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学正的哀鸣

下载免费读
江山大雪,雪笼镐京。
  万古名城镐京,乃十八朝之古都,世间城池,尊贵莫过于它,风流自然也莫过于它。
  镐京城内,纵横各四十九条人工城内运河,将四四方方的镐京城,分成了两千多个大小不一、同样四四方方的坊市。
  镐京宫城,当今天子之居所,就在城北四条运河围绕之中。
  距离宫城最近的,是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四大坊,这四大坊内,尽是大院朱门,里面住的,要么是皇亲国戚,要么是开国元勋。
  民安坊,最西北角,距离宫城最近的区域,一座老大的宅院被青松翠柏环绕,饶是寒冬腊月遍地雪白,整个占地上千亩的宅院依旧绿意葱茏,朱门、碧瓦、白墙、绿树,通体散发出一股子古老尊贵的味儿。
  这是莱国公府,大胤武朝开国武勋之家。
江山大雪雪笼镐京万古名城镐京乃十八朝之古都世间城池尊贵莫过于它风流自然也莫过于它镐京城内纵横各四十九条人工城内运河将四四方方的镐京城分成了两千多个大小不一同样四四方方的坊市镐京宫城当今天子之居所就在城北四条运河围绕之中距离宫城最近的是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四大坊这四大坊内尽是大院朱门里面住的要么是皇亲国戚要么是开国元勋民安坊最西北角距离宫城最近的区域一座老大的宅院被青松翠柏环绕饶是寒冬腊月遍地雪白整个占地上千亩的宅院依旧绿意葱茏朱门碧瓦白墙绿树通体散发出一股子古老尊贵的味儿这是莱国公府大胤武朝开国武勋之家近些年来莱国公府族中儿孙多不成器略有些走下坡路但老祖宗豁出去性命打下的家底子放在那里纵然稍有破落那顶级豪门的气派却是丝毫不坠莱国公府东北角祖宗祠堂的隔壁圈出了老大一块四四方方的地盘这里建了几座四平八稳的大瓦房一律是水磨青砖铺地雪白的细纸糊墙天棚是用带香味的细木条拼织而成用木条的天然条纹拼出了偌大一副鲤鱼跳龙门的图像大瓦房四壁都有澄透的大水晶窗天光透过大块水晶照了进来屋子里丝毫不显昏暗偌大的房间下面烧了火龙大冬天的屋子里依旧是热气腾腾暖和得紧这里就是莱国公府的族学莱国公府每年在族学里洒下大把银子聘了一些颇有名声的先生但凡一应莱国公府的直系旁支乃至亲眷亲友所有子弟年满五岁后都可来族学读书一间大瓦房中一张张书案摆放得整整齐齐书案上堆积着各色书本放着文房四宝书案后一张张凳子上端坐着莱国公一脉年龄从十四岁到十八岁的一众年轻族人教室宽敞空间极大莱国公一脉适龄的年轻族人总数将近两百悉数在这教室里坐着卢仚满头长发扎了个大马尾穿着一件青布的对襟大棉褂子双手揣在松松垮垮的袖子里坐在房间的最后一排角落里透过水晶窗看着对面教室屋檐上几只蹦跶来去的麻雀已然腊月临近小年族学一年的课程算是到了头今日之后就是长达一月的冬假两日前族学组织了年底的考评今日正是出成绩的日子教室的最前面几排那些个出身莱国公府旁系还有几分上进之心的小子正紧张兮兮的看着前方讲台后的族学学正教室的中间位置十几个身穿绫罗绸缎身边有小幺儿伺候着的直系公子正犹如一摊猪肉一样瘫在座位上绞尽脑汁的琢磨着稍后去哪里找哪个做什么有趣的消遣教室的最后几排也就是和卢仚比邻的那几排位置上一些同样出身旁系但是家中颇有几分财力势力的小子连同一群来族学蹭读书的亲友子弟们一个个嬉皮笑脸的做着鬼脸用只有他们自己知晓的暗号交流着偶尔可以听到他们的几声低声笑语比如说小桃红的胸脯小柳绿的粉臀某位嬷嬷好腰力哪位大茶壶养得好大龟等等端坐在讲台上的族学学正乃是莱国公府的近支族人年近四十的卢俊十年前卢俊被莱国公府举了孝廉得了官身很是气派过一段日子但是好景不长在任上有了巨大的钱粮亏空却不知那公库钱粮究竟去了哪里自己又没有力量填补窟窿一朝事发差点儿就丢了脑袋亏着莱国公府的关系卢俊倒是没有被定罪但是官职却是丢了莱国公府免了卢俊的罪却不会替他填窟窿而当今天子却是一个极看重钱财极会经营敛财的奇葩卢俊身上背着巨大的钱粮烂账除非他补齐了窟窿否则终身复起无望所幸卢俊在莱国公府中和几个正房直系的老爷有些交情他也有几分文章华彩也就委委屈屈的进了族学承担起为莱国公府教育子孙培养人才的重任生得颇有几分英俊清秀两侧鬓角略显花白的卢俊也懒得管下面那些胡闹腾的小子国公府的直系公子们他不敢管江山大雪雪笼镐京。
  万古名城镐京乃十八朝之古都世间城池尊贵莫过于它风流自然也莫过于它。
  镐京城内纵横各四十九条工城内运河将四四方方镐京城分成两千多大小、同样四四方方坊市。
  镐京宫城当今天子之居所就在城北四条运河围绕之中。
  距离宫城最近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四大坊四大坊内尽大院朱门里面住要么皇亲国戚要么开国元勋。
  民安坊最西北角距离宫城最近区域座老大宅院被青松翠柏环绕饶寒冬腊月遍地雪白整占地上千亩宅院依旧绿意葱茏朱门、碧瓦、白墙、绿树通体散发出股子古老尊贵味儿。
  莱国公府大胤武朝开国武勋之家。
  近些年来莱国公府族中儿孙多成器略有些走下坡路。但老祖宗豁出去性命打下家底子放在那里纵然稍有破落那顶级豪门气派却丝毫坠。
  莱国公府东北角祖宗祠堂隔壁圈出老大块四四方方地盘。
  里建几座四平八稳大瓦房律水磨青砖铺地雪白细纸糊墙天棚用带香味细木条拼织而成用木条天然条纹拼出偌大副鲤鱼跳龙门图像。
  大瓦房四壁都有澄透大水晶窗天光透过大块水晶照进来屋子里丝毫显昏暗。
  偌大房间下面烧火龙大冬天屋子里依旧热气腾腾暖和得紧。
  里就莱国公府族学。
  莱国公府每年在族学里洒下大把银子聘些颇有名声先生但凡应莱国公府直系旁支乃至亲眷亲友所有子弟年满五岁后都可来族学读书。
  间大瓦房中张张书案摆放得整整齐齐书案上堆积着各色书本放着文房四宝。
  书案后张张凳子上端坐着莱国公脉年龄从十四岁到十八岁众年轻族。教室宽敞空间极大莱国公脉适龄年轻族总数将近两百悉数在教室里坐着。
  卢仚满头长发扎大马尾穿着件青布对襟大棉褂子双手揣在松松垮垮袖子里坐在房间最后排角落里透过水晶窗看着对面教室屋檐上几只蹦跶来去麻雀。
  已然腊月临近小年族学年课程算到头今日之后就长达月冬假。
  两日前族学组织年底考评今日正出成绩日子。
  教室最前面几排那些出身莱国公府旁系还有几分上进之心小子正紧张兮兮看着前方讲台后族学学正。
  教室中间位置十几身穿绫罗绸缎身边有小幺儿伺候着直系公子正犹如摊猪肉样瘫在座位上绞尽脑汁琢磨着稍后去哪里、找哪、做什么有趣消遣。
  教室最后几排也就和卢仚比邻那几排位置上些同样出身旁系但家中颇有几分财力、势力小子连同群来族学蹭读书亲友子弟们嬉皮笑脸做着鬼脸用只有们自己知晓暗号交流着。
  偶尔可以听到们几声低声笑语。
  比如说‘小桃红胸脯’、‘小柳绿粉臀’、‘某位嬷嬷腰力’、‘哪位大茶壶养得大龟’等等。
  端坐在讲台上族学学正乃莱国公府近支族年近四十卢俊。
  十年前卢俊被莱国公府举孝廉得官身很气派过段日子。但景长在任上有巨大钱粮亏空却知那公库钱粮究竟去哪里自己又没有力量填补窟窿朝事发差点儿就丢脑袋。
  亏着莱国公府关系卢俊倒没有被定罪但官职却丢。
  莱国公府免卢俊罪却会替填窟窿。
  而当今天子却极看重钱财、极会经营敛财奇葩。
  卢俊身上背着巨大钱粮烂账除非补齐窟窿否则终身复起无望。
  所幸卢俊在莱国公府中和几正房直系老爷有些交情也有几分文章华彩也就委委屈屈进族学承担起为莱国公府教育子孙、培养才重任。
  生得颇有几分英俊清秀两侧鬓角略显花白卢俊也懒得管下面那些胡闹腾小子。
  国公府直系公子们敢管。
江山大雪,雪笼镐京。
  万古名城镐京,乃十八朝之古都,世间城池,尊贵莫过于它,风流自然也莫过于它。
  镐京城内,纵横各四十九条人工城内运河,将四四方方的镐京城,分成了两千多个大小不一、同样四四方方的坊市。
  镐京宫城,当今天子之居所,就在城北四条运河围绕之中。
  距离宫城最近的,是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四大坊,这四大坊内,尽是大院朱门,里面住的,要么是皇亲国戚,要么是开国元勋。
  民安坊,最西北角,距离宫城最近的区域,一座老大的宅院被青松翠柏环绕,饶是寒冬腊月遍地雪白,整个占地上千亩的宅院依旧绿意葱茏,朱门、碧瓦、白墙、绿树,通体散发出一股子古老尊贵的味儿。
  这是莱国公府,大胤武朝开国武勋之家。
  近些年来,莱国公府族中儿孙多不成器,略有些走下坡路。但,老祖宗豁出去性命打下的家底子放在那里,纵然稍有破落,那顶级豪门的气派,却是丝毫不坠。
  莱国公府东北角,祖宗祠堂的隔壁,圈出了老大一块四四方方的地盘。
  这里建了几座四平八稳的大瓦房,一律是水磨青砖铺地,雪白的细纸糊墙,天棚是用带香味的细木条拼织而成,用木条的天然条纹,拼出了偌大一副鲤鱼跳龙门的图像。
  大瓦房四壁,都有澄透的大水晶窗,天光透过大块水晶照了进来,屋子里丝毫不显昏暗。
  偌大的房间下面,烧了火龙,大冬天的,屋子里依旧是热气腾腾暖和得紧。
  这里,就是莱国公府的族学。
  莱国公府,每年在族学里洒下大把银子,聘了一些颇有名声的先生,但凡一应莱国公府的直系旁支,乃至亲眷亲友,所有子弟年满五岁后,都可来族学读书。
  一间大瓦房中,一张张书案摆放得整整齐齐,书案上堆积着各色书本,放着文房四宝。
  书案后,一张张凳子上,端坐着莱国公一脉,年龄从十四岁到十八岁的一众年轻族人。教室宽敞,空间极大,莱国公一脉适龄的年轻族人,总数将近两百,悉数在这教室里坐着。
  卢仚满头长发扎了个大马尾,穿着一件青布的对襟大棉褂子,双手揣在松松垮垮的袖子里,坐在房间的最后一排角落里,透过水晶窗,看着对面教室屋檐上几只蹦跶来去的麻雀。
  已然腊月,临近小年,族学一年的课程算是到了头,今日之后,就是长达一月的冬假。
  两日前,族学组织了年底的考评,今日正是出成绩的日子。
  教室的最前面几排,那些个出身莱国公府旁系,还有几分上进之心的小子,正紧张兮兮的看着前方讲台后的族学学正。
  教室的中间位置,十几个身穿绫罗绸缎,身边有小幺儿伺候着的直系公子,正犹如一摊猪肉一样瘫在座位上,绞尽脑汁的琢磨着稍后去哪里、找哪个、做什么有趣的消遣。
  教室的最后几排,也就是和卢仚比邻的那几排位置上,一些同样出身旁系,但是家中颇有几分财力、势力的小子,连同一群来族学蹭读书的亲友子弟们,一个个嬉皮笑脸的做着鬼脸,用只有他们自己知晓的暗号交流着。
  偶尔,可以听到他们的几声低声笑语。
  比如说,‘小桃红的胸脯’、‘小柳绿的粉臀’、‘某位嬷嬷好腰力’、‘哪位大茶壶养得好大龟’等等。
  端坐在讲台上的族学学正,乃是莱国公府的近支族人,年近四十的卢俊。
  十年前,卢俊被莱国公府举了孝廉,得了官身,很是气派过一段日子。但是好景不长,在任上有了巨大的钱粮亏空,却不知那公库钱粮究竟去了哪里,自己又没有力量填补窟窿,一朝事发,差点儿就丢了脑袋。
  亏着莱国公府的关系,卢俊倒是没有被定罪,但是官职却是丢了。
  莱国公府免了卢俊的罪,却不会替他填窟窿。
  而当今天子,却是一个极看重钱财、极会经营敛财的奇葩。
  卢俊身上背着巨大的钱粮烂账,除非他补齐了窟窿,否则终身复起无望。
  所幸卢俊在莱国公府中,和几个正房直系的老爷有些交情,他也有几分文章华彩,也就委委屈屈的进了族学,承担起为莱国公府教育子孙、培养人才的重任。
  生得颇有几分英俊清秀,两侧鬓角略显花白的卢俊也懒得管下面那些胡闹腾的小子。
  国公府的直系公子们,他不敢管。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