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读书

字:
关灯 护眼
微信读书 > 少年魔王 > 朱砂

朱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苏苏知道,恐怕他打起了狐妖内丹的主意。
  
  她拽住他袖子,拉着他往外走。
  得了魔丹,还想要妖丹,也不怕日后天道八十一道劫雷,把他劈成飞灰。
  
  两人一同站在阳光下,苏苏松了口气。
  
  路过宣王府,苏苏说:“也不知道叶冰裳醒来没有。”
  
  澹台烬看着那块牌匾,漆黑的瞳无比专注。
  苏苏觉得,他对叶冰裳还真是特别。如果让叶冰裳在小时候就感化他,说不定他后来不会变成魔神。
  
  然而凡人寿命短短数十载,他躯体老去死去,邪骨依旧是深入灵魂的东西,他会重复天煞孤星的命运,在下一世,仍然会苏醒。
  
  所以还是抽出邪骨最可靠了。
  
  苏苏突然问:“她知道你喜欢她吗?”
  
  澹台烬低眸,对上苏苏好奇的眼睛,他抿唇:“不知。”
  
  苏苏问:“你一定要她吗?”
  
  他不答,然而黑瞳幽冷,苏苏便明白了答案。
  
  他心中并无世俗观念,也没有是非,别说叶冰裳已经嫁给了萧凛,就算叶冰裳孩子满地跑,澹台烬心中依旧没有那个概念。
  
  如同小时候,他疑惑地问兰安,羞耻是什么?
  
  越长大,他越会伪装,跟着别人学习应有的表情。然而灵魂里,他依旧是自私冷漠的少年魔神。
  和他讲道理没有用,他甚至潜意识认为,叶冰裳属于他,即便放在宣王府,也只是“寄养”。
  等他一有能力,就会拿回自己的东西。
  
  苏苏挡住他看宣王府的视线,一字一顿道:“不可以!”
  
  她明明白白告诉他:“你也知道,你真要和她在一起,只有一个条件。”
  “除非我和宣王都死掉。”
  “当然,即便宣王死了,她爱的也不一定是你。所以,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澹台烬收回视线,看着眼前的苏苏。
  他黑瞳森冷,突然一笑。
  
  似嘲讽,也似毫不在意。
  
  就连苏苏也不知道,本来想逼他知难而退的话,在未来某一日,竟会一语成谶。
  澹台烬要何物,就算踏着天下人的尸骨,也不在乎。
  
  更别提,萧凛与她。
  然而这个道理,她明白得太晚了。
  
  *
  没过两天,便进入了一月。
  
  大夏国的一月,依旧银装素裹,冰天雪地。
  苏苏开始悄悄找除妖师和道士。
  
  那只黄衣狐狸有些道行,从荒渊缝隙中逃出来的妖,普通除妖师对付不了。
  
  因为悬赏金开得很高,府中陆陆续续有除妖师和道士前来。
  
  然而苏苏一看,很是失望。
  这些人和先前来府中跳大神的道士,没什么两样,除了能说会道,没什么真本事。
  
  偶尔有两个不错的,却远远比不上狐妖。
  
  苏苏很焦急,也不知道叶储风能撑多久。恰好今日黄昏,遇见了叶储风,他唇色苍白,见了苏苏,他礼节性行了一礼,打算离开。
  
  眼前的男子气质儒雅,看上去沉默寡言,与同狐妖在一起时,判若两人。
  
  苏苏没有直接劝他,反而道:“二哥,最近府中不太平,祖母打算去临远观求平安符。大哥随爹爹在军营,三哥在养伤,四弟年龄还小,所以,祖母让你带兵随行。”
  
  叶储风愣了愣,心中讶然。
  只因在叶府,他毫无存在感,不论好事坏事,皆与他不沾边。
  
  这次叶老夫人怎么会想到他?
  
  想到院落中那个姑娘,叶储风感到十分为难。
  那个娇滴滴的姑娘,他去晚了些,她都会发脾气,若陪着祖母去道观,不知道要多少时日。
  
  苏苏倒也没撒谎,叶老夫人确实担心妖物现世,叶啸沙场悍勇,但是妖魔之力,再神勇的凡人,也无法对抗,所以打算去道观求符。
  
  苏苏只不过恳求老夫人把随行的人,加上叶储风罢了。
  老夫人下令,叶储风不得不走。
  
  能拖一天是一天,苏苏心想,好歹等她找到靠谱的除妖师。不然还没有对策,叶储风提前油尽灯枯就完了。
  
  等老夫人和叶储风一走,苏苏想起,魇魔梦境中,那只引路的蝴蝶。
  
  萧凛肯定认识靠谱的除妖师。
  她眼睛一亮,给萧凛写了一封信。
  
  “春桃,你把这封信,送到宣王府上。”
  
  春桃十分为难:“小姐,你还喜欢宣王殿下啊……”
  
  “说什么呢,这次是正经事。”
  
  “可是小姐,宣王还住宫中的时候,你经常送香帕、糕点、书信,全部被宣王殿下拒之门外。殿下之前还说,凡是小姐让人带过去的东西,统统烧掉。”
  
  “……”苏苏也没想到,自己黑历史这么多。
  
  “这样,你把这封信送给大姐姐,就说是家书。”
  
  只要叶冰裳看见,萧凛便应该知道了。他是大夏嫡皇子,定会重视妖物作恶一事。
  
  这回春桃收了信,郑重点头:“小姐放心,奴婢一定送到。”
  
  苏苏百无聊赖,干脆画符。今后要遇到的事不少,能准备一些是一些。上次在魇魔的梦境中,多亏那张符纸,苏苏再次领会到,有力量自保的重要性。
  
  管家找来的朱砂和符纸并不多,苏苏不敢浪费,摆了引灵的阵法,用毛笔沾了朱砂,开始画符。
  
  灵力不够,她失败了一次又一次,朱砂落下,符纸无风自燃。
  
  她也不气馁,并不为失败而低落,重复画符的动作。
  
  注意到一道视线落在自己身上,苏苏回头,就看见澹台烬,他背后的皑皑大雪,少年眉宇清冷,不知道在那里看了自己多久。
  
  这两日苏苏鲜少看见他,也不知道他又做什么坏事去了。
  
  她也有自己要忙的事,譬如狐妖,譬如想办法接触镇守荒渊的神龟。
  他出现以后,苏苏嗅到空气中浅淡的血腥气。
  
  她心里不太开心,但也知道,很难阻止。
  
  苏苏想了想,干脆说:“你想学画符吗?”
  
  闻言,澹台烬皱眉。
  苏苏在心里数数,果不其然,数到五,他走了过来。
  
  上次的梦境,倒是让苏苏了解他不少。他没有怜悯心和感情,但他喜欢力量和杀伐。
  
  他会仰着脸,认真问兰安许多问题。
  那时候的小魔物,甚至可以称得上虚心。
  
  后来兰安不要他,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学会伪装和示弱的。
  
  两人相对而坐,苏苏说:“你看好啦!”
  
  她蘸了朱砂,一笔一划,极为流畅,落在符纸上。因为是个简单符咒,这次很快完成,朱砂微微发亮,符纸也并未燃毁。
  
  “你要试试吗?”
  
  澹台烬接过毛笔,他极为聪颖,只倒着看了一遍,落笔却丝毫不差。
  然而朱砂并未发亮,反而透着一股暗黑的光泽。
  
  符咒在他面前燃起,灰烬散落在空气中。他放下笔,抿了抿唇角,眼里冷了不少。
  
  苏苏愣了愣,想来仙与魔,本质就不同。
  他的力量本就来源于黑暗,用仙咒自然行不通。即便她教他的,并不是攻击符咒。
  这可能就是他固执想要力量的缘由。
  
  苏苏想了想,把自己刚刚画好的符咒放在他掌心。
  
  “第一次画符,是比较难。但是符咒,你也可以使用,要试试吗?”
  
  澹台烬看着掌心的符咒,再看看眼前笑吟吟的少女。
  “嗯。”
  
  她把咒语教给他。
  
  澹台烬在心中默念一遍,黑瞳一眨不眨看着面前的苏苏。他见过她符纸的威力。奔雷符若是打在人身上,会没命。
  
  她难道不知道他并不是什么好人吗?
  
  刚刚得知的消息,让他心中发冷,讨厌这个世上的一切东西。他几乎是满怀歹毒,使用了这张符咒。
  
  然而符咒在他掌心,却并没有变成一道紫雷。
  
  暖光散开,符咒变成一幅美丽的画卷,山顶的雪,白色的翎鸟,瀑布和落叶,日光与蜿蜒的藤蔓……
  
  兔子羞怯地围着他,土拨鼠好奇地探出头。
  溪水从他手上流过,涤去血腥味。
  他看见老人和孩子在树下纳凉,蓝天白云,苍茫人间。
  
  他怔住。
  
  幻景之外,少女明眸带着笑望着他。
  
  她眉间蹭上一点朱砂。
  他漆黑的瞳盯着她,手指蜷紧。因他一动,画卷顷刻破碎。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