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读书

字:
关灯 护眼
微信读书 > 少年魔王 > 番外三·逍遥宗终

番外三·逍遥宗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逍遥宗*逍遥与善】
  
  藏林下山以后,澹台烬再也没有见过他。
  聂水的死像人间的冬日的积雪,开春以后雪化了,便再没人提起。
  
  兆悠唤澹台烬过去,道:“去思过崖受罚。”
  
  澹台烬说:“师尊为何罚我?”
  
  “你前几日去人间做什么?”
  
  澹台烬平静道:“采买衣物,弟子在知慧师兄那里登记过。”
  
  兆悠摇头,手中拂尘凌空打在他背上:“宗门有宗门的规矩,逍遥宗讲因果有报,聂水与赤练私通,必须抽去仙髓,走斩灵梯,她的因果藏林受了。藏林倾尽所有,只为她活下去,可你做了什么?”
  
  澹台烬手指擦了擦嘴角的血,冷冷弯唇,不语。
  兆悠一看便知少年并不知错。
  “去思过崖。”
  
  澹台烬在思过崖待了三个月,期间三位师兄轮流来探望他。
  
  藏海道:“小师弟,你做什么惹师尊生气了,我跟了师尊八百年,也没见他发这么大的火。”
  
  “无事。”
  
  “思过崖冷,明日师兄给你带护体法衣来。”
  
  “多谢师兄。”
  
  他不愿说,藏海也不好多问。
  
  思过崖的寒气一阵阵往身体中钻,哪怕是仙体,在里面待久了也难受。
  兆悠来过一次,问他:“你可知错?”
  
  澹台烬睁开眼,唇被冻得乌青,他点头低声道:“弟子知错。”
  兆悠看着少年漆黑的眸,叹息道:“知错便回去吧。”
  
  澹台烬站起来,脸上闪过一抹讥诮。
  
  澹台烬在逍遥宗第二年,全身都是阴毒的刺。
  藏子辈的师兄都对他很好,久了澹台烬在逍遥宗便戴上了一张温和腼腆的面具。
  
  逍遥宗的人都单纯,或者说蠢,这样的性子反而让逍遥宗师兄师姐们为他鞍前马后。
  
  弟子中有个出类拔萃叫做邵霁的,邵霁出生于蓬莱仙岛,父亲是蓬莱弟子,邵霁在逍遥宗小有地位。
  
  邵霁与藏海一个辈分,同一年入门,处处压藏海一头。
  
  邵霁好强,宗门有资源总是先拿,宗门的好任务每每先抢。藏海脾气好,崇尚和善相处,从不与邵霁计较。
  几个师弟都随藏海,平时见了邵霁恭敬叫一声邵师兄。
  
  邵霁并不领情。
  
  他历练归来时澹台烬已经是筑基后期,即将结丹。
  门派里有传言,说兆悠打算让小弟子继承衣钵,所以精心栽培。
  
  邵霁森然的眼看着澹台烬,笑道:“这位就是九旻师弟吧,听说你现在住着藏风以前的屋子,我此次历练归来受了些伤,不知九旻师弟可否替师兄采些药草送来?”
  
  逍遥宗大部分弟子都是木属性,种药材这事清闲,也是逍遥修身养性的传统。
  
  哪怕澹台烬来了也不例外,两年来他与藏海等人每日辰时得起来施雨。
  
  邵霁却从不做这些。
  在邵霁眼中,其他弟子都是没有出息的农夫,让门派丢脸的存在。
  他指使澹台烬,一如以往指使藏树藏风。
  
  澹台烬黑黢黢的眸盯了他一会儿,笑道:“好啊,晚间给师兄送过去。”
  
  邵霁转身,遇见回自己的山峰,眼神阴戾。
  众所周知逍遥宗老掌门即将坐化,最有可能担任新掌门的便是藏海和邵霁。
  
  藏海善良宽和,符合逍遥宗一如既往的道心,但修为实在不够看,修行也十分惫懒。
  邵霁修为不错,可是争强好胜,并不会为宗门考虑。
  
  此次兆悠长老收关门弟子澹台烬,还亲自培养,引起了邵霁的危机感。
  
  和那个又胖又蠢的藏海争邵霁不怕,可若是一个年纪轻的天才……
  
  晚间澹台烬来送药草时,邵霁接过去,从乾坤袋中拿出几株引魂草:“我听同门说,九旻师弟一直在寻这些药草,希望对你有帮助。”
  
  澹台烬挑眉,倒是很意外。
  
  他接过来,心里猜这人要打什么主意:“多谢师兄。”
  
  引魂草上带着浅浅的香气,不仔细嗅根本闻不出来,澹台烬手指一紧,脸上笑意愈浓。
  “师兄若是没有吩咐,九旻告辞。”
  “去吧。”
  
  等澹台烬走了,邵霁狠狠把他带来的药草扔出去,啐了一口,笑道:“与我争?”
  
  澹台烬手指捻了捻引魂草上无色的粉末,唇角扬起:“散功散啊。”
  
  这种不入流的东西,也不知道邵霁从哪里找来的,也不知道他用这种办法对付了几个人。
  散功散悄无声息融入骨子里,修为再难精进,偏偏查不出原因。
  
  也许……藏海等人一开始,并没有这么废柴呢?
  
  澹台烬苍白的手指拔掉几支叶子,在引魂草上转了几圈,施了术法,揣进自己乾坤袋中。
  没关系,只要是引魂草,有散功散他也要。
  
  春末的时候,逍遥宗再次出事——
  
  宗门内修为最高的弟子邵霁,被打断四肢,剜去双眼,剪了舌头,扔在逍遥宗山门下。
  
  邵霁看上去触目惊心,连执法长老都忍不住别过头去,死死皱起眉头。
  谁会如此阴戾?
  
  事情严峻,逍遥宗开启三堂会审,试图找出凶手,可一无所获。
  
  邵霁身体里隐隐藏着魔气,几位长老对视一眼,只好得出是魔修偷袭的结果。
  
  藏海几人跟在兆悠仙尊身后,谈论道:“邵师兄伤得太重了,日后还能继续修行吗?”
  “太可惜了,他那么高的修为,说废便废了。”
  “兆青师叔看上去好伤心。”
  
  兆悠停下脚步,突然说:“九旻,你跟为师来。”
  
  澹台烬上前,抬手行礼:“师尊。”
  
  兆悠闭了闭眼:“去思过崖领罚。”
  
  澹台烬冷冷看他一眼:“弟子领命。”
  
  几人都很诧异,连声为澹台烬求情:“师尊,小师弟做了什么?他身子不好,不能总是去思过崖,要不我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