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读书

字:
关灯 护眼
微信读书 > 许宁青常梨 > 陈潜让x珞迦

陈潜让x珞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陈潜让很难去说自己对珞迦的感情。
  只当作朋友吗,显然不是,但说喜欢似乎也不确定。
  
  以往也不是没有女生给他告白过,陈潜让都明确拒绝后有意疏远了,可对珞迦不行。
  
  陈潜让在和她相处时会有一种非常放松舒服的感觉,他们一起在舞蹈房,珞迦陪他画到凌晨深夜,然后倒头就在舞蹈房内将就一晚。
  她也极其努力,练习拼命。
  对自己过去和家庭不怀秋伤悲,告白就是明确一句我喜欢你然后开始对你好。
  
  陈潜让非常喜欢她的个性,不管是出于朋友还是其他什么身份。
  
  但他不确定自己到底是怎样的想法。
  珞迦是个本质很骄傲的人,陈潜让不能抱着一种“我现在还不确定,但我可以给你交往看看”的态度,太居高临下了。
  
  陈潜让跑出会展中心又跑着饶了大半圈也没见着人,气喘吁吁,弯腰手撑着腿又拨了通电话过去。
  
  依旧是关机。
  真是绝了。
  
  难不成回去了?
  前几天聊天时也没听她提起,估计是临时过来的,这里没认识的人应该会回去。
  
  从杭州到上海的票早就没了,陈潜让直接拦了辆出租车说付两倍车钱,又给珞迦发了条信息过去。
  
  两个小时车程,开进市区就愈发慢了。
  出租车打表上的数字跳的快,司机看了眼打表又看了眼陈潜让:“小伙子,你钱够不够啊?”
  
  “够,您放心开吧。”
  初遇时他用手机给珞迦叫过出租车,里面还有记录。
  
  一路煎熬,终于是到了。
  陈潜让付了钱下车,站在狭窄旧巷里,眼前矗立着一幢幢黑压压的房屋,电线沉重的交织在一起。
  
  他只知道珞迦家在这,却不知道具体是哪一幢楼。
  
  而电话也始终是关机,不知道珞迦已经回来了没。
  
  他已经是最快速度了,珞迦应该没这么快,陈潜让在绿化台旁边坐着等了会儿可总不见人影。
  
  这时不远处走来一个女人,穿着厚袄,手里还拎了酒瓶,大概是生活在这的人。
  
  陈潜让站起来:“阿姨,打扰一下。”
  女人抬头,陈潜让顿了下,莫名觉得熟悉。
  
  “请问您知道这儿有一个叫珞迦的女生住在哪幢楼吗?”
  
  女人带着酒味,打量他一番开口:“你找珞迦?”
  
  陈潜让忽然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觉得她熟悉了。
  
  珞迦的眉眼和她长的很像。
  眼前的女人同样长的很美,但她是灰暗的,不像珞迦,从她身上能看到光。
  
  陈潜让:“我是她大学同学。”
  “你找她做什么。”
  “今天是她生日,我来找她过生日的。”陈潜让实话实说。
  
  女人笑了声:“她生日过了。”
  
  陈潜让一愣,才反应过来已经零点了。
  这么晚了。
  
  女人转身走,淡声:“你回去吧。”
  
  陈潜让愣了好一会儿,等她都已经走进楼道了才想起都没问句珞迦已经回家了没。
  他仰头看,片刻后三楼的灯亮了,只一盏,旁边房间都是暗的。
  
  也不知道是还没回来还是睡了。
  
  陈潜让在楼下踟蹰片刻,正无计可施时耳边又传来一阵声音。
  
  是石子被踢开的声音,在寂静的旧巷内很清晰,陈潜让偏头看过去,便看到了珞迦。
  
  她赶了一天的路,面色憔悴,看着疲累,垂下的食指上还勾着一块蛋糕。
  珞迦也看到他,停在那,几乎觉得自己在做梦。
  
  陈潜让走过去:“那时候我手机没电了,没有接到你电话。”
  
  珞迦没说话。
  
  “生日快乐。”他低声说,“虽然已经迟到了。”
  
  珞迦什么都没问,抬了抬手:“吃蛋糕吗?”
  
  于是两人在草地边坐下,昨天下过雨,地面很潮,那块蛋糕不大,两个巴掌的大小,珞迦撕开包装袋递过去一个叉子。
  
  “我只能在外面给自己过个生日,我妈见了会说。”她平静道。
  陈潜让皱了下眉:“她记得你生日。”
  她侧头:“你遇上她了。”
  “嗯。”
  “……”
  
  珞迦心想,可真他妈的没意思啊。
  
  两人把蛋糕吃完,珞迦把外壳丢进垃圾桶,回身看他,问:“陈潜让,你喜欢我吗?”
  
  “……”他表情有些僵硬。
  
  陈潜让是一个从小受到非常良好教育的人,虽然性格同样大大咧咧,会开玩笑也不怕被开玩笑,绝对不是个死板的人,但那些潜移默化中形成的道德观把他塑成了一个偏向理性的人。
  尤其对于珞迦。
  他似乎更加谨慎。
  
  他正措辞怎么把心中完完全全的真实想法告诉她,珞迦摆了摆手,率先说。
  
  “不重要了,我不打算喜欢你了。”
  
  陈潜让心一揪。
  
  珞迦冲他笑了笑:“你可是我第一个真正喜欢过的人啊,以后我要是真火了,你就偷着乐吧。”
  她说的极其洒脱。
  末了,她撩了把头发,仰头看他认真说:“看着我发光吧。”
  
  -
  
  后来陈潜让才知道。
  生日的后一天,珞迦入组。
  
  电影名是《无惧》,官微发了定妆宣传照。
  和珞迦搭档的男主是当红流量小生,实力不俗,因此粉丝规模庞大。
  一经公布就开始探究起这位从前从来没有听过名字的女主演到底是何方神圣,也有低龄粉吐槽说不配跟她们家哥哥搭戏的。
  
  不过随着挖掘深入,发现她是Z大舞蹈系专业第一,并且压根挖不出黑点后也就逐渐消停了。
  
  陈潜让和珞迦都是装傻的高手,依旧还会聊天。
  只是珞迦进组后的确是忙,她是新人,之前也没有表演的经验,每天压力大,要背的词多,要学的技巧也多,聊天的次数也那么多,更多时候都是陈潜让找她。
  
  陈潜让结束了《丹青不渝》决赛直播夜之前的所有录制,回学校读书。
  只是到了熟悉的学校后,就愈发能感觉到珞迦不在的别扭了。
  
  随着《丹青不渝》的热播,陈潜让成了学校的大红人。
  
  他和常梨两个几乎是不管出入哪都像盯猴儿似的看。
  
  除此之外荣升大红人的就是珞迦了。
  
  毕竟大制作名导演的电影,还搭了个票房保障的男主演,是Z大表演系都没有的成绩。
  
  有时太耀眼是会招来嫉妒的。
  而这种嫉妒通常情况下优秀的女生受到的会比优秀的男生多的多。
  
  那天陈潜让上午的课结束,从画室出来正好和表演系的几个男生撞上。
  
  “就那个学跳舞的呗,叫珞迦的。”
  
  陈潜让脚步一顿,偏头看他们一眼,原不打算听他们讲话,但到后来却是被他们后面的话制住脚步。
  
  “那种规模的电影就算是咱们院的金涟都拿不到,她一个专业都不对口的舞蹈系学生怎么拿到的还不明显吗。”
  “也是,我去查了那电影的投资方,听说是个作风很有问题的男人。”
  “反正啊。”那人悠悠道,“这行业就是比谁更不要脸呗,珞迦不要脸,这不是就找到出路了么。”
  
  陈潜让皱眉,直直过去,直接一个拳头冲着那人的脸砸过去。
  
  -
  
  珞迦今天下戏早,前几天拍摄到凌晨两三天,又要早起化妆,几乎熬了通宵,于是一回去就直接洗了澡准备睡觉。
  
  结果刚穿着睡衣出来就听到阳台砰通一声。
  
  他们拍摄地在一个小山村,为了方面来回住的就是附近的民宿,只有两层高,像是个四合院。
  
  联想到刚开拍之初网上的黑评,珞迦心下一惊,随手抄起旁边的花瓶慢慢踱过去。
  
  倒在阳台上那一摊肉一身黑衣,扶着腰长长“嘶”了声。
  
  这个声音……
  我操。
  珞迦睁大眼,拿着花瓶的手垂下去。
  
  那摊肉翻过来,大剌剌的仰面躺在阳台上。
  
  她看到了他的脸。
  陈潜让。
  
  “……”
  
  珞迦抬眼看向阳台外近距离的那棵树,忽然意识到什么。
  
  她惊的整个人都起了层鸡皮疙瘩。
  
  雷锋少年大半夜的爬树翻进二楼是要干什么?!?!
  
  珞迦推开通向阳台的落地窗,走到他旁边,垂眼看着他:“你在行为艺术吗?”
  
  “操——”陈潜让长长的拖着音骂了一句,抬起手臂挡在脸上,“疼死我了。”
  
  珞迦迟疑半晌,才蹲下身,单手拢住裙摆裹进膝盖:“什么时候过来的?”
  “刚才,外面那人不让我进。”他语调居然还有点委屈。
  
  ?你委屈个屁。
  让你进来才不正常吧。
  
  “你也不怕摔死你。”珞迦说。
  
  陈潜让支着身子坐起来。
  
  透过清冷的月光,珞迦这才看到他嘴角的伤,红了一大块,落在陈潜让这张脸上就实在有点显得狼狈了。
  
  珞迦愣住,伸出手又堪堪止住:“你这怎么了?”
  
  “没事。”他一摆手。
  
  珞迦问:“跟人打架了?”
  
  “嗯。”
  
  ……居然承认了。
  珞迦眼里的陈潜让是个很知道度的人,跟相处不惯的人他就会避开,也能大概摸准别人的底线,应该不是那种会跟人起冲突到打架的人啊。
  
  “为什么跟人打架?”
  
  “看他不爽。”陈潜让说。
  
  “……”
  珞迦看他一会儿,也没请他进屋:“所以,你怎么突然来找我了,明天你应该还有课吧。”
  
  “突然想见你了。”陈潜让说。
  
  “……”
  珞迦怀疑眼前这个是假的陈潜让。
  
  他认真看着珞迦。
  
  如果之前他对常梨的情感没出错的话,他从前喜欢的应该不会是珞迦这样类型的女孩儿。
  
  但现在气氛正好,北风不算太冷,鼻间萦绕着她刚刚洗完澡新鲜的沐浴露味儿。
  珞迦的确长的非常好看,不管是骨相还是面相,清冷却明媚,很吸引人。
  
  他想起之前珞迦对他说的——“看着我发光吧。”
  
  当时他听到这句话,一种异样的感觉就从他心底传下四肢百骸,整个人都仿佛被洗涤一般。
  
  “你那时候问我的问题,我能给出一个肯定的回答了。”陈潜让说。
  
  那时候她的问题。
  ——陈潜让,你喜欢我吗?
  
  珞迦心重重跳了下,却依旧不动声色,挑了下眉:“你确定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