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庸俗的套路

下载免费读
天恩侯府,会客大厅。
  陈设华丽的大厅里,天恩侯府主母胡夫人阴沉着脸,端端正正的坐在正中主位上。
  见到站在大厅正中的卢仚,身量高挑、丰腴,生得艳若桃李,颇有八九分姿色,只是一双三角眼略显刻薄的胡夫人冷哼了一声,极其挑剔的上下审视着他。
  卢仚向胡夫人拱手行礼,恭谨的称呼了一声‘伯母’。
  按宗族血脉关系论,卢仚的曾祖父和天恩侯卢旲(tai,通‘大’,‘阳光’)的祖父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卢仚是天恩侯正儿八经的同宗侄儿,这一声‘伯母’极是恰当。
  大厅中,除了胡夫人,还有两位客人。
  一位是身穿青色锦缎长袍,头戴三梁青纱翼冠的男子,看年纪也就是三十岁出头的模样。他坐在胡夫人左手侧的客位上,双手端着细瓷茶盏,翘着二郎腿,一脸傲气,更兼一脸嫌弃的斜眼看着卢仚。
  另一位,是一名年龄和卢仚相当,穿着一裘白底墨梅纹大宫裙,上身套着一件银狐皮小马甲,生得唇红齿白、柳眉大眼,身段高挑,楚楚动人如拂风弱柳的少女。
  少女本来是清清淡淡,一副红尘万事与己无关的‘世外佳人’模样。
  但是猛不丁的见到卢仚,少女的眼睛骤然一亮,目光如火,紧紧的黏在了卢仚端正刚毅、男子气概十足的脸蛋上。
  从一对英伟的剑眉,到那一双灿然如寒星明眸,再到那挺拔的鼻梁,有力的唇线,如千炼古铜般淡褐色的皮肤。
  少女目光好似涂了胶一样,一寸寸、一丝丝的扫过卢仚的面庞。
  随后,她快速的用目光丈量了一番卢仚的身量——她的眸子,又是骤然一亮。
  卢仚身高几近九尺,宽肩、狼腰、手腿修长而有力,身形挺拔如一颗青松,加上那刚毅的长相,越发显得阳刚威武,和她平日里交往的那些俊彦气质迥然不同。
  但是很快,少女就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
  她微微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坐姿,收敛了表情,又回复了原本清冷清寂,宛如空谷幽兰的气质。
  卢仚也禁不住朝少女多看了两眼。
  这般颜色的少女,卢仚同样是今生仅见。
  他平日里在莱国公府的卢氏族学读书,远远的也见过几次莱国公府的千金小姐们。
  那些千金小姐,富贵有余,灵秀不足,气质上,和眼前的少女差了不止一个档次。
  只是,这少女美则美矣,却好似画中美人,水中花影,总感觉不够真实。
  ‘叮当’。
  一旁的男子扣上茶盏盖,将茶盏放在了手边小桌几上。
  右手在干干净净的长袍衣摆上弹了弹,男子轻声道:“胡夫人,您是侯府主母,天恩侯府上下族人,都归您约束管理,这事,还请您做主。”
  面色阴沉的胡夫人挤出了一丝笑容,然后她右手狠狠的在大椅扶手上一拍,用力指了一指卢仚。
天恩侯府会客大厅陈设华丽的大厅里天恩侯府主母胡夫人阴沉着脸端端正正的坐在正中主位上见到站在大厅正中的卢仚身量高挑丰腴生得艳若桃李颇有八九分姿色只是一双三角眼略显刻薄的胡夫人冷哼了一声极其挑剔的上下审视着他卢仚向胡夫人拱手行礼恭谨的称呼了一声伯母按宗族血脉关系论卢仚的曾祖父和天恩侯卢旲通大阳光的祖父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卢仚是天恩侯正儿八经的同宗侄儿这一声伯母极是恰当大厅中除了胡夫人还有两位客人一位是身穿青色锦缎长袍头戴三梁青纱翼冠的男子看年纪也就是三十岁出头的模样他坐在胡夫人左手侧的客位上双手端着细瓷茶盏翘着二郎腿一脸傲气更兼一脸嫌弃的斜眼看着卢仚另一位是一名年龄和卢仚相当穿着一裘白底墨梅纹大宫裙上身套着一件银狐皮小马甲生得唇红齿白柳眉大眼身段高挑楚楚动人如拂风弱柳的少女少女本来是清清淡淡一副红尘万事与己无关的世外佳人模样但是猛不丁的见到卢仚少女的眼睛骤然一亮目光如火紧紧的黏在了卢仚端正刚毅男子气概十足的脸蛋上从一对英伟的剑眉到那一双灿然如寒星明眸再到那挺拔的鼻梁有力的唇线如千炼古铜般淡褐色的皮肤少女目光好似涂了胶一样一寸寸一丝丝的扫过卢仚的面庞随后她快速的用目光丈量了一番卢仚的身量她的眸子又是骤然一亮卢仚身高几近九尺宽肩狼腰手腿修长而有力身形挺拔如一颗青松加上那刚毅的长相越发显得阳刚威武和她平日里交往的那些俊彦气质迥然不同但是很快少女就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她微微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坐姿收敛了表情又回复了原本清冷清寂宛如空谷幽兰的气质卢仚也禁不住朝少女多看了两眼这般颜色的少女卢仚同样是今生仅见他平日里在莱国公府的卢氏族学读书远远的也见过几次莱国公府的千金小姐们那些千金小姐富贵有余灵秀不足气质上和眼前的少女差了不止一个档次只是这少女美则美矣却好似画中美人水中花影总感觉不够真实叮当一旁的男子扣上茶盏盖将茶盏放在了手边小桌几上右手在干干净净的长袍衣摆上弹了弹男子轻声道胡夫人您是侯府主母天恩侯府上下族人都归您约束管理这事还请您做主面色阴沉的胡夫人挤出了一丝笑容然后她右手狠狠的在大椅扶手上一拍用力指了一指卢仚卢仚可见你是个没福分的破落种子卢仚被胡夫人猛不丁的呵斥声吓了一跳他愕然看着胡夫人拱手道伯母小侄哪里做错了胡夫人一脸厌恶的看着他丢人现眼的东西微微顿了顿胡夫人指了指那男子这位白邛白大人你当有印象不等卢仚开口胡夫人又朝着那少女指了指这位白露姑娘你也当知道她的名字双手用力一拍胡夫人冷声道你配不上人家所以交出婚书再写一份自惭才疏学浅缺德无良的退婚书给人家把这事情给了断了罢卢仚瞪大眼又惊又怒的看了看胡夫人三人最终目光落在了男子白邛身上自认才疏学浅可以自承缺德无良在大胤武朝在这个年代这是要绝人前途糟践一生是岳父大人当面卢仚声音转冷白邛的脸色微变又端起茶盏用力喝了一大口茶他不吭一声连话都懒得和卢仚说一句你还要不要脸这就叫上岳父了胡夫人用力的拍打着扶手大声的呵斥着我天恩侯府卢氏族人中怎么就出了你这么个寡廉鲜耻一门心思攀附富贵的混账东西寡廉鲜耻攀附富贵卢仚心头一口恶气直冲了上来额头正中一条青筋凸起砰砰砰的急速跳动着伯母您这话从何说起卢仚的声音也逐渐提高厉声呵斥道我和白家小姐的确有婚约在身但是这婚约却是我祖父留下那时候不要说我就连我父亲都还没有出生卢仚又如何的寡廉鲜耻如何的攀附富贵胡夫人语塞她虽然是天恩侯府主母国朝的超品侯夫人但是她出身小商人家庭从小就没读过书的甚至连字都不认得几个在侯府仗着主母的身份作威作福她是一等一的好手但是要她说道理要她和人正面驳斥她就没这能耐了白邛冷哼了一声把玩着手中茶盏盖依旧不说一句话天恩侯府,会客大厅。
  陈设华丽的大厅里,天恩侯府主母胡夫人阴沉着脸,端端正正的坐在正中主位上。
  见到站在大厅正中的卢仚,身量高挑、丰腴,生得艳若桃李,颇有八九分姿色,只是一双三角眼略显刻薄的胡夫人冷哼了一声,极其挑剔的上下审视着他。
  卢仚向胡夫人拱手行礼,恭谨的称呼了一声‘伯母’。
  按宗族血脉关系论,卢仚的曾祖父和天恩侯卢旲(tai,通‘大’,‘阳光’)的祖父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卢仚是天恩侯正儿八经的同宗侄儿,这一声‘伯母’极是恰当。
  大厅中,除了胡夫人,还有两位客人。
  一位是身穿青色锦缎长袍,头戴三梁青纱翼冠的男子,看年纪也就是三十岁出头的模样。他坐在胡夫人左手侧的客位上,双手端着细瓷茶盏,翘着二郎腿,一脸傲气,更兼一脸嫌弃的斜眼看着卢仚。
  另一位,是一名年龄和卢仚相当,穿着一裘白底墨梅纹大宫裙,上身套着一件银狐皮小马甲,生得唇红齿白、柳眉大眼,身段高挑,楚楚动人如拂风弱柳的少女。
  少女本来是清清淡淡,一副红尘万事与己无关的‘世外佳人’模样。
  但是猛不丁的见到卢仚,少女的眼睛骤然一亮,目光如火,紧紧的黏在了卢仚端正刚毅、男子气概十足的脸蛋上。
  从一对英伟的剑眉,到那一双灿然如寒星明眸,再到那挺拔的鼻梁,有力的唇线,如千炼古铜般淡褐色的皮肤。
  少女目光好似涂了胶一样,一寸寸、一丝丝的扫过卢仚的面庞。
  随后,她快速的用目光丈量了一番卢仚的身量——她的眸子,又是骤然一亮。
  卢仚身高几近九尺,宽肩、狼腰、手腿修长而有力,身形挺拔如一颗青松,加上那刚毅的长相,越发显得阳刚威武,和她平日里交往的那些俊彦气质迥然不同。
  但是很快,少女就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
  她微微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坐姿,收敛了表情,又回复了原本清冷清寂,宛如空谷幽兰的气质。
  卢仚也禁不住朝少女多看了两眼。
  这般颜色的少女,卢仚同样是今生仅见。
  他平日里在莱国公府的卢氏族学读书,远远的也见过几次莱国公府的千金小姐们。
  那些千金小姐,富贵有余,灵秀不足,气质上,和眼前的少女差了不止一个档次。
  只是,这少女美则美矣,却好似画中美人,水中花影,总感觉不够真实。
  ‘叮当’。
  一旁的男子扣上茶盏盖,将茶盏放在了手边小桌几上。
  右手在干干净净的长袍衣摆上弹了弹,男子轻声道:“胡夫人,您是侯府主母,天恩侯府上下族人,都归您约束管理,这事,还请您做主。”
  面色阴沉的胡夫人挤出了一丝笑容,然后她右手狠狠的在大椅扶手上一拍,用力指了一指卢仚。
  “卢仚,可见你是个没福分的破落种子。”
  卢仚被胡夫人猛不丁的呵斥声吓了一跳,他愕然看着胡夫人,拱手道:“伯母,小侄哪里做错了?”
  胡夫人一脸厌恶的看着他:“丢人现眼的东西。”
  微微顿了顿,胡夫人指了指那男子:“这位白邛白大人,你当有印象。”
  不等卢仚开口,胡夫人又朝着那少女指了指:“这位白露姑娘,你也当知道她的名字。”
  双手用力一拍,胡夫人冷声道:“你配不上人家,所以,交出婚书,再写一份‘自惭才疏学浅,缺德无良’的退婚书给人家,把这事情给了断了罢!”
  卢仚瞪大眼,又惊又怒的看了看胡夫人三人,最终目光落在了男子白邛身上。
  自认‘才疏学浅’,可以!
  自承‘缺德无良’,在大胤武朝,在这个年代,这是要绝人前途,糟践一生!
  “是岳父大人当面?”卢仚声音转冷。
  白邛的脸色微变,又端起茶盏,用力喝了一大口茶。他不吭一声,连话都懒得和卢仚说一句。
  “你还要不要脸?这就叫上岳父了?”胡夫人用力的拍打着扶手,大声的呵斥着:“我天恩侯府卢氏族人中,怎么就出了你这么个寡廉鲜耻,一门心思攀附富贵的混账东西?”
  ‘寡廉鲜耻、攀附富贵’?
  卢仚心头一口恶气直冲了上来,额头正中一条青筋凸起,‘砰砰砰’的急速跳动着。
  “伯母,您这话,从何说起?”卢仚的声音也逐渐提高,厉声呵斥道:“我和白家小姐,的确有婚约在身,但是这婚约,却是我祖父留下,那时候,不要说我,就连我父亲都还没有出生,卢仚又如何的‘寡廉鲜耻’,如何的‘攀附富贵’?”
  胡夫人语塞。
  她虽然是天恩侯府主母,国朝的超品侯夫人。
  但是她出身小商人家庭,从小就没读过书的,甚至连字都不认得几个。
  在侯府,仗着主母的身份作威作福,她是一等一的好手。
  但是要她说道理,要她和人正面驳斥,她就没这能耐了。
  白邛冷哼了一声,把玩着手中茶盏盖,依旧不说一句话。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