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读书

字:
关灯 护眼
微信读书 > 许宁青常梨 > 第 18 章

第 18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许宁青也没让常梨再进去,直接带她去了车库。
  
  少女坐在副驾上,仰头看着男人拎着装着饮料的那个袋子,拿了一罐牛奶递给她。
  
  “我想喝可乐。”常梨没接。
  许宁青把牛奶重新丢进袋子,把可乐给她,又把那一袋樱桃也放在她旁边。
  
  他把剩余的东西拎回家,和许承和陈湉说了一声,拿上洗净烘干的校服便又很快折回去。
  
  打开车门便看见小姑娘捧着可乐正小口小口喝着,嘴唇上也沾上一点,粉色的舌尖伸出来,轻轻舔了下下唇,身上穿着他那件外套,帽子还兜在头上没拿下来。
  常梨也偏头看过来,眼眶红着,鼻尖儿也泛红,看上去有点可怜巴巴,可已经没哭了,眼眶一点湿意都没有。
  
  小姑娘歪了下头:“去哪玩啊。”
  
  “……”
  跟刚才那突如其来的哽咽都是一场幻觉似的。
  
  许宁青叹了口气,坐进车,想了一会儿小女孩儿喜欢玩的地方。
  
  “游乐园?”
  “不好玩。”
  许宁青:“那你想玩什么?”
  “想——”常梨顿了顿,舔了下嘴唇说,“想,玩点儿刺激的。”
  
  男人哑声笑了:“什么刺激的。”
  “那我怎么知道,反正就是刺激的,不是你说的带我去玩儿的嘛。”
  
  “好。”许宁青食指在眉骨上搓了下,“带你去玩刺激的。”
  说完他便拿出手机,拨了个号过去。
  
  许宁青作为一个纨绔是非常称职的,那些个在一般人眼里玩命的游戏他也都多多少少会点,比如山地飙车。
  郊区山脚下新开了家超跑俱乐部,之前就有人约了许宁青一块儿去,只不过他那时没空便拒绝了。
  
  不过他对车倒是喜欢的,相较于其他诸如高尔夫一类的商业应酬必备运动,他更喜欢玩车,于是早前便已经让人把自己一辆兰博基尼Aventador运过来了。
  
  “下车。”许宁青说。
  
  许宁青一把车开进俱乐部就有人迎出来,俱乐部老板早就把这帝都城里有钱有胆来这玩的顾客都给做足了功课。
  “许少爷,您可终于抽出空来我这儿了。”俱乐部老板走出来,跟许宁青握了个手,“正好,张烁张总也刚来呢,就在里面。”
  
  常梨把剩下的可乐喝尽后才下车,车门一开,俱乐部老板就看过来,目光定定的。
  片刻后便暧昧的一笑,朝身后一溜身段纤瘦姣好的女人摆了摆手,说:“许总带女伴来了啊,一会儿一起上车吗?”
  
  “嗯。”许宁青回头,朝常梨招了下手。
  
  “飙车?”常梨打量着周围问。
  “嗯,够刺激了么。”他笑问。
  “够。”常梨也笑了笑,“赛道在哪啊?”
  
  一旁老板回答:“一般是山地飙车,不过那个危险系数高,也可以选择俱乐部后面的专业赛道,有不同难度等级可以选择。”
  常梨看了眼许宁青:“没事,就山地好了。”
  许宁青又低声笑了下,垂眸:“不怕我车技不好啊。”
  
  小孩仰着小脑瓜,眼睛眨巴眨巴的,因为刚刚哭过,整个人有点蔫儿巴,还很理所当然的回答:“不怕啊。”
  
  他忽然呼吸一窒。
  喉咙又发痒,许宁青舔了下嘴唇。
  
  他忽然想,其实常梨也不是什么小孩了,18岁了,高三,高中毕业后应该也算是自由恋爱也不会再被说早恋的年纪。
  
  这个想法在脑海里绕了一圈,被俱乐部老板打断。
  “——许少爷,那我让人带你们去换衣服。”
  
  “行。”他开口说话时声音都是哑的,侧头咳了一声。
  
  人家爷爷奶奶担心孙女一个人住会有危险才让她来自己这住段时间,结果自己就时不时的动个歪心思算什么事儿。
  许宁青从来没觉得自己这么混蛋过。
  
  俱乐部飙车需要穿戴统一的防护装备,男女不同更衣室。
  许宁青从烟盒里抽了支烟咬在齿间,刚点燃走进更衣室便听到一声:“——许总,这么巧啊。”
  
  张烁已经穿戴好了。
  许宁青把烟从嘴里拿下来,抬手打了下招呼。
  
  “欸对了,今天瑞兴的沈岩还来问我要你手机号来着。”张烁说。
  许宁青把防护服拉链拉上,侧头:“瑞兴?”
  “就那个做家具建材的瑞兴。”张烁也不急着走,“我还以为你们要合作呢,看你这意思不是合作啊?”
  
  许宁青反应过来,沈齐那个父亲,他没来得及回答手机就响了。
  屏幕上一串数字,没有备注。
  
  他没什么表情的给张烁示意了下屏幕,坐在椅子上接通。
  
  “喂。”
  “是许总吗,我是沈岩。”那头中年男人的声音很拘谨。
  许宁青指间夹着烟,烟头火光猩红,神色淡漠,没说话。
  “今天的事实在不好意思,我已经训过我儿子了,他也实在说的过分,但我保证绝对不是我们家里这么说的,我也不知道他哪儿听来的,冒犯了您和常小姐。”
  
  许宁青自觉不是个小肚鸡肠的人。
  就连当初周绮衿利用他拍下那组照片,用这种暧昧不清的关系重新获得顶尖资源的事他也只是不再和周绮衿有瓜葛罢了,都懒得真出手去把她的资源都断了。
  
  今天这个事,本来从学校出来后在他这也算过了。
  可他忽然又想起刚才小姑娘低着头强忍着哭哽咽的模样,就又有点儿憋火。
  
  沈岩说:“改天我一定带我儿子一起上门去跟常小姐道歉。”
  “不用。”许宁青抽了口烟,说,“既然两孩子没法好好相处,我觉得还是不要再见面的好。”
  沈岩一顿。
  “如果转校的事遇到什么问题可以来找我。”许宁青轻描淡写,还不忘又加了个砝码,“沈总放心,我还不至于把小孩间的矛盾放到工作上。”
  言下之意就是不滚就别想再在商场上混下去。
  
  一旁张烁饶有兴趣的挑了下眉。
  听到这他也大概明白了是什么事,又和这许少爷家里头那小孩有关。
  
  张烁和许宁青有过合作,对他的性子也大致了解,表面上散漫又好说话,看上去是怎么也不会发火的样子,虽然绝大多数时候的确如此,但其实是笑面虎,真把他惹毛了绝对没好果子吃。
  
  张烁挠了挠眉,很体贴:“西郊的地产我刚打算和沈岩签个合同,需要我换个人么。”
  
  许宁青看了他一眼,淡声:“随便。”
  
  不是“不用”,而是“随便”。
  张烁比了个OK的手势:“懂了。”
  
  他们这群人,由于本身公司实力以及人脉的强大,相较于和底下小公司签订更为利己的合同,更重要的是维系上层之间彼此的关系。
  
  许宁青换好衣服后和张烁一块儿出去。
  
  常梨已经在外面等着了,一身红色连体赛车服,黑色袖子,胸口标着俱乐部的logo,头盔还没扣上,松松垮垮的搭在头上,柔软的黑发勾着白皙脖颈。
  
  张烁一顿,没想到许宁青还带人家小丫头玩车。
  他抬了抬手:“这么巧啊妹妹。”
  
  常梨认出来这是上回在西餐厅遇到的那个,还顺着他的“妹妹”跟着说:“哥哥好。”
  
  许宁青眼皮子一跳,停脚步看过去。
  张烁非常愉悦的笑出声,扫了许宁青一眼,便跟着这儿服务的兔女郎往车库方向走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