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读书

字:
关灯 护眼
微信读书 > 慌乱三国 > 第2555章投石问路腥风起

第2555章投石问路腥风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重金酬谢了前来报信的游侠儿,并且让司马朗亲自去送出去之后,司马防的脸色就沉了下来。
  
  过了片刻之后,司马朗转了回来,坐到了一旁,『父亲大人……此事,怕是非同小可……』
  
  司马防眼皮半闭半睁,『且说说看。』
  
  司马朗沉声说道:『若是征调,遣三五兵卒,投递行文也就是了……这么多兵卒前来……绝非善事!』
  
  『哼!欺某体衰乎?』司马防冷笑着,然后咬着牙,蹦出来这几个字。
  
  司马防这两年来体弱多病,并不是一件绝密的事情,周边的士族豪强知晓,在河内的乐进等人同样也清楚。
  
  河内士族,司马为首。
  
  乐进没有什么耐心来慢慢勾兑,那么想要快速的取得效果,打压河内士族,如同曹丞相一样让颍川本土的士族低头服从,一种模式是杀鸡儆猴,另外一种模式自然就是擒贼先擒王!
  
  杀鸡儆猴,往往都是因为猴子不好抓,鸡更好欺负,而现在……
  
  司马氏,就是这个『王』!
  
  换成后世的话来说,就是『趁他病要他命』,既然司马防生病了,就趁着软乎上来捏一捏!
  
  是不是很正常的逻辑?
  
  『父亲大人,难不成就不怕我们……』司马朗皱着眉,『拼得一个以死相拼?』
  
  司马防咧开了嘴,露出了些黄黑色的残牙,『呵呵……你怎么知道他不是希望我们真的就此以死相拼?』
  
  『这……』司马朗终于是有些惶恐起来,『不至于如此罢?』
  
  司马防抬起有些昏黄的眼眸,看向了远方,『老夫这病,还真不是时候啊……』
  
  当然,有可能是乐进觉得,司马防这样一个快要病死的糟老头子,吓唬一下,未必真的要动手,只可以让司马家族低头撅起屁股来挨板子,然后再去喝令河内的其他家族也撅起屁股来,不就是简单了么?
  
  毕竟只有在后世三国演义的教导之下,很多人才知道司马家族的厉害,而当下大汉,从全大汉的角落来说,司马氏还排不上多少名号,只是在河内郡有名而已。
  
  和谈,或是三七分账什么的,必须要双方都觉得可以合作,大体地位平等的情况下……
  
  像现在,司马看不起乐进,乐进也不觉得司马有什么了不起,又怎么可能坐在一起分账?
  
  当下温县司马氏这一支,出自司马钧。司马钧再往上,就和刘备有些相似了,某某王的几世孙,说一说得了,要像刘备那样天天挂在嘴边的,还真不好意思……
  
  而司马钧这个征西将军,还是个自杀身亡的征西将军。
  
  司马钧自杀,表面上看起来是牵扯到了一些失败的军事行动,畏罪自杀,但是实际上么,恐怕未必简单,相信更多的是政治上的问题。
  
  司马钧之后,司马量,司马儁都没有什么好说的,一般中上的人物,就连后世司马做皇帝之后,都找不到什么特别的事迹来讴歌他们,只能表示他们『博学好古,倜傥大度。身高八尺三寸,腰带十围,仪态魁岸,与众不同……』
  
  好吧,长得又高又壮,在汉代确实也是一种本事。
  
  如今司马防又有什么本事呢?做过什么大事情么?
  
  生了八个儿子算不算?
  
  或许罢。
  
  以至于后世史官琢磨了半天,实在是找不出司马防的什么光辉事迹,最后只能是表示司马防牢骚话倒是挺多,其于平日之内,『雅好汉书名臣列传,所讽诵者数十万言』。数十万字,看起来多,但是甚至比不上马猴的零头,所以乐进确实有可能基于以上的因素,甚至都不觉得需要他自己前来温县,派个军司马就顶天了,反正不就是对付一个穷酸糟老头子么?
  
  吓唬,司马防不怕。
  
  可是万一,这一次乐进的兵马,不是单纯的吓唬呢?
  
  司马氏的狠和忍,是有传统的,是在骨子里面的。
  
  卧榻之上,已经是有些消瘦的司马防,将闭着的眼睛睁开,耷拉着的三角眼里面透出一些狠辣的神色。
  
  这是欺负老头子不顶事,不中用啊……
  
  『看来,不能忍了。』司马防缓缓的说道,『这一次,就算是忍了,多半也是会伤筋动骨……莫要忘了,这乐进乐文谦,当年可是在骠骑手下吃过大亏……』
  
  司马朗的神色凝重,『父亲大人之意是……』
  
  司马防抬起一些眼皮,『恐怕是冲着你来的!』
  
  司马朗吸了一口气,眉头紧锁,『若是如此,真可谓无恙之灾!』
  
  司马朗虽然没有司马懿那么聪明鬼谋,但也不算差,稍微思索了一下,便是明白了其父亲司马防的意思。
  
  这还真的有可能是冲着他来的!
  
  说不得还是乐进学习了老曹同学而拓展出来的『妙招』!
  
  老曹同学不是『挟天子以令诸侯』么?
  
  不是搞了一次颍川红白旗么?
  
  那么乐进同学搞一个『挟嗣子以令士族』又有什么不可以的?
  
  强迫河内士族站队又有什么问题?
  
  兵临城下之后,随便找一个什么借口,比如太行山出现了贼匪什么的,要求司马朗配合行事,或是直接下令征调司马朗入军中参赞,反正理由多得是。
  
  若是司马朗拒绝,表示司马防身体什么的,乐进也是一样可以找到借口,比如说只是暂时借调,亦或是让司马朗证明他父亲是他父亲……呃,是证明司马家和那些贼匪无关等等,反正鸡蛋里面挑骨头么,作为公门之人,这能力要是都没有,那还混个屁?
  
  没看道路上的那些哨卡什么的,拦下车队商队的,即便是手续再齐全,都能找出若干问题来么?
  
  只要驾驶证……呸,司马朗被捏在手中之后,那么其他的问题还能是问题么?
  
  所以司马防或许没事,但是司马朗就算是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头了。
  
  到时候捏着司马朗再回头来要挟司马氏,司马氏是忍还是不忍?
  
  『孩儿……』司马朗一时不知道应该说一些什么,『孩儿……』
  
  『你也不必如此……』司马防微微摇头,喟叹道,『不,这是必然……我们即便是今日未恶于乐文谦,明日亦会恶于曹孟德!早晚而已,早晚啊……你想想,那战马……』
  
  『战马?』司马朗抬头看着司马防,『父亲大人,这怎么可能?我们做得很小心……』
  
  『再小心,也有暴露的时候……』司马防叹息道,『再说了,光我们小心,又有什么用?这河内,说不得还有人巴巴的望着我们倒台,然后他们可以接手这个生意!』
  
  『……』司马朗沉默了下来。
  
  确实如此。
  
  战马是一个大生意。
  
  作为骠骑之下的高级官吏,司马懿可以从正当渠道获取一些战马的销售配额,而这些销售配额到了司马氏商队的手中的时候,又怎么可能跟着曹操定下的价格去走?
  
  官方价格是官方价格。
  
  市场上一看,战马的价格都非常符合标准,一点都不夸张。合理的运费,合理的利润空间,合理的标牌价格。
  
  可就是没货……
  
  马厩之内空荡荡的。
  
  但若是加个几倍的价格,就又有货了!
  
  要是再价高一些,还有更好的战马!
  
  河内的『半走私』战马的渠道,便是全数捏在司马家手中。
  
  之所以称之为『半走私』,或是叫做『居奇』,是因为从骠骑那边是合法销售出来的,但是到了曹操这里,战马就进入了黑市,不出现在市场上了。
  
  举个例子来说,就像是后世某个阶段的手机,显卡之类的,从厂商那边出来的时候肯定都是正规的,然后半道上就没货了,到了消费者的末端,想要平价的就根本没有,网站上挂着的价格根本买不到……
  
  司马防冷笑道:『老夫只是腿脚不便而已,还不是躺在床上灯干油枯等死呢!这就已经是打上门来了,要是真等到老夫伸脖子蹬腿的那一天,还不指定被怎么欺凌呢!』
  
  『父亲大人……』司马朗说道,『我们要如何应对?』
  
  司马防沉吟了一会儿,『去,唤马大郎前来。我们必须要知道,到底来了多少人……若是人少,则还有些回旋余地,若是来的人多……』
  
  司马朗吸了口气,点了点头,然后起身出去了。
  
  不多时,司马朗就带着马充而来。
  
  司马防笑呵呵的招呼马充就坐,然后问道:『马大郎,你来司马家……有十年了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