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读书

字:
关灯 护眼
微信读书 > 刀剑神域 > 第六章

第六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在小木屋的前院里,已经聚集了一半多的伙伴。
  莉兹贝特在炼铁炉前奋力敲着锤子,诗浓也在旁边盯紧了她的手头。亚丝娜与结衣在灶台前烹饪着什么,在门口处正在交谈的则是阿尔戈和爱丽丝两人。跟艾基尔和海密还有克莱因他们约定的汇合时间为七点,扎利昂他们师从爱丽丝习得了狩猎四目大涡虫的方法,现在好像跑去马尔巴河展开最后的爆肝练级了。
  我走向玄关外的台阶下面,注意到我的结衣笔直地飞奔而来:
  「爸爸,欢迎回来!」
  「我回来了,结衣,辛苦你看家了。」
  边以双手来回抚摸结衣的脑袋,我边看向了结衣那像是因发痒而逗乐的笑脸,脑海中一并思考起战场上该如何守护爱女的安全是好的时候——
  「噢噢,没睡好吧,桐仔?」
  将两手伸进灯笼裤还微微身体前倾的阿尔戈投来询问,我只好苦笑着回答:
  「你才是不怎么像样呢,战斗开始前稍微睡一小会比较好吧?」
  「嗯啊?没事没事,要是通宵一天两天就不行那可当不了什么情报贩子啊。」
  「你这么拼是很让人感激啦……嗯,怎么?既然阿尔戈你上了线,SNS监视的情况怎样了?」
  「啊,那个啊。」
  面对我的问题,阿尔戈撇了撇结衣,接着笑嘻嘻答道:
  「虽说有些许犯规,不过我在让结衣亲盯梢的,结衣亲的话哪怕登入中也可以盯着外部的SNS呢。」
  「啊啊,原来如此……」
  我得知实情,望向紧拥着我的结衣说:
  「等等,结衣,这么做没问题吗?不会引发《唯一性的动摇》么……」
  「没有问题!」
  斩钉截铁的回应过后,结衣微微挺胸讲了下去:
  「我的核心程序并未执行复制,只是依靠并行任务来处理信息。我平常都有同时处理好平均一万项的任务哦?在此之上加一件也毫无关系!」
  「一,一万……」
  我不禁把视线深深聚焦到了结衣的小脑袋。当然这具身体里并没有搭载结衣的大脑——不对,是CPU——核心程序应该处于我房间的台式PC里面,但同时处理一万项任务之下的运行音量并没有多大,而《电费通知单》记载的每月电费也算不上高。
  结衣是我毫无保留宠爱的对象,但我完全不知道结衣的核心程序内部究竟如何。若是想要让她给我展示的话,那和对爱丽丝说「给我看保存你摇光的LightCube吧」是差不多的意思……
  想着此类事情时,爱丽丝本人朝这边走了过来,带着略正经的表情询问:
  「桐人,你要是休息好了,要不要我们在大家到齐前去周边森林巡逻一圈?」
  「巡,巡逻?为什么?」
  「换成穆塔希娜角度考虑的话,我会在大部队行军以前先派出少量人员作为侦察兵。要是我们的举动遭到监视,今晚的作战内容也就毁于一旦了。」
  「没错……关于这点我也很在意,昨晚姑且去森林里搜查了一遍,可一个人也没发现。」
  我边陈述经过边瞥了眼阿尔戈,情报贩子面孔难堪地说道:
  「……确实如爱丽丝亲讲的那样,今天也有派遣斥候的可能,不如说这才比较合理……结衣亲,SNS那边的情况如何?」
  接下提问的结衣,眨了下眼后回答:
  「监视中的二十一个账号之内,八个账号持续沉默了一小时以上,剩下十三个账号也逐条增长着『差不多准备准备』『要玩到深夜再下』『战争开始了』『怠惰得不行啦』之类的发言。」
  「……这样啊,看来对面快要到集合时间了呢。因为有现实因素,我认为应该集齐不了真正吃中《绞轮》的一百人,不过……八十,不还是预算到九十人的规模比较好吧……」
  「就那么多人而言,派出五六个侦查员也绰绰有余了。以防万一我们还是再侦查一圈吧……」
  做决策后,突然迷茫起了人选这回事……就在我环视前庭之时。
  木质大门被人响当当地打开,随之传来了开朗的声音:
  「Heyguys!」
  大大咧咧走入门内的是Insecsite组的各位。领头的是亚克提恩大兜虫扎利昂,接着是南美黑艳锹比明格,再下来露面的是茶色的蝗虫。虽然他额头的圆滚样貌很是引人注目,但更令人在意的是蝗虫右手握住的白色绳子。
  绳子的末段绑有一个长一米七左右的细长物体……不对。貌似有什么东西如同混淆视觉般严密缠绕在细绳里面,仔细一看,那东西似乎正不规则地颤颤蠕动。
  「…………」
  我尽管一瞬间哑口愣了下,但又立马走向扎利昂他们,回了声「Supguys!」作为招呼。接着右手举起并指了指结实捆绑着的物体。
  「…So,what’sthis?」
  听完我的疑惑,茶色蝗虫——或者别称应该为面饰蟋螽,玩家名称大概是《妮迪》——一言不发地提起了那个物体。仔细端详会发现,以无数根吹弹可断的细丝凝聚而成的白绳,看上去比我们以草编织的粗糙绳子要强韧得多。
  妮迪将吊着的物体咕噜咕噜转了几圈,然后顶部的绳结便渐渐解开,从里面探出来的,不出意料是人类的……准确讲是原ALO玩家的脸。
  「噗呼!」
  我的目光连连望着如此进行着大喘气的男人,他的肌肤与头发呈火精灵族模样,加上小个偏瘦的身材。短寸的前刘海,朝里拉拢的眼窝,左脸颊上画有粉色的一条纹彩。
  男人刚看我一眼就大声喊道:
  「你,你也是虫子人的一伙吗!?」
  「嗯,是吧。」
  「可恶啊,要,要杀就赶紧杀吧!」
  听到如此的叫嚣,我却察觉到一股从前便经历过相似场景的不确定感……
  当我想着先向扎利昂询问了在哪捉到的这个男人而准备开口的时候,身后突然响起了尖叫:
  「啊——那个人!」
  我扭过头,发现是摇晃着金色马尾辫的莉珐迎面奔来。原来以为还要再晚些来的她的登录时间没想到只比我晚了十几分钟。尽管让人担心她是不是又翘掉了剑道部的练习,但当事人挺着副一如往常的快活气场对爱丽丝他们打起了招呼,接着望了望卷来翻去的男人。
  「果然……哥……桐人君,就是他,就是那个人!」
  「哪个人?」
  我回问的同一瞬间,这次轮到那个男人喊了出来:
  「啊——你是桐人!?一身黑老师啊!?」
  「呃?你,你在哪见过我?」
  「是我啊是我,去年一月在卢格鲁回廊遭遇恶魔化的你,在战斗时差点被吃掉的……」
  两秒过后,我也喊道:
  「啊——你是那个人吗!」
  ***
  应该是距今一年半还多的事情吧。
  从死亡游戏SAO解放出来的我,为寻找本应注销却并未苏醒的亚丝娜而进入ALO收集情报,并且与莉珐和结衣共同前往妖精乡中央的世界树,在那途中的迷宫区《卢格鲁回廊》被Salamander的法师部队袭击,最后凭借独门秘籍——Spriggan的幻影魔法变为恶魔才击退了他们……确实有听过莉珐的劝言活捉了一人,套取到了袭击我们的理由。
  那时的男人同样干脆地说过「要杀就赶紧杀吧!」,我回应「把所有死掉的Salamander的道具分给你」以后,两秒时间交易就成立了。成堆收下同伴遗物的稀有道具后,男人带着满脸笑意走了,那以来就再没见过他——
  「呀,但是,真的……?」
  我依旧饱含怀疑地凝视着男人的脸,莉珐后头冒出来的结衣立马爽快地断言:
  「角色外貌和声音的频谱等等都与那时的Salamander完全一致。」
  「那么是本人啊……你,在这里干啥呢?」
  「干啥……」
  男人的眼睛简单明了地游离起来。对此灵光一闪的我朝妮迪拜托道:
  「Canyouloosenthestringabitmore?」
  用蝗虫面孔稳稳点头的妮迪更进一步松开了男人身上的绳子。待绳子开解至颚下时我让她停了手,继续聚焦视线到男人的脖颈后,那里显现的是黑漆漆的环状纹样——《不祥者的绞轮》。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