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读书

字:
关灯 护眼
微信读书 > 诡异的作业 > 第十一章 神秘的骸骨

第十一章 神秘的骸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十一章神秘的骸骨
  凄厉的惨叫声回荡在这片树林,仅仅过了一两秒,树林又回复一片宁静,仿佛刚才一切都是幻觉。
  河中涌上一层血花,其中时不时有着形状奇特而又恐怖的食人鱼来回跳跃。
  虽然我们都很厌恶陈鸣,可是当一个活生生的生命在自己眼前消亡的时候,还是会感到震惊与难过。
  河里有食人鱼,河水是不用想了。
  只能另寻出路了。
  我们离开了这条食人鱼居住的河,中途随便找了个地方休息。
  将近三天的时间,我一直都在节约用水,但我现在的饮用水也只剩下半瓶了。
  喉咙火烧火燎的,但我知道我还不能喝。我舔了舔嘴唇,咽了口吐沫,似乎这样就能缓解口渴感。
  下午我们关于接下来的行动产生了分歧。
  我和张新宇认为,应该去寻找水源,否则绝对熬不到第六天。
  崔时雨则认为,现在的水已经所剩不多了,在找下去也未必能找到水源,反而会因为运动量过大而消耗更多的水。原地休息还能坚持一俩天,说不定在这一两天里我们就能找到鬼的踪迹并且击杀鬼。
  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有两条路,一个是比较冒险的,也就是我选择的道路,这条路风险很大,因为接着找下去未必能找到水源。第二个则是崔时雨选择的道路,风险不大,但有些依靠运气的成分。
  我们俩方产生了激烈的争吵,崔时雨冷哼一声说道:“干脆我们各走各的,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
  郭梦琪则是在一旁劝解道:“时雨,我们现在分开,岂不是入了鬼的愿?”
  “那你说要怎么办?”崔时雨微微皱了皱眉,问道。
  这时,张新宇想出了个主意,他掏出一枚硬币,说道:“不如我们抛硬币,正面我们就留下固守,反面我们就去寻找水源,怎么样?”
  我说:“我没意见。”
  崔时雨也点了点头。
  张新宇屈指一弹,硬币就飞上了空中,硬币在空中不断旋转,旋转,最后落到了地面上。
  我立刻将目光移到了硬币上,心中想着可千万别出现立在地上这种狗血的情况。
  反面!
  见状,我笑吟吟的看着崔时雨,说我们之前可约定好了,不许反悔啊。
  崔时雨漠然的点了点头。
  于是我们继续寻找水源,不过令人遗憾的是,走了一个多小时也没能找到新的水源。
  我有些失落的坐在地上,崔时雨在一边嗤笑道:“哟,托你的福我们能拖延的时间更少了。”
  闻言,我皱了皱眉头,道:“我说崔时雨,我以前没发现你这么尖酸刻薄啊,难道这才是你的本性?”
  崔时雨冷笑道:“你说对了,这才是我的本来面目。”
  晚上,因为有了昨晚李庆的前车之鉴,我们分为俩人一组守夜,因为我们只剩下了五人,所以干脆就男生一女生一组。
  首先由我和张新宇一组,然后是徐雪,郭梦琪,崔时雨一组,每组俩小时。
  夜里,皎洁的月光洒在郭梦琪的脸上。
  郭梦琪嘴角含笑,似乎做了一个很美的梦。
  梦里她仿佛来到了一个天国,没有缺水的痛苦,也没有恶鬼的追杀,更没有死亡的压力。
  这里太美好了,郭梦琪心想,干脆就留在这儿吧。
  郭梦琪再也不想醒来了。
  黑夜是最不能松懈的时刻,我和张新宇的眼睛犹如鹰隼一般,一直紧盯着周围的环境,哪怕有一丁点风吹草动,我们都不会遗漏掉。
  但就是在这种情况下,郭梦琪竟然在我们俩的眼皮底下死了!
  我和张新宇脸色阴沉的看着已经死去的郭梦琪,她的脖子被扭断了。
  崔时雨面色惨白的看着郭梦琪,要知道,睡觉的时候,她和郭梦琪几乎是挨在一起的。
  张新宇脸色难看的说道:“真邪了门了,不是说鬼以实体出现吗?这三天我连个鬼影都没见到,合着这打鬼棒就是一个摆设?”
  崔时雨很快恢复了平静,怂了怂肩道:“没准这打鬼棒就是个普通的棒子,一点用没有,只是班主任用来忽悠我们的手段。”
  “可是班主任没必要这样啊。”我疑惑的说道:“她要真想杀我们,我们班级的人早就死光了,何必要绕个大圈子?”
  “班主任是鬼,鬼话你也信?”崔时雨冷笑道:“先给你希望,在给你绝望,没准她就喜欢这么做呢,鬼的想法谁能理解?”
  我皱着眉头,难道真像崔时雨所说,班主任根本就是玩我们的?
  还不到三天时间,已经死了三个人,除了陈鸣,李庆和郭梦琪都是在晚上无声无息的被鬼杀死的。而我到现在连鬼的影子都没见到,我觉得我真的是太失败了。
  张新宇拿着打鬼棒,一边胡乱挥舞,一边怒骂道:“你有本事就给老子出来,我非砸死你不可。出来啊,东躲西藏的算什么本事!”
  现在也不能怪张新宇发狂,一个活生生的人在自己眼皮底下不声不响的被杀了,谁能受得了?能在自己眼皮底下杀了郭梦琪,那就是说鬼要想悄无声息的杀了自己也不是很困难。
  现在的士气显然低落到了一个极点,虽然手握打鬼棒,但是你连个鬼影都见不到,打毛啊?
  “不要灰心。”一个清冷的声音响起。
  张新宇停下手中不断挥舞的动作,愕然的看向徐雪。
  “不是我灰心,但是...哎,徐雪你难道就不害怕吗?”张新宇问道。
  “冷静下来。”徐雪认真的说道:“怕是没有用的。”
  “徐雪说得对,我们先冷静下来。”我说。
  “好吧。”张新宇点了点头。
  现在的我们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都无比的疲惫,但郭梦琪的尸体就在旁边,也许鬼正躲在某个阴暗的角落里,所以只能硬撑下去。
  我看了一眼手机,三点。这几天真是一天比一天起得早。
  过了一会,树林里突然传出沙沙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