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读书

字:
关灯 护眼
微信读书 > 祝融,你也重生了 > 番外之包子

番外之包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神和四年初夏,叶国公府。
  绿草如茵的前花园,偌大的紫藤花架下,传来朗朗的读书声。
  紫藤花架下设了一个卷云边矮书案,书案前置一藤编蒲团,叶长风盘腿坐在薄团上,闭目托腮,倾耳听着嘹亮而整齐的朗诵声。他的两鬓已略有斑白,下巴蓄了一束山羊胡子,面容详和慈爱,不失俊朗。
  书案对面,井然有序地摆着三横五纵十数张精致的小矮木桌,矮桌前坐着摇头晃脑的学子们,小到六七岁,大至十一二岁。学子们都在认真朗诵着,除了最后一排的一个小少年。
  
  小少年年约十岁,长眉星目,清俊白皙的面容上带着几分狡黠,拿着毛笔头戳了戳他前面的小姑娘,低声唤道:“叶语林!叶语林!”
  叶语林是叶长倾和忘忧的长女,今年不过八岁,生得一张秀丽的鹅蛋脸,平日里是个懂事的小姑娘,只是这会儿被他烦得有些生气,扭过头来凶巴巴地瞪了男孩一眼,又转过头去了。这个青繁真是讨厌死了,整天捉弄她。
  青繁正是青时和银仪的独子,他见她不搭理自己,狡猾一笑,将一张画着乌龟的纸贴在了她的背上,贴上后为了粘稳些,还故意戳多了她两下。
  叶语林甩了甩肩膀,继续大声朗诵着,她才不搭理他这个讨厌鬼!
  
  “喂!”青繁隔壁的少年喝了他一声,这少年年纪比青繁稍长一些,他正是叶长风的幼子叶仲君。叶仲君今年十二岁,长相酷似叶长风,也是个眉目俊朗的少年郎,他压低声音命令道:“撕下来!”
  青繁没好气地翻了翻白眼,托腮撑在书案上,扭过头去不搭理他。
  叶仲君见状,抬头看了一眼最前面的叶长风,见叶长风仍闭着眼睛,忙压着嗓音唤叶语林,“语林!语林!”叶语林是他堂妹,他才不会看着她被人欺负。
  
  书案前的叶长风仍闭着眼,却是张口沉声道:“叶仲君,站起来!”
  叶仲君被他一唤,登时吓了一跳,只能硬着头皮站了起来。前面的学子们纷纷扭过头来看了他一眼,见先生没发话,又继续朗诵了起来。
  朗诵完毕后,姹紫嫣红的花园里恢复了寂静,时不时传来风吹树叶声,或蝉鸣鸟叫声。紫藤花架下的学子们都安静地端坐着,只有叶仲君站在那儿,面色窘迫。
  青繁见状,忙将贴在叶语林背上的纸条偷偷撕了下来,右手揉成一团后,左手不知撒了什么东西,纸团便瞬间化作一团灰烬了。
  做完这一切,他朝叶仲君做了个鬼脸。叶仲君气恼不已。
  
  叶长风此时才缓缓睁开眼来,看向叶仲君,面色微愠,“你在做什么?”
  “我……”叶仲君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瞪着青繁,恼得脸都红了。这个青繁打不过他,每次都是他的手下败将,只是他每次打输了就爱使毒,弄得他不是这里痒就是那里痛。
  “又开小差,我看你是不想入文华殿了!”叶长风板着脸训斥道,“下课后将这《公羊传》抄两遍!”
  “爹!不是……先生!”叶仲君不服道,“我刚刚看见青繁在捉弄语林!”
  
  叶长风闻言,看向了青繁,青繁站了起来,一脸惭愧道:“先生,我刚刚有一个字不认识,想问一下语林,我错了。”
  “你胡说八道!我明明看见你贴了一只乌龟在语林背上!”
  叶语林闻言,连忙反手摸自己的背,可左摸右摸也没摸到什么,问邻桌的贺雯仪,“雯仪,你帮我看下有没有?”她说着将背转了过去。
  贺雯仪是贺知君的长女,人文静得很,认真看了看,摇头道:“没有。”
  叶语林这才将手收了回来,只是有些气恼地瞪了青繁一眼。
  青繁嘟囔道:“我看仲君像是没睡醒。”
  “你!”叶仲君气得脸都红了,看向了身前的叶伯卿,叶伯卿与他虽是双生儿,却比他稳重上许多。他知道,自己的弟弟性子虽有顽劣,但甚少说谎,便开口道:“先生,不如找一下,看看青繁桌上有没有乌龟贴纸?”
  
  “先生!”叶语林闻言也开口道,“对!要是在青繁桌子上找到了乌龟贴纸,就罚他贴在额上在这花园里跑两圈!”
  “没有的语林,”叶仲君无奈道,“他把那张贴纸‘毁尸灭迹’了,不知道他弄了什么东西,那贴纸一下子就没了。”
  青繁摇了摇头,叹息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在紫藤花架不远处,一处盛开的山茶花旁,立着相拥着的二人。
  叶如蒙依在祝融怀中,微微皱眉道:“青繁这孩子,撒起谎来倒有模有样的。”
  她今日梳着十字髻,穿着淡蓝色的齐胸襦裙,模样几乎和当年没什么变化,只是褪去了脸上的一点点婴儿肥,看起来没那么稚气了。
  祝融在她身后轻轻拥着她,他今年刚入而立之年,面容一如既往的俊美,身上沉淀着一股成熟的男子气息。
  他失笑道:“这孩子有些调皮,但也聪明。”
  
  “哦?那就是说我弟笨咯。”叶如蒙故作不满道。
  祝融笑,“小舅子可是个练武奇才,就是心性直率了些,若论阴险,哪里比得过这青繁,青繁这小子可是青时这只老狐狸手把手教出来的,现在就是一只小狐狸。”
  叶如蒙被他哄得低声轻笑。
  青繁是青时的独子,银仪骨盆小,生青繁的时候历了些艰险,青时便不肯让她再生了。哪像金仪,连生两个儿子之后,又生了一对双胞胎女儿。皇上可疼那两个小公主了,两个小公主今年不过四岁,他就已经在张罗着招女婿订娃娃亲了。他们都知道他的心思,他是想将女儿留在京城里,而不是到时远嫁和亲。
  
  叶如蒙以前也和银仪一样,很是羡慕那些生了女儿的。只是现在,她已经不需要了。
  她从绚烂的山茶花后走了出来,小腹已经隆起,看起来有五六个月了。她手习惯性地摸了摸圆滚滚的肚子,心中窃喜,这个孩子可是她偷吃了一个柿子才得来的。祝融知道后,两天都没笑,还是叶如蒙哄了许久才肯接受这个事实的。不过他在上个月知道是个女儿之后,却是比叶如蒙还高兴,他就想要个女儿,可以好好宠着。
  嗯,谁让叶如蒙之前已经生了三个儿子呢?二人长子祝雍今年已经九岁,生下长子后,祝融便不肯要孩子了,还是隔了多年后,才让叶如蒙软磨硬泡地要了一个,生下来还是对双胞胎,今年不过才两岁。
  有了三个儿子后,祝融虽遗憾没有女儿,却说什么也不肯再生了。最后还是叶如蒙在一次入宫的时候,偷偷吃了个柿子,当晚回去后她就将祝融给办了。祝融第二天收到宫中传来容王妃走了之后不见了一颗柿子的消息时,已经来不及了。
  
  二人临近紫藤花架时,不约而同地停住了脚步,只见他们的长子祝雍已经来到了青繁身旁。祝雍今年不过九年,身量便长得很高,长眉凤目,薄唇挺鼻,与祝融就像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几乎是迷你版的祝融。不仅模样相似,连性子也像了十足,小小年纪便少年老成,不苟言笑。
  二人隐在花丛后观望着,只见祝雍从青繁桌上抽了一张纸,蹲下身察看了一下,用纸将桌底下的一小摄灰烬铲了出来,开口道:“雍儿前日刚听时叔说起,他得了一种药粉,只要将这药粉撒在纸张上,便可让纸张灰飞烟灭。雍儿以为,这已经可以证明小舅舅的清白了。”
  叶长风在一旁负手而立,对着青繁一脸严谨道:“你有何解释?”
  青繁不说话了。
  
  “先生可以去问时叔。”祝雍道。
  青繁一听就慌了,“别了,我认就是。”这要是告诉了他爹,那他回去可得受罚了,就算他娘护住了他,可是以后他爹那些新鲜玩意儿就不一定会给他玩了。
  青繁低头道,“青繁知错,还请先生责罚。”
  “如此,便罚你抄四遍《公羊传》。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下次不得再犯。”叶长风说完看向了叶仲君,“此事是先生有失明察,委屈你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