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读书

字:
关灯 护眼
微信读书 > 少年魔王 > 番外五 初凰&帝冕

番外五 初凰&帝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初凰&帝冕】
  
  上古,神魔大战还未开始时,一切都祥和宁静。
  
  凤凰族栖息于南方梧桐神境。
  真正的凤凰神血一支,眉有花钿,眸若清波。
  
  初凰的母亲为她梳发时告诉她:“再过几年,等麒麟神族的小太子成年了,凰儿就得去麒麟神族联姻。”
  
  初凰并不想联姻,她不喜欢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麒麟族。
  
  麒麟一族蛮横,粗暴,加上麒麟族那小太子初凰见过,她已是亭亭玉立的少女,小太子的麒麟原身却像条小奶狗儿似的,要往她怀里拱,很长一段时间,她都对四肢着地的小崽子有心理阴影。
  
  初凰实在难以想象,她嫁给那个奶娃娃后会过什么样的日子。
  初凰拒绝这门亲事很多次,都被凤凰族反驳了回去,在初凰心中,凤凰族的日子宛如一滩死水,每一代帝姬兢兢业业延续着自己的血脉,像个没有感情的人。
  
  初凰不懂,神的生命这般刻板,真的有意思吗?
  
  凤凰族避世而居,碑界处有结界,不许族人出去。
  
  初凰遇见冕时,他倒在梧桐神镜的碑界处。
  男子眉如刀削,锋锐俊逸。
  
  她第一眼看中的却并非他的相貌,而是暗暗喜道:“太好了,这下有出去的办法了。”
  
  初凰双手结印,凝出的绳索把人拖了进来。
  这个过程艰辛,男子英俊的脸在地上反复摩擦。
  “勿怪勿怪,我也是情非得已。”
  
  男子朝下的俊脸,在她看不见的地方,额上青筋狠狠跳了跳。
  
  靠近了看,初凰才发现他也是神族,却很瘦弱。神族很少见这么瘦小的孩子,身上鞭痕遍布,胸口有一个可怖的掌印。
  利用他放血的心思浅了,她皱眉看了好一会儿,叹息道:“这么惨啊,算了,算我倒霉,欠你的。”
  
  他伤得太重了,神息几乎都要完全消失。
  
  初凰精心照顾了他一年,久到她几乎把他当成了自己养的一盆花儿,而这盆花可能永远不会盛放。
  终于,在一个清晨,男子醒了过来。
  
  初凰如常走进去,不期然看见一双注视自己的眼睛。
  
  与他容貌气质完全不同,男子长着一双漂亮桃花眼,眼角微微上勾,带着几分多情的韵味。
  
  他靠在塌前,弯唇一笑,微哑的声音很是勾人:“我认得你,是你救了我。”
  
  那是他们的初见,他不像神,像男狐狸精。
  
  许多年后,初凰忆起那个笑容,依旧能想起自己的失神。
  
  她喜欢什么呢,她喜欢这世间的桀骜、自由,喜欢他眉眼里三分多情,三分戏谑,四份凉薄。
  怎么会有人长在她喜好上,如此恰到好处?
  
  因此大胆又明艳、处于叛逆期的帝姬捧着他的脸说:“喂,做我男宠怎么样?”
  
  他听了,低眸一笑:“好啊,我叫冕。”
  
  *
  冕最初并不长这样。
  
  他生于上古魑魅魍魉之地,不知吞噬了多少上古大妖魔,最终成了妖王。
  
  上古的妖身大多是丑陋的,就像娰婴,上古的娰婴并没有头发,头皮凸起,嘴唇泛白干燥,还长着獠牙。
  冕起初则是一团混沌的肉泥,他形态丑恶凶猛,令人闻风丧胆。
  
  所有跟着魔神的人,都想大干一场,冕自然也不意外。
  
  妖魔的生存环境并不好,即便是上古妖魔,也不受凡人的供奉。
  
  旱魃出现的地方人间会有旱灾,寸草不生,冕出现的地方,人间则有暴雨地动。
  
  杀了许多上古之神,逼他们凝出灭魂珠泪以后,冕接到了另一个任务。
  魔神说:“吾等需要新的天道,可开启的契机,远远不够,吾要你深入凤凰族,取赤羽神火。”
  
  冕声音阴森难听:“怎么取?”
  
  “契机,在凤凰神族唯一帝姬,初凰身上。”
  
  魔神并不懂情爱,把情爱当作一场可有可无,利用人的工具。
  彼时的冕也不懂情爱,他想要无上力量,属于妖魔的世界,于是一口答应下来。
  
  凤凰神族出了名的与世隔绝,极难进入。
  
  他按照属下收集的信息,用了两百年融声,改变自己的声音,又用了八百年淬体,褪去狰狞恐怖的妖身,变成另一幅俊朗无双的多情模样,抽了上古另一个天神的神髓,用来掩藏自己的气息。
  冕压制了自己的修为,故意把自己弄成重伤,如他所料,顺利进了梧桐神境。
  
  世间无人知道,他本就是为了贴合初凰的喜好而生。
  所以她喜欢上他,冕并不意外。
  
  可他万万没想到,这帝姬胆子如此大,要他当男宠。
  真就只是没有地位的男宠。
  
  冕微笑着,拳头已经硬了。眼前这个面若桃花的小丫头恐怕不知道,他的辈分够当她老子。
  
  要是让凤凰一族知道他这种级别的妖王混了进来,恐怕老凤凰都得竖起一身漂亮的翎羽炸毛。
  
  可这小凤凰是真的不怕死。
  
  她让冕穿桃色衣衫,自己躺在他腿上,让他吹曲子给她听。
  
  帝姬赤-裸着一双玉足,足上系了铃铛,那玉足水嫩嫩的,可爱得紧,冕看了好几眼,收回目光。
  
  他抚了抚她的发,坏心眼地问:“帝姬日后是要嫁给麒麟小太子的,这般与我厮混,不怕被处罚?”
  
  初凰点头:“怕啊,但是比起被惩罚,我更不愿一辈子当一只笼中鸟。我不适合小太子,小太子觉得我不是什么好女人再好不过,刚好双方退婚,或者凤凰族把我赶出去也不错。”
  
  她惬意地枕着手臂,看着上方梧桐林:“神的血脉延续真就那般重要?不顾两个人的意愿也要将人绑在一起?”
  
  “冕只是低等神族,不敢置喙帝姬的看法。”冕笑道。
  
  她眼珠子一转,笑盈盈坐起来,捏了捏他下巴:“小男宠,可以啊,你真有自知之明。”
  
  他笑容僵硬一秒,咬牙道:“帝姬说得是。”
  
  冕时常有想掐死她的时候。
  她撺掇他:“小神族,做饭会不会,凡间那种糕点,你去做一个给本帝姬尝尝。”
  “不会。”
  “不会就去学,你怎么做人男宠的!”
  “……”
  
  “小神族,唱曲儿呢,咿咿呀呀那样。”
  “不会。”
  “我用水镜给你幻化一个,你照着学,过来。”
  
  冕觉得自己总有一日会任务失败,失败原因是掐死这个凤凰族帝姬。
  他得给她洗衣裳,还得给她洗脚,顺带给她讲故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