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读书

字:
关灯 护眼
微信读书 > 关于来到精神病院的原因 > 19 关于新闻

19 关于新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施乐翻个白眼说:“这很奇怪吗?没人愿意住在精神病院。就三院那个制度,见个外人不容易,更别说让病人出去了,他会向你求救太正常了。”
  “不不,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他说的事情都是真的,那么张顺说不定真是被囚禁起来的,这有问题啊!”
  施乐有点哭笑不得的说:“我说,你是写书写的走火入魔了吗?”
  我讪讪的摸摸鼻子,自己好像……确实有点魔怔了。
  精神病人说的话,怎么能相信的?他们是没有说谎,但是他们眼睛里面的真实,和普通人眼睛的能一样吗?
  施乐:“我看呀,你也别整天在家憋着了,出去走走也是最应该做的。”
  我苦着脸说:“我也想,可惜没资本啊。”要是有足够的经济实力,又怎么会苦恼下一本的灵感迟迟不来呢?
  施乐:“那倒是,有时候真希望,世界就这么灭亡好了,那样以后就不用每天上班了。”
  我看着他说:“最需要散心的是你。”
  施乐嘿嘿笑了两声说:“我就是说说,我可舍不得让这么热闹的世界没了。”
  吃过饭,施乐跟着我回到了家。
  打开电脑之后,我收到了一封新的来信,发信的还是昨天的那个ID。
  我能看到和你书里写的那个人,一样的东西。
  我僵住了,这是……又一个症状相同的妄想症?
  施乐凑过来问:“在看什么?”
  “你自己看。”
  看完之后,施乐说:“我错怪你了。”
  “嗯?”我看向施乐。
  “原来你真不是想多了,而是被想多的人带坏的。”
  我没有回答,扭过头看着电脑屏幕。手放在键盘上,许久都没有敲出一个字。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复,我只是一个写书的,欺骗我对他一点好处都没有不是吗?
  如果不是欺骗,那么……真的有这么巧的事情吗?张顺,读者,小女孩。这三者之间,会有什么联系呢?
  “啪!”施乐拍了下我的肩膀,打断了我的思路。
  我抖了一下,语气不善的说:“干嘛!”
  施乐指指屏幕,原来我在发呆的时候,敲出了一串乱码,并且发了出去。对方的回信,也到了。
  “能说说他的住址吗?我想和他聊聊,非常感谢。”
  我说了三院的地址,但是并没有告诉他张顺的名字。
  对方看上去非常激动,因为他接下来敲出了好几个错别字。也没有说别的,就是单纯的道谢之类的话。
  我没有再回复,又看了几封私信之后,就关掉了微博。
  施乐一脸笑意的看着我。
  我摸摸脸问:“我脸上有什么吗?”
  施乐羡慕的说:“我后悔了,我不应该做记者的,写小说多好,你都有书迷了。”
  我翻个白眼说:“你坐的住?”
  施乐瞬间懵逼。
  他哪里都好,就是坐不住,喜欢到处跑,不然也不会选择记者这个职业。
  没待多久,施乐就走了,我无聊的在网上翻新闻,找灵感。
  XX地小学用血脖子肉。XX地公交车上,有男子偷东西不成改明抢。XX路一警察为救人质,被劫匪杀死。
  我饶有兴趣地点开,看了这么久,总算有个正面的新闻了。
  里面有图片,还写了警察的名字,放了警察的证件照。
  沈明,这名字挺熟悉的。
  新闻的下面照例是一些评论。
  往常的评论区说什么的都有,这次罕见的只有正面评论,并且有人说该警察上了不止一次的新闻,确实是名副其实的好人。
  顺着这位热心的网友发的链接,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某碰瓷老人碰瓷不成,反被热心群众杀死。
  图片上的热心群众,是张顺!继续往下,热心群众杀人不久,被一警察制服,据相关人士说,该热心群众竟是一名精神病人。
  这个剧情,张顺还真说过。那么这位叫沈明的警察,就是张顺口中的沈警察?为了验证某种奇异的想法,我找了更多的新闻。
  终于,我找到了更多的线索。
  一男一女被杀,女性受害人的尸体竟被做成人体标本。该凶手是个名副其实的杀人狂,发现受害人尸体的地下室,竟有几十具同样被制成标本的尸体!
  好了,这个剧情也对上了。接下来就是验证其他事情的时候了。
  我把那张打了马赛克,但其实还是能看清楚的,有数名标本的图片发给了那名读者。
  他这次的回信很慢。等了一会,我拿出手机给施乐打电话,要了小千妈妈的电话号码。
  电话打过去,小千的妈妈很快就接了电话。
  在表明了身份之后,我询问她有没有去三院。
  小千的妈妈给出的答案让我欣喜,她虽然没有去,但是已经预约了,去的时间正好是明天。
  她答应了我的同行,这个消息让我激动不已。或许我有些疯魔了,但是,我很想搞清楚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