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急活儿

下载免费读
白长空吐血时,守宫监,小校场。
  稍远处的箭场上,几名身穿白袍的监丁正手持弓箭,朝着百步外的人形标靶开弓放箭。
  特制的,带着响哨的箭矢划破空气,伴随着极其尖锐难听的哨声,重重的扎在箭靶上。
  几个监丁的箭术很不错,隔着百步远,每一箭都命中靶心。
  尤其箭矢的力道极重,用柔韧的草藤制成的,一尺厚的箭靶,居然不断被箭矢穿透,发出‘噗噗’的闷响。
  卢仚双手揣在袖子里,骇然看着那几个监丁。
  就这几个白袍监丁的箭术,已经超过了莱国公府大半的家将。
  而且,和莱国公府那些养尊处优,已经养得肥头大耳毫无威慑力的家将相比,这几个监丁一个个面带煞气,显然都是经过生死洗炼的好手。
  天空无云,和煦的阳光晒在身上,落在校场四周的长条宿舍楼的屋顶。
  积雪融化,一滴滴雪水顺着屋檐坠落,落在地上发出‘哒哒’的脆响。
  箭矢啸声不绝于耳。
  站在卢仚身边的三尾黑蝎兄弟,面色铁青的看着那几个开弓放箭的监丁——如果之前追杀他们的司寇台的捕快们,有这些监丁的箭术的话,他们怕是逃不到守宫监,就在半路被射成筛子了。
  “这群,死太监。”三兄弟的老大喃喃骂了一声。
  卢仚朝着几个射箭的监丁看了又看。
  没错,他们身上的袍服,和卢仚、三兄弟身上的袍服略有不同,他们袍袖上的守宫,有一根细细的独角。
  这证明,这几个监丁,不是卢仚、三兄弟这样从外投靠的‘外来户’!
  他们,是守宫监的‘自己人’,是从小培养,净身入宫的内侍小太监。
  他们从小接受系统化的调教,有皇城大内的庞大资源,所以他们的实力,比起普通‘外来户’,比起其他衙门招收的捕快、武侯等等,都要强出了不少。
  看看他们的箭技,真个犀利可怕。
  带他们来这里的小太监已经离开,三兄弟朝着四周张望了一阵,注意力一下子就放在了卢仚身上。
  小校场上空寂无人,唯有卢仚是和他们一波儿加入守宫监的。
  之前在大殿里登记资料的时候,那个小太监对卢仚的‘邀请’,他们还记在心里呢。
  兄弟三个都很不忿卢仚的待遇。
  不就是长得端正一些么?
  不就是长得魁伟一些么?
  不就是,长得像是一个好人么?
  凭什么,那个小太监‘盛情邀请’卢仚,却评价他们兄弟三个‘歪瓜烂枣’?
  “小子,来,咱们兄弟们,好好的认识认识!”黑蝎老大重重的咳嗽了一声,瓮声瓮气的嚷嚷着,摇晃着膀子向卢仚逼近了两步,怪笑着向卢仚伸出了手。
  卢仚眯了眯眼,冲着黑蝎老大笑了笑,正盘算着要如何应对,沉闷的脚步声传来,一群白袍监丁簇拥着一名青袍男子快步闯入了小校场。
  那些白袍监丁,袖口都绣了‘守宫’纹路。
  和卢仚、三尾黑蝎兄弟们袍袖上的白板守宫不同,这些白袍监丁的袖口上,守宫纹绣更加清晰,而且在守宫的脊背中线上,清晰可见一颗颗血色的红星。
  从头到尾,这些监丁的守宫纹绣上,多则有七八颗红星,少则也有三五颗。
  而那名身穿青袍,头戴黑帽,腰扎黑带,脚踏黑靴,腰间佩刀的男子,他的守宫纹绣在胸口。
  这条大守宫头朝心口,两只前爪虚按左右肩膀,两只后爪按向了左右软肋处,脊背中线上,三颗血色红点清晰可见。
  这是一名‘三星’力士。
  卢仚知道守宫监的规矩。
  或者说,镐京城内外,大胤武朝上下,绝大多数人都知道守宫监的规矩。
  守宫监,刚加入的监丁,一律白袍。
  守宫监行军法,监丁做事,可记功。
  守宫监内的军功,分为大小两种,三小功可并为一大功,每得一大功,袖口守宫脊背中线上,就能填上一颗血色星星。
  九颗血色星星,就代表了九次大功,或者二十七次小功,这在监丁中,就算是做到顶了。
  九星监丁之后,再立功劳,经考核验证,可换青袍,胸口纹守宫纹,晋升脱离监丁身份。
  一星、二星、三星着青袍,称力士,可统辖监丁十人到百人。
  四星、五星、六星着蓝袍,称校尉,可统辖监丁百人到千人。
  七星、八星、九星着红袍,称将军,可统辖监丁千人到万人。
  守宫监是内廷所设特殊机构,一星到九星的阶位,对等朝堂九品到一品的官员。
  三星力士,堪比朝堂七品官员,若外放的话,就是一县主官。
  而正因为守宫监是内廷所设特殊机构,守宫监力士的威慑力,可比一县主官强出了不知道多少。
  正准备滋事欺负一下卢仚的三尾黑蝎兄弟三个,看得这名力士带着人快步走来,他们迅速收拢了满心的恶意,堆砌起灿烂的笑容,朝着那力士哈了哈腰。
白长空吐血时守宫监小校场稍远处的箭场上几名身穿白袍的监丁正手持弓箭朝着百步外的人形标靶开弓放箭特制的带着响哨的箭矢划破空气伴随着极其尖锐难听的哨声重重的扎在箭靶上几个监丁的箭术很不错隔着百步远每一箭都命中靶心尤其箭矢的力道极重用柔韧的草藤制成的一尺厚的箭靶居然不断被箭矢穿透发出噗噗的闷响卢仚双手揣在袖子里骇然看着那几个监丁就这几个白袍监丁的箭术已经超过了莱国公府大半的家将而且和莱国公府那些养尊处优已经养得肥头大耳毫无威慑力的家将相比这几个监丁一个个面带煞气显然都是经过生死洗炼的好手天空无云和煦的阳光晒在身上落在校场四周的长条宿舍楼的屋顶积雪融化一滴滴雪水顺着屋檐坠落落在地上发出哒哒的脆响箭矢啸声不绝于耳站在卢仚身边的三尾黑蝎兄弟面色铁青的看着那几个开弓放箭的监丁如果之前追杀他们的司寇台的捕快们有这些监丁的箭术的话他们怕是逃不到守宫监就在半路被射成筛子了这群死太监三兄弟的老大喃喃骂了一声卢仚朝着几个射箭的监丁看了又看没错他们身上的袍服和卢仚三兄弟身上的袍服略有不同他们袍袖上的守宫有一根细细的独角这证明这几个监丁不是卢仚三兄弟这样从外投靠的外来户他们是守宫监的自己人是从小培养净身入宫的内侍小太监他们从小接受系统化的调教有皇城大内的庞大资源所以他们的实力比起普通外来户比起其他衙门招收的捕快武侯等等都要强出了不少看看他们的箭技真个犀利可怕带他们来这里的小太监已经离开三兄弟朝着四周张望了一阵注意力一下子就放在了卢仚身上小校场上空寂无人唯有卢仚是和他们一波儿加入守宫监的之前在大殿里登记资料的时候那个小太监对卢仚的邀请他们还记在心里呢兄弟三个都很不忿卢仚的待遇不就是长得端正一些么不就是长得魁伟一些么不就是长得像是一个好人么凭什么那个小太监盛情邀请卢仚却评价他们兄弟三个歪瓜烂枣小子来咱们兄弟们好好的认识认识黑蝎老大重重的咳嗽了一声瓮声瓮气的嚷嚷着摇晃着膀子向卢仚逼近了两步怪笑着向卢仚伸出了手卢仚眯了眯眼冲着黑蝎老大笑了笑正盘算着要如何应对沉闷的脚步声传来一群白袍监丁簇拥着一名青袍男子快步闯入了小校场那些白袍监丁袖口都绣了守宫纹路和卢仚三尾黑蝎兄弟们袍袖上的白板守宫不同这些白袍监丁的袖口上守宫纹绣更加清晰而且在守宫的脊背中线上清晰可见一颗颗血色的红星从头到尾这些监丁的守宫纹绣上多则有七八颗红星少则也有三五颗而那名身穿青袍头戴黑帽腰扎黑带脚踏黑靴腰间佩刀的男子他的守宫纹绣在胸口这条大守宫头朝心口两只前爪虚按左右肩膀两只后爪按向了左右软肋处脊背中线上三颗血色红点清晰可见这是一名三星力士卢仚知道守宫监的规矩或者说镐京城内外大胤武朝上下绝大多数人都知道守宫监的规矩守宫监刚加入的监丁一律白袍守宫监行军法监丁做事可记功守宫监内的军功分为大小两种三小功可并为一大功每得一大功袖口守宫脊背中线上就能填上一颗血色星星九颗血色星星就代表了九次大功或者二十七次小功这在监丁中就算是做到顶了九星监丁之后再立功劳经考核验证可换青袍胸口纹守宫纹晋升脱离监丁身份一星二星三星着青袍称力士可统辖监丁十人到百人四星五星六星着蓝袍称校尉可统辖监丁百人到千人七星八星九星着红袍称将军可统辖监丁千人到万人守宫监是内廷所设特殊机构一星到九星的阶位对等朝堂九品到一品的官员三星力士堪比朝堂七品官员若外放的话就是一县主官而正因为守宫监是内廷所设特殊机构守宫监力士的威慑力可比一县主官强出了不知道多少正准备滋事欺负一下卢仚的三尾黑蝎兄弟三个看得这名力士带着人快步走来他们迅速收拢了满心的恶意堆砌起灿烂的笑容朝着那力士哈了哈腰这位大人兄弟三个使出跑江湖的交际手段开始向这位三星力士套近乎白长空吐血时守宫监小校场。
  稍远处箭场上几名身穿白袍监丁正手持弓箭朝着百步外形标靶开弓放箭。
  特制带着响哨箭矢划破空气伴随着极其尖锐难听哨声重重扎在箭靶上。
  几监丁箭术很错隔着百步远每箭都命中靶心。
  尤其箭矢力道极重用柔韧草藤制成尺厚箭靶居然断被箭矢穿透发出‘噗噗’闷响。
  卢仚双手揣在袖子里骇然看着那几监丁。
  就几白袍监丁箭术已经超过莱国公府大半家将。
  而且和莱国公府那些养尊处优已经养得肥头大耳毫无威慑力家将相比几监丁面带煞气显然都经过生死洗炼手。
  天空无云和煦阳光晒在身上落在校场四周长条宿舍楼屋顶。
  积雪融化滴滴雪水顺着屋檐坠落落在地上发出‘哒哒’脆响。
  箭矢啸声绝于耳。
  站在卢仚身边三尾黑蝎兄弟面色铁青看着那几开弓放箭监丁——如果之前追杀们司寇台捕快们有些监丁箭术话们怕逃到守宫监就在半路被射成筛子。
  “群死太监。”三兄弟老大喃喃骂声。
  卢仚朝着几射箭监丁看又看。
  没错们身上袍服和卢仚、三兄弟身上袍服略有同们袍袖上守宫有根细细独角。
  证明几监丁卢仚、三兄弟样从外投靠‘外来户’!
  们守宫监‘自己’从小培养净身入宫内侍小太监。
  们从小接受系统化调教有皇城大内庞大资源所以们实力比起普通‘外来户’比起其衙门招收捕快、武侯等等都要强出少。
  看看们箭技真犀利可怕。
  带们来里小太监已经离开三兄弟朝着四周张望阵注意力下子就放在卢仚身上。
  小校场上空寂无唯有卢仚和们波儿加入守宫监。
  之前在大殿里登记资料时候那小太监对卢仚‘邀请’们还记在心里呢。
  兄弟三都很忿卢仚待遇。
  就长得端正些么?
  就长得魁伟些么?
  就长得像么?
  凭什么那小太监‘盛情邀请’卢仚却评价们兄弟三‘歪瓜烂枣’?
  “小子来咱们兄弟们认识认识!”黑蝎老大重重咳嗽声瓮声瓮气嚷嚷着摇晃着膀子向卢仚逼近两步怪笑着向卢仚伸出手。
  卢仚眯眯眼冲着黑蝎老大笑笑正盘算着要如何应对沉闷脚步声传来群白袍监丁簇拥着名青袍男子快步闯入小校场。
  那些白袍监丁袖口都绣‘守宫’纹路。
  和卢仚、三尾黑蝎兄弟们袍袖上白板守宫同些白袍监丁袖口上守宫纹绣更加清晰而且在守宫脊背中线上清晰可见颗颗血色红星。
  从头到尾些监丁守宫纹绣上多则有七八颗红星少则也有三五颗。
  而那名身穿青袍头戴黑帽腰扎黑带脚踏黑靴腰间佩刀男子守宫纹绣在胸口。
  条大守宫头朝心口两只前爪虚按左右肩膀两只后爪按向左右软肋处脊背中线上三颗血色红点清晰可见。
  名‘三星’力士。
  卢仚知道守宫监规矩。
  或者说镐京城内外大胤武朝上下绝大多数都知道守宫监规矩。
  守宫监刚加入监丁律白袍。
  守宫监行军法监丁做事可记功。
  守宫监内军功分为大小两种三小功可并为大功每得大功袖口守宫脊背中线上就能填上颗血色星星。
  九颗血色星星就代表九次大功或者二十七次小功在监丁中就算做到顶。
  九星监丁之后再立功劳经考核验证可换青袍胸口纹守宫纹晋升脱离监丁身份。
  星、二星、三星着青袍称力士可统辖监丁十到百。
  四星、五星、六星着蓝袍称校尉可统辖监丁百到千。
  七星、八星、九星着红袍称将军可统辖监丁千到万。
  守宫监内廷所设特殊机构星到九星阶位对等朝堂九品到品官员。
  三星力士堪比朝堂七品官员若外放话就县主官。
  而正因为守宫监内廷所设特殊机构守宫监力士威慑力可比县主官强出知道多少。
  正准备滋事欺负下卢仚三尾黑蝎兄弟三看得名力士带着快步走来们迅速收拢满心恶意堆砌起灿烂笑容朝着那力士哈哈腰。
  “位大!”兄弟三使出跑江湖交际手段开始向位三星力士套近乎。
白长空吐血时,守宫监,小校场。
  稍远处的箭场上,几名身穿白袍的监丁正手持弓箭,朝着百步外的人形标靶开弓放箭。
  特制的,带着响哨的箭矢划破空气,伴随着极其尖锐难听的哨声,重重的扎在箭靶上。
  几个监丁的箭术很不错,隔着百步远,每一箭都命中靶心。
  尤其箭矢的力道极重,用柔韧的草藤制成的,一尺厚的箭靶,居然不断被箭矢穿透,发出‘噗噗’的闷响。
  卢仚双手揣在袖子里,骇然看着那几个监丁。
  就这几个白袍监丁的箭术,已经超过了莱国公府大半的家将。
  而且,和莱国公府那些养尊处优,已经养得肥头大耳毫无威慑力的家将相比,这几个监丁一个个面带煞气,显然都是经过生死洗炼的好手。
白长空吐血时,守宫监,小校场。
  稍远处的箭场上,几名身穿白袍的监丁正手持弓箭,朝着百步外的人形标靶开弓放箭。
  特制的,带着响哨的箭矢划破空气,伴随着极其尖锐难听的哨声,重重的扎在箭靶上。
  几个监丁的箭术很不错,隔着百步远,每一箭都命中靶心。
  尤其箭矢的力道极重,用柔韧的草藤制成的,一尺厚的箭靶,居然不断被箭矢穿透,发出‘噗噗’的闷响。
  卢仚双手揣在袖子里,骇然看着那几个监丁。
  就这几个白袍监丁的箭术,已经超过了莱国公府大半的家将。
  而且,和莱国公府那些养尊处优,已经养得肥头大耳毫无威慑力的家将相比,这几个监丁一个个面带煞气,显然都是经过生死洗炼的好手。
  天空无云,和煦的阳光晒在身上,落在校场四周的长条宿舍楼的屋顶。
  积雪融化,一滴滴雪水顺着屋檐坠落,落在地上发出‘哒哒’的脆响。
  箭矢啸声不绝于耳。
  站在卢仚身边的三尾黑蝎兄弟,面色铁青的看着那几个开弓放箭的监丁——如果之前追杀他们的司寇台的捕快们,有这些监丁的箭术的话,他们怕是逃不到守宫监,就在半路被射成筛子了。
  “这群,死太监。”三兄弟的老大喃喃骂了一声。
  卢仚朝着几个射箭的监丁看了又看。
  没错,他们身上的袍服,和卢仚、三兄弟身上的袍服略有不同,他们袍袖上的守宫,有一根细细的独角。
  这证明,这几个监丁,不是卢仚、三兄弟这样从外投靠的‘外来户’!
  他们,是守宫监的‘自己人’,是从小培养,净身入宫的内侍小太监。
  他们从小接受系统化的调教,有皇城大内的庞大资源,所以他们的实力,比起普通‘外来户’,比起其他衙门招收的捕快、武侯等等,都要强出了不少。
  看看他们的箭技,真个犀利可怕。
  带他们来这里的小太监已经离开,三兄弟朝着四周张望了一阵,注意力一下子就放在了卢仚身上。
  小校场上空寂无人,唯有卢仚是和他们一波儿加入守宫监的。
  之前在大殿里登记资料的时候,那个小太监对卢仚的‘邀请’,他们还记在心里呢。
  兄弟三个都很不忿卢仚的待遇。
  不就是长得端正一些么?
  不就是长得魁伟一些么?
  不就是,长得像是一个好人么?
  凭什么,那个小太监‘盛情邀请’卢仚,却评价他们兄弟三个‘歪瓜烂枣’?
  “小子,来,咱们兄弟们,好好的认识认识!”黑蝎老大重重的咳嗽了一声,瓮声瓮气的嚷嚷着,摇晃着膀子向卢仚逼近了两步,怪笑着向卢仚伸出了手。
  卢仚眯了眯眼,冲着黑蝎老大笑了笑,正盘算着要如何应对,沉闷的脚步声传来,一群白袍监丁簇拥着一名青袍男子快步闯入了小校场。
  那些白袍监丁,袖口都绣了‘守宫’纹路。
  和卢仚、三尾黑蝎兄弟们袍袖上的白板守宫不同,这些白袍监丁的袖口上,守宫纹绣更加清晰,而且在守宫的脊背中线上,清晰可见一颗颗血色的红星。
  从头到尾,这些监丁的守宫纹绣上,多则有七八颗红星,少则也有三五颗。
  而那名身穿青袍,头戴黑帽,腰扎黑带,脚踏黑靴,腰间佩刀的男子,他的守宫纹绣在胸口。
  这条大守宫头朝心口,两只前爪虚按左右肩膀,两只后爪按向了左右软肋处,脊背中线上,三颗血色红点清晰可见。
  这是一名‘三星’力士。
  卢仚知道守宫监的规矩。
  或者说,镐京城内外,大胤武朝上下,绝大多数人都知道守宫监的规矩。
  守宫监,刚加入的监丁,一律白袍。
  守宫监行军法,监丁做事,可记功。
  守宫监内的军功,分为大小两种,三小功可并为一大功,每得一大功,袖口守宫脊背中线上,就能填上一颗血色星星。
  九颗血色星星,就代表了九次大功,或者二十七次小功,这在监丁中,就算是做到顶了。
  九星监丁之后,再立功劳,经考核验证,可换青袍,胸口纹守宫纹,晋升脱离监丁身份。
  一星、二星、三星着青袍,称力士,可统辖监丁十人到百人。
  四星、五星、六星着蓝袍,称校尉,可统辖监丁百人到千人。
  七星、八星、九星着红袍,称将军,可统辖监丁千人到万人。
  守宫监是内廷所设特殊机构,一星到九星的阶位,对等朝堂九品到一品的官员。
  三星力士,堪比朝堂七品官员,若外放的话,就是一县主官。
  而正因为守宫监是内廷所设特殊机构,守宫监力士的威慑力,可比一县主官强出了不知道多少。
  正准备滋事欺负一下卢仚的三尾黑蝎兄弟三个,看得这名力士带着人快步走来,他们迅速收拢了满心的恶意,堆砌起灿烂的笑容,朝着那力士哈了哈腰。
  “这位大人!”兄弟三个使出跑江湖的交际手段,开始向这位三星力士套近乎。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