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读书

字:
关灯 护眼
微信读书 > 诡异的作业 > 第一章 诡异的作业

第一章 诡异的作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一章诡异的作业
  我是被周围同学们的喧哗声吵醒的。
  抬头看了一眼表,竟然已经放学了。看周围同学没有急着回家而是议论着什么。我忙问身边同桌张昊怎么回事。
  张昊是我同桌,这家伙人还不错,和我关系也很好。他初中三年几乎大部分时间都和我坐在一起,刚开学时老师美言曰男女同桌怕影响成绩,所以都是同性别的坐在一起。
  “你才睡醒啊,怪不得你不知道。我跟你说,刚才王晓笠来留作业,你猜她留的是什么?保你想不出来。”张昊神秘兮兮的说道。
  王晓笠是我们班的班主任兼语文老师,三十多岁的老女人,对学生特别严厉,有些势力。
  “是什么?难道明天休息?”我问道。
  “你看黑板。”张昊说道。
  我好奇地看向黑板。果然有一项十分怪异的作业。语文作业:“李天鹏要和林薇在班级内接吻,否则李天鹏将会受到惩罚。”
  “这什么情况。”我目瞪口呆的看着黑板:“她脑袋让狗熊给坐了吧?”
  要知道王晓笠可是出了名的严厉。别说接吻了,哪怕是男女同学在操场上拉个小手被发现都要找家长,更别提接吻了,还是在班级内接吻。
  我看了一眼李天鹏和林薇。李天鹏是一个长得挺帅的男生,家里条件也不错。因为他对谁几乎都很和气,所以他在我们班里男女生缘都挺好。林薇则是一个文静的女孩,长得倒是不错。此时林薇小脸通红的低着头,不知所措。李天鹏则是被几个关系要好的朋友起哄,要他完成黑板上的作业。
  “王晓笠那老太婆怎么可能说出这种话。我猜肯定是陷阱,想彻底扼杀掉班级的恋爱之风。”话虽这么说,张昊却没有吝啬自己的口水,也跑去看热闹。
  因为学校管得十分严,所以正处于青春期的我自然对这种事情也是十分感兴趣,反正也不着急回家,就走过去看看热闹。
  “亲一个,亲一个。”
  “勇敢点。”
  “这可是作业,不完成是要找家长的。”
  周围是起哄的同学,而李天鹏和林薇被围在中间不知所措。毕竟他俩只是普通的同学关系,更何况林薇属于脸皮特别薄的女孩,这种当众接吻的事情肯定办不到的。最后还是班长梁宇出面,人群才一哄而散。
  看一眼黑板上的钟,已经八点十分了,我背起书包,走出了教室。
  “叶火火,叶火火。”快到校门口时,一个甜美的声音传来。听到那熟悉的声音,我本能的露出了一抹微笑。
  “叶雨幽,不是说过在学校要叫我叶炎吗?”我有些无奈的说道。
  “嘿嘿,我知道了,叶火火。”叶雨幽调皮的眨了眨眼睛,嬉笑道。
  我叫叶炎,今年十五岁,就读于阳城第七中学初三七班。
  叶雨幽是我妹妹,她就读于初二七班,和我同一所学校,小我一岁。她自小就聪明伶俐,成绩一直都名列前茅,据说是他们班有名的小美女。
  “你今天怎么放学那么晚啊?”叶雨幽有些好奇的问道。叶雨幽由于是初二,放学很早。由于家离学校很近,所以有时叶雨幽放学回来接我。
  于是我就将今晚发生的事和叶雨幽说了一遍。
  “那亲了没有啊?”叶雨幽睁大了亮晶晶的眼睛,问道。
  “亲你个头啊。”我敲了一下她的头。
  “嘿嘿,叶炎,我今天发现学校里操场上的铁丝网有一个洞,我明天带你去逃课啊?”
  “......”
  今天本是很平凡,很普通的一天,而我也享受着这平凡普通的一天。
  可一切都是从今天开始,发生了翻天覆地般的变化。
  今天是星期二,早自习教室里比平常要显得乱一点,不少人都在打趣李天鹏和林薇。
  “鹏哥,昨天的作业完成了没啊?”一个和李天鹏关系很好的男生嬉皮笑脸的问道。
  “没啊。”李天鹏回答道。
  “真逗,我鹏哥还用自己写作业?”一名男生笑嘻嘻道:“鹏哥,要不我替你把这作业写了吧?”
  “去你的。”李天鹏笑骂了一声。
  上课的铃声准时响起,教室里迅速安静了下来。
  第一节课是语文课,班主任几乎是踩着铃声走进的教室。
  今天的班主任看上去有些怪异。
  她的脸色很白,不是正常的雪白的颜色,而是透着一股灰白,就像是烟灰一样的颜色。
  这倒不是最令人感到奇怪的,
  她的眼睛里眼白很少,几乎大半都是黑的。
  我有些不安的小声问张昊:“你们昨晚见到她的时候也是这样吗?”
  “不是啊,昨晚不是这样的。”张昊也有些奇怪的说道;“今天她怎么看上去那么怪?”
  班主任走进教室后,先是扫视了一圈,然后将视线停留在了李天鹏和林薇两个人身上,最后直勾勾的盯着李天鹏。
  “由于李天鹏同学没有完成作业,对其予以惩罚。”冷冰冰的声音从班主任口中响起。
  “老师,这要怎么完成啊?”李天鹏苦笑了一声,道:“是罚做仰卧起坐还是俯卧撑?”
  “死。”班主任表情突然变的狰狞,恶狠狠地说道。
  “啊?”李天鹏似乎没反应过来,啊了一声。
  这声啊是李天鹏最后发出来的声音。
  话音未落,李天鹏的双眼就变的空洞,身体僵硬的站起来,径直走向窗户。
  其实从班主任走进教室起我就有些不安了,而此时李天鹏这怪异的行为更是将我这不安放大到顶点。
  我本能的喊了一声拦住他,然后从座位上窜起。
  可李天鹏的座位本就靠窗,他几乎是下地就能摸到窗户,等我们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上半身已经越过了窗户。
  李天鹏露出了一抹毛骨悚然的惨笑,然后在全班同学惊骇欲绝的视线中,向后一仰,跳了下去。
  “啊!”此起彼伏的尖叫声响起。
  要知道,我们班所在位置是三楼,就算是直接跳下去都未必活着,何况是后仰着下去?
  胆子稍大的同学立刻跑到了窗口前。
  李天鹏死了,白的红的东西流了一地,死不瞑目。
  不少同学看了一眼就干呕了起来,我的胃也是一阵翻滚。
  “咯咯咯”见状,班主任露出一抹惨笑,笑声犹如尖锐的利器划破玻璃一样刺耳难听。
  “快,快报警,快叫救护车。”张昊哆哆嗦嗦从裤兜里掏出手机,掏了好几次才掏出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