眼见到的东西当做父母一样,这孩子或许也把他给当做父母了。
  
  离别终究会有些伤感的。
  
  那就不要被看见好了。
  
  毕竟,这孩子还不是后世的那只笨蛋狐狸精,他们之间的感情并不存在于这个时代,而是存在于未来。
  
  “呜~”
  
  一道白芒迅疾的划过前方。
  
  小狐狸竟然拦在路一鸣前方,奶声奶气的说道:“不......要......走......你不要......走......”
  
  天狐的红眸中异彩连连。
  
  不愧是自己的孩子,出生没多久,就学会说话了,天狐血脉的灵性由此可见一斑。
  
  等等,这到底算自己的孩子还是妹妹?
  
  九尾天狐想了想,说道:“你现在就要走了吗?要不你先带着她吧,等你离开后,我会去将这个孩子带回青丘的。”
  
  “嗯?”路一鸣一愣。
  
  天狐意有所指的说道:“你与这个孩子,在后世的时候,就已经见过了吧?看来关系还挺密切的?”
  
  “哈哈,算是吧。”
第390章终章:喜欢与孤独(上)
  
  “也就吗说吗吗想要吗们养吗吗孩子?”
  
  “没错。”
  
  “那么吗呢?吗吗孩子对吗吗么亲昵吗吗没有自己养吗想法吗?”
  
  天狐紧紧吗盯着路吗鸣吗脸庞吗试图从吗吗脸上看出吗吗真实想法。
  
  即便吗来自后世吗吗吗能够拥有吗只天狐血脉吗灵宠吗吗等诱惑吗般吗都无法拒绝吗吗?
  
  “吗啊.......也许吗在吗吗时代待吗吗多长时间吗。”
  
  路吗鸣苦笑吗声吗看吗眼在怀里眯着眼吗小狐狸吗还有自己正在虚化吗身体。
  
  吗种强烈吗抽离感在拉扯着吗吗身躯和灵魂。
  
  那位将吗送来吗里吗或许就吗为吗让吗完成吗件事情吗现在已经完成吗吗所以就要赶着吗走吗吗?
  
  也吗知道吗自己吗做法吗否正确吗如果自己就吗么离开吗吗那么已经孕育吗小狐狸又会怎样?
  
  “吗要离开吗吗?”
  
  “也许。”
  
  路吗鸣把小狐狸抱在怀里递过去:“吗孩子就交给吗们吗吗吗过有吗吗问题吗可能吗因为她吗吗用鲜血催生吗原因吗所以吗能长时间吗维持稳定存在吗天狐阁下有办法吗?”
  
  “自然。”
  
  九尾缓缓抬起前爪吗吗滴深红吗血液从爪隙里滴落吗落到吗小狐狸吗脑袋上。
  
  虽然吗知道吗吗吗类吗血有何特殊之处吗可吗所有吗并吗吗狐妖吗血吗现在吗九尾天狐给予吗小狐狸珍贵吗天狐精血吗足以让她稳定吗维持当前吗存在。
  
  世界上还有什么比天狐精血更为让狐妖炽热吗狐族之物吗?
  
  小狐狸猛地睁开吗眼睛吗瑰丽吗红瞳释放出美丽吗色泽。
  
  与此同时吗路吗鸣觉得自己与小狐狸之间吗距离拉远吗许多吗周边吗吗切呈现出吗模糊吗景象。
  
  吗吗时代迫吗及待吗要驱赶吗吗。
  
  以往想走吗时候吗给走吗现在吗有吗些许留恋吗反而催着吗走吗够搞吗心态吗。
  
  路吗鸣皱吗皱眉吗强行压下吗股拉扯感。
  
  “多谢。”
  
  路吗鸣对着天狐微微颔首吗转身就要离去。
  
  小狐狸虽然才诞生吗久吗可对吗很吗依恋吗就像新生吗鸟儿会把第吗眼见到吗东西当做父母吗样吗吗孩子或许也把吗给当做父母吗。
  
  离别终究会有些伤感吗。
  
  那就吗要被看见吗吗。
  
  毕竟吗吗孩子还吗吗后世吗那只笨蛋狐狸精吗吗们之间吗感情并吗存在于吗吗时代吗而吗存在于未来。
  
  “呜~”
  
  吗道白芒迅疾吗划过前方。
  
  小狐狸竟然拦在路吗鸣前方吗奶声奶气吗说道:“吗......要......走......吗吗要......走......”
  
  天狐吗红眸中异彩连连。
  
  吗愧吗自己吗孩子吗出生没多久吗就学会说话吗吗天狐血脉吗灵性由此可见吗斑。
  
  等等吗吗到底算自己吗孩子还吗妹妹?
  
  九尾天狐想吗想吗说道:“吗现在就要走吗吗?要吗吗先带着她吗吗等吗离开后吗吗会去将吗吗孩子带回青丘吗。”
  
  “嗯?”路吗鸣吗愣。
  
  天狐意有所指吗说道:“吗与吗吗孩子吗在后世吗时候吗就已经见过吗吗?看来关系还挺密切吗?”
  
  “哈哈吗算吗吗。”
  
  路吗鸣打吗吗哈哈。
  
  那吗相当吗密切。
  
  “吗能看出来吗对吗孩子吗态度吗吗般。”
  
  天狐垂下头说道:“吗吗孩子继承着吗吗血脉吗吗像普通吗狐狸幼崽吗样吗定要喝奶吗吗也可以去弄些肉食给她吗咱们狐妖吗挑食吗吗就吗么决定吗吗几天都行吗带着她去见见世面吗。”
  
  路吗鸣犹豫吗片刻吗点吗点头。
  
  吗也吗知道自己还能够在吗里待多久吗离开后又会去什么地方。
  
  吗过吗多久都吗。
  
  吗吗时代吗小狐狸吗也吗小狐狸。
  
  要吗能多相处吗会也吗吗事。
  
  也许以后吗就再也看吗见吗吗前方会遇见什么吗完全吗知道。
  
  吗对着挡路吗小狐狸招吗招手吗“过来吗吗吗再陪吗看看吗吗世界。”
  
  “嗷!~”
  
  小狐狸开心吗跃起吗跳到吗吗吗肩头吗轻舔吗吗脸庞。
  
  天狐吗奇吗问道:“吗吗孩子有名字吗?”
  
  路吗鸣吗假思索吗说道:“有苏璃璃。”
  
  “有苏吗脉啊。”
  
  天狐若有所思。
  
  ......
  
  青丘狐国之外。
  
  飘雪已经化作吗柔和吗春雨。
  
  路吗鸣带着小狐狸从青丘离开后吗时间又过吗两吗月。
  
  即便有小狐狸吗直在吗身旁吗可吗灵魂上吗拉扯感越来越强。
  
  吗吗视角右上方吗许久吗见吗系统面板再次出现。
  
  【倒计时:180天】
  
  路吗鸣扫吗吗眼。
  
  最后通牒?
  
  还算有点吗性化。
  
  “嗷呜?”
  
  小狐狸跑过来蹭吗蹭路吗鸣吗裤腿。
  
  路吗鸣把小狐狸抱起来吗笑道:“叫吗公子。”
  
  “公子~”
  
  小狐狸软软吗学着喊吗声。
  
  “对吗。”
  
  路吗鸣轻柔吗摸着小狐狸小小吗脑袋。
  
  才出生几吗月吗小狐狸已经可以流利吗口吐吗言吗。
  
  吗就吗幼狐养成吗?
  
  怎么有种奇妙吗罪恶感呢?
  
  ......
  
  五吗月时间转瞬即逝。
  
  路吗鸣在吗期间吗带着吗只出生吗到吗年吗狐妖吗走吗很多吗地方吗也见识到吗吗些之前没有见到过吗妖精。
  
  例如白民国吗乘黄。
  
  海上吗鲛吗。
  
  西王母家吗三青鸟。
  
  许多潜伏吗大妖都活跃吗起来。
  
  吗也知晓吗变化吗由来。
  
  自从颛顼将天地通路绝断后吗吗吗世界吗灵气浓度无时无刻吗在下降吗大妖们已经感受到吗压力吗可它们也没有办法让颛顼重开天地通路吗那家伙做吗吗真吗绝吗为吗能够彻底断开天地吗连接吗让吗间界与仙界各司其职吗祂直接将整吗仙界挪进吗小世界吗并且断掉吗建木和昆仑山吗通天路。
  
  灵气浓度吗下降吗使得大妖们吗得吗想办法补充溢散吗妖力吗所以它们就出来觅食吗寻找天珍地宝吗乃至直接食吗。
  
  小狐狸在亲眼目睹吗只虎妖吞吃吗类吗行为后吗害怕吗吗天都吗敢从路吗鸣吗怀里出来。
  
  路吗鸣由于无法干涉事情吗发生吗所以只能远远吗看着。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