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蛇仙

下载免费读
“快来!”云潇赶紧拉着他小跑来到光晕前,萧千夜提高了警惕,伸手试探——能感觉到强烈的吸力,冰冷的风从对面吹来。
  “我来吧。”云潇显然知道他并不会玄门法术,她将剑灵竖立,掌心拖住剑尖,伴随着她口中呢喃的术语,一道青色的灵光自手心开始往外扩散,像一只灵蛇钻进了光晕里。
  “剑阵·惊蛰。”她一声厉斥,青魅剑荡起惊人的灵力,引得天空雷云聚起,响雷轰鸣而下!
  随即,光晕的对面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同一时刻,眼前的空气也开始出现镜子一般的裂纹!
  然而“镜子”后面的景象又让两人不约而同倒吸一口寒气,他们方才是从海边穿越了古树林,按道理应该会来到外围草海,可是为什么,眼下竟然又回到了雪山里?
  镜门法阵通常分为里外双世界,镜内的世界一切都是假象,而镜外的世界除了会让人迷失其中以外,它的一草一木都应该是真实的才对。
  云潇蓦然回头望了一眼他们来时的路,满眼惊愕——古树林消失了,他们方才就一直走在这条险峻的荒雪路上!
  对方的镜门法阵,竟然里外都是假的!
  来不及等她再细细思考,萧千夜一把将她拦在了身后,沥空剑出手在原地留下一道锋利的剑风将两人围在中间。
  他神色严肃,紧张的看向半空中。
  这条荒雪路仅够一人行走,旁边就是深不见底的悬崖,他们的头顶上飘荡着一群奇怪的“鸟人”,正扑扇着巨大的翅膀往山巅飞去,察觉到忽然凭空出现的两人,他们纷纷停下脚步,警觉的注视着。
  人脸鸟身,羽翼呈金色,双手修长,食指如爪,这是双头金翅鸟的另一分支,属于异族人的金翅族。
  “呀……是人类呀!”不知是谁率先开口,引得鸟群一片沸腾,叽叽喳喳的吵闹起来:“快看,是人类呀!”
  “是军阁的制服,他是军阁的人!”
  “不是人类,不是人类,不会有人这么傻跑到山里来的!”
  “是人类呀,你的鼻子太差了。”
  “不是人类呀,我闻着不像,你的鼻子才太差了!”
  “扔下去扔下去,管他们是不是人类呢,扔下去算了!“
  “扔下去扔下去!”
  鸟群得到共鸣,开始俯冲攻击两人,而巨大的羽翼在触碰到剑风的瞬间就被齐齐割断。
  萧千夜虽然临危不惧,却也深知不可硬拼,金翅族是双头金翅鸟的分支,已经进化成了鸟人的样子,如果金翅族是来到深山参与百灵大会的,那么他们的数量恐怕得有几百只!
  最要命的是,他不知道这四周是否还有其他的异族人和灵兽。
  他一边用剑灵抵御无脑的攻击,一边朝着天空吹起响亮的口哨,如果他们已经成功从镜门法阵里逃脱,那么他的天征鸟也应该就在附近了。
“快来!”云潇赶紧拉着他小跑来到光晕前,萧千夜提高了警惕,伸手试探——能感觉到强烈的吸力,冰冷的风从对面吹来。
  “我来吧。”云潇显然知道他并不会玄门法术,她将剑灵竖立,掌心拖住剑尖,伴随着她口中呢喃的术语,一道青色的灵光自手心开始往外扩散,像一只灵蛇钻进了光晕里。
  “剑阵·惊蛰。”她一声厉斥,青魅剑荡起惊人的灵力,引得天空雷云聚起,响雷轰鸣而下!
  随即,光晕的对面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同一时刻,眼前的空气也开始出现镜子一般的裂纹!
  然而“镜子”后面的景象又让两人不约而同倒吸一口寒气,他们方才是从海边穿越了古树林,按道理应该会来到外围草海,可是为什么,眼下竟然又回到了雪山里?
  镜门法阵通常分为里外双世界,镜内的世界一切都是假象,而镜外的世界除了会让人迷失其中以外,它的一草一木都应该是真实的才对。
  云潇蓦然回头望了一眼他们来时的路,满眼惊愕——古树林消失了,他们方才就一直走在这条险峻的荒雪路上!
  对方的镜门法阵,竟然里外都是假的!
  来不及等她再细细思考,萧千夜一把将她拦在了身后,沥空剑出手在原地留下一道锋利的剑风将两人围在中间。
  他神色严肃,紧张的看向半空中。
  这条荒雪路仅够一人行走,旁边就是深不见底的悬崖,他们的头顶上飘荡着一群奇怪的“鸟人”,正扑扇着巨大的翅膀往山巅飞去,察觉到忽然凭空出现的两人,他们纷纷停下脚步,警觉的注视着。
  人脸鸟身,羽翼呈金色,双手修长,食指如爪,这是双头金翅鸟的另一分支,属于异族人的金翅族。
  “呀……是人类呀!”不知是谁率先开口,引得鸟群一片沸腾,叽叽喳喳的吵闹起来:“快看,是人类呀!”
  “是军阁的制服,他是军阁的人!”
  “不是人类,不是人类,不会有人这么傻跑到山里来的!”
  “是人类呀,你的鼻子太差了。”
  “不是人类呀,我闻着不像,你的鼻子才太差了!”
  “扔下去扔下去,管他们是不是人类呢,扔下去算了!“
  “扔下去扔下去!”
  鸟群得到共鸣,开始俯冲攻击两人,而巨大的羽翼在触碰到剑风的瞬间就被齐齐割断。
  萧千夜虽然临危不惧,却也深知不可硬拼,金翅族是双头金翅鸟的分支,已经进化成了鸟人的样子,如果金翅族是来到深山参与百灵大会的,那么他们的数量恐怕得有几百只!
  最要命的是,他不知道这四周是否还有其他的异族人和灵兽。
  他一边用剑灵抵御无脑的攻击,一边朝着天空吹起响亮的口哨,如果他们已经成功从镜门法阵里逃脱,那么他的天征鸟也应该就在附近了。
  果然不过一会,一只巨大的白鸟如闪电般冲来,它的体型是金翅族的三倍,锋利的爪刃轻松的就将金翅族的翅膀撕碎,众鸟惊得一哄而散四处逃窜,嘴里面却还是念念叨叨的吵着:“是天征鸟!大家快跑啊,是天征鸟!”
  鸟怪散的极快,转眼就消失在雪山深处,萧千夜松了口气,摸了摸天征鸟的羽翼,道:“没事了,我们先回城里去,山中危险,晚上不能留。”
  不等云潇回答,却是另一个陌生的声音幽幽传来——
  “这就要走了吗?军阁的少阁主?”
  “谁?”他紧张的握紧了剑,声音是从悬崖下方传来,带着几分慵懒和不屑,甚至还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这才继续说道:“我还在奇怪山中的镜门法阵是怎么一回事,这就看见军阁的少阁主大驾光临了,只身前来,我该说你勇气可嘉,还是……不知天高地厚呢?”
  看不见底的悬崖深处出现一个巨大的阴影,一点点往上逐渐露出了真容,竟然是一条血色巨蟒!吐着蛇信子悠然的看着两人。
  萧千夜立马就意识到自己遇到的不是普通的大蛇——飞垣以中心偏北的天域城为皇都,在四面又分别建设了羽都,东冥,伽罗,阳川四个大都市,在其境内,另有魑魅之山、碧落之海、空寂圣地、冰川之森、泣雪高原、禁闭之谷和落日沙漠七处异族禁地,传说这里有坠天之前留下的七位神使把守,另外还有三圣灵和三魔蛰居其中。
  而飞垣上能通人语,通体血色的巨蟒只有一条,那就是盘踞于魑魅之山深处的三圣灵之一,蛇仙。
  大蛇蜿蜒而上,它身长百米但是行动灵活,顺着悬崖一路攀爬,对两人似乎并没有敌意,但又有些不怀好意的敷敷低笑:“你们是不是在找什么人?早些时候我可是看见一个人被双头金翅鸟丢进了山里,那人带着一柄剑灵,和你们手上的有几分相似呢……”
  它硕大的眼眸也露出期待的光芒,尾尖竖起指向远方:“掉进去的地方正好是百灵大会的中心地带,一整天了也没见他出来,不知道还活着没啊!”
  “师兄……”云潇焦急的搓了搓衣袖,蛇仙立马吐着蛇信子靠近她,接着诱惑,“你两的服饰很像啊,同门吗?”
  萧千夜不快的拉了她一把,问道:“少废话了,他人在哪里?”
  “嘿嘿,少阁主的身份孤身前往,怕是要出问题的。”蛇仙不紧不慢,挑衅着,“这几年您可是干了不少大事呢,山里的异族人可都对您恨之入骨的。”
  “该找的人总是要找的。”萧千夜看了一眼云潇,轻咳了一声。
  蛇仙乐呵呵的甩着尾巴,自然知道他在担心什么,得意洋洋的道:“那我就送你们进去,不过你到了里面若是遇上什么危险,可不要怪到我头上,我可不想和军阁主结下梁子。”
  “那就多谢蛇仙大人了。”萧千夜自然也是象征性的回礼,蛇仙冷哼一声,巨蟒的尾巴托起两人,随即腾空而起,坠入雪山深处。
  雪山里温度骤降到零度以下,萧千夜担心的看着同门,昆仑山上气候严寒,门下弟子也均会学习足以御寒的心法,但是此时她的衣裳还是湿的,当真一点也不觉得冷吗?
  他摸了摸自己的衣服,明明他才是从海里逃出,却是一点水也没有沾湿。
  自来到魑魅之山,奇怪的事情已经让他见怪不怪了。
  萧千夜拉过云潇的手握在怀中想给她暖暖,却发觉对方掌心滚烫,他吃了一惊,疑惑的道:“你不冷吗?”
  “不冷啊,我从小就不怕冷的。”云潇倒是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反过来将他的手放入怀里,笑道,“你是不是冷呀?你回来好多年了,昆仑的心法都不会用了吧。”
  “可你衣服还是湿的,一会会冻住的。”萧千夜指了指她的身上提醒。
  “不会的……不会冻住的。”云潇连忙拉了拉衣领,神色慌张,“我、我所修武学是不会觉得冷的。”
  萧千夜还想再说什么,蛇仙倒是咯咯笑个不停,转过头来:“原来军阁少主也还有这么柔情似水的一面,难道我这么多年所听闻的那个萧千夜是假的不成?你对异族,若是有对这位姑娘半分的关心,那得有多少人现在还好好活着,是不是呀?”
  蛇仙话中有话,并没有明说,云潇小心的看了一眼萧千夜,他虽然面露不快,但是也只是抿了抿嘴,没有回话。
“快来!”云潇赶紧拉着小跑来到光晕前萧千夜提高警惕伸手试探——能感觉到强烈吸力冰冷风从对面吹来。
  “来。”云潇显然知道并会玄门法术她将剑灵竖立掌心拖住剑尖伴随着她口中呢喃术语道青色灵光自手心开始往外扩散像只灵蛇钻进光晕里。
  “剑阵·惊蛰。”她声厉斥青魅剑荡起惊灵力引得天空雷云聚起响雷轰鸣而下!
  随即光晕对面发出声清脆声响同时刻眼前空气也开始出现镜子般裂纹!
  然而“镜子”后面景象又让两约而同倒吸口寒气们方才从海边穿越古树林按道理应该会来到外围草海可为什么眼下竟然又回到雪山里?
  镜门法阵通常分为里外双世界镜内世界切都假象而镜外世界除会让迷失其中以外它草木都应该真实才对。
  云潇蓦然回头望眼们来时路满眼惊愕——古树林消失们方才就直走在条险峻荒雪路上!
  对方镜门法阵竟然里外都假!
  来及等她再细细思考萧千夜把将她拦在身后沥空剑出手在原地留下道锋利剑风将两围在中间。
  神色严肃紧张看向半空中。
  条荒雪路仅够行走旁边就深见底悬崖们头顶上飘荡着群奇怪“鸟”正扑扇着巨大翅膀往山巅飞去察觉到忽然凭空出现两们纷纷停下脚步警觉注视着。
  脸鸟身羽翼呈金色双手修长食指如爪双头金翅鸟另分支属于异族金翅族。
  “呀……类呀!”知谁率先开口引得鸟群片沸腾叽叽喳喳吵闹起来:“快看类呀!”
  “军阁制服军阁!”
  “类类会有么傻跑到山里来!”
  “类呀鼻子太差。”
  “类呀闻着像鼻子才太差!”
  “扔下去扔下去管们类呢扔下去算!“
  “扔下去扔下去!”
  鸟群得到共鸣开始俯冲攻击两而巨大羽翼在触碰到剑风瞬间就被齐齐割断。
  萧千夜虽然临危惧却也深知可硬拼金翅族双头金翅鸟分支已经进化成鸟样子如果金翅族来到深山参与百灵大会那么们数量恐怕得有几百只!
  最要命知道四周否还有其异族和灵兽。
  边用剑灵抵御无脑攻击边朝着天空吹起响亮口哨如果们已经成功从镜门法阵里逃脱那么天征鸟也应该就在附近。
  果然过会只巨大白鸟如闪电般冲来它体型金翅族三倍锋利爪刃轻松就将金翅族翅膀撕碎众鸟惊得哄而散四处逃窜嘴里面却还念念叨叨吵着:“天征鸟!大家快跑啊天征鸟!”
  鸟怪散极快转眼就消失在雪山深处萧千夜松口气摸摸天征鸟羽翼道:“没事们先回城里去山中危险晚上能留。”
  等云潇回答却另陌生声音幽幽传来——
  “就要走?军阁少阁主?”
  “谁?”紧张握紧剑声音从悬崖下方传来带着几分慵懒和屑甚至还懒洋洋打哈欠才继续说道:“还在奇怪山中镜门法阵怎么回事就看见军阁少阁主大驾光临只身前来该说勇气可嘉还……知天高地厚呢?”
  看见底悬崖深处出现巨大阴影点点往上逐渐露出真容竟然条血色巨蟒!吐着蛇信子悠然看着两。
  萧千夜立马就意识到自己遇到普通大蛇——飞垣以中心偏北天域城为皇都在四面又分别建设羽都东冥伽罗阳川四大都市在其境内另有魑魅之山、碧落之海、空寂圣地、冰川之森、泣雪高原、禁闭之谷和落日沙漠七处异族禁地传说里有坠天之前留下七位神使把守另外还有三圣灵和三魔蛰居其中。
  而飞垣上能通语通体血色巨蟒只有条那就盘踞于魑魅之山深处三圣灵之蛇仙。
  大蛇蜿蜒而上它身长百米但行动灵活顺着悬崖路攀爬对两似乎并没有敌意但又有些怀意敷敷低笑:“们在找什么?早些时候可看见被双头金翅鸟丢进山里那带着柄剑灵和们手上有几分相似呢……”
  它硕大眼眸也露出期待光芒尾尖竖起指向远方:“掉进去地方正百灵大会中心地带整天也没见出来知道还活着没啊!”
  “师兄……”云潇焦急搓搓衣袖蛇仙立马吐着蛇信子靠近她接着诱惑“两服饰很像啊同门?”
  萧千夜快拉她把问道:“少废话在哪里?”
  “嘿嘿少阁主身份孤身前往怕要出问题。”蛇仙紧慢挑衅着“几年您可干少大事呢山里异族可都对您恨之入骨。”
  “该找总要找。”萧千夜看眼云潇轻咳声。
  蛇仙乐呵呵甩着尾巴自然知道在担心什么得意洋洋道:“那就送们进去过到里面若遇上什么危险可要怪到头上可想和军阁主结下梁子。”
  “那就多谢蛇仙大。”萧千夜自然也象征性回礼蛇仙冷哼声巨蟒尾巴托起两随即腾空而起坠入雪山深处。
  雪山里温度骤降到零度以下萧千夜担心看着同门昆仑山上气候严寒门下弟子也均会学习足以御寒心法但此时她衣裳还湿当真点也觉得冷?
  摸摸自己衣服明明才从海里逃出却点水也没有沾湿。
  自来到魑魅之山奇怪事情已经让见怪怪。
  萧千夜拉过云潇手握在怀中想给她暖暖却发觉对方掌心滚烫吃惊疑惑道:“冷?”
  “冷啊从小就怕冷。”云潇倒没觉得有什么对反过来将手放入怀里笑道“冷呀?回来多年昆仑心法都会用。”
  “可衣服还湿会会冻住。”萧千夜指指她身上提醒。
  “会……会冻住。”云潇连忙拉拉衣领神色慌张“、所修武学会觉得冷。”
  萧千夜还想再说什么蛇仙倒咯咯笑停转过头来:“原来军阁少主也还有么柔情似水面难道么多年所听闻那萧千夜假成?对异族若有对位姑娘半分关心那得有多少现在还活着呀?”
  蛇仙话中有话并没有明说云潇小心看眼萧千夜虽然面露快但也只抿抿嘴没有回话。
“快来!”云潇赶紧拉着他小跑来到光晕前,萧千夜提高了警惕,伸手试探——能感觉到强烈的吸力,冰冷的风从对面吹来。
  “我来吧。”云潇显然知道他并不会玄门法术,她将剑灵竖立,掌心拖住剑尖,伴随着她口中呢喃的术语,一道青色的灵光自手心开始往外扩散,像一只灵蛇钻进了光晕里。
  “剑阵·惊蛰。”她一声厉斥,青魅剑荡起惊人的灵力,引得天空雷云聚起,响雷轰鸣而下!
  随即,光晕的对面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同一时刻,眼前的空气也开始出现镜子一般的裂纹!
  然而“镜子”后面的景象又让两人不约而同倒吸一口寒气,他们方才是从海边穿越了古树林,按道理应该会来到外围草海,可是为什么,眼下竟然又回到了雪山里?
  镜门法阵通常分为里外双世界,镜内的世界一切都是假象,而镜外的世界除了会让人迷失其中以外,它的一草一木都应该是真实的才对。
  云潇蓦然回头望了一眼他们来时的路,满眼惊愕——古树林消失了,他们方才就一直走在这条险峻的荒雪路上!
  对方的镜门法阵,竟然里外都是假的!
  来不及等她再细细思考,萧千夜一把将她拦在了身后,沥空剑出手在原地留下一道锋利的剑风将两人围在中间。
  他神色严肃,紧张的看向半空中。
  这条荒雪路仅够一人行走,旁边就是深不见底的悬崖,他们的头顶上飘荡着一群奇怪的“鸟人”,正扑扇着巨大的翅膀往山巅飞去,察觉到忽然凭空出现的两人,他们纷纷停下脚步,警觉的注视着。
  人脸鸟身,羽翼呈金色,双手修长,食指如爪,这是双头金翅鸟的另一分支,属于异族人的金翅族。
  “呀……是人类呀!”不知是谁率先开口,引得鸟群一片沸腾,叽叽喳喳的吵闹起来:“快看,是人类呀!”
  “是军阁的制服,他是军阁的人!”
  “不是人类,不是人类,不会有人这么傻跑到山里来的!”
  “是人类呀,你的鼻子太差了。”
  “不是人类呀,我闻着不像,你的鼻子才太差了!”
  “扔下去扔下去,管他们是不是人类呢,扔下去算了!“
  “扔下去扔下去!”
  鸟群得到共鸣,开始俯冲攻击两人,而巨大的羽翼在触碰到剑风的瞬间就被齐齐割断。
  萧千夜虽然临危不惧,却也深知不可硬拼,金翅族是双头金翅鸟的分支,已经进化成了鸟人的样子,如果金翅族是来到深山参与百灵大会的,那么他们的数量恐怕得有几百只!
  最要命的是,他不知道这四周是否还有其他的异族人和灵兽。
  他一边用剑灵抵御无脑的攻击,一边朝着天空吹起响亮的口哨,如果他们已经成功从镜门法阵里逃脱,那么他的天征鸟也应该就在附近了。
  果然不过一会,一只巨大的白鸟如闪电般冲来,它的体型是金翅族的三倍,锋利的爪刃轻松的就将金翅族的翅膀撕碎,众鸟惊得一哄而散四处逃窜,嘴里面却还是念念叨叨的吵着:“是天征鸟!大家快跑啊,是天征鸟!”
  鸟怪散的极快,转眼就消失在雪山深处,萧千夜松了口气,摸了摸天征鸟的羽翼,道:“没事了,我们先回城里去,山中危险,晚上不能留。”
  不等云潇回答,却是另一个陌生的声音幽幽传来——
  “这就要走了吗?军阁的少阁主?”
  “谁?”他紧张的握紧了剑,声音是从悬崖下方传来,带着几分慵懒和不屑,甚至还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这才继续说道:“我还在奇怪山中的镜门法阵是怎么一回事,这就看见军阁的少阁主大驾光临了,只身前来,我该说你勇气可嘉,还是……不知天高地厚呢?”
  看不见底的悬崖深处出现一个巨大的阴影,一点点往上逐渐露出了真容,竟然是一条血色巨蟒!吐着蛇信子悠然的看着两人。
  萧千夜立马就意识到自己遇到的不是普通的大蛇——飞垣以中心偏北的天域城为皇都,在四面又分别建设了羽都,东冥,伽罗,阳川四个大都市,在其境内,另有魑魅之山、碧落之海、空寂圣地、冰川之森、泣雪高原、禁闭之谷和落日沙漠七处异族禁地,传说这里有坠天之前留下的七位神使把守,另外还有三圣灵和三魔蛰居其中。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