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读书

字:
关灯 护眼
微信读书 > 关于来到精神病院的原因 > 17 关于蔺文

17 关于蔺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我抬起手臂,看了下手表,刚好过去了一个小时,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护士面无表情的说:“病人该吃药了。”
  我遗憾的站起来说:“那好,不打扰你们了。”
  护士对我点了点头,然后对坐着的病人说;“张顺,该回去了。”
  张顺,是一位有妄想症的精神病人,也是我的采访对象。
  我叫蔺文,是一名作家。写的作品不少,可惜现在网络文学太发达,书籍的销售堪忧。为了寻求突破,我开始四处寻找素材。一次偶然的机会,我接触到了一位精神病人。他口中的世界,让我大呼惊奇,之后,我开始特意寻找精神病人。
  三院,是Y市年代最久远的精神病院,也是我的目标。可惜这家精神病院的制度太过严格,我去了几次,都没能进入。
  最后,在一个记者朋友的帮助下,取得了一个小时的采访时间。
  ——
  护士挽住张顺的胳膊,张顺站了起来。我暗自称赞,不愧是老牌医院,护士还挺细心。
  当他们走到门口的时候,张顺停下了脚步,回过头看着我。
  “张顺,不要耽误这位先生的时间,我们该走了。”说完,护士挽着他继续往外走。
  张顺扭头,直直的看着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他有点惧怕护士。不过随即摇了摇头,医生和护士,学生和教师,一个病人,会害怕护士也没什么不对。
  张顺张了张嘴,似乎想对我说什么,不过并没有发出声音。
  我站在原地思索,他说的是什么呢?九?九五?95号病房?很快我就把这个疑问抛到了脑后,不管怎么说,这次来还是有很大收获的。
  走出精神病院,我特意给记者朋友打电话道谢。
  他叫施乐,是我的大学同学,说起来,我们还是同一个专业,修的是心理学。可惜毕业后都没有从事相关的工作,他做了记者,我写起了书。
  施乐的性格大大咧咧的,不过他很识趣。所以和他相处过的人,都对他的印象不错。
  “嗨!谢什么,举手之劳而已。以后有需要,还可以来找我。”
  我笑着说:“还真需要你再帮次忙。我想再采访一次今天见到的病人。”张顺和别的病人很不一样。他的思路很清晰,讲述的故事也很有条理。
  如果不是因为知道他的病情严重,我想我会把他当成一个,想象力丰富的正常人看待。
  “怎么?这次这个不一样?”施乐果然很聪明,一下就抓住了重点。
  我说:“是个很有意思的人,如果可以,下次你可以跟我一起去。”如果张顺不是病人,我想他比我更适合写故事。我现在都对他讲述的故事念念不忘,迫不及待的想知道故事的后续。
  “好吧,我想想办法。三院的规定太严格了,这次的采访都费了不少劲才弄到。”
  “好,不管怎么样,都要先谢谢你。明天有时间吗?一起吃个饭。”
  施乐很爽快的答应了,我不意外,因为现在是月底,我知道他手里没钱。他是个月光族,每次到月底都过的苦哈哈的。
  回到家,我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打开电脑,把张顺讲的故事记录下来。之后,开始翻看之前记录的内容。
  我已经接触了数十位精神病人,其中有妄想症,有精神分裂,也有抑郁症……其中思路最清晰的就是今天采访的张顺,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位有精神分裂症的病人。
  那是一个半大的孩子,只有八岁,父母都是事业狂。发现孩子有精神分裂症的时候,孩子的情况已经很严重了。
  因为常年由保姆带着,孩子很顽皮,性格也很古怪。在一次吃饭的时候,他忽然拿着水果刀刺向保姆,也幸好是孩子年纪小,力气小,保姆有机会躲到房间里报警。
  警察赶来的时候,就看到一个满身是伤的孩子孤零零的坐在地上。
  后来医生断定是人格分裂,孩子一共有三个人格。一个偶尔会恶作剧,调皮的人格,也是出现时间最长的主人格,三人格中最正常的一个。第二人格有暴躁,自虐的倾向。第三人格不爱说话,有自闭倾向。
  孩子的父母得到消息之后,双双辞掉工作,回家照顾孩子。
  我去采访的时候,遇到的是第三人格。可能是孩子父母的陪同见效了,第三人格能和人交谈。在取得他的信任之后,他对我说出了一个“真相”。
  他说现在的他才是真正的他,其余两个,一个是经常陪他玩的朋友,一个是坏人。他的朋友无家可归,所以他大方的邀请朋友住进了他的身体里。后来,一个坏人出现了。说能让他的父母回来,但是条件是住进他的身体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