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读书

字:
关灯 护眼
微信读书 > 少年魔王 > 番外二·逍遥宗

番外二·逍遥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小家碧玉的容貌,一张嘴很甜。
  初次见到澹台烬时,聂水那双眼睛直了片刻,笑盈盈靠过来,手若有若无去勾澹台烬的衣摆。
  
  澹台烬嘴角勾起,眼神嘲讽看着她。
  低声道:“聂师妹,我三师兄在你身后看着你呢。”
  
  “什么!”聂水一惊,回头看去,发现身后空无一人,再看澹台烬,聂水有些羞恼,尴尬地收回手。
  
  这样一个人,把藏林勾得三魂丢了两魂。逍遥宗的灵石需要弟子们出去降妖才会有,或者捕猎妖兽。
  藏林每每九死一生回来,伤还未好,便把买来的灵器赠予聂水。
  
  有时候是护体玉镯,有时候是布阵发簪。
  
  藏海和藏树藏风都看不下去了,劝说道:“藏林,咱们都知道你喜欢聂水,可那聂水收了你的好,从不见回礼,也对与你结为道侣的事情避而不谈,我觉得聂师妹不若你口中那么好。”
  
  藏林摇头:“师兄,你怎么这般说聂师妹,这些东西不是聂师妹问我要的,她灵力低微,我这才送她些东西护体。”
  
  等藏林走了,藏风道:“九旻师弟,你劝劝藏林师兄罢。”
  
  澹台烬抬起狭长的眼,道:“别做无用功。”
  
  仲夏的某一夜,澹台烬躺在树梢,遇见聂水与合欢宗的弟子偷情。
  合欢宗那男子生得唇红齿白,丰神俊朗,聂水攀附在他身上,咿咿呀呀叫个不听。
  
  瀑布冲刷过去,聂水平日的羞涩半分不见。
  
  “那傻子又送了你什么?”
  
  聂水笑道:“百年灵精。”
  合欢宗男子挑眉:“这可是洗髓的好东西。”
  “哪有哥哥带我双修的好,那家伙就是个木头,说什么发乎情,止乎礼,非要人家与他结为道侣。”
  
  澹台烬冷淡地看了一会儿,躺回树梢。
  
  他的心是冷的,并不想管这样的闲事,对澹台烬来说,复活叶夕雾才是大事。
  藏林自己眼睛瞎,喜欢上这样的人,就该为他的愚蠢付出代价。
  
  彼时安魂灯还未现世,澹台烬常去仙外洞穴寻引魂草,引魂草搜集千株,能抵得上安魂灯一次功效。
  
  从仙外洞穴回来,澹台烬遇见焦急不已的藏风:“小师弟,你回来得正好,三师兄出事了。”
  
  澹台烬跟着他走过去,发现藏林躺在塌上,脸色青紫,脚踝上两颗硕大的毒蛇牙印。
  
  “怎会是赤练妖。”
  
  赤练是大妖,还带着剧毒,师兄弟几人个个脸色难看,帮藏林祛毒,最后兆悠赶过来,才稳定住了藏林的身体。
  
  众人在他怀里,看见一对保护得很好的耳环灵器。
  
  藏海气得拍了拍腰间葫芦,握拳道:“又是因为聂师妹。”
  藏树叹息道:“傻小子,再这样下去,早晚得因为聂水而死。”
  
  澹台烬淡淡靠在门边,事不关己。
  
  藏风说:“哎,这是什么?”
  
  藏海拿起来,道:“是几颗引魂草。”
  
  “藏林要这东西做什么?”
  
  澹台烬顿了顿,抬眸看去,藏海手中,赫然是几株带着幽蓝光泽的引魂草。
  耳边仿佛传来藏林昔日爽朗的笑声:“虽然小师弟不肯说寻引魂草做什么,日后三师兄见着了,一定帮小师弟采回来。”
  
  澹台烬走过去,接过那株引魂草,突然一言不发朝外走去。
  
  “小师弟,你要去做什么?”
  
  澹台烬御剑出了逍遥仙山,寻着气味找到了那条赤练蛇妖。
  他割破手指,布了个阵。
  
  赤练本在修行,被血中可怖的煞气,烫得化作原形,尖声翻滚出来。
  
  澹台烬并没有打算杀他,赤练蛇妖看见澹台烬衣衫上的纹路,赤练惊疑道:“你是什么人,来帮你同门报仇的?”
  
  少年弯唇:“不,我是来请你帮忙的。”
  
  传说赤练可男可女,幻化的男女皆妩媚多情,蛇性本淫,相信这个忙,赤练一定愿意帮。
  
  不帮,那就去死罢。
  
  赤练看着眼前带着冰冷笑意的少年,连连点头:“帮,你说什么我都做。”
  
  逍遥仙山的冬日还没到来,宗门内发生了一件大事。小驼峰的聂水与赤练蛇妖私通被发现了,逍遥宗再开明,也容不下仙妖私通。
  
  何况聂水偷宗门内的灵丹赠予赤练,被发现时,聂水肚子里已经有了赤练的骨肉。
  
  整个宗门轰动,聂水若想要活下去,得抽去仙髓,走过斩灵梯。
  
  聂水磕头,哭泣道:“不要,我知道错了,求师尊师伯们放过我。”
  
  抽去仙髓,她就是个凡人,走过斩灵梯,比烈火焚身还痛。
  
  执法师伯冷冷看着她:“不想走也行,让那赤练大妖替你走。”
  聂水脸色惨白,想寻求平日花言巧语的赤练大妖帮助,然而往日那笑盈盈的人,早已消失不见,哪里还能让她寻到,代她受过。
  
  聂水绝望无力地跌坐在地上,执法师伯早知这样的结果,冷哼一声。
  
  藏林远远看着聂水。
  
  聂水被抽出仙骨前,他哑声开口:“我替她走。”
  
  “藏林,你疯了!”师兄们惊怒地说道。
  
  澹台烬转眸,冷冷看着藏林。
  藏林冲兆悠磕了个头,依次对师兄弟们拜了拜。
  “师尊,弟子不孝。师兄,师弟,你们就当藏林疯了。”
  
  聂水怀着孕,若真走过了斩灵梯,凡人都当不了,她会死。
  
  兆悠闭上眼,沉沉叹息一声。
  
  于是那日澹台烬看着那个愚蠢的男子,一步步走过千阶斩灵梯,喋血倒在自己面前。
  
  他顿了顿,扶住藏林。
  
  藏林眼睛里带着泪,苦笑道:“小师弟……”
  “嗯,三师兄。”
  
  “以后喜欢一个女子的时候,要记得喜欢很好的人。”
  
  澹台烬低声说:“你后悔吗?”
  
  藏林摇头:“不后悔,男人总得对喜欢的人有担当。只是自此……藏林不再喜欢她了。”
  
  你爱上一个姑娘,即便她是个坏人,是个骗子,是个浪荡的女子,可是你得对她好,护她无恙。
  
  藏林作为一个凡人下山那日,十分豁达,背着行囊,抱拳道:“山高水长,愿今生还有机会得见师兄弟们。”
  藏海别过头,眼眶湿了。
  
  逍遥宗容不下聂水,到了这个关头,聂水却并不愿意跟着藏林一道走,她的仙髓还在,决定孤注一掷去找赤练或者合欢宗的男修。
  
  她逃离逍遥宗那日,面前出现一双玄色靴子。
  
  少年冲她偏头微笑。
  “你这条命,不值他的修为。”
  我的三师兄,一个人多孤单啊。
  
  冬日的大雪到来前,澹台烬躺在屋顶上,他全身鲜血,脸上也带了聂水的血,想起了那个在他心上留下灭魂钉的骗子。
  
  他的手指划在人间屋檐瓦片上,划破干净的雪面。
  
  他喃喃道:“叶夕雾,自私自利的我,是不是不配爱你?”
  
  杀了聂水毫无罪恶感的我,是不是从没变过?
  
  那时澹台烬并不知道,他将来会为苏苏付出什么,是怎样吞咽下孤独和眼泪,在皇陵刻下墓碑,一个人走过了寂寞的同悲道,为六界带来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