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读书

字:
关灯 护眼
微信读书 > 那一年的封龙岙 > 10.绝境抉择

10.绝境抉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在韩青禹把所有他知道的和听过的脏话,都用来问候过劳简一遍后,伴随着最后传来的两声惨叫,坡顶上的战斗,停止了。
  “骨碌碌”,一具尸体从土坡上滚了下来。
  落在韩青禹身前大约不到五十厘米的位置,晃动几下,被灌木挡住了,静止在那里。
  韩青禹:“……”
  “摔哪了?我下去看一眼吧。”坡顶上,一个声音说。
  韩青禹的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
  眼前的情况,敌我善恶一时还难以分辨,但是对韩青禹而言,这就是实实在在的生死攸关。
  谁能保证刚杀完人的这位,发现他,不会直接手起刀落?
  面对源能装置,韩青禹没有任何一丝反抗的机会。
  “就一块源能而已,你急个屁啊……一会儿再说吧,我保证不跟你抢。”这时候,另一个声音说。
  “我是怕人万一还没死。”
  “死透了的,而且这天,马上就全黑了,黑漆漆的下面也看不到,放心吧。咱们先做事,我估计蔚蓝出去的人就快回来了。”
  对话到此戛然而止,之后,连脚步声都没有。
  坡上坡下,距离其实应该算很近,但是对于坡上的这段对话,韩青禹因为紧张听得并不算十分清楚,且落在他耳朵里零散有数的几个词,还都有些含糊、隐晦、难懂,比如“蔚蓝的人”,“做事”什么的。
  他甚至无法判断那两人是否已经离开。
  因为从脚步判断,他们应该还没走。但问题如果是在启动源能装置的状况下,谨慎离开,这些人又确实可以做到几乎无声。
  总之,不管是哪种情况……他们暂时应该都不会下来了。
  韩青禹稍稍松了一口气,才察觉,后背已经被冷汗浸透。
  这样,又缓了一会儿,他才终于鼓足勇气,稍稍抬一点头,瞄了一眼面前的尸体。
  “怎么又看着我啊?”
  尸体是横倒在灌木丛里的,头歪着,一双眼睛,正好就直直看着韩青禹所在的位置……情况跟那天的劳简十分相似。
  “你看我也没用啊,老子死都不会再救人了,救下来就害我……再说你都已经死透了。”
  下意识地,用一种慢动作的节奏,韩青禹伸手,帮尸体把眼睛阖上……可是,他竟然又自己睁开了。
  ……没死透吗?
  看眼神,应该是死透了的。再看身体,脖子上一道刀口,胸前两个血洞,血液在渐进黑暗的暮色中,扔在往外流淌。
  确定死了,连身上金属带都被斩断了……只不过死不瞑目。
  “别看了,我也没法帮你报仇……我这自身难保。”
  韩青禹在心里抱怨、解释了一句,努力避开尸体的视线,调整呼吸,定下神来,仔细观察了一下尸体的身上。
  他很快发现:
  面前死去的这个人,不光身前金属带子之类的东西,和劳简的一模一样,就连他身上的灰色衬衫样式的制服,都和那天晚上劳简等人穿的是一个样式。
  还有制服肩章,也一样,除了肩章上嵌着那颗星的颜色不同,劳简的是银色,而这个人的如同黑铁,其他全部一式一样。
  看来面前这个被杀的,是自己人。所以,刚才上面那俩说的,蔚蓝的人,应该就是劳简他们吧?
  那么,上面那两个,就是敌人?!刚杀死了一个蔚蓝战士,且似乎有什么要事要做的,敌人。
  做出这个判断后的第一时间,韩青禹浑身上下又是一身冷汗,连忙老实缩回坑里,一动不动,凝神细听……
  好一会儿,上方依然没有任何动静。
  走了么?
  对方走没走,韩青禹不确定,但是他很清楚,自己必须走,否则,等对方一会儿下来翻检尸体,他几乎肯定被发现。
  继续留在这,只有死路一条。
  抬头,准备观察一下四周情况,择路逃生。
  但是韩青禹投向前方地面的目光,在第一时间,就被一件东西吸引住了……就在他面前,约一米稍远的位置,死去那个人的金属匣子,就掉落在那里。
  那里面……有源能块。
  “拿了再走吧,反正也没什么差别。”
  深呼吸,深呼吸,韩青禹终究还是没能按捺住,他用最慢最轻柔的动作,稍稍挺起身体,尽量伸展手臂……终于,把手指指尖,搭在了匣子上。
  接着,又用更慢更轻的动作,摸到匣子侧边一根竖着的插销,扭出来,缓慢地,一点一点往上推……
  匣子打开了。
  第一次,韩青禹打开了源能装置。
  他调整了一下姿势,定睛看去。
  但是,情况稍有些意外,出现在韩青禹视线里的,并不是他那天看到过一眼,且很可能已经被他直接吸收了的,那种暗金色的半熔状金属块。
  匣子当中位置放着的,是一块方方正正,边长不超过六厘米,深蓝色的晶体。
  乍看有点像一块深蓝色的果冻,但是是坚硬的,内里有不规则碎裂的裂纹,或也可能是被约束的曲折的光,甚至是星辰被定格的闪动,很漂亮,动人心魄。
  所以,这就是部队提炼后发给他们用的源能块?
  没有时间想更多,也没有太多犹豫,韩青禹伸出手,去触碰……拿走,不如吸走。“如果我真的能直接吸取源能的话……”
  答案是,他能。
  而且跟上次或因为紧张,或因为不知情而没有感觉的状况不同,这一次,在指尖触碰到源能块的瞬间,韩青禹就感觉到了,有什么东西在涌向他。
  感觉就像是一滴温暖清莹的泉水,从指尖开始缓慢地流淌,经过掌心,手腕,脉搏、小臂,流向身体,然后再一滴,再一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