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读书

字:
关灯 护眼
微信读书 > 少年魔王 > 番外一 逍遥宗相关·慎买

番外一 逍遥宗相关·慎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逍遥宗*相遇】
  
  澹台烬记得,那一日天空是湛蓝的,他的身躯在河水中被侵蚀腐烂了,机缘巧合得到魔器,爬出了那个地方,重新长出躯体。
  五百年了,他找遍鬼哭河,依旧没有看见叶夕雾的魂魄。
  
  于是他想活着。
  
  活着,才能有一天再次见到她。
  在鬼哭河中五百年后,他像个恶鬼,全身苍白破败,无力倒在青草地上。
  他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怪物,全身烂过一轮,像是地上的淤泥,再慢慢重组起来。唯有用尽全力保护的一双眼,依旧能看见世间色彩。
  
  那是他第一次见到兆悠仙君。
  
  老人坐在毛驴上,路过他的身边。
  澹台烬用一双冷冰冰的眼打量这个路过的人,他周围蛇虫鼠蚁尽数退散,只有这老人走过来了。
  
  兆悠打量着生存欲望顽强的少年,叹息一声:“卦象说东南有异,不知是福是祸,竟是指的你啊。”
  
  “一念生,一念死,众生有灵,你来自何处,可有家?”
  
  少年带着森然白骨的手指无力陷入草地里,不发一言。
  
  兆悠平白觉得他有几分可怜,少年的眼睛又冷又冰,可是当他提到家这个字眼,他一双渗着血的眼睛却恍惚茫然起来。
  兆悠知道,孤独大半生的人才会有这样的目光。
  
  “那么此后,逍遥宗便是你的家。”
  
  澹台烬听见他这样说。
  那日兆悠把他带了回去,知道这人要救他,澹台烬想伺机杀人夺宝的心思散了。
  他太虚弱了,需要一个地方丰满羽翼,不能轻易祭出体内的屠神弩。
  
  他小时候听过农夫与蛇的故事。农夫救了蛇,却被蛇反咬一口。
  他觉得自己是故事里那条蛇,阴冷的目光打量着兆悠带他走过的土地。
  
  澹台烬躺在毛驴上,牵着毛驴的兆悠悠悠唱着歌。
  
  歌声旷达,带着安慰人心的力量,澹台烬撑了一会儿,在这样的歌声里睡着了。
  兆悠没有回头,空中一条锦毯凭空盖在少年身上。
  
  毛驴带着他们穿过河边的丛林,飞上逍遥仙山。
  
  “到了。”
  
  澹台烬睁开眼睛,五百年来,他第一次能入睡,眼前是一片壮阔的云雾,山门下有一大片农田,农田鳞次栉比,里面种了药草,看上去绿油油,生机勃勃。
  
  眼前有一片柿子林,柿子成熟了,挂在枝头,并没有掉下去。
  
  兆悠见他看着柿子,笑道:“回头让藏海给你摘两个尝尝。”
  
  再往前走,门前也种了郁郁葱葱的药草。
  几个男子迎出来,欢天喜地道:“师尊!”
  “师尊你终于回来了。”
  “哎……他是谁?”
  
  兆悠笑吟吟说:“一个可怜人。”
  
  几张大脸同时凑了上来,为首的是一个略胖的男子,束着发冠,腰间挂了葫芦,眉毛耷拉下去道:“受了好重的伤唷,一定痛得很。”
  
  几个年轻弟子眼中都带着同情。
  
  澹台烬黑眸却带着戒备,不动声色打量着他们。这世上没什么好人,老头救他一定别有所图。
  兆悠挥开几个男子:“去去去,都去做自己的事情,围着他做什么。”
  
  众人抱拳行礼,笑着离开了。
  
  兆悠把他带到屋子里,挥手出现一个巨大的木桶,木桶中水汽氤氲,兆悠单手结印,念了句法决,外面的药草飞入屋子,在水中化开。
  兆悠道:“会很痛,帮你清理腐肉,忍耐一会儿。”
  
  澹台烬落入木桶,闷哼一声。
  
  兆悠叹息着说:“痛就喊出来,喊出来好受些。”
  
  澹台烬依旧不说话,咬紧了牙关。他耳朵里听见窗外百灵鸟在叽叽喳喳叫,方才见过的胖修士指挥其他弟子的声音传来——
  “藏林,去师叔那里拿灵丹。”
  “藏树,你衣裳呢,你和他体格差不多,找一套来。”
  “藏风……”
  
  “知道知道,我那屋子灵气足,适合养伤,我这就腾屋子,藏海师兄别撵。”
  “臭小子!”
  几个笑作一团。
  
  兆悠眼里也带上淡淡的笑,他泡了一壶茶,室内茶香袅袅,驱散了澹台烬身上腐肉的味道。
  
  少年赤-裸的身体坐在木桶中,若是别人,总会不安,可他并没有,他并不在意自己的赤-裸,一心努力地吸收木桶中的药力。
  
  从那一刻兆悠就知道。
  这少年心性坚韧,却缺乏常人应有的羞耻心,未来定会是个大角色。
  未来是好是坏,全看造化。
  
  逍遥宗擅卜卦,兆悠游历数年,历练归来捡回一个少年,收作关门弟子,为他赐名沧九旻。
  九旻,意为九天。
  
  澹台烬伤好些,敬茶那一日。
  
  兆悠一双眼睛温润,接过茶盏,摸了摸他的头,声音和蔼:“人之初,起-点并不相同,但是九旻,善或恶,成或败,不在世人,在你本心。”
  
  澹台烬抬起眸,心中嗤之以鼻,面上恭敬低声应道:“弟子谨记于心。”
  
  他拜下去。
  天上白玉京,十二楼五城。
  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注3]
  
  逍遥宗在澹台烬眼里,只是养伤和入门仙道的踏脚石。澹台烬冷冷地想,他们养了一条毒蛇却不自知,他们见过自己最狼狈的样子,等他这条毒蛇将来强大,杀光他们所有人都有可能。
  
  最初,澹台烬的确是这样想的,可是没想到画风不知道怎么越走越偏。
  
  【逍遥宗*一群学渣和唯一学霸】
  
  澹台烬心里一直知道自己要什么,做凡人的时候,他慕儒仙人的强大,肉-体长好那一日,他心道,引气入体的机会来了。
  按理说,门派说不定还会发个小册子仙决之类。
  
  于是他去找藏海。
  
  藏海在缝衣裳,澹台烬看了一眼,移开目光,谦逊道:“藏海师兄,我身体好了,师尊让我跟着师兄们先学入门心法。”
  
  藏海胖手指捏着衣裳,牙齿咬掉线头,乐呵呵说:“不急,不急,小师弟身体还虚弱,修炼很苦的,需要强健的身体。”
  
  澹台烬沉默片刻,看看他咬断的线头:“知道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