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读书

字:
关灯 护眼
微信读书 > 少年魔王 > 番外二·逍遥宗

番外二·逍遥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逍遥宗*人生观】
  
  那年澹台烬考完逍遥经以后,海树林风四位师兄的能力已然不足以教他,兆悠便亲自教导澹台烬。
  
  “可会下棋?”
  澹台烬摇头:“不会。”
  “过来坐,为师教你。”
  
  澹台烬在兆悠面前坐下。
  兆悠道:“棋如人生,观棋可观心。”
  
  兆悠仙尊给澹台烬细细讲了下棋规则,师徒二人执子对弈,兆悠执白子,澹台烬执黑子。
  
  少年指尖苍白冰冷,玉石般的玄色棋子在他修长手指中十分漂亮。
  
  澹台烬很聪明,几乎兆悠讲了一遍,他就触类旁通,能举一反三。
  
  片刻后,澹台烬输了。
  他抿了抿唇,黑曜石般的眸燃起兴味:“再来。”
  
  兆悠便与他再弈一局,看着棋面,兆悠在心中叹息一声。
  观棋知心,少年落棋杀伐阴狠,不把兵卒的命当成命,毫无悲悯之心,那些棋子在他指尖成片牺牲,少年的眸中却只看得到胜利。
  
  ——不择手段,兆悠想到了这个词。
  
  “九旻,晚间去藏书阁,找第二排三列第八本蓝色书皮的那本书看,明日背给为师听。”
  
  澹台烬虽不解其意,但对他来说,兆悠显然比藏海他们有本事得多,他心里并不敬重兆悠,垂眸应道:“好。”
  
  依兆悠的话,澹台烬抽出那本要他背的书。
  蓝色书皮看上去有些年头了,叫做《启蒙》。
  
  看见这名字,澹台烬皱了皱眉。
  
  翻开,上面竟然有明显小孩子的稚嫩笔记,澹台烬揣着书,找藏书阁的师兄登记。
  
  师兄很是惊讶:“九旻师弟为何看孩童启蒙书。”
  
  “师尊叮嘱的。”澹台烬问,“师兄是说,这是孩童启蒙书?”
  
  师兄笑道:“这是宗门内十岁以内孩童的书籍。”
  
  “……知道了。”
  
  晚上澹台烬翻开那本书,第一页讲的是爱。
  他盯着那个字看了会儿,面无表情翻到第二页,“善”。
  他再翻,是“忠义”。
  
  澹台烬看了一遍,把整本书背了下来,第二日本以为兆悠要考他,却并没有。
  
  “你随为师来,为师有任务交给你。”
  
  澹台烬去逍遥宗第一次接任务,他本以为是除魔降妖,没想到兆悠带他去了人间一条破落的小巷。
  风雪之中,站着一个杵着拐杖的老妇人。
  
  “看见她了吗?她儿子去打仗以后,她便日日站在这里等,等了十五年,可她并不知道,儿子已经死在了战场上。明日便是她的大限之日,你变成她的儿子,全她一个心愿。”
  
  “师尊。”澹台烬皱眉。
  
  “九旻,去吧。”兆悠手拂过,澹台烬变了一番容貌。
  
  澹台烬在风雪里站了一会儿,抬步朝老妇人走去。
  那双毫无神采的浑浊眼睛,带着沉沉的死气,老夫人像一块枯朽的木头,裹紧了破败的袄子,雪落在她的白发上。
  
  看见澹台烬那一瞬,她毫无感情的眼慢慢弥散了一层泪意。
  颤声说:“志儿,是娘的志儿吗?”
  那双枯瘦的手,像老树皮,抚在澹台烬脸上。
  澹台烬沉默不语,他没有娘,不知道人们和娘亲是如何相处的,他不是李志,也模仿不了李志。
  
  老妇欣喜把他迎进屋,絮絮叨叨说了许多话。
  “志儿你看,这是娘这些年给你做的衣裳,你试试看合不合身。”
  
  好几套衣裳,从夏到冬,针脚细细密密。
  
  澹台烬看看掌下的新衣裳,再看看老妇人身上单薄打着补丁的旧衣:“嗯,合身。”
  
  那一晚,他和一个陌生的老妇吃了一顿晚膳。
  
  外面刮着风雪,一灯如豆的室内,弥散着鸡汤的香味,鸡炖得十分软糯,老妇说着李志小时候如何如何,澹台烬垂眸听着。
  
  李志的房间很干净,一看就常年打扫,被褥偏薄,但非常干燥。
  澹台烬枕着手臂,并没有睡着。
  
  天快亮起时,澹台烬感应到什么,推开老妇房门。
  
  她已经死了。
  死在冬日这场暴风雪中,身边是叠得整整齐齐的几套李志的衣服,手脚青紫,脸上神情安谧。
  
  澹台烬看了一会儿,阖上门,路过院子。
  
  雪地里埋葬着鸡毛,那是老妇赖以生存的鸡,就在昨夜,她用来给“儿子”补身子。
  老妇风雨不改等了十五年,死的时候很幸福。
  
  兆悠出现,对澹台烬说:“走吧。”
  
  小院在风雪中阖上门,一年内,兆悠没有教澹台烬太多仙法,反倒时不时带他去游历。
  
  有时候让他做一位将军,校尉为了保护他,死在包围圈中。
  其实但凡校尉肯松口,不但不会死,还能高官厚禄加身,家里的娇妻幼子也不至于此生无依。
  然而校尉披上澹台烬的披风,毅然道:“将军快走,此生珍重!”
  
  澹台烬眸中,朝霞漫天,那个披着自己衣衫,穿着铠甲的年轻士兵,倒在了漫天箭矢下。
  
  还有一次兆悠让他做一个七八岁孩童,小孩的乞丐哥哥抢了别人的馒头,被打得浑身是伤,却疯跑回来,把那个早就脏污的馒头递到了他嘴边。
  “文弟你吃,哥在外面吃过了不饿。”
  
  澹台烬化作瘦弱小孩,坐在破庙前,看着外面的瓢泼大雨。
  
  他低头咬了一口,嘴里的馒头冷硬,旁边八-九岁的男孩咽了咽口水,努力不看那个馒头,倒在稻草上,用乐观的声音说:“哥哥今日路过学堂,看见那些小公子都在学堂上学,等以后文弟大些,哥哥也把文弟送去念书,念了书,就可以考状元,到时候文弟再也不会饿肚子,天天有大鸡腿吃。”
  
  澹台烬嚼着嘴里的馒头,问:“那你呢?”
  
  男孩说:“我啊,到时候文弟给我找个差事做就好。”
  
  澹台烬不说话,第二日雨停了,蜷缩着身体的男孩被饿醒。
  “文弟?文弟?”
  
  身边空荡荡没有人,只留下一个精致的木盒,男孩打开木盒,里面是一只烧鸡。
  
  澹台烬没有撑伞,雨水并未沾染他玄色衣袍分毫。
  
  兆悠抬眼,笑道:“回来了。”
  
  “是,师尊。”
  
  兆悠依旧什么都不问,澹台烬依旧什么都不说。
  
  许久以后,藏海问起这件事:“小师弟,当初师尊总是带你去历练,你都学会了些什么啊?”
  
  几个师兄弟探头探脑凑过来,显然十分好奇。
  他们当年历练的时候,学过如何降妖,如何破水,作为天才的小师弟,学到的东西会不会和他们都不一样?
  
  学到了什么?
  想起风雪中的老妇,为忠义而死的年轻校尉,抢了馒头挨打的小乞丐……
  一张张脸在眼前闪过。
  
  沉默了许久,澹台烬冷冷开口:“世人愚蠢。”
  
  海树林风:“……”
  
  【逍遥宗*爱一个人】
  
  澹台烬记得,自己去逍遥宗第二年,三师兄藏林有了心上人。
  
  是小驼峰一个师叔新收的女弟子,叫做聂水。
  
  藏林日日和师兄弟们说起聂水多么漂亮聪慧,善解人意。
  澹台烬见过那女子一回,穿着逍遥宗的青衣,腰带上还系了亲手编织的穗子,眼尾内勾,微微上翘,说话总带着几分笑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