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神守

下载免费读
  自他第一天来到昆仑看见对方脖子上的蓝色印记,他就已经认出来师兄是那一场大屠杀的幸存者,而师兄也必然认出了自己所穿的那件衣服正是军阁的队服。
  然而两人竟然说也没有说穿,甚至还成了亲传的师兄弟。
  但是——灵音族的幸存者不止师兄一人。
  在他回到飞垣接手军阁之后,也终于有权力调查一些成年旧事,被囚禁于天之涯的灵音族首领,就是当年那位贵妃的女儿蓝歆,另外还有一个叫“天释”的男孩被送进了帝都的大牢“缚王水狱”。
  天权帝似乎在用异族人做什么隐秘的实验,而再详细的情况就已经超出了他的职权范围。
  “走吧真央。”阡陌不耐烦的拽住同伴的衣袖,真央倒是有几分不舍,幽灵一般飘荡到云潇身边,勾起她的脸颊亲了一口,笑嘻嘻的说道,“这位姑娘长得好生漂亮呢!难道是少阁主的心上人吗?”
自他第一天来到昆仑看见对方脖子上的蓝色印记他就已经认出来师兄是那一场大屠杀的幸存者而师兄也必然认出了自己所穿的那件衣服正是军阁的队服然而两人竟然说也没有说穿甚至还成了亲传的师兄弟但是灵音族的幸存者不止师兄一人在他回到飞垣接手军阁之后也终于有权力调查一些成年旧事被囚禁于天之涯的灵音族首领就是当年那位贵妃的女儿蓝歆另外还有一个叫天释的男孩被送进了帝都的大牢缚王水狱天权帝似乎在用异族人做什么隐秘的实验而再详细的情况就已经超出了他的职权范围走吧真央阡陌不耐烦的拽住同伴的衣袖真央倒是有几分不舍幽灵一般飘荡到云潇身边勾起她的脸颊亲了一口笑嘻嘻的说道这位姑娘长得好生漂亮呢难道是少阁主的心上人吗她一边说话一边故意想要揉揉对方胸口指尖才碰到身体真央忽然脸色一沉惊讶的后退了几步愣愣脱口这是灵凤之息她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手指那里缠绕着一团人眼无法明视的火焰明明在燃烧却是入骨的寒冷我看看阡陌也是大惊失色一把抓住同伴的手两人不约而同的用诧异的目光再度打量起云潇她身形高挑手持一柄青色长剑同样身着一袭青衣乌黑的长发垂到腰际确实是个非常清丽的女子两人默默对视了一眼同时察觉到些许异常她的眉目之间似乎真的和那位大人有几分神似阡陌尴尬的咳了几声忽然就转变了态度这里是千仞壁外若是要进入万灵峰必须得会架天桥二位不如与我们随行吧这样山中的灵兽便不会伤害你们萧千夜心知两人无事献殷勤必是有其他目的但眼下这确实也是唯一能顺利进入万灵峰的办法他拽了拽云潇低声提醒跟紧我一步都不要远离嗯云潇显然也看出了山鬼海仙的异常不由得按住自己的胸口这里像有一团看不见的火焰一直无休无止的灼烧着几人顺着路一直往上走了好一会绕过一道山壁眼前忽然就没了路只见对面的山峰层层叠叠高耸入云月光从稀薄的氤氲里弥漫出来阡陌示意他们停下独自走上前去一直走到悬崖边他抬起双手振袖一挥原本空荡荡的悬崖上赫然掀起一阵凛冽的寒风细看之下风中漂浮着无数细小的冰珠逐渐凝结成一座天桥径直蔓延到对面的山巅真的是天桥云潇惊叹的看着眼前不知如何言语就在此时月光被更厚的云层掩盖山里面一下子暗了下来周围亮起莹莹鬼火再看四周竟有无数座天桥悬浮在空中甚是壮观天桥上的行人熙熙攘攘但是井然有序在桥的附近还飞舞着各类的鸟兽这便是架天桥了真央虽然还是笑盈盈的但语气之前明显没有了先前的轻浮她拉住云潇往桥上走去叹道百鬼夜行百灵聚首这可是飞垣上十年一次的盛宴呢可惜现在你能见到的异族已经不及坠海前的十分之一了也不知道这百灵大会还能持续多久啊海仙的声音带着一种浓厚的孤独空灵盘旋引得盘边天桥上的行人纷纷驻足然后恭敬的行礼萧千夜也是头一次见到这样的场面自他入主军阁之后已经在天权帝的命令下追捕过不少异族然而和今夜的场面对比自己见过的那百种异族也不过只是沧海一粟他们有着如此惊人的数量如此庞大的种族可依然在人类的步步紧逼下将生活的范围缩小到羽都镜内的魑魅之山和东冥镜内的禁闭之谷究竟是人类的贪婪无度还是异族的本性太过软弱至少在他所接触过的上百种异族中无一例外均是弱小的种族连师兄天澈的灵音族也不例外飞垣终究是容不下弱小过了天桥就是万灵峰少阁主这身衣服过于醒目了阡陌好心提醒真央更是直接她的掌心翻起海水的波浪顺着萧千夜的队服抹过海水浸过衣襟只见原本黑金的队服赫然换成了一身水色长衫呀真好看她乐滋滋的欣赏自己的杰作又冲着云潇眨眨眼睛怎么样是不是比那件队服好看嗯好看倒是有几分昆仑弟子的样子了云潇冲真央竖起大拇指竟然还真就顺势夸了一句用障眼法换衣服有什么用他们又不是不认识我萧千夜无奈的摇摇头作为现任军阁阁主他平日里的职责就是巡视飞垣周边四大都加上几次大规模的任务他这张脸早就是无人不知了那就再来个面具吧阡陌顺着他的话不知从哪里掏出来个鹿角面具反手就给他戴上又指了指桥的尽头这下去不知道有多少异族和灵兽呢少阁主还是小心点不要狼入虎口才好毕竟你要是在山里出了什么问题军阁找上门来兴师问罪对大家都不好的知道对方只是在玩笑萧千夜索性也懒得回话纵使军阁纵横飞垣但魑魅之山和禁闭之谷这种异族人的汇聚中心仍是极少涉足的哪会有什么兴师问罪呢云潇牵住他的手又帮他把面具戴正这才认真的说道现在就换你就跟着我吧你也得戴上萧千夜冲阡陌使了个眼色她是人类她进去一样很危险阡陌和真央互望了一眼这才又拿出一个鹿角面具递给云潇他们心中明白这个女子应该是不需要的她身上隐约透出惊人的灵凤之息那本该是只属于百灵之首灵凤族的气息我要收桥了你们可站稳了阡陌提醒了一句真央连忙挽过两人的胳膊脚下的冰珠随即烟化城水雾海仙踏着水雾徐徐落下周围无数座天桥也开始消失各类珍奇的百灵坠落在万灵峰厚厚的云层散去月光又开始倾斜而下万灵峰是魑魅之山的最高峰这里出人意料的地势平坦形成一个天然的巨大圆台凛冽的寒风被隔绝在山外已经有数百人在这里席地而坐带着自制的美酒开始畅饮长谈灵兽趴在外围懒洋洋的晃着尾巴休憩天上各类的鸟灵也在叽叽喳喳的说着什么山鬼海仙的到来引起一片轰动不一会儿他们身边就聚过来几个人萧千夜连忙拉着云潇往人少的地方躲去真央撇了他们一眼悄悄做了个再见的手势  自他第一天来到昆仑看见对方脖子上的蓝色印记,他就已经认出来师兄是那一场大屠杀的幸存者,而师兄也必然认出了自己所穿的那件衣服正是军阁的队服。
  然而两人竟然说也没有说穿,甚至还成了亲传的师兄弟。
  但是——灵音族的幸存者不止师兄一人。
  在他回到飞垣接手军阁之后,也终于有权力调查一些成年旧事,被囚禁于天之涯的灵音族首领,就是当年那位贵妃的女儿蓝歆,另外还有一个叫“天释”的男孩被送进了帝都的大牢“缚王水狱”。
  天权帝似乎在用异族人做什么隐秘的实验,而再详细的情况就已经超出了他的职权范围。
  “走吧真央。”阡陌不耐烦的拽住同伴的衣袖,真央倒是有几分不舍,幽灵一般飘荡到云潇身边,勾起她的脸颊亲了一口,笑嘻嘻的说道,“这位姑娘长得好生漂亮呢!难道是少阁主的心上人吗?”
  她一边说话一边故意想要揉揉对方胸口,指尖才碰到身体,真央忽然脸色一沉,惊讶的后退了几步,愣愣脱口,“这是……灵凤之息?”
  她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手指,那里缠绕着一团人眼无法明视的火焰,明明在燃烧却是入骨的寒冷。
  “我看看!”阡陌也是大惊失色一把抓住同伴的手,两人不约而同的用诧异的目光再度打量起云潇——她身形高挑,手持一柄青色长剑,同样身着一袭青衣,乌黑的长发垂到腰际,确实是个非常清丽的女子。
  两人默默对视了一眼,同时察觉到些许异常——她的眉目之间似乎真的和那位大人有几分神似?
  阡陌尴尬的咳了几声,忽然就转变了态度:“这里是千仞壁外,若是要进入万灵峰,必须得会架天桥,二位不如与我们随行吧,这样山中的灵兽便不会伤害你们。”
  萧千夜心知两人无事献殷勤必是有其他目的,但眼下这确实也是唯一能顺利进入万灵峰的办法,他拽了拽云潇,低声提醒:“跟紧我,一步都不要远离。”
  “嗯。”云潇显然也看出了山鬼海仙的异常,不由得按住自己的胸口。
  这里像有一团看不见的火焰,一直无休无止的灼烧着。
  几人顺着路一直往上,走了好一会,绕过一道山壁,眼前忽然就没了路,只见对面的山峰层层叠叠,高耸入云,月光从稀薄的氤氲里弥漫出来。
  阡陌示意他们停下,独自走上前去,一直走到悬崖边,他抬起双手振袖一挥,原本空荡荡的悬崖上赫然掀起一阵凛冽的寒风。
  细看之下,风中漂浮着无数细小的冰珠,逐渐凝结成一座天桥,径直蔓延到对面的山巅。
  真的是天桥!
  云潇惊叹的看着眼前,不知如何言语。
  就在此时,月光被更厚的云层掩盖,山里面一下子暗了下来,周围亮起莹莹鬼火,再看四周,竟有无数座天桥悬浮在空中,甚是壮观!
  天桥上的行人熙熙攘攘,但是井然有序,在桥的附近还飞舞着各类的鸟兽。
  “这便是架天桥了。”真央虽然还是笑盈盈的,但语气之前明显没有了先前的轻浮,她拉住云潇往桥上走去,叹道,“百鬼夜行,百灵聚首,这可是飞垣上十年一次的盛宴呢!可惜现在你能见到的异族已经不及坠海前的十分之一了,也不知道这百灵大会还能持续多久啊。”
  海仙的声音带着一种浓厚的孤独,空灵盘旋,引得盘边天桥上的行人纷纷驻足,然后恭敬的行礼。
  萧千夜也是头一次见到这样的场面,自他入主军阁之后,已经在天权帝的命令下追捕过不少异族,然而和今夜的场面对比,自己见过的那百种异族也不过只是沧海一粟。
  他们有着如此惊人的数量,如此庞大的种族,可依然在人类的步步紧逼下,将生活的范围缩小到羽都镜内的魑魅之山和东冥镜内的禁闭之谷。
  究竟是人类的贪婪无度,还是异族的本性太过软弱?
  至少在他所接触过的上百种异族中,无一例外均是弱小的种族,连师兄天澈的灵音族也不例外。
  飞垣终究是容不下弱小。
  “过了天桥就是万灵峰,少阁主这身衣服过于醒目了。”阡陌好心提醒,真央更是直接,她的掌心翻起海水的波浪,顺着萧千夜的队服抹过,海水浸过衣襟,只见原本黑金的队服赫然换成了一身水色长衫。
  “呀,真好看。”她乐滋滋的欣赏自己的杰作,又冲着云潇眨眨眼睛,“怎么样,是不是比那件队服好看?”
  “嗯,好看,倒是有几分昆仑弟子的样子了。”云潇冲真央竖起大拇指,竟然还真就顺势夸了一句。
  “用障眼法换衣服有什么用?他们又不是不认识我。”萧千夜无奈的摇摇头,作为现任军阁阁主,他平日里的职责就是巡视飞垣周边四大都,加上几次大规模的任务,他这张脸早就是无人不知了。
  “那就再来个面具吧。”阡陌顺着他的话,不知从哪里掏出来个鹿角面具,反手就给他戴上,又指了指桥的尽头,“这下去不知道有多少异族和灵兽呢,少阁主还是小心点,不要狼入虎口才好,毕竟你要是在山里出了什么问题,军阁找上门来兴师问罪,对大家都不好的。”
  知道对方只是在玩笑,萧千夜索性也懒得回话,纵使军阁纵横飞垣,但魑魅之山和禁闭之谷这种异族人的汇聚中心仍是极少涉足的,哪会有什么兴师问罪呢?
  云潇牵住他的手,又帮他把面具戴正,这才认真的说道:“现在就换你就跟着我吧。”
  “你也得戴上。”萧千夜冲阡陌使了个眼色,“她是人类,她进去一样很危险。”
  阡陌和真央互望了一眼,这才又拿出一个鹿角面具递给云潇。
  他们心中明白,这个女子应该是不需要的,她身上隐约透出惊人的灵凤之息,那本该是只属于百灵之首灵凤族的气息!
  “我要收桥了,你们可站稳了。”阡陌提醒了一句,真央连忙挽过两人的胳膊,脚下的冰珠随即烟化城水雾,海仙踏着水雾徐徐落下。
  周围无数座天桥也开始消失,各类珍奇的百灵坠落在万灵峰,厚厚的云层散去,月光又开始倾斜而下。
  万灵峰是魑魅之山的最高峰,这里出人意料的地势平坦,形成一个天然的巨大圆台,凛冽的寒风被隔绝在山外,已经有数百人在这里席地而坐,带着自制的美酒开始畅饮长谈,灵兽趴在外围懒洋洋的晃着尾巴休憩,天上各类的鸟灵也在叽叽喳喳的说着什么。
  山鬼海仙的到来引起一片轰动,不一会儿他们身边就聚过来几个人,萧千夜连忙拉着云潇往人少的地方躲去,真央撇了他们一眼,悄悄做了个再见的手势。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章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