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读书

字:
关灯 护眼
微信读书 > 许宁青常梨 > 陈潜让x珞迦

陈潜让x珞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陈潜让是在地铁站捡到的珞迦。
  这个“捡”字一点用在当时场景上一点都不为过,那时候他刚结束Z大的冬令营,出了机场,赶上22:30的最后一班地铁回家。
  
  他坐到靠近终点站,下车时已经没什么人了,空旷的几乎不像是这个喧嚣的城市。
  结果拎着行李箱刚要上扶梯时忽然瞥见旁边五格台阶之上坐着的珞迦。
  
  当时的陈潜让自然不知道她的名字,只觉得好瘦,而且,漂亮。
  
  女生大冬天的穿了条黑色长裙,黑色长发披散在肩头,头顶蒙了层水雾,大概是外面在下雨,露在外头的一截手腕和小腿瘦的像竹竿。
  只有右腿脚踝上肿了一大块,泛着紫,看上去触目惊心。
  
  陈潜让站在扶梯下看了她一会儿,片刻后女生察觉到他目光便也抬起头,跟他视线对上。
  
  她面相极美,偏成熟,皮肤白皙眼尾狭长上翘,东方意味上的美人脸。
  
  “需要帮忙吗?”
  女生身上衣服都半湿,紧贴皮肤,勾勒出纤细腰肢与身形轮廓,于是陈潜让没直接走上前,而是站在台阶下礼貌问。
  
  “你刚回上海吗?”她突然问,开口熟悉自然。
  
  陈潜让愣了下,差点以为这是他哪个见过面的朋友,只是这张脸实在也不像会被轻易忘掉的样子。
  再看坐在地上那女生,面目清淡,也不像是认识他的。
  
  陈潜让莫名就笑了。
  “嗯,刚回。”他应了声,“你坐这干嘛呢?”
  女生指了指自己的脚踝:“摔了一跤。”
  “这外面就有个卫生所,我扶你去喷个药吧。”陈潜让说。
  “行。”她也不矫情,攀着旁边栏杆翘着腿站起来,“现在倒好点了,刚才都不能动。”
  
  陈潜让走上前,扶着她下了台阶,绕到旁边坐扶梯上去,随口问:“刚才都没人扶你么?”
  “没,就看我一眼。”女生耸了下肩,“估计以为我是个什么街头行为艺术,可能是我太美了,不像会摔跤的。”
  陈潜让笑了声:“那我倒是注意到了。”
  “就是没迷倒你呗。”她漫不经心。
  
  外面正淅淅沥沥下着雨,陈潜让从双肩包里翻出一把伞,他又是行李箱,又要扶着人,压根没手撑伞。
  女生便伸手:“我来撑吧。”
  
  地铁停运,冬天的雨夜马路上依旧车水马龙,女生纤细的胳膊环着他肩膀,一瘸一拐的往马路对面的卫生所走。
  那一截斑马线两人硬是走了两个红绿灯才走完。
  
  陈潜让又低头看了眼她脚踝,忍不住皱了下眉:“你这摔的也太严重了点,脚踝都肿成什么样了。”
  
  “也不都是今天肿的。”她说。
  “嗯?”
  
  “上个礼拜就开始肿了,到刚才摔了跤才站不起来的。”她拨了下长发,“我学舞蹈的,这几天有个演出,练的厉害了点。”
  
  同样是艺术路,陈潜让对这更能理解:“我是美术生。”
  “高几啊?”
  “高三,刚从Z大冬令营回来。”
  女生挑了下眉:“冬令营就美术类有吧,我打算去Z大的校招,说不定以后能是校友。”
  
  陈潜让笑了笑:“你叫什么名字啊?”
  “珞迦。”她说。
  “陈潜让。”
  
  终于走进卫生所,医生拿着个喷雾就朝她脚踝上一通喷,清凉的感觉过后就是渗进去的强烈刺痛感。
  珞迦“嘶”了声,被那阵刺痛弄的整个人往后仰,目光也就随之落在懒散站在对面的陈潜让。
  
  少年插着兜,非常没有人情味的看着她疼成这样还在笑。
  可珞迦却恍然发现,这人居然长的还挺帅的。
  
  地铁站时疼的压根没心情好好看人,过马路也没机会看,直到现在才真正看清。
  少年身形高挑,穿了件黑色外套和运动裤,愈发显得腿长。
  
  等终于喷完药,珞迦觉得自己这半条命差不多也没了。
  
  走出卫生所,陈潜让问:“你家在这附近么。”
  珞迦说了个地名。
  “这么远?”他挑了下眉,“地铁停了,打个出租车吧。”
  
  珞迦抽出手机给他看:“没电了。”
  
  “那我来叫车。”
  他撑着伞站在街头,叫了辆出租车,又说,“你微信号什么?”
  
  珞迦报了串数字,是她的手机号,想着回家后可以把车费给他。
  结果紧接着便听他说:“用我手机叫的车我到时候也不能知道他有没有安全把你送回去,你到家以后冲上电给我发个信息,过去大概半小时吧,记得回我。”
  
  珞迦愣了下。
  
  很快出租车就到了,陈潜让把手里的伞递给她。
  她抬眼:“你呢?”
  “我家很近。”他往身后指了下,“你拿着吧。”
  
  珞迦坐进车后又看向窗外。
  少年把卫衣帽子拽过头顶,拎着细蒙小雨走了。
  
  -
  
  珞迦实在困的好,好不容易终于到家。
  出租车司机转过头:“姑娘,你腿没事儿吧,能不能走路啊?”
  
  “没事儿。”珞迦满不在乎的挥挥手,“谢了啊师傅。”
  
  司机闲聊道:“你这男朋友真是,腿伤这么严重都不送你回来!你们这些漂亮小孩就是眼光不好!”
  
  珞迦扬眉:“那不是我男朋友,那是——”
  她顿了顿,忽然噗嗤笑出声,眉眼染上笑意,“那是活菩萨。”
  
  珞迦后来每次想到这事都忍不住想笑,这人真跟个横空出世的普渡佛光的活菩萨似的,大晚上的又是带她去医院,又给她叫车还把伞也给了她。
  
  乐于助人的雷锋少年啊。
  
  她一瘸一拐的蹦着上楼,家里没人,她把包随便甩在沙发上,把手机接上电,整个人栽进柔软的床垫里,人上下颠了下,带动受伤的脚踝。
  
  她长长的“嘶”了口气。
  痛痛痛痛痛痛!!
  
  怎么喷完药还越来越痛了!!!
  
  她连妆都懒得卸了,倒在床上思绪飘远,就要睡着之际炸耳的手机铃声响起来。
  
  珞迦条件反射蹭的翻身,第二次牵动脚踝,痛到直接冒了冷汗,缓了好一会儿才伸长手臂去够手机。
  
  “喂?”珞迦眯着眼。
  
  “你他妈还知道接电话啊?!不是让你到家给我发个信息吗!”陈潜让在那头就是一通吼。
  
  珞迦愣了下,这暴躁的脏话和刚才那个雷锋少年可不相符。
  
  “啊——”珞迦坐起来搓了把脸,又“啊”了声,“我不小心睡着了。”
  
  “你那是睡死了吧,你再不接电话我都要出来找你了。”陈潜让说。
  
  “嗯?你给我打了好几通电话了啊?”
  
  “对啊,刚给司机也打了个,说我瞎怀疑人又不把你亲自送回来,骂了我一通。”陈潜让有点窝火。
  
  珞迦听到他那边门一开一关以及钥匙的声音,沉默片刻后乐了,支着身子坐到床头,“你一直这么红领巾的么?”
  
  “行了,确定你到家就没事了,挂了。”
  
  “嗯。”她眨了下眼,还是认真说,“谢谢。”
  他也不客气:“收下了。”
  
  挂了电话,洗完澡卸了妆出来,珞迦捞起手机,看到微信里有一个好友通信录,来自雷锋少年的。
  
  头像是一副画,珞迦也看不懂,只想竖个大拇指夸高逼格,装逼利器。
  只不过雷锋少年的微信名就一点也不装逼了,简直就是大写的傻逼。
  
  两个字。
  ——“挺帅”。
  
  “……”
  珞迦轻嗤一声,倒头睡觉。
  
  后来那天之后她甚至以为那个少年都是自己幻想出来的。
  红领巾雷锋少年是这么想遇就能遇上的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