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读书

字:
关灯 护眼
微信读书 > 关于来到精神病院的原因 > 5 关于花女

5 关于花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等我的心情平静下来之后,发现自己是想多了。这里是精神病院,而李玉,很明显就是一个精神病人,还是很严重的那种,需要瞒着他送他去医院。
  这样的人别说以为自己是一只蝙蝠,他就是以为自己是天使都是正常现象。
  而且……说不定那天是自己运气不好,才遇到了那么多的怪物,后来在警察局不是才见到了一个吗?就说嘛,这世上怎么可能有那么多的怪物。
  因为困扰已久的恐惧消散了一些,晚上我睡的很好。
  第二天,我精神饱满的走出房间。
  雨停了,太阳也出来了,这是一个美好的开始。我想我可以考虑找个机会出去看看了。
  精神病院虽好,到底不如外面的世界美好。不过出去的事情需要从长计议,毕竟这个地方,进来容易出去难,加上在怪物的控制下惹的麻烦,难上加难。这才不到一年,精神病好了,不是摆明了是为了逃罪,欺骗警察吗?
  吃过饭,我无所事事的在院子里转圈,教授在泥泞的草地上小心翼翼的行走,不过饶是如此,也踩出了不少的泥坑。
  花女今天没有出现,很奇怪,昨天就没有见到她。
  ——
  “哎!又是一个昏迷不醒的。”
  “上次那个不是睡了几个月就恢复正常了吗?”
  “但愿是一样的结果吧。”
  昏迷?花女吗?早上吃饭缺席的确实只有她。
  我走到花女的病房门口,确切的说是她们的病房门口。花女没有攻击性,也没有攻击过人的记录,所以她有一个同房的病友。
  病友和花女的年纪一样,都很小,但是和花女从小就是这样不同,她是得了抑郁症。没有杀人倾向,也没有自残倾向。只是不说话,可以独自坐一整天,不吃不喝。
  造成抑郁症的原因是压力,她的父母生怕她输在起跑线上。所以从她记事开始,她的生活除了学习,就是学习。先不说周末的补习班,就连平时放学都要学个乐器什么的。
  可怜的孩子,看到她之后,我就再也不想让我的孩子以后怎么样,怎么样了。平平凡凡的也挺好。扯远了,别说孩子,我现在连媳妇都没娶。
  再说抑郁症,她就像一个……没有思维的娃娃,你让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不说,她就一直坐着。
  看着她木木的坐在凳子上,我问:“你要不要出去走走?”
  刚说完,她就起身走了出去。我目瞪口呆的自语:“果然是说什么做什么,护士一点都没有说错。”
  我看向花女,她躺在床上,表情很安详。只是……她头顶的花苞长大了,原本只有花苞没有叶子之类的。现在长出了很多藤蔓,缠在她的身上。
  也许到了开花的时候,就是不知道开花之后,她会怎么样。
  我走近一步,想试试看能不能摸到花苞,结果,藤蔓就像活了一样,张牙舞爪的对着我,似乎在阻止我前进。
  我举起双手,退后一步说:“我只是想看看她的情况,没有恶意。”
  也不知道是我退到了安全的范围,还是我说的话起了作用,藤蔓再次沉寂。
  新长出来的藤蔓是有意识的,那么花苞呢?是不是也有意识?我感觉事情复杂了。人的身上长着其他有意识的生物,除了寄生,我想不出其他的原因。
  我的心情很不好,花女之前似乎就没有多大的意识了,这次沉睡之后呢?会不会就和花苞融合了?那么她会不会被花苞,或者是藤蔓的意识所取代?
  我想我应该拯救她,但是……要怎么做好呢?把藤蔓和花苞剪掉?但是花草是不怕修剪的,越是修剪的勤快,它们就长的更好。而它们的根,不敢想象会在哪里。
  思来想去,我决定先离开。因为除了杀死花女,我想不出其他办法。
  杀人我确实做过一次,但是那次是被别人控制的,有自主意识的情况下,我想我做不到。
  一早上的时间都在我的忧虑中度过。
  中午,我走进餐厅,看到了分饭的幼师。忽然眼睛一亮,想起了她过去的经历,或许她能告诉我,我该怎么做。“你好,我能问你一件事吗?”
  “你的饭。”她把盛好的饭塞到了我的手里。
  我接下饭,继续问:“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你知道有个人,她一定会被其他……其他物种寄生,那么你会怎么做?”
  她看着我,不耐烦的说:“下一个。”
  后面的人一把把我推了过去,接下她手里的饭。
  我挤过去继续问:“你会怎么做?而且是在阻止不了,其他物种吞噬她意识的情况下。”
  “那就不阻止,又不是要寄生在你身上,你管那么多做什么?”
  “不管?可是……”
  我再次被推开。
  幼师也不再看我,盛好饭后说:“拿好你的饭。”
  我叹口气,端着饭走到桌子旁坐下。到底该怎么做呢?不管?那怎么行。说不定花女已经没有什么意识了,我怎么能看着她的身体,被别的东西占用。怎么说都是一个院里的病友啊。
  “你在迷茫。”
  我抬头看着先知说:“是的,我很纠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